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55章 并无隔夜仇
    刘瑾被沈溪摆了一道,非常不甘心,但奈何朱厚照在他面前有绝对话语权,现在朱厚照已下定决心,他不敢再有非议。

    刘瑾暗道:“沈溪和谢于乔分明是在我面前演戏,我糊里糊涂中了他们的诡计,陛下居然把我拥有的对兵部的审查权给收了回去,还让沈溪间接掌握兵权,以后想弄死这小子,更困难了!”

    沈溪气定神闲,似乎一切都理所当然,可他这边表现得越是平静,刘瑾越生气。

    朱厚照道:“既然沈卿家认为,需要诱敌深入,那就由沈卿家来负责制定和执行计划,朕不会加以干涉。”

    “沈卿家,这事朕就拜托你了,你一定不能辜负朕对你的期望,若计划实施完美,鞑子上钩进而被全歼,那这场战事功劳,朕会记爱卿首功!”

    作为一个登基不到两年的皇帝,朱厚照显然不那么合格,给人许诺奖赏太过儿戏,就好像客套话一般。

    沈溪恭敬领命,在场大臣中还有人想要劝谏,但朱厚照已经不给他们机会,直接下达退朝的旨意:“……朕乏了,今日朝会便进行到这里吧,剩下的事情,交由沈尚书和兵部安排,退朝!”

    “陛下,三思啊!”

    有人大声疾呼,但朱厚照头也不回地走了,就连平时嚣张惯了的刘瑾也只能站在那儿发呆,不知该如何应对。

    朱厚照离开后,沈溪成为众矢之的,大臣们都以仇恨的目光望向他,刘瑾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从玉阶上冲下来到了沈溪面前,指着沈溪的鼻子破口大骂:

    “好你个沈家小儿,为功名利禄,居然置大明安危于不顾,唆使陛下御驾亲征不说,还定下什么引番邦兵马入寇京畿的建议,你这是拿我大明千秋基业来满足你的个人私欲,实在是狼子野心,无耻之尤!”

    以前刘瑾的话很少能得到正直文臣的认同,但这次他说的话,却直戳人心坎。

    沈溪不想跟刘瑾做口舌之争,就好像没看到、没听到一样,转身往奉天殿外走去。

    刘瑾仍旧不肯善罢甘休,一路追上去,嘴上指责个不停。因为这里是皇宫,就算众大臣跟刘瑾一样都对沈溪不忿,但没人敢上前揪住沈溪质问。

    沈溪昂首阔步,全然不管旁人对自己的评价,径直往宫门而去。

    沈溪对来自文武百官的非议不加理会,越发显得桀骜不驯,不可理喻。

    相较而言,谢迁就没沈溪那么幸运了。

    沈溪在朝中没什么朋友,以他的年岁身居高位,正可谓高处不胜寒。朝中那些顶级文臣不会把沈溪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当朋友,不过谢迁的老友却多不胜数,几乎所有正三品以上文臣都跟谢迁有交情。

    “谢尚书,这件事您可不能不管!”

    “陛下御驾亲征,若有什么差池,我大明就完了!”

    “把鞑靼兵马引到内关附近,一旦内关失守,则京城危殆。于乔,你可不能放任沈之厚胡作非为……”

    各种议论实在太多,谢迁听不过来,只能拿出耐心,不停解释。

    ……

    ……

    沈溪回到兵部不久,谢迁气喘吁吁跟了过来,准备跟他算账。

    不过因为之前二人已谈崩一次,谢迁没有直接责问,而是准备先问清楚如何个诱敌深入法:

    “……不管你想怎么样,至少该对朝廷有个交待,不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陛下对你信任有加,但你要让朝臣知道,事情没有脱离你的控制!”

    沈溪看了看谢迁,拱手道:“阁老之前在朝堂帮学生说话,学生这里先谢过!”

    朝会时沈溪跟谢迁提前没有进行任何沟通,因此并不存在唱双簧之事,只是借题发挥罢了。

    谢迁不耐烦道:“老夫不是帮你,而是无时无刻不想削弱阉党的权力,你不用领老夫的情。”

    “老夫现在只问你一句,关于跟鞑靼一战,你有何打算?老夫要你把具体计划详细道来!”

    沈溪微微一笑,回道:“若学生说并无计划,阁老是否会失望?”

    “你……你说什么?没有计划?那你……”谢迁正要加以斥责,马上意识到沈溪不可能没有通盘的考虑,暗自琢磨:

    “沈之厚这些年来无论是对外敌,还是治理地方,都目标明确,计划条理分明,这次他敢这么跟刘瑾叫板,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说没计划,骗谁呢?”

    沈溪语气平和:“学生的确没有太好的计划,毕竟鞑靼人行事不拘常理,想要将其兵马引诱到内长城居庸关一线,怕非易事。”

    谢迁厉声喝问:“那你在陛下面前还如此笃定?”

    沈溪耸耸肩:“若学生语气不那么坚决,不提出一些美好展望,陛下如何肯将权力交还兵部?再者说了,咱们计划制定得再好,但只要鞑靼人兵马未到居庸关,陛下照样不用御驾亲征。如此一来,不正合谢阁老之意?”

    “嗯!?”

    谢迁之前还埋怨沈溪信口开河,但被提醒后,突然意识到,的确如同沈溪说的那样,最好鞑靼人直接撤兵,这样正德皇帝根本就不用考虑御驾亲征之事。

    谢迁有些恼火:“沈之厚啊沈之厚,你到底搞的是什么名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感情满朝的人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你为对付刘瑾,有必要如此折腾吗?”

    沈溪无奈地道:“谁叫很多事学生得不到人支持呢?学生所做一切,就如之前所说那般,一是为富国强兵,彻底解决边患;二则为确保手头拥有相对独立的权力,不被刘瑾所害,若是能将阉党彻底铲除的话,学生别无他求。”

    “只是……阁老总认为学生行事冲动,就算学生没错,也横加指责!”

    谢迁看着沈溪,许久后,摇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唉,你这小子,做事一点章法都没有,连累人心惊胆战不说,居然还会向人甩脸色。”

    “不过,老夫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这小子一般见识,这样吧,只要你能保证陛下不出事,再就是一心跟刘瑾相斗,老夫以后不会再干涉你的决定,甚至全力配合你行事,这下总该满意了吧?”

    沈溪知道,谢迁能把话说到这一步,已经是最大的宽容,当即行礼:“那学生便在这里谢过谢阁老!”

    ……

    ……

    沈溪跟谢迁的矛盾一共持续不到两天,便冰消雪释。

    这对忘年交再次恢复了和睦。

    谢迁回到家中,私下独处时仔细揣摩,越想越觉得沈溪行事如同天马行空,不拘常理,效果还出奇的好,不由咧开嘴直乐。

    “沈之厚看起来年轻气盛,之前跟老夫吵得面红耳赤,本以为他是翅膀硬了管不住,却未曾想他做这一切目的,是跟刘瑾斗,甚至他激怒老夫,也是为制造假象……刘瑾让孙聪到老夫身边告密,其实是想让我跟沈之厚产生矛盾,却未料小家伙早就把一切算计到,还把老夫利用了一回!”

    徐夫人进到书房,见谢迁笑盈盈坐在那儿捋着胡须想事情,连自己进门都没发现,不由好奇地问道:“老爷因何高兴?”

    谢迁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冷下来,看着妻子,反问道:“我几时高兴了?”

    徐夫人一时不知该怎么应答。

    恰在这会儿谢府门房进来禀告:“老爷,刑部屠尚书在外求见,说是有要事跟您商议!”

    “屠勋?让他进来吧,夫人,没事的话,你先回后院,我这边要会见客人!”谢迁摆摆手,故作姿态。

    徐夫人没好气地道:“老爷现在心里有事也不跟家里人说了……不过老爷能把事情想开,留在朝中当官再好不过,别没上年岁,却老在别人面前说自己年老昏聩,一直嚷嚷着回余姚老家,如今丕儿刚入朝,有老爷在,他仕途才能一帆风顺,若老爷离京赋闲,怕是没人待见丕儿。”

    谢迁怒道:“你把朝廷当什么了?父子同朝为官,更需要避嫌,老夫是那种任人唯亲之人?”

    说到这里,谢迁发现自己说话的底气有些不足,仔细回想了下,自己好像真是任人唯亲,否则不会把沈溪捧得那么高,正是因为他从来都把沈溪当作“自己人”。

    徐夫人作为谢迁结发妻子,跟谢迁单独相处时不会太给丈夫面子,扁扁嘴,转过身便走了。

    这让谢迁更加不爽。

    就在谢迁在那儿生闷气的时候,屠勋在门房引领下来到书房。

    谢迁定了定神,起身迎接,随口问了一句:“屠尚书大驾光临,不会是要跟老夫说沈之厚的事情吧?”

    屠勋无奈地道:“于乔既知晓,何必问呢?朝堂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退朝后,朝野间几乎炸开锅,说什么诱敌深入,怕是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京畿之地,那时连鞑靼人细作都会知晓!”

    谢迁一脸的不耐烦,道:“知晓就知晓吧,老夫还巴不得鞑靼人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大明朝廷使出的计策,那时鞑靼人必将会撤兵,如此也就免去陛下御驾亲征这一隐患,不正好吗?”

    屠勋叹道:“话是这么说,但就怕鞑靼人明知此乃我大明诈败,却趁机犯我疆土,鞑靼兵马之威,于乔你不是不知,若其卷土重来,再度围困京师,敢问这京师防备还能跟三年前一样固若金汤?”

    谢迁作为大明首辅,为所有文官所仰仗,朝廷出现什么问题,大臣们首先想到的便是找谢迁解决。

    关于沈溪提出的强兵国策,无法得到文官集团支持。

    儒家中庸思想严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能相安无事最好不要主动找茬,所以当鞑靼人犯边时,大明文官首先想到的是保证自己的利益,边疆被劫掠没事,只要别抢到自己头上就行,大明皇帝不能出一点儿问题,还要确保京城的绝对安全!

    但沈溪却没有这种因循守旧的思想,这也是他无法得到大臣认同的根本原因。

    谢迁原本可以拿沈溪所说的那些道理进行劝解,但奈何不能把一些秘密泄露出去,尤其拿出兵这件事忽悠皇帝进而对付阉党,始终不那么光明磊落,而且谢迁现在对沈溪也不是完全放心。

    谢迁生怕沈溪只是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他,最后还是让朱厚照御驾亲征带兵杀往边关,现在便盖棺定论,等事情出了他连个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谢迁思索了好一会儿,才道:“兵部之事,屠尚书最好亲自去兵部走一趟,或许沈尚书会给出明确的答复。我这边回答不了你,你也可在朝堂上跟陛下提及!”

    谢迁说话的时候显得很不耐烦,最近许多事让他肝火旺盛,稍微一刺激便心浮气躁,不太想跟屠勋做更多解释。

    屠勋生气了:“于乔,你身为内阁首辅大学士,此等事不应该由你跟陛下说吗?沈之厚可是你举荐回京的,本指望他回朝跟阉党斗,谁知他履任兵部尚书后完全就是胡作非为,朝廷上下都无法接受他的行径,到现在你竟然还替他说话?”

    谢迁抬头打量屠勋,一脸吃惊的表情:“我几时替沈之厚说话了?朝堂上,我屡屡向陛下痛陈他的过错,难道你没听到?”

    屠勋道:“于乔,你的心思我会不明白?你想借沈之厚的手扳倒刘瑾,但你就不怕他倒向刘瑾?那时他手上有兵,反倒会成就刘瑾野心!现在刘瑾对于五军都督府尚未掌控,可一旦兵权在手,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谢迁厉声道:“别的事你怎么说都行,我听之任之,但涉及刘瑾之事,你得完全相信沈之厚,他不可能投靠阉党,难道你忘了沈家那把火?”

    听屠勋攻击沈溪人品,谢迁终于忍不住了,直接黑下脸来,冲着屠勋发火。

    屠勋本来有话要说,但见到谢迁的态度,又把话头咽了回去……他原本想说,沈家那把火太过蹊跷,或许是预谋作案的结果。

    屠勋是刑部尚书,断案经验无比丰富,经过刑部精兵强将调查后没有丝毫证据表明那把火跟刘瑾有关,反而火灾现场存在许多疑点,怀疑事情跟沈溪脱不了干系。

    屠勋道:“于乔,既然你相信沈之厚,那就应该提醒他,幸好此番陛下不是即刻御驾亲征,但若宣府战事没有按照沈之厚设想的那般发展,怕是大明江山社稷就要毁在他手中……你谢于乔不想成为大明的罪人吧?”

    谢迁怫然作色:“有些话,我自然会提醒,沈之厚是否接受又另当别论,老夫不会强行改变什么。”

    “陛下已勒令司礼监、内阁和都察院皆不得干涉兵部之事,你屠东湖若是觉得不妥,还是你亲自去向陛下陈述积弊为好!走好,不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