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67章 担忧
    沈溪不想为自己和兵部争功,眼前几个老家伙拿他没什么办法。

    功劳毕竟在沈溪身上,他自己都不想去争取,别人来彰显他的功劳,似乎不那么合适。

    但谢迁可不管这些,他嘴上一再强调要去面圣为沈溪争功,至于是否能见到皇帝,似乎不是那么在乎。

    其实在场的人都清楚,谢迁基本不可能见到皇帝的面,故此为沈溪表功也就无从谈起。

    谢迁离开兵部衙门后,还真往豹房去了,旁人没有跟他一道。

    “既然刘瑾已在陛下面前奏请过功劳,现在谁再去面圣说此事,根本就无济于事……或许谢老儿不甘心功劳为刘瑾所占吧……其实这在我看来真的没什么大不了,但有些事却不能跟他直说。”

    沈溪对此很无奈,只能撒手不理,让谢迁自己去闹腾。

    在这个阉党专权的时代,谢迁作为内阁首辅,很多时候都难以面对朝中复杂多变的局面,一个首辅几乎被架空所有权力,成了有名无实的摆设。

    作为秘书和顾问的内阁大学士连皇帝的面都见不着,再加上奏本直入司礼监朱批,即便他想过问朝政,也是力不能及。

    谢迁走后,沈溪回兵部大堂把事情大致交待过,随即今天的议事会议便宣告结束。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众人可以自行回家,至于具体战报和功劳厘定,完全可以等未来几日得到确切战报再说,沈溪显得不急不躁。

    众人相继离开,连熊绣也带着不甘而去,唯独王守仁留了下来,似乎察觉到这件事有蹊跷。

    王守仁问道:“之厚兄不肯争功,是否因为地方奏报水分太大,以至于兵部不能过问此事,而让刘公公申功?”

    沈溪抬头看着王守仁,微微摇头:“地方上的功劳具体如何,现在无法认定,在弘治十六年京城外惨败后,鞑靼人的兵锋已没有前几年那么强盛,在这种情况下,鞑靼就算兵败也不足为奇,伯安兄以为呢?”

    王守仁点头,他之前在想,沈溪是否打算以这件事来坑刘瑾一把。但转念一想,兵部这边连具体战报都没拿到,便被刘瑾上表功劳,沈溪不可能知道战功是否存在虚报的情况。现在只是熊绣和一些老资历的兵部官员,觉得战报不靠谱而已。

    沈溪见王守仁还在思索问题,微微一笑,说道:“伯安兄莫要多想这次大捷,无论战功是否存在虚报的情况,到底是一场振奋人心的胜利,陛下登基,这场胜利是有必要的,之后兵部新政推行也会顺利很多,至于首功归谁,刘瑾窃占不去,边关将士都看着呢……伯安兄不必担心。”

    王守仁颔首:“之厚你说得有道理,无论是谁的首功,总归不是刘公公的,刘公公最多有举荐之功……朝廷上下,还有军中其实非常清楚,这次战事中,刘公公根本什么事都没做,谁也不敢抹杀兵部的功劳。”

    ……

    ……

    沈溪从兵部衙门出来,没有直接打道回府,而是赶紧面见云柳派回来传递消息之人,也就是熙儿。

    熙儿这里带回更多的消息,让沈溪对宣府的情况有了更为直观的了解。

    由熙儿进呈的奏报中,关于宣府之战具体杀伤和俘虏数字已有详细统计,按照统计,其实这次大明军队虽然获胜,但损伤士兵多达八百余人,而杀死和俘虏的鞑靼人一共才二百九十多人。

    “唉!”

    沈溪看到这份数据后,不由感慨,“计划到底还是有纰漏,这场战事如果真的可以如愿在城塞周边展开的话,断不至于会有这么大的损失,只是鞑靼人不傻,知道我大明如今在宣府周边城塞都架设有火炮,再加上此番出击兵马并非边军主力,这才酿成此恶果……”

    熙儿有些诧异,忍不住出言辩解:“大人,最后可是我们得胜了啊。”

    沈溪摇头:“这算什么胜利?鞑靼人一共才一千多兵马,而我军包围他们的就有七八千众,最后的结果是鞑靼人在折损不到二百的情况下,损伤我军八百多人成功突围,只是被劫掠的人丁和财货给截留下来……怕是这些被鞑靼人掳劫的百姓,会成为宣府地方兵马杀良冒功的对象!”

    熙儿惊愕地问道:“大人,那些人胆子不会这么大吧?”

    “你说不敢?难道他们报了千人的战功,最后只交上来二百多人头和俘虏?到最后还不是要从良民身上入手?那些被鞑靼人掳劫的百姓,在这些人眼中其实与待宰的羔羊无异。”

    沈溪叹息道,“这样吧,马上带着我的手令给你师姐,让她单独去见李频……关于宣大总督府的情况,我不想干涉,那些人跟我没多少关系,他们想怎么做由着他们,但李频此人我要保下来!不能让此人跟孙秀成和刘宇那班人同流合污。”

    熙儿还是不能理解:“大人,这件事应该没到如此境地吧?就算虚报战功,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首级哪里需要送到京城来?”

    沈溪冷声道:“如果换作平时,我倒不怎么担心,但现在是什么时候?陛下登基一年多,好不容易取得一场歼敌上千的大捷,朝廷能不大肆宣扬?宣扬的结果就会让边军将首级和俘虏送到京城来,而宣府那边没有足够的首级和俘虏,该如何做?”

    熙儿这才明白为什么沈溪如此紧张,因为这次战事时间点非常特殊,正好是在皇帝登基不久,还是在朱厚照推行穷兵黩武国策的节骨眼儿上。

    朱厚照正想证明自己这个皇帝干得不错,想让朝臣和他的母亲知道他优先发展壮大军队的国策没有错,当得知宣府取得大捷后,朱厚照会把这件事当作自己登上皇位以来第一件大功,以高规格对待。

    沈溪道:“我原本只是想拿这件事让刘瑾知道干涉我兵部事务没有好下场,谁知边军那些人,胆子实在太肥,这件事我只能保李频……好在他人并不在战场第一线,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只要他能幡然醒悟便可!”

    ……

    ……

    刘瑾回宫后,找人草拟好表彰孙秀成和李频等人的诏书。

    他正要去豹房,让皇帝朱批颁发,但想到这件事还得先问一下谋士张文冕和孙聪的意见,到底二人都有一定见地。

    刘瑾私宅,这位司礼监掌印将二人招来,刚把情况介绍一遍,以两位智囊的头脑,立马想到边军有可能虚报功劳。

    张文冕道:“公公这件事有些操之过急了,怎可在不经验证的情况下,便去跟陛下表功?若是下面的人虚报功劳,当如何?”

    刘瑾之前还在兴头上,听到这话,就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头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惊诧道:“边关那些当兵的,就算胆子再肥,也不敢欺君罔上吧?”

    孙聪道:“大明改元后第一场大捷,这是多大的功劳?那些军汉为了赚取这泼天的大功,怕是足够他们铤而走险了……既然公公之前见过刘尚书,他在大同那么多年,深觑其中门道,就未曾提醒公公么?”

    刘瑾稍微一琢磨,回想见刘宇时的情况,刘宇的确对此只字未提,当下恼火地反问:“被你们这一说,咱家莫非还做错了不成?”

    张文冕道:“公公倒也没做错,先兵部一步申报功劳,总算抢先沈之厚一步,若这件功劳归了兵部,怕是对公公更为不利!”

    听到这话,刘瑾脸色终于好转了些,道:“咱家就说嘛,多得那时当机立断……”

    孙聪却有不同看法:“炎光,你怎可如此乐观?你该清楚才是,兵部到底主管大明军队事务,怎可能在获得前线战报上,比公公这边还要慢?若是兵部沈尚书故意隐瞒不报,而等公公上报等着公公出错呢?”

    “这……”

    刘瑾脸色漆黑,看着张文冕道,“炎光,你觉得呢?”

    在刘瑾看来,张文冕的才学和能力要比孙聪强那么一些,尤其是在应对沈溪上,多有奇谋。

    虽然刘瑾的聪明才智不高,但他相信张文冕和孙聪,甚至连那些有本事的文人,也都在他的拉拢范围之列,这是一个懂得任用英才之人。

    张文冕见到刘瑾脸上的期待之色,便知不能完全泼冷水,于是建议道:“公公,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求证此事真伪,今日便将诏书呈递陛下御览朱批怕是为时过早,还是等一两日为妥。”

    刘瑾有些不满:“可哪里等得起啊!?现在陛下正在兴头上,若宣府那边真是虚报功劳,咱家怕是脑袋不保。”

    张文冕摇头:“公公担忧过甚,战报乃是地方呈奏,公公只是据此以陈,就算出现偏差,也应该由宣大地方官员承担,公公最多是一个失察之责,断不至于要到丢掉性命的地步!”

    孙聪也道:“炎光说得是,公公还是赶紧找人求证此事才是当务之急,若来日陛下问及,最好公公……能称病不出,或者让兵部沈尚书跟公公一起上呈奏本。公公是时候去见见这位沈尚书了!”

    刘瑾恼恨不已:“难道为了怕地方上虚报功劳,咱家就要把功劳分润给姓沈的小子不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