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68章 越俎代庖
    刘瑾在关键时刻找到张文冕和孙聪商议,入坑前及时刹住了脚,算是为他蒙上阴影的前途带来一线转机。

    但朱厚照正等着犒赏三军,刘瑾已把军报呈奏上去,等于说表功之事由他来做,若后续出了问题,也必然由他来承担。

    “好你个沈溪,居然在这件事上摆咱家一道,看咱家怎么收拾你,咱家要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刘瑾非常生气,但他却不能直接教训沈溪,因为沈溪这个兵部尚书拥有实权,就算他想直接将沈溪拿下问罪,也要看锦衣卫是否有这个能力。

    作为兵部尚书,沈溪原本只有调兵权而无统兵权,可沈溪轮调地方兵马到京,直接掌握军队,刘瑾对此无可奈何。

    刘瑾当晚没有把诏书呈递朱厚照,第二天一大清早,他前往兵部,准备按照孙聪的设想,将沈溪拉着一起面见朱厚照,这样出了事可以由兵部帮他扛。

    “姓沈的小子,此番咱家便宜你一次,让你跟着沾些功劳,只要你肯配合,咱家不会跟你为难,否则的话,咱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前往兵部的路上,刘瑾坐在马车里自言自语,觉得这次去找沈溪,十拿九稳,吃定沈溪了。

    结果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沈溪还没来上班。

    负责接待的是王守仁,刘瑾面色不善地质问:“身为兵部尚书,如今宣府大捷,沈之厚为何不早些跟陛下呈奏?非要咱家在这里等他不成?”

    王守仁行礼:“沈尚书平时不会太早过来,偶尔会直接去军事学堂,并不会到兵部衙所。”

    “什么?”

    听到这话,刘瑾更生气了,感觉自己被沈溪戏弄了,暗自嘀咕:“姓沈的小子估摸是在算计我,猜到我会来找他一起面圣,故意躲着不现身?”当即皱眉:“伯安,你随咱家去找沈尚书,咱家有重要事情跟他商议。”

    若是换作旁人,一定会遵从,毕竟刘瑾权倾天下,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应付过关再说。但王守仁却对这件事有大致判断,不会心甘情愿帮刘瑾的忙。

    王守仁心道:“昨日便猜测之厚不主动申报功劳,是看准宣大地方虚报战功,准备在这问题上刁难刘瑾。现在刘瑾直接来找,不会是已洞悉其中内情吧?不过……之厚如何提前获悉战报虚实的?”

    王守仁道:“刘公公见谅,在下有重要公事办理,暂时无法抽身。若刘公公要找寻沈尚书的话,在下可指派人为刘公公引路。”

    见王守仁如此“不识相”,刘瑾非常生气,心说:“这沈之厚真邪乎,居然让王伯安对咱家心生嫌隙……不行,再这么下去,兵部上下必都信奉他,咱家在朝中的日子更不好过。”

    就在刘瑾准备找人陪同自己找沈溪时,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哟,什么风把刘公公吹来了?”

    ……

    ……

    兵部后院花厅,沈溪坐在主位上,兵部郎中王守仁侍立一旁,坐在客首位置上的则是刘瑾。

    刘瑾打量沈溪,黑着脸道:“沈尚书,兵部好计谋,调拨隆庆卫六百兵马,原本要诱敌深入,却意外取得一场大胜,实在可喜可贺,看来这次功劳,非记你沈尚书一笔了。”

    看起来是恭维之言,却是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出来,让人非常别扭。

    刘瑾言语间故意跟沈溪针锋相对,就好像是专门来找麻烦。

    沈溪笑了笑,道:“多谢刘公公帮忙张罗……这次功劳,理应归前线将士所有,本官可不敢居功。”

    刘瑾一抬手:“沈尚书不必多言,功劳该是谁的便是谁的,旁人争抢不得,昨日咱家已面圣,向陛下谈及战功问题……作为兵部尚书,今日你应该跟咱家一起前去面圣才是。”

    因刘瑾怕横生枝节,不敢独自面圣表功,准备给沈溪安排个“次功”,把首功交给自己,这样就算回头查出战功有假,也会有沈溪帮他承担。

    以一个“次功”换取事情安稳,刘瑾觉得不亏。

    沈溪怎么可能轻易就范?当下微微一笑,道:“既然刘公公昨日已对陛下上呈,还让本官去作何?今日本官有重要公事,怕不能陪同刘公公,请刘公公早些去跟陛下上呈有功人员名单,兵部一定附议……哦,这些事好像不需要兵部做什么,以刘公公如今的权势,这些怕是可以自己做主吧?”

    跟王守仁一样,沈溪直接拿自己有“重要公事”作推脱,刘瑾一听霍然站起,指着沈溪道:“姓沈的,咱家给你面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溪跟着站了起来,面不改色地问道:“刘公公的意思,本官有些不太明白,怎么好端端地就说给了本官面子?还有,不知何为敬酒,何为罚酒?”

    刘瑾咬牙切齿:“宣府战事,原本就是由你策划,如今取得大捷,兵部上奏责无旁贷,咱家不过是顺手替兵部上奏于陛下,今日你必须随咱家面圣!”

    沈溪微微摇头:“刘公公这话可说错了,若陛下传召,本官自会去面圣,但现在却是刘公公强人所难,本官难以从命。就如刘公公所言,既然战事是由兵部策划,那一切事务都应由兵部处置,如今刘公公既已越俎代庖,那还需要兵部做什么吗?你当兵部是为刘公公善后之所吗?”

    “你……”

    刘瑾瞪着沈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

    沈溪跟刘瑾对峙,刘瑾恼羞成怒,但却没辙,因为沈溪也受到皇帝器重,手中还拥有兵权,这里又是兵部衙门,无法以势压人。

    就在二人相持不下时,突然门口有太监通禀:“公公,刚得到消息,陛下传召您去见驾!”

    沈溪笑道:“刘公公昨日上奏功劳,陛下如今过问,自然要问刘公公你这首功之臣,本官不想打扰刘公公在陛下面前风光,还得去处置军事学堂的事情,告辞!王郎中,我们也该出发了。”

    刘瑾怒不可遏,但他对沈溪实在没办法,只能发泄般跺了跺脚,然后拂袖而去,准备先见过朱厚照再说。

    来的时候心情轻松愉快,回去时就有些郁闷和急躁了,刘瑾开始琢磨如何处置这件事:“不就是申报前线战功么?所有战报都是由宣大总督府上奏,就算是虚报,罪过也在宣大总督身上,关咱家何事?最多是个失察之责!再说了,咱家执掌司礼监,就算是虚报,咱家也可以让他由虚变实!”

    刘瑾彻底被沈溪的态度给激怒了。

    如果他心态好的话,或许会跟朱厚照说明这次战报可能会存在虚假的成分,提前认错,恳请朱厚照派人彻查。

    但这么做等于是打自己脸,朱厚照那边满心期待登基后第一场大捷,如此一来无异于泼朱厚照一身冷水。另外,还有一个恶果便是到手的功劳付诸东流,拉拢宣大总督和隆庆卫指挥使的计划也要泡汤,这让刘瑾无法接受。

    最重要的还是沈溪那番话,让他气昏了头。

    心里跟沈溪较劲儿,刘瑾就顾不上事实如何,觉得自己有能力只手遮天,干脆不承认战报有假,准备帮孙秀成和李频把谎言圆下去。

    来到豹房,刘瑾还没进内院,钱宁已火急火燎迎了出来。

    “刘公公,陛下脾气可不小,您千万小心些!”钱宁提醒道。

    刘瑾心想:“不会是姓沈的小子背地里作手脚,向陛下告密说咱家谎报军情吧?”

    转念又一想,顿时皱眉,“不对不对,那小子的消息渠道难道比咱家还多不成?咱家到现在也不知道宣大总督府上呈的军报是实报还是虚报,他又怎会知晓?”

    刘瑾问道:“陛下因何着恼?”

    钱宁苦笑:“公公不知?昨日您可亲口对陛下承诺,回去就将诏书写好,结果陛下等了您一夜,您这会儿才来,陛下能不生气么?”

    刘瑾心想:“都怪我回去跟手下商议,早知道的话不如昨夜便来面圣,不至于到现在前后为难,惹怒陛下不说,还在姓沈的小子那里受了一肚子窝囊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