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78章 安心做官
    张文冕出发前往宣府,在居庸关遣使回京向刘瑾禀告消息后便杳无音讯。

    朝廷则继续筹备庆祝宣府大捷的庆典。

    虽然沈溪在皇帝跟前提出宣府地方可能存在虚报战功之事,朱厚照非常慎重地让刘瑾派人前去调查,但由于消息早已经公布出去,即便是为了面子,朱厚照也不可能叫停。

    朱厚照经历最初的担心,见刘瑾拍着胸脯保证不会有事后,就没太把沈溪的话放在心上,只等庆典举行,让他大出一回风头。

    刘瑾这边则非常紧张,暗地里做的事情可比沈溪多多了,一心把首功记在自己身上,再次派人前去宣府,着张文冕务必督促宣大总督孙秀成凑齐筑京观所需人头。

    这意味着孙秀成必须要额外准备七百多颗人头才能凑够军功数目,若要完成这数字,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将那些遭遇鞑靼人掳掠才被解救回来的大明百姓给杀掉,充作鞑靼人的头颅。

    沈溪把事情交给云柳和马九去办,此时尚不知马九已被张文冕盯上,不过因这件事,刘瑾对李频的信任降低不少,对沈溪而言却是一件好事,这样会让李频不自觉倒向他。

    随着计划有条不紊展开,沈溪在京城的日子相对来说过得比较平静。

    谢迁之前推荐的几名“青年才俊”,沈溪以为风华正茂,结果见到人后才知道全是中年人,岁数几乎都在四十上下。沈溪跟这些人不是很熟,只知道他们在六部和寺司衙门任职,大多担任郎中、员外郎、主事等职务,对沈溪来说,多结交这一阶层的官员,以后在朝中说话才有人支持。

    一直到七月初四,宣府才有最新消息传来。

    这天京城下了一场大雨,炎热尽去,一阵风吹来竟有刺骨之感,似乎炎热的夏天已然过去。

    沈溪身着常服到了兵部衙门,刚到大堂便有人来报,说是宣府派特使到京城详细奏报战功,人已经到了五军都督府。

    熊绣和何鉴当天都有公事办理,并未留在衙门当差。

    王守仁之前已得到沈溪的授意,此时显得神色紧张,道:“若让宣大总督派来的使者奏报功劳成功,怕是杀良冒功的事情很难挽回……如此一来,那些曾经立下战功之人也会变成罪人。”

    沈溪摇头道:“五军都督府那边难道丝毫不知情?若是旁人倒也罢了,英国公可非易与之辈,他不会坐视宵小冒功而不加理会……现在就看五军都督府那边做何反应了。”

    未到中午,张懋亲自前来兵部衙门找沈溪。

    这次张懋身边带着孙秀成派来的特使,乃宣大总督麾下一名副总兵,叫做王全。

    王全一看就是赳赳武夫,长得五大三粗,满脸的络腮胡,说话时喜欢挠头,一看就没多少头脑……实际上此人并未亲身经历战事,孙秀成怕当事人被朝廷高官问出端倪,于是让王全把他交待的东西背熟,面见上官时按照记忆说出来便可,问更多的话就一脸茫然了。

    张懋询问半天,发现地方奏报破绽百出,知道事情棘手,于是把人带来见沈溪,一见面就道:

    “之厚,此番宣府大捷,功在社稷,奏请功劳之事应由兵部完成,老朽想图个清静,具体事情交给你来打理……老朽先告辞了。”

    人送过来,说上几句张懋就想走,明显是推卸责任。

    沈溪赶忙出言挽留:“张老请留步。”

    张懋侧过身,好奇地打量沈溪,问道:“之厚,你还有什么事吗?”由于怕沈溪跟他学,张懋先摆出一副客套的模样,试图堵上沈溪的嘴。

    沈溪道:“张老应知晓,此番地方奏请功劳,一直由司礼监掌印刘公公负责,何时轮到我兵部处置了?何况之前陛下着刘公公遣使去宣府调查是否存在虚报军功之事,兵部并未接手,实在不敢应承下来……请张老把人带去见刘公公更好些!”

    张懋一听愣住了,没想到沈溪话说得如此直白。

    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朝廷这些日子在做什么似的。

    他忍不住看了旁边的王全一眼,察觉这名武将听到朝廷在查宣府虚报军功之事后神色紧张,大概明白沈溪的用意。

    张懋心里暗叫一声“小狐狸”,笑着道:“事情本该由兵部处置,可之厚又说是司礼监负责,老朽无所适从,不如……请王将军自行去找刘公公如何?”说到后来,却是直接面向王全。

    沈溪不想管,张懋更不想管。

    两个人眼神一交流,什么都明白了,于是张懋直接表明态度……你王全干脆别来兵部和五军都督府捣乱,我们两个衙门不欢迎你,你自己去找刘瑾吧。

    沈溪点头:“本当如此……王将军,劳烦您去一趟刘公公府宅,将此事详细告知刘公公,由刘公公亲自负责核对战功,以便之后筑京观等庆功事宜!”

    张懋连连颔首,道:“忠和(王全字),你自行去拜访刘公公,记得别去太早,刘公公估摸着黄昏时才会回来……若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先去处置!”

    ……

    ……

    张懋可说是大明最有政治智慧的老狐狸。

    在沈溪看来,张懋不好惹,朝廷那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文臣一茬接一茬,而张懋执掌五军都督府却是世袭的差事。

    张懋非常识趣,懂得抽身事外,就算朝廷被刘瑾闹翻天,他也怡然自得,能跟刘瑾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从这点上说,沈溪自愧不如。

    这次的事情,张懋可说帮了沈溪一个大忙,两人在宣府副总兵王全面前一唱一和,把王全唬得一愣一愣的。

    张懋最后催促的话语,就像是告诉王全:吓着了吧?若感到害怕还不赶紧写信告诉孙秀成,朝廷已派刘瑾彻查案子?你最好先把消息发出去再见刘瑾,见到刘瑾后也要小心说话,别轻易把事情泄露了!

    见王全脸色苍白地行礼离开,沈溪打量笑盈盈的张懋,不由摇头莞尔:“张老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外面阴雨连绵,您老腿骨不好,摔着就麻烦了。”

    张懋微笑着点头:“说得是,之厚,听闻你的尊堂曾做药材生意,对这方面应有所了解,可得为老夫准备几个方子……这年老后腿脚不灵便,一下雨就不想出门,今日前来拜访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成行。”

    “哦对了,回头替我向谢于乔问好……走了走了,赶紧趁着雨势转大前回去,免得阻隔在路上……”

    两个人的对话,听起来四平八稳,没什么味道,沈溪不能对张懋表达感谢,而张懋也不会轻易在沈溪面前评价刘瑾,如此互相做到心照不宣,沈溪不强求张懋在扳倒刘瑾这件事上提供多大帮助,只要张懋掌握着军队,就等于保证了刘瑾无法谋朝篡位。

    让张懋保持中立,其实是沈溪认为对付刘瑾的最佳方法,只要张懋不跟刘瑾正面起冲突,刘瑾也不敢轻易动张懋,兵权就在张懋领衔的五军都督府控制下。

    不过这会儿刘瑾已经在五军都督府和京营收买人心,很多武将已在暗中倒向阉党。

    而宣府和九边将官,也在被阉党渗透。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期,沈溪不敢指望所有将官都能做到廉洁自律,在这么一个没有监督、做事全靠自觉的年代,沈溪自己也不敢保证不会以权谋私,遑论苛求他人?

    张懋离开后,沈溪前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房,王守仁后脚就跟了进来,一进门就问道:“之厚,张老公爷带宣府王副总兵前来,为的是申报战功之事吧?”

    “嗯。”

    沈溪微微点头,回到书桌后坐下,从桌子上拿起一份公文看了几眼,这才抬头看着王守仁,“可能伯安兄这两天就要动身,之后我便会去面圣,跟陛下谈及宣府地方虚报战功之事……不过还是要看刘瑾如何奏禀,我只能见招拆招。”

    王守仁听到这话,陷入沉思。

    沈溪没有解释,他这番话是想跟王守仁提个醒,你马上要去宣府,查地方虚报战功的事情就要落在你身上了!

    ……

    ……

    说是要去见朱厚照,但沈溪却一直没动身。

    正式见驾前,沈溪必须确定刘瑾已将具体战功奏报朱厚照,且要确定刘瑾为了争功,勒令地方上虚报战功。

    沈溪亲自去谢迁位于长安街的小院,见到当朝首辅。

    这段时间谢迁很少进宫,主要是朱厚照没在宫中,刘瑾肆无忌惮,从来都是将直接批阅好的奏本下发内阁,谢迁这个首辅等于连票拟的资格都被剥夺,一气之下,每天只是到内阁点个卯,然后便回到小院养尊处优。

    见沈溪前来,谢迁多少有些意外,道:“你小子还算有良心,遇到事情先来问问老夫的意见,若你一意孤行,看回头老夫是否还会帮你!”

    谢迁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看起来是个老顽固,但实则总是在背后默默付出。沈溪非常感激谢迁为他铺路搭桥,没有谢迁这个首辅在,他还真不敢回朝,面对咄咄逼人的阉党,每天都过着勾心斗角朝不保夕的生活,不如争取外调当个小吏来得清静。

    跟刘瑾斗可不仅仅是个力气活,更是技术活,而技术中最关键一条便是人脉,这恰恰是沈溪欠缺的。

    进了书房,谢迁先坐下,喝了杯热腾腾的茶水,然后才给沈溪面前的茶杯倒上,嘴上道:“今儿天凉,距离中秋本还有一旬,却有寒风萧瑟之感,看来今年冬天又不会好过,许多事需要提前准备……对了,你小子何事来见老夫?”

    沈溪道:“宣大总督府派了副总兵王全到京城奏禀请功……”

    谢迁无奈一笑:“来了有何用?陛下不上朝,他连面圣的机会都没有……退一步说,就算面圣又如何,这样的莽夫能知道多少事?还不是地方上那些文官闹出来的……哦对了,你准备怎么做?”

    沈溪将之前张懋和自己在王全面前说的话如实告知谢迁。

    谢迁嘀咕好半天,才摇头道:“如此也不太好,怕是孙秀成已跟王全交待好一切,让他面见刘瑾时该如何说,这么做,岂非正好趁了他们的心愿?对张老公爷也有些不利……”

    沈溪却不以为然:“若我是孙秀成,明知道自己做的事可能会引起朝廷怀疑,绝不会派知情人到京城,肯定从麾下随便找个没亲历战场的人,交待几句,到京城后按照既定说辞奏禀……”

    “这次王全从兵部衙门得知消息,必然惊慌失措,回头就会去信孙秀成。就算王全对虚报战功之事不知情,作为边关将领也该猜到一二,现在既已知道朝廷怀疑,岂能不跟孙秀成通风报信,让上司有所防备?”

    “没用,没用!”

    谢迁继续摇头,“做这些纯属徒劳,刘瑾跟孙秀成间肯定私相授受,就算你拿了王全所写信函,又能做什么?”

    沈溪笑道:“我没说要做什么,只是想扰乱一下视听……阁老,今日学生前来找你,也是为执行下一步计划……该派王伯安去宣府了。”

    谢迁皱眉:“怎么这般快?你确定鞑靼人会按照你设定的步骤走?”

    沈溪点了点头,道:“算算时间差不多了,这一两日内,刘瑾便会把宣府的事情上奏,只要他上奏,我便参他一本,我会亲自去豹房面圣,只要我能拿出确凿的证据,刘瑾只能在陛下面前俯首认错。”

    “玄乎。”

    谢迁还是不太肯定沈溪的做法,“提醒你一句,做事小心一点,别以为刘瑾这厮好对付,他能有今日,着实有些手段……去面圣老夫可帮不了你!若弹劾不成,千万别勉强,陛下不会因为这点事对你怎样,对你依然信任有加!”

    “朝中有很多人看着你,你千万不要气馁,选择从兵部尚书位置上退下来……那些六七十不干事的退下来可以,你不行!”

    沈溪听这话有些别扭,谢迁好像另有所指,而这个被当朝首辅影射“六七十不干事”的人,似乎说的是张懋。

    二人又谈论了一下面圣的细节。

    到最后,谢迁有些担心地问道:“伯安乃二甲进士出身,自打做官以来,便在六部任事,从未领兵,是否能胜任此事?”

    沈溪道:“此番我本想亲自领兵前往宣府,但奈何如今的情形不允许我出京,而且我还不能提前将动机说明,不然的话难保陛下不会再提出御驾亲征的要求……”

    “这一战始终有些风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战果在合理范围内,陛下立威的基础就有了。朝中这么多人,除了王伯安外,我实在想不出谁人能胜任此差事。”

    谢迁笑道:“你小子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的意思是你自己去了,这一战定能得胜?”

    沈溪摊摊手,反问道:“阁老以为呢?”

    “即便能胜也别想自己去,这种差事做好了也没什么用,你已是兵部尚书,这才几岁,有什么功业需要你来建?老老实实留在京城,安心做官,娇妻美妾守着,开枝散叶子孙满堂才是正理,别跟老夫一样,一辈子劳碌命,到头来却失去圣眷,晚景凄凉!”

    谢迁言语间满是悲哀。

    他似乎很羡慕沈溪可以得到圣宠。

    沈溪微微一叹:“自古君臣相依,若能遇到一位明君赏识,夫复何求?”

    说到这儿,沈溪看了谢迁一眼,脸上满是宽慰之色。

    你谢老儿能得到孝宗信任,能在一朝成为名臣,已死而无憾,何必勉强非要做什么几朝元老,彰显自己的名望?

    谢迁没好气地瞪了沈溪一眼,道:“你做官不久便遇到当今陛下,彼此年岁相当,若君臣扶持几十年,务必有始有终。老夫现在年老,之前就在说,赶紧给自己找个接班人,翰苑那边看过了,有几个人声望比你高,若他们入阁的话,恐怕就没你什么事了……暂且轮不到你……”

    沈溪听到这话,不由笑了笑。

    谢迁的意思很明白,虽然我很想让你当我的接班人,但奈何现在兵部尚书这个位子不能丢给阉党,只能靠你来坚守!

    如此一来,只能安排别人入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