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85章 躲瘟神
    刘瑾和王守仁提出告辞。

    朱厚照并没有目送刘瑾上马车离开,而是先一步便上马,准备跟沈溪一起回城。

    沈溪向草棚前恭送的王守仁颔首示意,翻身上马,跟在朱厚照后面回城。入城门时,锦衣卫已提前戒严,所以朱厚照纵马长驱直入也没有任何问题。

    虽然是清晨,但大街上行人绝迹,朱厚照快马加鞭,好好过了一把纵情驰骋的瘾头,不过因他沉迷逸乐而导致身体发虚,骑了一程被颠得够呛,只能下马休息。

    “沈先生,咳咳,你不行嘛,看看朕骑得多快?沈先生虽久经沙场,依然跟不上朕,哈哈……咳咳!”

    朱厚照喜欢逞强,这会儿累得够呛还不停显摆,说完后站在那儿“呼哧”“呼哧”直喘气,还夹杂着剧烈的咳嗽。

    沈溪从腰间解下羊皮水囊,塞到朱厚照手里,道:“这是行军时经常用到的东西,今早出门时微臣让家人灌好茶水,若陛下不嫌弃,喝一口润润喉咙。”

    朱厚照拧开袋口,正准备喝,旁边一个声音传来,“陛下,外面的水不干净,还是等下回豹房再饮……”

    沈溪侧头一看,却是急匆匆赶来的张苑。

    朱厚照没有理会,仰头咕隆隆喝下茶水,喉咙终于舒服了一些,呼吸也平顺下来,他瞪了张苑一眼,喝道:“就你多事,朕偶尔体会一下行军的艰苦,乃是极好的事情!”说到这儿,他把水囊还给沈溪,笑眯眯地道:“先生,你还没说为什么会输给朕呢!”

    沈溪系好羊皮水囊,然后回道:“陛下的马好,所以臣才输一程。”

    朱厚照嘿嘿直乐:“先生想用这种方法骗朕的好马?不可能,朕没那么傻。这些都是西域进贡的汗血宝马,珍贵无比,如果这场战事可以取胜,朕赏赐几匹给沈先生倒是可以!不过就要看沈先生您的本事了!”

    沈溪微笑道:“其实主要还是看陛下是否大发神威,为这次战事获胜增加筹码。”

    提到这件事,朱厚照脸上瞬间有了光彩。

    朱厚照重新让钱宁将马匹牵过来,道:“先生,被你这么一说,朕真想去军事学堂看看……朕想跟那里的学生较量一下,看看谁的谋略更出众!”

    说着,朱厚照想上马,但之前一段实在累得够呛,连腿都是软的,只能让侍卫拿来马扎坐下,稍事休息。

    钱宁笑着恭维:“尽管陛下谋略惊人,但还是要考沈尚书辅佐,换作他人,怕是不能给陛下出好主意。”

    如今刘瑾发配宣府监军,沈溪又靠一些方法吸引朱厚照的注意力,钱宁这样的小人心里非常清楚应该倒向谁,故此言语间,对沈溪的军事才能非常恭维,甚至有点将沈溪抬举到朱厚照之上的意思。

    朱厚照不以为意,笑呵呵道:“这话不假,不过朕还是想广纳意见,这次沈先生提出的建议很好,让朕在军事学堂开辟一个指挥所,朕觉得很有必要,除了朕和沈先生坐在一起商讨对策,还能让军事学堂的学生一同进行讨论,除了对这次战事有所助益外,还能看看其中哪些人有真本事,哪些属于混吃等死的庸人,为大明挑选出一批人才!”

    说到这里,朱厚照越发意气风发,眉眼全部舒展开来。

    沈溪正色道:“还是陛下圣明方准允此事……只有陛下亲自参与,并听取讨论的结果,才能对前方战事有所助益,更能为国选才!”

    朱厚照道:“这倒是,朕确实希望亲耳听听除沈先生外的那些人的意见……哦对了,回头不但要军事学堂的学生讨论,也要让五军都督府和京营领兵的勋贵一起参与,朕想试试这些将军的能力,看看其中是否有沽名钓誉之辈!”

    沈溪行礼:“陛下想如何做,臣去安排便是。”

    此时沈溪的态度很简单,只要朱厚照愿意从豹房中走出来,无论想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

    朱厚照休息了大约半个时辰后,差不多缓过劲儿来,才让人收起马扎,翻身上马,大声道:

    “时候不早了,沈先生,我们去军事学堂走一圈吧……学堂成立这么久了,朕还没去过,朕可是校长!”

    说完,朱厚照扬鞭而去,沈溪等人赶紧上马跟随,一行人往军事学堂而去。

    恰在此时,朱厚照好像想起什么,猛然勒住马,回头对追上来的沈溪道:“对了,沈先生,刚才喝过你的茶水,朕突然想起一件事……您可想尝尝好茶?”

    “嗯!?”

    沈溪一时间没弄明白朱厚照的意思,瞪大了眼睛。

    朱厚照笑道:“朕许久没到京城街巷走走,猛然间记起,前面有一家茶楼的茶非常好,以前朕微服出巡,经常前去享用……沈先生一起去品一杯如何?”

    说到这里,沈溪知道朱厚照要做什么了。

    朱厚照这是要去陆羽茶庄找钟夫人。

    关于朱厚照跟钟夫人的事情,沈溪多少听说一些,刘瑾和钱宁帮朱厚照建立起豹房后,沈溪本以为朱厚照已忘掉钟夫人,但没想到依然贼心不死。

    沈溪心想:“这小子突然提及,除了之前我奉上的茶水外,恐怕还跟他走出豹房,感受到周边熟悉的街巷有关……难道我带他出来,还是个错误不成?”

    朱厚照见沈溪不答,以为自己这位老师没意见,当即道:“既然沈先生不反对,那朕先行一步,你们跟上便可!驾!”

    ……

    ……

    朱厚照被重新激活对军事的兴趣。

    虽然他不会御驾亲征,但沈溪给他建立一个后方指挥所,让他可以不离京便参与到此番战事中。

    这种后方指挥所有些像后世的总参谋部,正是沈溪为朱厚照量身打造,朱厚照听到此建议,立即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甚至特地早睡一天,为的是能在王守仁和刘瑾出发时早点儿到城门送别,做出一些交托。

    等朱厚照确定王守仁和刘瑾会在宣府听从他的指挥来打仗后,朱厚照便感觉自己已经奔赴前线。

    沈溪说的一番话让他热血沸腾:“……古往今来之圣明君王,无不坐镇中枢,为维护江山社稷矜矜业业……手下精兵良将可为国开疆拓土,无需君王亲身往边陲,汉武帝、唐太宗之所以名留青史,任人唯贤尔。若陛下运筹帷幄,千里外调兵遣将平定边陲之乱,定为后世称颂,或可与先贤媲美……”

    朱厚照仔细一想,可不是吗?再牛逼的君王也不过便是统御一群有能力的文臣武将罢了。

    汉武帝有李广、卫青、霍去病等名将辅佐,唐太宗则有李靖、李绩、杜如晦、长孙无忌、魏征等良臣效忠。

    朱厚照最崇拜的莫过于汉武帝时期的霍去病,他认为汉朝可以在跟匈奴的对决中获胜,就在于霍去病的武勇,而不是汉武帝能力有多高。他仔细一想,若自己可以在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令鞑靼臣服,那历史上称赞的不但有沈溪和王守仁这样的“名臣”,还有他这个圣明天子。

    心里怀着这种期冀,朱厚照策马带着沈溪和钱宁、张苑等人到了陆羽茶庄大门外。朱厚照跳下马来,后面的侍卫才跟上,纷纷下马……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路途中有人行刺,其实没有人可以护驾。

    钱宁下马急匆匆到了朱厚照跟前,苦着脸道:“陛下骑术不凡,微臣无法追上,但陛下如此在大街上骑马,当小心谨慎才是,如果沿途有什么人对陛下不利,臣恐救援不及。”

    此时浓雾散去,太阳露出大圆脸,金色的光辉洒遍大地,让人心里暖洋洋的。朱厚照微微颔首,对钱宁的“忠心”表示赞赏,目光却看向街口的方向,随口说道:“没事,朕有勇有谋,曾亲临战场与鞑子交手,难道会被区区刺客得逞?”

    “眼前的陆羽茶庄,便是朕跟沈先生喝茶之所,你们不得再沿用原先的称呼,一律叫朕朱公子。”

    “遵旨!”

    钱宁俯首领命,沈溪此时才跟其他侍卫到来。

    朱厚照对刚下马的沈溪道:“沈先生,现在时候还早,我们一起进茶楼喝杯茶再去军事学堂吧……毕竟王守仁和刘瑾刚走,估计还没到军营,接下来几天应该不会有战事发生,不需要朕做什么吧?”

    沈溪一听朱厚照的话,便知道这小子三分钟热度,居然开始打退堂鼓,或许今天只是想去军事学堂晃悠一下,然后立即返回豹房。说是回头会再去,但是否真的履约那又另当别论了。

    沈溪觉得必须将朱厚照这种敷衍的态度纠正过来,当即道:“因为是在后方指挥,很多临场应变,必须要比前线更早做出决断,如此才能在最短时间内传到前线,以做到合理调兵遣将,若遭遇敌人再临场调度,而情报一来一回需要三五日,或许会延误战机。”

    朱厚照可不是傻子,他理解力很强,被沈溪一提点,立即明白过来,当即皱眉:“要做到提前判断可不那么容易,沈先生能保证每次都料敌先机?”

    沈溪摇头:“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若什么都靠京城后方指挥调度不现实,前线将帅必须要有魄力承受战场变化。但这不代表后方不能将前线情况掌控,这有赖于情报的快速传递,以及后方军事首脑对战局变化的预测,关键是陛下一锤定音的能力。”

    等沈溪说到朱厚照肩负的责任,让其“一锤定音”时,朱厚照终于回过味来,瞪大了眼睛,信心满满:“先生说得太对了,那我们喝过茶,就去军事学堂探讨一下前线战场可能出现的变化……不过眼前这茶,沈先生不要拒绝。”

    说完,他回头看着陆羽茶庄的匾额,道,“钱宁,你带两个人,陪同朕和沈先生进去……张苑,你留在外面,朕不需要你伺候……你这人说话阴阳怪气的,可能让人得悉你的身份……剩下的人躲远一点,朕不希望有人干扰朕跟沈先生品茶!”

    张苑听到朱厚照对自己说话腔调的评价,显得很无奈,赶紧退到一边去了。

    这跟张苑三十多岁才净身有关,张苑有喉结,说话带有男子的浑厚,却也有女人的婉转,混合起来就变成公鸭嗓,为朱厚照不喜。

    朱厚照安排完毕便先一步进门,沈溪跟在后面,最后是钱宁和两名锦衣卫,而其余侍卫则远远避开,只安排一些哨探在周围窥伺,防止意外发生。

    朱厚照边走边跟沈溪说:“先生进去后一定要尝尝这里的茶,如果觉得好,朕准备经常带先生来光顾,或者干脆让陆羽茶庄的师傅到军事学堂煮茶,这样朕和先生就可以随时享受香茗……先生意下如何?”

    沈溪清楚朱厚照醉翁之意不在酒,心想:“这小子惦记一个煮茶女,甚至说出如此冠冕堂皇的话,实在难为他了,不过据说这小子在对待钟夫人及其家人还算温和,看来这小子尚有挽救的可能。”

    在沈溪看来,朱厚照对女人都采取一种“予取予求”的态度,蛮不讲理,这在其登基初期做的几次荒唐事便可以体现出来。

    但唯独对钟夫人,朱厚照使用的是“温水煮青蛙”的方略,让沈溪认为,或可积极引导,让朱厚照回归正途。

    ……

    ……

    陆羽茶庄虽然开着门,但进到厅堂里面后,却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个出来招待客人的小厮都不见。

    朱厚照热情地向沈溪介绍这里的特色服务,随即发现陆羽茶庄没人接待,当即大声吆喝:“有人吗?本公子今日前来饮茶了。”

    从里面走出一人,却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老者,老者打量朱厚照,问道:“这位公子,小店上午不开张。”

    朱厚照恼火地喝斥:“管你开不开张?让你们掌柜的出来招待,本公子过来饮茶,跟你们掌柜的有些交情,她不会连老朋友都不招待吧?”

    那老者迷惑地道:“这小店,鄙人便是掌柜,好像并不认识公子。”

    “啊!?”

    朱厚照走过去,差点就要抓住那老掌柜的衣领,紧张地问道,“钟夫人呢?我是说……以前这家茶庄的老板,现在去了何处?”

    因为有一年时间未曾光顾,朱厚照根本不知陆羽茶庄发生了什么变故,他这一年吃喝玩乐,有刘瑾、张苑、钱宁、张延龄等争相给他敬献女人,一年中身边美女压根儿就没断过,乐不思蜀之下,早就忘记提醒一下身边人照看一下钟夫人。

    未曾想,钟夫人一家为了躲避他这个瘟神,干脆将店铺盘出去,举家迁离。

    老掌柜道:“原来的老板去了何处,不关鄙人的事情,鄙人未曾留意过,这位公子要找寻什么钟家人,还是另请高明吧。另外,小店要过了正午才开业,煮茶师傅要等午时末才来,若公子愿意等的话,请楼上入坐,有瓜子点心奉上,还有普通茶水招待!”

    朱厚照心里那叫一个憋屈,简直有杀人的冲动,当下喝斥一声:“钱宁!”

    钱宁感觉自己可能要大祸临头,赶紧一脸恭谨地来到朱厚照面前,行礼道:“公子请吩咐。”

    朱厚照怒视钱宁,喝问:“本公子让你照看好钟家人,你就是这么办事的?别又有权贵惦记钟家产业,还有钟夫人的美貌,对钟家人下手吧……否则的话,他们为何要躲避呢?”

    钱宁心想,您老人家可真会撇清关系。

    不是您惦记钟夫人的美貌,钟家人至于躲吗?

    钱宁心里这么想,但话却不能这么说,只是道:“公子说得是,小人这就想办法调查,一定把钟家人找出来。”

    说完,钱宁看了沈溪一眼,好似在说,你沈大人就不发表一下看法?皇帝当着您的面惦记良家妇女,你作为朝中重臣,总要出言规劝几句吧?

    谁知沈溪根本就不想插话,他对朱厚照的做法虽不支持,却知道光靠劝导没用。

    朱厚照是什么人?作为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觉得这天下人都归他予取予夺,没强来就算不错了,现在只是因为人失踪,派人去找,似乎是情理中的事情。

    沈溪转移话题道:“既然未能找到原来的店家,公子不如早一步前往军事学堂,等人调查清楚钟家人下落,再谈饮茶之事不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