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91章 年轻人有魄力
    送走谢铎,沈溪开始考虑是否真的要从国子监选拔人才。

    国子监是大明人才汇聚之地,在这里读书的基本都是各省举荐的秀才和年轻举人,这些人文化素养很高,视野和见识也都不凡,唯一可惜的是自小学的都是程朱理学,尤重八股文,对于兵马韬略则未必精通。

    读书人普遍看不起武人,让其改变成见弃笔从戎,并非易事。

    “沈尚书,您吩咐的事情,下官已办妥。告示发出后,估摸需要一段时间才会为京城周边读书人知晓,等他们斟酌酝酿一番,前来学堂报名后,才好组织进行考试。”胡琏办事麻利,执行力很强,迅速填补了王守仁离开后留下的空白,成为沈溪的左右手。

    胡琏在众多兵部官员中算是比较年轻的存在,且无论是学问还是对军事的理解,都有独到之处,沈溪用起来很称心。

    沈溪道:“告示发出就好,下一步,我想从监生中选拔人才,之前谢老祭酒过来稍微提点一下,对我大有启发。”

    胡琏先是一怔,随即问道:“这件事,怕是要请示陛下吧?沈尚书这就要入宫去面圣?”

    正德登基后,大臣们要见一次皇帝的面可不那么容易,虽然刘瑾离京一群人进言要恢复午朝,但奏本无法送到朱厚照手中,更没有人能当面跟朱厚照进言。

    朝中大臣都以为沈溪可以随便面圣,连胡琏也不例外。

    沈溪道:“面圣的事情往后放一放,我还是先去问过谢阁老再说……这两天没见谢阁老过来,不知内阁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因为沈溪所说的事情,已超出胡琏的权限,他可不敢对内阁的事情随便发表议论,于是建议沈溪最好亲自去见谢迁。

    沈溪收拾好心情,继续处置公务,准备下午才去拜访,毕竟这会儿时间还早,他入宫虽然不难,但没有正当的借口也不好擅闯,干脆等散班后再去找谢迁,唯一的区别是在谢迁位于长安街的小院,还是在谢府相见。

    ……

    ……

    谢迁此时也想见一见沈溪。

    近来棘手的事情太多,让他非常头疼。

    “……刘瑾没走前,谁都装哑巴,现在阉党头子刚出京城,一个个就好像看透形势一样,全都前来向我献策……”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要一鼓作气?现在都不把刘瑾当回事,却忘了当初是谁对刘瑾百般委蛇,以至任其坐大……”

    文渊阁,谢迁拿着一堆奏本,一张票拟也不想写。

    王鏊见谢迁一脸愁苦状,起身来到首辅大人身边,道:“谢少傅,现在满朝文武都在议论诛除阉党之事,正可谓趁他病要他命,你怎能坐视不理?昨日我回府,上门拜访的人络绎不绝,翰林院的翰林和国子监的监生也都议论纷纷……”

    谢迁抬头打量王鏊一眼,问道:“守溪,你也觉得现在已是诛除阉党之良机?你将张苑、魏彬等人置于何处?”

    在谢迁看来,阉党不但包括刘瑾,还包括前户部尚书韩文罗列的“八虎”,其中最让谢迁看不过眼的,就是一直陪同朱厚照吃喝玩乐的张苑和李兴,当然还有魏彬等归顺刘瑾的阉人。

    王鏊语重心长道:“总归要步步为营,只要刘瑾倒了,朝廷秩序便可恢复,那时即便有太监仍为陛下宠信,也不至于出现阉党专权之局面。”

    “话虽如此,但想要实现目的,可没那么容易。”

    谢迁显得很恼火,“也不想想现在的局势,刘瑾虽暂且离开京城,但朱批的权力他可没放出来,陛下依然信任他那些属僚,内阁这边即便做出票拟,司礼监照样会将不合心意的奏本打回来……如此窘迫的状况,还想除阉党?”

    王鏊道:“正因内阁大权旁落,不更应以诛除阉党为当前第一要务吗?谢尚书若不想做领头人,不如让朝中部堂出面,谢尚书旁观便可。”

    谢迁打量王鏊:“是那些个尚书、侍郎前来见你,想让你在诛除阉党一事上帮他们一把吧?”

    王鏊老脸一红,没有矢口否认,眼睛看向别处,道:“只要是对朝廷有益的事情,谈不上谁帮谁,为人臣子者不都应为国祚社稷思虑?”

    谢迁没好气地看了王鏊一眼,心想,你忘了之前是谁比我还想离开朝堂,现在倒好,在我面前装起铮臣来,好像谁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一样。

    谢迁站起身来:“这些奏章,暂且放在此处,莫要过孟阳的手……”

    “那是否送去司礼监?”王鏊问道。

    谢迁冷笑不已:“送去有何用?都已经亮开车马炮喊诛除阉党了,人家又不是傻子,会傻乎乎朱批通过?最后还不是会被打回来?况且,事情一旦为陛下所知,情况恐怕越发不可收拾!”

    “这件事先弹压下去,尤其是你,不能跟着朝中清流走,现如今宣府战事正急,刘瑾是功是过不能定性,一切都要看陛下对此事态度如何……”

    王鏊显得很无奈:“谢尚书为何不肯多听外面人的意见,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偏袒刘瑾?”

    “谁偏袒了?”

    谢迁怒不可遏,瞪着王鏊大声喝问,“我巴不得将刘瑾剥皮拆骨,但做事要懂得分寸,一步登天的事情是你我应该做的吗?”

    “守溪,我看你该好好反省一下了,为何内阁权力会被司礼监把持?难道就因为陛下崇信刘瑾?我看未必,分明是我等不作为,这才令刘瑾有了可趁之机!”

    王鏊一时无语,心道:“谢于乔这是怎么了,以前他对刘瑾恨之入骨,现在恨依然恨,可一旦涉及刘瑾的事情他便一味推诿,反倒不如沈之厚做事果决……看来昔日贤相如今已老迈不堪,再无魄力可言!”

    谢迁不知,自己一心跟刘瑾斗,却被王鏊看作穷途末路的老骥。

    他不想跟王鏊多赘言,匆忙收拾心情,去兵部衙门找沈溪。

    ……

    ……

    谢迁到了兵部才知晓,沈溪这个尚书不在。

    赶到军事学堂,依然不见沈溪的人影,倒是胡琏提醒了一句:“……沈尚书有事出去了,听他的口气,似乎是去找寻谢尚书您了……”

    谢迁马不停蹄往自己位于长安街的小院赶去,依然没见到人,恰在此时,家仆过来通禀:“老爷,沈大人在府上候着,说是请您务必在散班后回府一叙。”

    谢迁恼火不已:“嘿,这小子,居然自个儿到老夫府上去了,莫非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等谢迁回到自己府宅,进入院子,到了自己书房门口,却见沈溪正在跟人叙话,相谈甚欢。

    跟沈溪说话的并非是谢府的人,这会儿谢丕还没从翰林院散班回来,此人却是之前上门来恳求谢迁为文臣主持公道的屠勋。

    “这小子,为何跟元勋走一块儿去了?二人还有说有笑,难道这小子对元勋做出妥协,想尽早跟刘瑾作个了断?”

    谢迁带着担心,进门后故意大声咳嗽一下,屠勋和沈溪同时看向他,连忙站了起身,各自行礼。

    谢迁一抬手,道:“你二人究竟是不约而同找到老夫府上来,还是相约而至?老夫府宅庙小,怕是同时容不下你们两尊大佛!”

    谢迁成为内阁首辅后,脾气见长,只要心里不舒服,说话便不客气,就算对老朋友也不例外。

    屠勋笑着道:“于乔,你这话就见外了,我跟之厚不过凑巧碰上罢了。之厚说了一些朝中趣事,我听了甚是欢喜,可能有些忘形,见谅见谅!”

    谢迁瞪着屠勋,认为对方是糊弄自己,目光隐有杀人的倾向。

    沈溪面色平静,道:“本以为谢阁老会在天黑时回来,未曾想,日头刚西斜阁老便回府……”

    谢迁板着脸道:“既然你们同时过来,老夫省得到处找人,正好有事对你们说!”

    发现沈溪跟屠勋走得有些近,谢迁便有了危机意识,他不是怕沈溪跟屠勋走近了冷落他,而是怕沈溪被文官集团推出来当枪使。

    谢迁看向屠勋的目光中,带着一种你少来烦我,更别烦沈之厚的意味。

    谢迁道:“若你们来说的是关于弹劾阉党之事,免开尊口,老夫认为如今朝中暂时无人可替代刘瑾,除非陛下回归正途,或者由陛下钦定阉党大罪,否则最好的结果便是维持现状!”

    屠勋大为不解,惊讶地问道:“于乔,你几时依附阉党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谢迁朝着屠勋嚷嚷,“老夫一向为朝中文臣利益,跟阉党相斗,刘瑾专横跋扈时甚至不惜自损颜面救人,如此还被认为依附阉党……你屠元勋可别不知好歹!”

    屠勋见谢迁生气了,赶紧道:“于乔,我这不过是句打趣的话罢了。”

    谢迁口中唾沫星子飞溅,怒目相向:“你这是打趣吗?分明是骂人!试想老夫委曲求全,顶着巨大的压力跟刘贼斗,却得不得你们信任,那是否老夫从朝中退下,你们才会满意?”

    谢迁看起来是质问屠勋,实则是在试探沈溪的态度。

    之后谢迁发现,沈溪神情比屠勋还要淡定,如此一来越发恼火,心想:“这小子居然在老夫面前装沉稳!”

    屠勋看了沈溪一眼,道:“刚才我跟之厚谈论如何扳倒刘瑾,之厚对阉党的态度,比起你谢于乔就睿智多了。”

    “哼哼!”

    谢迁鼻子都快气歪了。

    屠勋继续火上浇油,道:“以前我总觉得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冲动,不能托付重任,今日跟之厚一番交谈后,才知道原来年轻人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更有魄力。”

    屠勋越是对沈溪称赞有加,谢迁越生气。

    谁都知道沈之厚是我提拔起来的年轻才俊,你屠元勋在我面前表扬他算几个意思?要抢我的门生?

    或许屠勋着恼于谢迁的推诿态度,对沈溪的夸赞几乎是不遗余力。

    谢迁道:“你倒是说说看,他哪里有魄力了?莫不是因为将刘瑾排挤到宣府,就算大功告成?难道刘瑾不会回来?”

    屠勋知道谢迁这个老朋友跟自己较上劲儿了。

    朝中大臣中,谢迁算得上是“中坚派”,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谢迁在内阁三位辅政大学士中都是最年轻的那个,属于“少年得志”的典型。

    朝中很多人比谢迁年岁大,但谢迁成为内阁大学士时,那些年长的老臣多半还只是布政使、郎中、郎中等职,如今屠勋虽为刑部尚书,但资历显然比不上年岁不如他的谢迁,以至于谢迁对屠勋很不服气。

    这跟沈溪的情况相似。

    沈溪虽年轻,但中状元的时间早,且立下功劳后官位擢升很快,那些年老持重的前辈进士反而要当沈溪的下属。

    屠勋道:“于乔先莫要着急,不如将之厚接下来的计划听听再说?”

    谢迁平时很喜欢向沈溪问计,甚至把沈溪的计策当成锦囊妙计,但现在屠勋也这么做,在他看来就不那么爽了。

    我这个老资历在这儿站着,你问年轻人计策干什么?看不起我?

    谢迁厉声道:“他能有什么好计策?不过是后辈一点浅见,难道你屠元勋自己没本事,只能听从一个年轻后生调遣?”

    听到这话,屠勋不由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谢迁就好像疯狗一样,见谁都咬,而且是没理由乱咬,屠勋也有些火大,转头对沈溪道:

    “之厚,你跟谢尚书谈谈吧,你们是师生,关系很亲密,我先到书房外候着,等你们谈好了,我再进来听个结果,总之我觉得你之前的提议很好,很多事不能操之过急,要一步步来。”

    说完,屠勋不想跟谢迁多废话,目光中满是对沈溪的欣赏,随即转身出了书房,这让谢迁心头火气没处撒,只能瞪着沈溪,好像要拿沈溪撒气一般。

    谢迁问道:“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这位刑部尚书非常倔强,你能让他回心转意可不容易,就怕你向他做出什么妥协!”

    沈溪摊摊手:“我只是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之,并且提议将弹劾刘瑾的事情稍微延后,这应该不算妥协吧?”

    谢迁非常诧异:“你说什么?他同意延后?为何会这样?这会儿朝中大臣都凑在一起谈论弹劾刘瑾,你竟然能让他轻易罢休?”

    沈溪显得很淡定,往窗外花园里正在欣赏盆栽的屠勋望了一眼,这才道:“要铲除刘瑾,必须先铲除刘瑾在京城的势力,正可谓剪除羽翼,如今三千营掌握在魏彬手上,批阅奏本也由司礼监转交刘府完成,至于人事任免则由吏部尚书刘宇负责……此时便谈弹劾之事,是否操之过急?”

    谢迁想了下,随即问道:“你便用这个理由来劝服的屠元勋?”

    沈溪道:“我没劝过谁……我只是跟屠尚书说,为今之计,应弹劾之人不是刘瑾,而是掌握三千营的御马监监督太监魏彬,接下来便是吏部和户部两位尚书,只要刘瑾回朝前羽翼被剪断,即便他回朝短时间内也无法东山再起,到那时是否弹劾刘瑾已无关紧要。”

    谢迁先是觉得沈溪之计可行性很高,随即又予以全盘否认,以针锋相对的口吻道:“你想弹劾刘宇和刘机,老夫没话说,朝臣被弹劾那是平常事,但你要弹劾魏彬,凭什么?你觉得陛下会同意将没有大过错的魏彬撤职,换上别人来掌管三千营?”

    沈溪道:“谢阁老,敢请教您老一句,您知道现在朝中有多少人想刘瑾死吗?”

    谢迁被问住了,思虑良久才没好气地道:“谁对刘瑾恨之入骨,老夫从何而知?”

    沈溪叹道:“其实如今真正想让刘瑾死的人,不是朝臣,而是那些置身皇宫大内,跟刘瑾有宿怨之人……太监中,张苑、李兴、戴义等跟刘瑾有利益冲突,还有因私怨而跟刘瑾结仇的,诸如之前跟刘瑾斗殴的御用监太监李荣……这么多人都想刘瑾死,但刘瑾小日子却越过越好,那是因为刘瑾善于经营跟陛下的关系……他有这本事,不见得他身边人也有这本事。”

    “就好像魏彬,掌管三千营后贪赃枉法,无恶不作,之前他有刘瑾撑腰,刘瑾也要靠他来掌握军队,现在刘瑾离开,谁还能向他提供庇护?”

    “再说戴义、张苑等太监,这些人原本屈从刘瑾的淫威,只能对刘瑾虚以委蛇,现如今刘瑾被发配,这些人还不赶紧趁机收复失地,巩固自己在宫中的地位,让陛下将信任转移到他们身上?”

    “现在不是我要跟魏彬、刘宇之流斗,而是朝中自然会有人来做这样的事情。不仅是宫内太监,那些受阉党打压的外戚党,还有京城的勋贵,都把刘瑾当作心腹大患……如今刘瑾离京,到了各方势力切蛋糕之时。”

    “阁老您说,就算刘瑾回朝,他还能跟以前那样轻松自在,让所有人都惧怕他,甚至对他盲从吗?”

    沈溪的话说得很多,非常有条理,谢迁就算再是榆木疙瘩,这些话也直入心坎。

    谢迁总结了一下,沈溪的话就一个意思,不是你我要跟刘瑾斗,是全天下人都要刘瑾死,那刘瑾必然是犯了众怒,罪该万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