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96章 死皮赖脸
    沈溪从军事学堂出来,外面马车已经备好。

    军事学堂距离豹房原本就不远,沈溪原本可以步行而去,但他知道目前京师内外暗流涌动,路途难免有凶险,身旁一定要有人保护。

    沈溪的马车还没出发,前面有轿子过来,远远地就招呼:“是谢府的马车吗?”

    王陵之一马当先,挡住过来的轿子,厉喝道:“此乃兵部的马车!”

    轿子停下,从里面走出一人,等随从将灯笼举起,沈溪透过车帘打望一下,发现来人是焦芳。

    “无事不登三宝殿……”

    面对阁臣,沈溪无法摆架子,只能下马车相迎,等他现身,焦芳主动迎上前来。

    焦芳将沈溪上下打量一番,问道:“谢少傅可在?”

    沈溪察言观色,知道焦芳是把谢府、兵部和一些主要衙门都找过,最后才找到军事学堂来,当下道:“谢阁老今日不是称病休沐在家吗?焦大学士若要找谢阁老,不该到此处。”

    焦芳对沈溪没有太大的敌意,以长者的姿态道:“之前老夫曾去谢府拜访,被告知谢少傅于黄昏时离府,猜想他多半要来见你……怎么,他没来吗?”

    沈溪不动声色:“谢阁老并未来访……”

    听到沈溪的话,焦芳脸色顿时不好看了,皱眉道:“谢于乔也是,既然生病就该留在府中,作何要到处乱跑?之厚,你可知今日朝中有人弹劾御马监监督太监魏彬,说他仗势欺人,欺君罔上?”

    沈溪点头:“略有听闻,焦大学士为此事找谢阁老?”

    “正是!”

    焦芳道,“本以为谢尚书会跟你一道前去面圣……对了,这夜色已深,你要往何处去啊?”

    说到这里,焦芳面带警惕之色,不过沈溪回家和去豹房是走同一条路,他不确定沈溪究竟要去哪儿。

    沈溪直言不讳:“去豹房。”

    焦芳一愣,目光中凶戾之色一闪而过,冷冷问道:“之厚不会是想去跟陛下呈奏此事,落井下石吧?”

    “焦大学士的话,令人费解,在下身为兵部尚书,去面圣自然是说及军队之事……如今宣府战事正酣,难道在下不能前去面圣?”

    沈溪没有服软的意思,泰然自若地说道。

    就算焦芳在翰林体系中地位很高,但沈溪如今可不是作为东宫讲官相见,作为兵部尚书,根本不需对焦芳有何顾虑,毕竟说到底阁臣也不过就是正二品,彼此官秩一样。

    焦芳凝视沈溪,作为刘瑾集团在京城地位最高的大臣,焦芳现在充当着阉党保护伞的角色。

    “老夫跟你一起前去面圣!”

    焦芳倒也果决,知道沈溪定不会承认去豹房见驾的目的是弹劾魏彬,为避免意外发生,干脆提出陪同沈溪一道面圣。

    这明显打乱了沈溪的计划,他蹙眉问道:“焦大学士是不相信在下,要在一旁监督?”

    焦芳一摆手:“之厚,你千万别误会,只是弹劾掌兵内监事关重大,此事已在朝中造成不小影响。之前老夫曾去科道看过,六科和都察院都有人出面弹劾,奏本羁押在内阁无法上达,老夫也想借此机会面圣,呈奏此事。”

    理由看起来充分,但其实就是想尾随沈溪,伺机而动。

    沈溪心想,焦芳来得太过凑巧,我这边刚想面圣,就被你撞上了。

    焦芳见沈溪迟疑,不由问道:“怎么,莫非之厚你不想面圣了?”

    “去。”

    沈溪道,“军情紧急不能耽搁,但在下所奏事情,涉及机密,不方便与焦大学士一起面圣,焦大学士若着急去,请先行一步,在下随后便至。”

    焦芳冷笑不已,以为自己掌握沈溪命门,自然不会轻易作别。

    “之厚不必顾虑,等到豹房再说,况且军中有什么变化……老夫作为阁臣,焉能置之不理?想必连陛下也不会刻意隐瞒……”

    “是吗?”

    沈溪看着焦芳,“若边关吃了败仗,宣府守军一溃千里呢?”

    焦芳脸色大变,过了好一会儿才喝道:“之厚莫要信口胡言,这才几天时间,岂能出现此等状况?鞑靼连年内乱,兵锋早不及当年,况且就算其全盛时,我大明军队也可拒城而守……”

    沈溪淡笑一声,转身往马车而去,背对焦芳道:“焦大学士要同行,请自便,至于陛下是否肯同时赐见则另说。”

    等沈溪上了马车,王陵之骑马在前开路,车子往豹房而去。

    焦芳赶紧催促轿夫跟上。

    ……

    ……

    等到了地方沈溪才知道,原来这里已汇聚几名大臣,自己和焦芳并不孤单。

    昏黄的灯笼照映下,侍卫将豹房大门死死堵住,不允许大臣进入,街道上零星停着马车和轿子。

    沈溪下了马车徐步而行,却被焦芳抢先一步赶到豹房门前,此时等候在那里的大臣有六七名,其中有礼部尚书周经、刑部尚书屠勋、工部尚书李鐩。

    加上沈溪这个现任兵部尚书,还有兼着吏部尚书职的焦芳,豹房这边居然一下子来了五位尚书。

    朝中重臣不约而同跑到豹房来求见天子,尚属首次。

    先到的人中,周经这个礼部尚书地位最高,见焦芳和沈溪前后脚而来,先一步上前迎接,拱手行礼:

    “连孟阳兄和之厚老弟都过来了,这下六部衙门差不多快要凑齐了吧?”

    周经资历很老,天顺六年的进士,如今为官已历四十六载。

    沈溪跟周经算是老相识,当年沈溪不过是个举子,拜会刘大夏时就见过时为户部尚书的周经。

    当时户部亏空案,周经丢官去职,一直到朱厚照登基为帝,才由附逆刘瑾的甘肃巡抚曹元举荐,得以回朝任礼部尚书,而曹元,正是周经的女婿。

    论地位,身为礼部尚书的周经,比兵部尚书沈溪高上一等。

    沈溪对周经的印象不错,当年户部亏空案其实跟周经关系不大,之后这些年不断有大臣举荐周经回朝,可见民间对周经的清议颇佳。沈溪上前见礼,周经对沈溪笑着点头,不过随即他又将目光落在焦芳身上,问道:“孟阳兄也是为弹劾御马监监督太监魏彬的事情而来?”

    焦芳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没料到会在豹房外见到这么多同僚,当下看了沈溪一眼,道:“老朽随之厚过来,他说有紧急军情奏禀陛下。”

    周经和屠勋等人正在为无法面圣而苦恼,闻言眼前一亮,屠勋连忙凑上前问道:“是宣大前线的军情?”

    沈溪面对众人热切的目光,微微拱手,笑而不语,这让在场的大臣有些尴尬。

    工部尚书李鐩跟沈溪关系不错,不想多问,其余几位则觉得沈溪有些不识相,长者问话,他居然不答。

    还是周经出来为沈溪解围,笑道:“看来之厚要奏禀的事情关系重大,既如此,便着人进去通禀一声,我等也好跟着进去面圣。走走!”

    由周经号召,众大臣都往豹房走去,等到了大门前,依然被侍卫拒之门外。

    侍卫领班道:“诸位大人,可别让小的为难,此地非诸位面圣之所,若要面圣,还是移步宫门为好,若再久留的话,我等担待不住……请诸位大人早点儿打道回府,免得我等难做!”

    周经就好像笑面佛,乐呵呵道:“有何为难的……只管进去通禀便可,眼下有紧急军务,这位你们应该认识,兵部沈尚书,那可是陛下器重之人,他有重要军情通禀,难道尔等还要拒之门外?若前方军情有变,不知是否能担待?”

    周经拿出军国大事作为要挟,那些忠于职守的侍卫兜不住了。

    侍卫领班脸色一变,道:“诸位大人稍候,卑职这就进去通禀。”

    众人一看便知道眼前这班侍卫经不起吓唬,周经三言两语便打发其头目进去通报,满心以为很快就能见到朱厚照。

    只有沈溪知道今晚要面圣的话,困难重重。

    果然,不多时那位侍卫领班折返出来,客气地抱拳行礼:“诸位大人请见谅,您们依然不得入内!”

    就算笑容常在的周经,也不由怔住了,诧异地问道:“这是为何?难道陛下对前方军情不闻不问?这位将军,可有进去见过陛下……”

    侍卫领班默不作声。

    沈溪从其飘忽不定的眼神,便知此人进去后没见到朱厚照,而是见了顶头上司,比如说钱宁、张苑和戴义等人,被打发出来阻挡大臣入内。

    焦芳斜着看了周经一眼,道:“伯常,既然见不到陛下,且夜已深,吾等该回去了。之厚,你是否要回府?”

    这些人中,只有焦芳前来的目的不是为弹劾魏彬。

    焦芳意图明确,文官集团想做什么,他就拼命拉后腿,尤其谢迁和沈溪要做的事情,更是非阻止不可。

    现在看起来沈溪地位不高,但阉党最忌惮的其实只有沈溪一人,毕竟现在沈溪深得皇帝宠信,可跨过内阁和司礼监行事。至于地位更为尊崇的谢迁,却是个有名无实的傀儡,内阁权力主要掌握在与司礼监狼狈为奸的焦芳手中。

    沈溪道:“既然是紧急军务,自然要面圣呈奏,今不得见,便是守夜也在所不惜。”

    焦芳本以为沈溪会知难而退,却未料这小子也是犟驴一个,心想:“怎跟谢于乔性格如出一辙?这可跟以前我听闻的圆滑世故的沈之厚有本质的区别,莫不是他别有目的?或者他是想等我走后,再设法面圣,弹劾魏彬,甚至参劾我和刘宇?”

    周经笑道:“既然之厚要等,我等也不急着回去,便在这里一同等候就是……这些天晴空万里,京师气温急速回升,几有炎夏之感,正好可以在这儿吹吹风纳纳凉,顺便絮叨絮叨。”

    刑部尚书屠勋、工部尚书李鐩以及后面的大理寺卿张銮、通政使王敞都过来应和周经的话,表示愿意一起等待,这让焦芳越发着恼。

    这些人都不走,若他独自离开,意味着这里发生什么事他将一无所知。

    周经很高兴,道:“既然诸位都不走,正好唠唠嗑,与诸位参详一下朝事……之厚,你意下如何?”

    沈溪笑着点头:“甚好!”

    沈溪说着看了焦芳一眼,道,“焦阁老毕竟年事已高,若要回府休息,便早些回去,在下恭送。”

    焦芳---心想:“一群狡猾的狐狸,老的少的都有。”

    谁都不走,焦芳自己也不打算离开,他选择死皮赖脸留下,想知道沈溪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侍卫领班行礼:“诸位大人,你们留在此处,实在是让小人难做啊!”

    “有何关系?”

    周经笑着说道,“我等离大门远一些,不打搅诸位公事……孟阳兄、之厚,我们走几步叙话,这里到底不是朝堂。”

    焦芳注视沈溪,但见沈溪神色平常,不见有何变化,心里不由开始猜测沈溪用意。

    几人走到距离豹房大门三四丈远的地方,周经让下人从马车上搬出马凳来,道:“地方简陋,没有桌椅,便宜行事吧!”

    沈溪让王陵之把自己的马凳也搬过来,很快大家伙儿落座,就算乘轿而来没带马凳的,也都跟旁边的人挤一挤,重臣们围坐一起,倒有几分朝议的感觉。

    只有焦芳觉得眼前的画面很荒唐,没有屈尊落座。

    周经招呼道:“孟阳兄一起如何?”

    焦芳冷笑一声,没有应答,因为他要坐的话只能跟沈溪一起,沈溪的马凳只坐了一个人还有空位。

    沈溪对杵在那儿的王陵之道:“去找门房要张椅子过来。”

    周经惊讶地问道:“之厚,这怕是……不妥吧?”

    沈溪笑着一摆手,没多解释,王陵之还真去了,而且真的讨了把藤椅过来,等藤椅放下后,沈溪起身道:“焦大学士请入坐!”

    在场几人都看向焦芳,只有这么一张椅子,一般人可不好意思落座,但在场人中以焦芳地位最高,坐下来也没什么问题。

    最终,焦芳落座。

    说是要坐下来谈事,但很多事本身就极敏感,有焦芳这个阉党魁首在,谈论起来实在不方便。

    若要谈论各衙门的事,各人都不想张嘴,毕竟白天已经够辛苦了,不想晚上还被公事羁绊,但要谈论别人长短,又不想招惹是非。

    周经一看场面尴尬,不由打量沈溪,寻找话头:“之厚,之前你说有紧急军情呈奏陛下,不知可否详细一说?莫非宣大前线有了胜败?”

    沈溪微微摇头:“面圣才可说的事情,焉敢轻易泄露?”

    若有旁的年轻后生如此故作神秘,必然会被这群老家伙抨击至死,但对于沈溪,这几人都没辙。

    论地位,兵部尚书或许不及阁臣和礼部尚书尊贵,但论实际地位,得圣宠的沈溪甚至还在几人之上。

    而在对抗以刘瑾为首的阉党上,朝臣都在看谢迁和沈溪,谁都知道沈溪在朝中地位非同小可,没人将沈溪当作普通后生看待。

    周经笑道:“既然之厚不肯说,那就作罢,不如说说兵部刚开设的军事学堂,不知如今学生几何……”

    又是没有营养的废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