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797章 非唯一途径
    豹房门口都能凑起一桌马吊了。

    焦芳、周经、沈溪和屠勋坐在四方正中的位置,其余官员则挂边角,像李鐩、王敞和张銮三人基本没什么发言权,更别说是官秩靠后的几位。

    周经笑呵呵道:“孟阳兄年岁不小,作何不回去高床暖枕歇着?要不,咱们一起回?还是让之厚这样年轻力壮的后生留下,索性宣府战事跟你我关系不大。”

    焦芳瞪了周经一眼,搓搓手道:“老朽顶得住!”

    周经笑而不语,目光却往沈溪身上瞄。

    光是这暧昧的眼神,沈溪便知道,周经应该是得到谢迁的授意,专程来豹房这边吸引火力,无意中帮了他的大忙。

    又过了半个时辰,街面上刮起了风,吹得树叶刷刷作响。周经有些撑不住了,毕竟现在已经是秋天,就算白天再热,晚上也会降温,昼夜温差很大,于是提议:“几位,若是挨不住的话,咱们在中间点个火堆如何?”

    李鐩又好气又好笑:“亏周尚书想得出来,这儿可是豹房,若在此地生火,岂不惹来麻烦?”

    周经哈哈一笑:“只是看尔等沉闷,说个笑话来听听罢了……唉,看到之厚红光满面,对这寒风似无所觉,不由想起自己年轻那会儿……”

    焦芳发现,周经的废话特别多,根本就没有任何营养,让他直打哈欠。

    不过焦芳警惕的目光时不时往沈溪身上瞄,他想得很明白:“只要沈之厚进不去豹房,无法面圣,弹劾魏彬的事情就难以成功!”

    几个官员尽扯些没用的,沈溪这边是有问才答,其余时候则坐在那儿沉思。

    “谁说要弹劾魏斌只能见陛下……”

    ……

    ……

    夜里起了大风。

    狂风呼啸,随着北方冷空气南下,晴朗几天的京城气温陡降。豹房外等候的众人,有人终于忍不住回轿子或马车上取暖。

    沈溪、焦芳、周经和屠勋却杠上了。

    只有沈溪还能正襟危坐,焦芳、周经和屠勋到最后都兜着手弯着腰,身体蜷缩在一起,一个个心里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到了三更天左右,城中已彻底安宁下来,寿宁侯府内,却有知客匆忙往家主张鹤龄歇宿的院子奔去。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张鹤龄本已睡下,被这激烈的声音惊醒,喝问:“谁啊?”

    外面传来知客的声音:“老爷,府上有人拜访。”

    张鹤龄简直想揍人,自己府中平时是有一些人前来,但基本都是一些投机取巧的士子,希望通过攀附关系而获得晋升朝堂的机会。

    张鹤龄怒斥:“不懂规矩吗?这么晚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见。何人啊?”

    知客道:“是内阁首辅谢迁。”

    张鹤龄被谢迁的名头镇住了,只能无奈地起身穿衣,妾侍从被子一角露出一节雪白的藕臂,抓住张鹤龄衣角问道:“谢阁老不是跟老爷不对付吗?”

    “妇道人家,问这些做什么?”

    张鹤龄虽然不像弟弟那样招惹一堆女人,但十几房妻妾还是有的,且他对妻妾的态度都很冷淡。

    等张鹤龄到了前面正堂,知客大致说明白怎么回事。

    张鹤龄板着脸自言自语:“谢迁从来没曾登门,今日为何在午夜时分造访?不必说是有要紧事……”

    知客不知张鹤龄是自问自答,委屈地道:“老爷,您问小人,小人从何得知?”

    张鹤龄让人将正堂烛火点燃,他到底是侯爵,自恃身份,没有出去恭迎,让知客代劳,自己则端坐堂上等谢迁到来。

    不多时,谢迁在呼呼风声中来到房门口,张鹤龄仔细辨认一下,果然是谢迁,而不是有人招摇撞骗。

    谢迁见到张鹤龄,心底极为不屑。

    张鹤龄年岁不过三十,却已是侯爵,还仗着外戚的身份胡作非为,就算以前谢迁没有弹劾过张鹤龄,对其态度也不是很友善。

    谢迁微微拱手,当作行礼。

    张鹤龄站起身来,上前几步权当迎接,挤出一丝笑容问道:“谢尚书作何深夜来访,可是朝中有大事发生?”

    张鹤龄思来想去,似乎只有涉及京城防备,身为首辅的谢迁才可能会大半夜的来找他。

    毕竟张鹤龄控制着京营,皇帝又不管事,若外夷入侵,谢迁手头无人无用,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到寿宁侯府上调兵遣将。

    谢迁道:“非也非也,老夫来找侯爷,是想请侯爷帮个忙,与老夫一同入宫,弹劾御马监监督太监魏彬!”

    听到这话,张鹤龄瞪大眼睛,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怎么都料不到,谢迁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他提弹劾魏彬之事。

    张鹤龄之前脸色倒也和善,毕竟猜想谢迁是来谈军国大事,但知系涉及弹劾阉党要人,脸色立即转冷:

    “谢尚书不是开玩笑吧?此等事,跟本侯何干?”

    谢迁不跟张鹤龄多废话,直接道:“弹劾魏彬成功后,三千营纳入兵部管理,京营每年预算照旧,内阁和兵部不予干涉,侯爷以为这个条件如何?”

    张鹤龄又是一阵错愕,原来谢迁上门来是为跟他谈条件。犹豫良久,张鹤龄才问道:“如今陛下在宫中?”

    谢迁摇头:“陛下滞留豹房不归……不过弹劾魏彬,并非要在陛下面前弹劾,只要太后发话,魏彬权势必然不保,若寿宁侯不随老夫入宫,老夫只能自己去见太后!”

    张鹤龄立即想到,自己的姐姐一向对谢迁信任有加,如果谢迁入宫,很容易便见到张太后。

    “阁老不必心急,不如坐下来详谈如何?”

    张鹤龄从最初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抵触,到此时却不得不跟谢迁语重心长谈一些事。

    这涉及后刘瑾时代的利益分配。

    谢迁上门透露出的信号,就是文官集团想与外戚党联合,一起跟以刘瑾为首的阉党相斗。

    张鹤龄对下人吩咐:“还等什么,为谢尚书准备茶点……”

    “不必了!”

    谢迁一抬手,道,“老夫这就要入宫见太后,若寿宁侯不与老夫同往,老夫绝不勉强,请寿宁侯三思!”

    张鹤龄迟疑片刻,很快做出选择:“谢尚书稍候,本侯这就作准备,与谢尚书一起入宫!”

    ……

    ……

    张鹤龄本想通知自己的弟弟。

    但时间紧迫,他只能先跟谢迁入宫。

    到了宫门,谢迁已打点好,毕竟内阁首辅以前常常在深更半夜于小门进出皇宫,在这里值守的侍卫已经跟谢迁无比熟稔。

    “谢尚书,侯爷,二位这是要入宫?”轮值的侍卫统领过来问询。

    谢迁和张鹤龄均身着朝服,谢迁板着脸一挥手:“请让路,老夫入宫有要紧事办理。”

    一班轮值侍卫没有谁出面阻拦,直接放谢迁和张鹤龄进去。

    从大明门到午门,一路畅通无阻,又过金水桥、宏政门、中左门、后左门和乾清门抵达乾清宫。

    即将到乾清宫门前时,谢迁似笑非笑地侧头瞅了张鹤龄一眼。

    张鹤龄反应过来,谢迁在这个时间点入宫,根本见不到张太后,这也是为何要让他这个国舅爷一起前来的原因,不由暗自懊恼:“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茬?”

    人已经到了皇宫内苑,张鹤龄自然不会无功而返。

    张鹤龄比谢迁更巴不得刘瑾倒台,否则他和张延龄永远无法跻身大明朝廷核心。

    二人到了乾清宫门口,戴义闻讯而来,见到谢迁和张鹤龄,吓得差点一头栽倒。

    戴义结结巴巴地问道:“侯爷,阁老,您二位……这是作何?深更半夜的,陛下……陛下早就歇着了。”

    谢迁呛声道:“陛下是否在宫中,你当老夫不知?今日老夫来是为面见太后,若有大事,你可能担待?”

    戴义不明所以,心想:“谢阁老来面见太后作何?他一人来也就罢了,居然跟寿宁侯一起,莫非有什么阴谋诡计?”

    张鹤龄阴测测地笑道:“怎么,戴公公,您难道对昨日之事丝毫不知情?本侯要跟谢尚书弹劾魏彬擅权,你一个奴才,最好别阻拦!”

    旁人对戴义都恭恭敬敬,唯独皇室中人不需如此,张氏兄弟平时都把宫中的太监当作自家奴才看待,这也跟兄弟二人平时骄横跋扈有关……毕竟连太后和先皇都不会惩罚张氏兄弟,无论他们对内监持什么态度,像戴义这样没有实权的太监都只能默认。

    戴义低下头来,道:“两位请稍候,老奴这就进去通禀,不过……太后早就歇下了……”

    这下不用谢迁说什么,张鹤龄直接喝斥道:“就算太后睡着了,也要通禀到,这可是关系大明国运的要事。”

    戴义这才怏怏领命,转身而去。

    张鹤龄面对谢迁,笑着问道:“谢尚书对在下的表现如何评价?”

    谢迁报以敷衍的一笑:“能让刘瑾倒台,乃是寿宁侯跟老夫共同心愿,难道你我不应齐心协力促成吗?”

    “呵呵!”

    张鹤龄笑了笑,心里却怕自己被谢迁利用。

    “你谢迁想将三千营纳入兵部管理,无非是要以你的傀儡沈溪掌控京师兵权,这也算是你们阴谋窃夺京营权柄的第一步,当我会让你们如愿以尝?见了太后,发言权就不在你谢迁手上了!”

    二人各有盘算,联盟非常脆弱,互相间都是与虎谋皮。

    等了许久,戴义才出来,恭谨行礼:“两位,太后正在漱洗,稍后会移步端宁殿,二位先请到端宁殿内等候!”

    ……

    ……

    风越来越大。

    沈溪和焦芳相对而坐,这会儿无论周经和屠勋等人说什么,两人都不言不语,分明是对上了!

    一直等候到子时四刻,周经终于按捺不住,起身道:“这鬼天气,昨日白天还是大太阳,如置身炎夏,怎么这会儿就寒风萧瑟,像是冬天已来临?孟阳兄,你年岁不小,不如咱们一起进马车歇着,让之厚在此等候如何?”

    焦芳望着沈溪:“沈之厚挨得住,老朽这把老骨头也没问题!你若实在太冷,只管回马车,就算回府也无人管你。”

    周经摇头苦笑:“你们这对老少,真能挨,咱身子骨不行,必须得认老了啊……走走,先找个地方避避风,若谁实在等不下去,就回府去吧,今日怕是难以见到陛下了,留在这儿根本就是徒劳!”

    在场没走的除了沈溪和焦芳,还剩下屠勋和李鐩,很快三人便向自己的车驾走去。

    人走光了,沈溪和焦芳仍旧对坐,沈溪试探地问道:“焦大学士,不如你我二人再去门口那边问问,是否能被准允入内?”

    焦芳道:“老夫正有此意!”

    二人一起站起来,沈溪这边还没怎么样,焦芳一屁股跌坐回去,椅子差点儿向后仰倒。

    正好周经拿了张毯子过来,准备给焦芳披上,见状紧忙几步上前,关切地问道:“孟阳兄,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腿脚麻痹?快……起来活动下筋骨……我就说嘛,不能跟之厚这样的年轻后生相比,你看看……身子骨哪里能比当年?”

    焦芳面带愠色:“老夫身康体健,扛得住!只是坐久了一时不适……”

    周经笑了笑,知道焦芳是在逞强,二人毕竟年岁都不小了,各种老年病的症状彼此都很清楚。

    周经慢慢将焦芳搀扶起来,过了半晌,焦芳的情况才好了些,终于可以走动。

    这时焦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往沈溪之前坐的地方瞄了一眼,却见沈溪一脸平静地站在那儿,并没有抢先一步前去叩门之意。

    “好了好了!走吧!”

    焦芳甩开周经的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如此一来,除了沈溪和焦芳外,周经也不得不一起到豹房门口试着跟宫廷侍卫们疏通。

    几个百无聊赖的值班侍卫见几人往这边走来,立即向内传报,很快院子里走出先前那位侍卫领班,迎上来说道:“几位大人,时候不早,陛下已歇息,之前您们不得入内,如今更不能入内惊扰圣驾了!”

    周经道:“你们看看,这事情闹的,等了近两个时辰,难道白等了?之厚你也是,早些回府难道不好,你不走,焦大学士也不走,感情你们二人是非要共同进退啊?”

    沈溪心想:“你周经什么时候心疼起焦芳来了,难道是觉得我在折腾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心生不忍?谁要跟焦芳这糟老头子共同进退,你要搞清楚究竟是谁赖着谁?”

    沈溪道:“今日在下要呈奏之事涉及紧急军务,若周尚书和焦大学士换作在下,怕也是不能轻易离开吧?无论君主是否关心军国大事,臣子必当尽职,今日这里是在下应该所在之所,若两位实在不想久候,不必勉强。”

    “这……这……”

    周经觉得沈溪说话无礼,想出言指责,但又知道不能把沈溪当成一般后生晚辈看待,他只能无奈地看着焦芳,“孟阳兄,这年轻人性子倔,他不走,您这边……”

    焦芳当即转过身去:“既然暂且无法面圣,候着便是!”

    这下周经更加无语。

    再看沈溪,这位小爷也是气定神闲回马凳那边坐下等候。

    周经摇头轻叹:“这一老一少,简直不可理喻,这下可苦了我这把老骨头,只能陪在这里挨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