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11章 当家难
    目送朱厚照离开,张苑总算松了口气,准备出宫去见沈溪。

    “这位主子,永远也不知道他下一步想做什么,若他时不时想起一些旧事,非要把责任推到我头上,那该怎么办?我可要想个应对的办法!”

    张苑有些发愁,本来他应即刻去见沈溪,除了说及朱厚照翌日召见之事,还要跟沈溪说说三个儿子的事情。

    “我现在有权有势,不能再让三个孩子跟着沈家过苦日子……我要提拔他们,让他们可以世世代代享受荣光,这沈家可不仅仅只有五房那一脉可以光宗耀祖,我们二房照样有出息……嗯,回头便给五郎寻个世袭锦衣卫百户当当,看看日后能否升到千户……”

    有了权力,看到别的执事太监把自己义子一个个提拔起来,张苑跟着眼热。

    他觉得,自己的权力比那些太监大多了,凭什么不能眷顾自己的儿子?别的太监只能收义子,而他则有亲儿子,而且还有三个。

    不过三个儿子中,只有五郎沈永祺有一定本事,跟着沈溪做事,另外两个儿子目前都在宁化老家,估计没见过什么世面,一时间无法委以重任。

    想到要去见沈溪,张苑心里便有些激动,如今自己已成为宫内头号太监,再也不用低声下气跟沈溪说话了。

    不过想到朱厚照要赏赐沈溪,他觉得还是应该先去内库一趟,跟掌印太监李兴知会一声。

    李兴跟张苑关系匪浅,张苑得朱厚照旨意掌管内库,于是便提拔李兴,让李兴兼任内承运库这个皇宫中非常有油水的衙门的掌印太监,涉及宫内缎匹、金银、宝玉、齿角、羽毛的分配调动,均由李兴负责。

    张苑已不需要亲自做什么事,直接指派随侍去将李兴叫来。

    李兴见到张苑,好像儿子见到亲爹一样,上去便嘘寒问暖一番,笑道:“……张公公,您老有何事,要小的过来?”

    张苑趾高气扬:“陛下传下旨意,赏赐兵部沈尚书五千贯钱,你准备一下,咱家这就捎带过去!”

    李兴一听焉了,紧忙道:“您老可别开玩笑,如今内库空空如也,哪里能调度出五千贯来?这不是为难人吗?”

    “什么?”

    张苑一听火大了,心想,当初刘瑾在位时,别说五千贯,就算一万贯、两万贯,也都不在话下,怎么这会儿内库交到你李兴手里,连拿出五千贯都成问题?

    李兴为难道:“张公公勿动怒,小的不是搪塞你,今时不同往日,想那刘瑾当权时,皇宫内外都对他巴结有加,他所得银钱,并非他一人贪图享乐,多数填充进内库,供陛下平时花销,而现在由小的掌内承运库,发现库房早就空空如也……谁曾想陛下花销如此之大啊!”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张苑以前不知道当皇宫的家是什么滋味,以前这种事也轮不到他来管,现在才知道,既想内库银钱充盈,还要让朱厚照维持花天酒地的生活,这样一个难题不是他能应对的。

    张苑皱着眉头问道:“这才多久?将账目拿来看看,咱家想知道内库每月开销是多少!”

    李兴不敢耽搁,赶紧将账册拿给张苑,等张苑看到上面的内容,差点儿气吐血。

    李兴在旁解释:“……张公公,如今豹房开销全部由内库提供,还要维持宫内日常所需,以前宫中开销每年约为三十六万两,但现在光是豹房每日开销就有两三千两,一年下来,光是豹房这一边就要花销近百万,内库这边以前的存银,早就填进了豹房这个无底洞!”

    张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让他弄百万两银子回来,绝对不现实,而指望户部那边调拨给内库的银钱来养活豹房更非易事。

    张苑道:“这……这怎么可能,不过是个豹房,一天花费竟如此之大?以前内部不是还存有修缮宫殿的银钱吗?”

    张苑出自寒门,理解不了一天花费两三千两是怎样一个概念,在他看来,这是个非常离谱的数字,而豹房居然一天就要消耗如此巨资,让他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李兴解释:“工部钱款都用于修缮宫殿,专款专用,平时走的是广盈库账目,小的怎可能将这银子变到公公您面前?”

    张苑无比懊恼,心想:“怪不得刘瑾能得陛下欣赏,在他打理下,内府不但不捉襟见肘,还月月有节余,陛下有银钱打赏那些歌姬、舞姬和杂耍班子,甚至偶尔打赏功臣也都不会皱眉头,上次给沈家修缮屋舍的银子就足有一万两,现在轮到我来当家,如何能做到跟刘瑾一样?”

    之前张苑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比刘瑾更好,现在才知道,他跟刘瑾之间差距不小。

    不过随后他开始安慰自己:“刘瑾之所以能当好豹房的家,是因为他暗中贪墨,经手的银子,怕是每年都有三五百万两之巨,拿出一小部分填补豹房算得了什么?可惜现在我无法掌握朝政,以至于权力都回归那些文官手中……若我能替代刘瑾的话,岂非富可敌国?”

    李兴见张苑在那儿沉吟,不由着急地问道:“张公公,您还好吧?这五千两银子,您想好从何而来?”

    张苑瞪着李兴道:“此事需由你负责……你问咱家,咱家问谁去?你不是宫外人脉广吗?现在你就出宫去筹措银两,务必按照陛下吩咐,短时间内凑足五千贯钱,你别说你掌管内承运库后一文钱没贪,以前修皇陵,你赚了不少银子吧……”

    李兴见到张苑那凶恶的目光,有些发怵,打了个激灵,战战兢兢道:“小的……只能是尽力去做!”

    ……

    ……

    宫里的规矩是一层压一层。

    张苑把难题抛给李兴,而李兴这边也不会独自承担五千两银子的亏空。

    张苑走后,李兴马上召集自己手底下的人,嘴里嘟哝个不停:“张公公比刘公公抠门多了……当初我虽跟刘公公不合,但他不至于为难我,现在倒好,看似给了我一个肥得流油的差事,但其实是个掏空了底子的衙门,想让我倒贴?哪有这道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把这银子找补回来,即便凑不齐,我也绝对不自己出一文钱!”

    太监都爱财,在皇宫这样一个封闭的地方,作为非常特殊的一个群体,这些人没法留后,唯独只有钱财傍身才让他们有安全感。

    视财如命的人绝对不会拿自己的银子填补亏空,只有刘瑾比这些人开明和大度,懂得取舍之道。

    张苑从皇宫往外走,心里极为不爽,发愁豹房的开销问题。

    “这样下去可不行,姑且不说豹房每天花钱如流水,若陛下回头又想赏赐哪个人,我上哪儿弄银子去?到时候陛下提出要赏赐,我却说没银子,陛下脸面何存?若陛下丢脸,责罚下来我就得丢小命……事情棘手啊,稍微做得不好便有可能小命不保,最好是将掌管内库的权力交给他人!”

    这会儿张苑已开始打退堂鼓,不复之前权势独揽一身的气势。

    出宫门时,马车已备好,随侍太监和值守侍卫对张苑毕恭毕敬,但让张苑感到失望的是,这些人没有谁主动塞银子。

    上了马车,张苑琢磨开了。

    “若是我跟刘瑾一样,大肆贪墨银子,又当如何?拿到银子后,部分交给豹房用度,剩下的自己留着,养妻活儿,该有多好?但问题是到现在为止我依然没有进司礼监,无法掌握实权,朝中大臣不会听我的,更不会前来巴结。”

    “嗯,看来下一步我要争取当上司礼监掌印太监,最起码……当上秉笔太监,这应该不难吧?”

    快到沈家门口时,张苑想明白一些事。

    “我有陛下撑腰,太后也视我为自己人,国舅更是当我是心腹赏赐有加,朝中还有沈溪这个能干的侄子,这次我正好到沈家拜访,何不跟他商议一下,由他向陛下提议,让我接管司礼监?”

    想到这里,张苑心里多了几分期冀,本来他准备趾高气扬去见沈溪,毕竟自己地位起来了,不用求着沈溪,儿子也不需沈溪提携,他自己就能让儿子获得权位。

    现在他想到沈溪能帮自己登上司礼监掌印太监之位,便想好好巴结一下深得皇帝信任的侄子,让自己可以获得梦寐以求的差事。

    “吁……”

    就在张苑胡思乱想时,马车停在了沈家门口。

    ……

    ……

    张苑来到沈府,原本准备耀武扬威一番。

    所有人都觉得沈明有已经死了,而且他在沈家名声一直不佳,现在他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飞黄腾达了,所以想“衣锦还乡”好好风光一把。

    沈溪当天天黑后回到府宅,刚进书房坐下,准备整理完公文后回内院,得知门口有宫里派来的使节。

    沈溪没想过是张苑前来,等他亲自迎出门口,见到正在抬头望着沈家门楣的张苑,心里稍微一沉。

    “张公公?”

    陪同沈溪出迎的是朱起和朱山,二人以前都没见过沈明有,并不认识。

    沈溪九岁时沈明有便失踪,而沈溪结识朱家老小,则是在十二岁参加乡试时。

    张苑低下头,笑看沈溪,笑容略显阴冷,“沈大人,您这府门可真威风,看这偌大的沈字,可是陛下御笔亲题?”

    沈宅在遭遇一把火后,朱厚照调拨银子修缮,不但修复被火烧毁的建筑,甚至进行扩建,之后朱厚照又亲笔题写沈家宅门匾额,虽然朱厚照学问不怎么样,但一手字勉强能看,因为是皇帝御笔亲书,挂起来别有气势。

    沈溪道:“张公公到这里来怕是有些不合适吧?难道张公公不怕遇到旧人?”

    张苑笑了笑,道:“沈大人,你是提醒咱家要小心谨慎?你错了,很多事已经成为过去,人也没有新旧之分,即便见着又怎样?咱家现在人不人鬼不鬼,不期望旁人认得,此番只是按照陛下吩咐,前来传话,不知沈大人是否欢迎咱家进内坐坐?”

    沈溪打量张苑,心底很不想邀请张苑入内。

    沈家上下认得沈明有的人虽不多,但毕竟有那么几位,比如林黛和家里最早那批丫鬟都认识。

    若是遇上周氏抽风过来,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不过仔细想一想,即便沈家知道沈明有活着又如何?估计也就会诧异一下,其他什么影响都没有,张苑就是张苑,沈明有已成为过去。

    带着一丝难言的心情,沈溪做出“请”的手势。

    作为皇帝使节,沈溪没道理将张苑阻挡在府门外,而且沈溪明白,张苑如今在朝中地位急速攀升,这次前来必然会在言语中涉及合作结盟等事宜,这样的话题在隐秘的场所攀谈更为合适。

    张苑跟沈溪一起进入府门,才跨进门槛,便四下打量,对沈家的房屋结构很好奇。

    张苑心中一直把自己当作沈家人,梦想有一天可以光宗耀祖,虽然直到现在他都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

    “沈大人,您书房在何处?”张苑见沈溪带着他绕过正堂,便知道沈溪不想让他登堂入室,于是皱眉问了一句。

    沈溪道:“张公公只管跟本官来便可!”

    沈溪带着客人一路向前,路上但凡有丫鬟,都一律避开。

    沈家丫鬟也分新老,现在沈家真正的老丫鬟,诸如小玉和红儿、绿儿这些,早就成为元老,平时跟着主子享福,分管家中一些职司,不需要出来做杂活,因而这一路上,没碰上认识张苑的人。

    沈溪带着张苑,进入自己书房。

    张苑在沈府,走到哪儿都很好奇,一路用心观察,到了书房后也没有即刻找个地方坐下,而是站在哪儿左看看右瞄瞄。

    “张公公,请坐!”

    沈溪客气地说道。

    张苑回过头,打量沈溪,微笑道:“七郎,这私下说话,莫非还要如此见外,非称呼咱家张公公不可?”

    沈溪看着张苑油光粉面的一张脸,心想:“不称呼你张公公,那称呼什么?难道称呼你二叔?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以前在沈家就没做过好事,入宫后所做事情也不见得光明正大,现在不过是靠着陛下的宠信和外戚的支持而骤登高位……刘瑾尚未失势,你便洋洋自得,觉得高枕无忧了?”

    沈溪道:“张公公始终是宫里执事,不如此称呼,还能称呼什么?”

    张苑原本要跟沈溪套近乎,听到沈溪的话,脸色明显凝滞一下,随即他好像明白什么,低下头坐到椅子上。

    而沈溪也到书桌后的椅子坐下,问道:“张公公应该是来传陛下御旨,不知陛下有何事吩咐?”

    张苑语气冷漠:“既然沈尚书公事公办,那咱家也就直接说了,陛下召你明日进宫,问及前线战事,你最好提前做好准备……见面的地方乃乾清宫,时间不好说,估摸是天亮宫门开启后,这就是陛下让咱家通传的事情。”

    沈溪点头:“陛下多日未曾问及前线战事,恰好本官有许多战情要奏禀,只是苦于无法面圣,不知这几日陛下龙体是否安康?”

    见到皇帝近侍,自然是要问一下皇帝身体如何,沈溪想知道朱厚照这小子最近把身体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张苑摇头叹息:“陛下龙体?倒也安康,不过……陛下沉迷酒色,这一点你最清楚不过,陛下宠信一个叫做司马真人的妖道,此人在陛下面前多次进献丹药,陛下服用后,精气神都有些懈怠……很多事,不能详细跟你说。”

    沈溪心想,你张苑居然在乎起皇帝的身体来了,听你这话的意思,莫非还是个忠臣不成?

    沈溪摇头:“宫里和豹房的事情,本官从何得知?若是张公公觉得陛下进服丹药会损伤龙体,不如多劝谏,如此也是人臣之责。”

    张苑嗤笑道:“沈尚书,你话说得轻巧,让咱家劝陛下,你为何不进谏?你也知道陛下脾性,陛下对司马真人信任至极,恐怕比之对你的信任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次陛下服用丹药后都龙精虎猛,对丹药功效信奉至极,只是事后精气神会受损,近日来睡眠都增多不少,若沈尚书实在关心,不妨下次面圣时跟陛下说说此事!”

    张苑不傻,听出沈溪有利用他的意思,干脆将问题抛出去。

    沈溪语气温和:“既然张公公如此说了,那本官下次面圣时,自然会找机会向陛下进谏……陛下让张公公前来传的话,本官已知晓,若张公公没别的事情,本官该送你离开了!”

    说完,沈溪站起身,大有送客之意。

    张苑显得很不满,语气转冷,道:“七郎,我到底是沈家人,现在到你府上作客,等于是回到自己家里,难道真的需要如此见外吗?这些年我在外受那么多苦,沈家其余人不知,你应该看在眼里才是!”

    言语间,张苑把自己放在沈明有的位置上,说话也变成沈溪长辈口吻,开始向沈溪施压。

    沈溪蹙眉道:“张公公此言差矣,张公公无论过往乃何人,如今却是宫里执事太监,以前的事情张公公难道想公之于众?”

    张苑瞪着沈溪,想要辩驳,突然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就好像沈溪所言,无论他以前是什么人,现在他就是张苑,如今他尚未到权倾朝野的地步,岂敢轻言恢复身份?而且就算权倾朝野,他也不敢把自己是沈溪亲叔叔的事情公之于众。

    这事不但对沈溪有影响,对他自己也不利,旁人会认为叔侄二人暗地里有勾连,没事也会被人无端猜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