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20章 小辫子
    沈溪从小院出来,连夜登谢府门求见谢迁。

    谢迁原本已睡下,大半夜被吵醒,得知沈溪登门,心里非常恼火,不过他还是整理好衣衫从后院出来,到书房等候沈溪进来会面。

    沈溪见到谢迁后迅速将自己来意说明,谢迁当即站起,喝问:“你小子说话可要讲证据,你是说……王伯安已投奔阉党?”

    沈溪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揣测他在宣府被阉党掣肘,为求自保,不得不虚以委蛇,将领兵和调兵权限交给了孙秀成和刘瑾。”

    谢迁难以置信:“你有证据吗?”

    沈溪道:“具体证据没有,只能从一些细节判断……如今宣大总督孙秀成不敢跟鞑靼人交战,刘瑾迫切想得到军功,想方设法让孙秀成帮他达成心愿,而王守仁有兵不调……这跟我之前给他的作战计划完全违背。”

    “这算什么证据?他不听你的并不意味着屈从阉党,你这有点儿扣屎盆子的意思啊!”谢迁摆摆手。

    沈溪轻叹:“谢阁老对王守仁信任有加没有任何问题,但应看到一个情况,那便是王守仁在宣府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刘瑾以司礼监掌印屈尊到宣府出任监军,无异于将孙秀成等人虚报战之事被摆到明面上,若孙秀成投敌,引鞑靼人过宣府……不知谢阁老可能承担这后果?”

    谢迁冷冷地望着沈溪:“你不会是想说……孙秀成想造反吧?”

    沈溪道:“孙秀成不敢跟鞑靼人正面作战,又怕这次无法将功抵过,以之前虚报战功之罪,怕是战后要被诛九族,在这种情况下,铤而走险不是什么稀奇事,而王守仁迟迟没有动作,说明孙秀成一直没有放权,现在王守仁不过徒有主帅的名头罢了。”

    谢迁长吁口气,道:“你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沈溪显得很谨慎:“我想请阁老去拜见一个人。”

    “嗯?”

    谢迁一脸疑惑,问道,“你所说之人不会在京城吧?京城这边连陛下都无法干涉孙秀成行事,还有谁有这能力?”

    沈溪肯定地点了点头,道:“有,这个人便是王华王学士!”

    谢迁露出恍然之色,终于明白沈溪上门来的用意。

    沈溪继续解释:“如今王守仁在宣府,若当机立断,将孙秀成等人军权剥夺,完全可以杜绝边军投敌或不抵抗的状况出现。但王守仁置身险地,不想冒生命危险,这个时候只有王学士能让王守仁振作起来!”

    谢迁皱眉:“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都知道孙秀成虚报战功,王伯安在孙秀成的地界,不过是个空有名头的主帅,你既已知晓,还指望他做什么?”

    沈溪道:“我原本以为王守仁抵达宣府后立即出示皇命,拨乱反正,果断将孙秀成等人下狱,未曾想他居然明哲保身……我已下令甘肃和延绥等处兵马往援,若此时宣府出现乱子,那胡琏带去的人马也很可能会被鞑靼人围困,此番出兵计划将因此彻底失败!大明内关和京师也将告急。”

    “唉!”

    谢迁苦着脸哀叹,“你不是事事都考虑周详么?怎会出如此大的乱子?还要让王德辉劝说他儿子果断行事……亏你想的出来!”

    沈溪带着些许歉意:“若非事情紧急,我也不会请谢阁老去见王学士,说明其中利害关系。”

    谢迁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老夫就厚着脸皮去一趟王德辉府上,不过先跟你说明,就算王德辉同意劝说他儿子,你也不能让其犯险亲自去宣府……哦对了,信函你确保能送到王守仁手上?”

    沈溪坚定点头:“嗯。”

    谢迁看着沈溪,翻了翻白眼:“你如此笃定,老夫不跟你争辩,看来这次王守仁在宣府的使命不轻,若这一战得胜,他的功劳绝对不能被埋没!”

    “这是自然!”沈溪再次点头允诺。

    谢迁看了沈溪一眼,显得很疲倦:“这大半夜的……你们这些年轻人,做事太过激进,现在你更是要把这份激进带给别人,也不知是好是坏。”

    “也罢,谁让老夫举荐你,让你逐渐在朝掌控大权?不过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若王守仁治不了孙秀成和刘瑾,不但他要丢命,怕是会逼得孙秀成铤而走险,到那时,你就是大明的罪人。”

    ……

    ……

    宣府迟迟没有捷报传来,朱厚照偶尔想起便焦虑不安。尤其是他暂离声色,独自一人闲坐沉思时,最能体现出这种惶恐与担忧。

    “唉!朕是否太过相信沈先生了?虽然他以前确实取得一系列胜利,甚至缔造土木堡之战以少胜多的奇迹,但他到底是个人,不是神,朕不能确保他所做每一个选决定都是正确的……”

    朱厚照难得地多愁善感起来,开始对自己以往所作所为进行反思,比如说在信任沈溪一事上,就生出许多疑窦。

    “……张公公,你怎么看待此事?”

    不但反思,而且朱厚照还喜欢征询别人的意见,试着接纳别人的观点。

    但他所问之人,就有些不对路了。

    若是圣明君主,必然会组建一支很有头脑的顾问班子,或者在朝议时,或者在平时批阅奏本时,将班子成员叫进来,大概询问一下意见,就算私下里问询,对君王也会形成比较大的影响。

    但朱厚照根本不喜欢处理朝事,他平时能问的只有身边随从。

    张苑能力一般,毕竟是市井小民出身,无论是学问,还是为人处世的经验,又或者是他的情商,都没有任何可称道之处,相较而言刘瑾要强他太多。

    朱厚照询问这个问题时,刚刚看过一场南戏。

    在沈溪指点下,张苑找人排了一出《霸王别姬》,是以前沈溪给韩五爷所写说本改编,因戏班子里有人曾在南方看过演出,这次改编非常顺利。

    一场戏下来,前后情节虽有些脱节,但基本把故事给完整展现出来,看完后朱厚照或许是受项羽乌江自刎的悲愤情绪影响,居然开始思考自己是否用对了人。

    “你沈之厚太过自负,以为陛下对你完全信任,谁想现在只是遭遇一点小小的挫折,陛下就对你产生怀疑!你说不需要我在宫里帮你,哼哼,若没人为你说话,迟早你要步刘健和李东阳的后尘,为陛下厌弃。”

    张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陛下,奴婢认为,沈尚书所做决定,至少现在看来还是比较稳妥的,鞑子未对宣府腹地造成任何影响,长城内关和京畿之地稳如泰山,这一战获胜可期啊。”

    朱厚照斜眼看着张苑,问道:“你真这么想?”

    张苑惭愧一笑,道:“陛下,奴婢所言均发自肺腑,陛下怎会认为奴婢虚言?”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本以为你们这些当太监的,对朝中大臣都会有比较大的意见,或者说你们仗着朕的信任,逮住机会就会说朝臣的坏话,看来也不尽是如此。”

    “沈先生之前请调延绥等处兵马回援,朕应允了,到现在没什么消息,你有时间多去兵部衙门过问一下,朕希望随时能够了解前线的情况。”

    对于朱厚照的要求张苑非常乐于接受。

    多去兵部询问沈溪这个天子近臣,会突显他的地位,距离升任司礼监掌印太监也更近一步。

    “奴婢遵旨。”张苑行礼。

    朱厚照感叹地说道:“唉!朕这些年信任的人不多,你张苑算是其中一个,朕之前还跟沈先生谈及谁来担任司礼监掌印,沈先生提到萧敬萧公公,朕倒觉得你有几分本事,可以担当此大任。”

    张苑很激动,但拼命压抑心中的觊觎,伏低身子,道:“陛下,奴婢可不敢当。”

    朱厚照笑道:“有本事就不怕人说,刘公公走后,你安排的事情确实有些不尽如人意,但始终还是尽心帮朕做事,就好像今日这出戏,朕便觉得很过瘾,回头你给多安排几出。”

    “朕有些乏了,今日就不进内苑,先去休息了,明日朕想去军事学堂看看,说起来朕有好些日子没去那边走动了……”

    说完,朱厚照意兴阑珊离开,张苑愣在那儿,一时没明白朱厚照为何要夸他。

    “陛下没来由为何要提到司礼监那个悬而未决的差事?说出来就为了吊人胃口?难道真如我那侄子所说,这位子就是为刘瑾所留,旁人休想染指?”

    尽管心头有很多问题想找朱厚照问个明白,但显然他没那资格,怀揣着疑惑,只能去求助沈溪。

    ……

    ……

    夜色深沉,张苑并不介意在外奔波忙碌。

    若是普通夫妻,恩爱有加,自然会心怀牵绊,平时想着早些回去团聚。

    张苑本身是阉人,而钱氏性格泼辣,张苑发现就算在朝中取得再大成就,回去后也没法在气势上压制自家婆娘。

    偏偏他要巴结钱氏,毕竟自己是阉人,平时少有在家,生怕钱氏跟人跑了。

    张苑有时候想早些回去跟钱氏团聚,但见面后便会有种不自觉的自卑感,少年夫妻,到年老后感情已经很淡漠……其实这些年钱氏已有了外遇,经常拿张苑的钱去补贴小白脸,但现在张苑非常需要有个感情寄托,其余事情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张苑年届不惑,心里一门心思所想就是在朝更进一步。

    现在他有资格走出宫门,甚至走出豹房,更愿意趁着帮朱厚照办事时假公济私,获得一些实际的好处。

    张苑从豹房出来,想借着传达皇帝来日要去军事学堂视察这件事,趁机跟沈溪说说司礼监掌印太监悬而未决的问题。

    “陛下如今就是不提司礼监掌印太监人选,看来对刘瑾有所眷顾,想让其归来后继续掌权……我这侄儿提醒是对的,他让我夺得西厂和内行厂的权力,提前剪除刘瑾的势力。他提议让萧敬当司礼监掌印是帮我而不是坑我,这样的侄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原本张苑还对沈溪嫉恨无比,但随着他逐渐掌握朱厚照的真实态度,又开始对沈溪的作为推崇起来。

    也是他现在根本没人可商议,自己也知道,张鹤龄和张延龄只是利用他,根本不是真心实意扶持他上位,就算扶持他上位,也要帮张氏兄弟做事。

    他此时迫切想利用沈溪,摆脱外戚党对他的控制。

    他要去见沈溪,却不知何处能找到人,便先去了军事学堂。

    此时军事学堂内只有几名侍卫值夜,得知沈溪不在,张苑径直去了沈溪府宅,到沈家门前一问,沈溪不在家。

    张苑有些泄气,但还是马不停蹄赶往兵部,这一路将他折腾得不轻,等到了兵部衙门,方知沈溪依然不在。

    “嘿,这小子到底去了何处?难道他在京城里还有别的窝不成?”

    张苑心里多了几分好奇。

    照理说沈溪只能在这三个地方歇宿,但他想到京城一些官员,都在东、西长安街上有自己的临时宅邸,小声嘀咕,“没听说我这侄儿有什么别的住所,这可稀罕了,除非他在外面养了外室,这会儿正逍遥快活呢。”

    想到这里,张苑心里不平衡了,因为沈溪拥有并享受的东西他却无法消受,就算有了权力很多事也无法改变,心里自然不爽。

    本来他应在兵部这边留个话,人直接回去,但他觉得不忿,想到夜已深,回家后指不定钱氏在何处风流,反倒惹一肚子的闲气,便失去归家的心思。

    “这会儿,那婆娘多半不会安安分分留在家中等我,指不定在外面谁的屋里,我别自讨没趣了,不如待在兵部衙门等我那侄儿过来……我倒是想当面问问他,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张苑赌气留在兵部衙门等候,反正他打着皇帝使节的名头,说代天子找沈溪传话,沈溪不在,他非赖着不走,也没人敢过来驱赶。

    张苑本来坐在大堂等候,不知不觉倚着椅子打起了瞌睡,后来实在受不了,于是叫人扶着他去了供兵部官员休息的简陋房间,将就对付一晚上。

    等第二天清晨知道沈溪到衙门点卯后,张苑翻身起床,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便找沈溪“算账”。

    此时沈溪神清气爽,正如张苑猜想的那样,他刚从惠娘那边回来,前一夜根本就没回府宅。

    沈溪见到张苑,多少有些好奇,他没想到张苑居然会留在兵部衙门这边等他。

    张苑仿佛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故意凑上前,不无诧异地问道:“沈尚书这一夜未归,怕是寻欢作乐一晚上吧?”

    身为一个太监,心里不爽,可不会试图遮掩什么,就算是当着兵部一些官员的面,他也丝毫不客气,说话透着一抹阴阳怪气。

    沈溪上下打量张苑,不想声张,一摆手道:“想不到张公公驾临……这一大清早就遇到贵人了。”

    张苑冷笑不已:“贵人可不敢当,在你眼中别是贱人就好。咱家本是替陛下前来传旨,结果到处都寻不到你人……沈尚书,咱可要进内堂好好说道说道。”

    沈溪板起脸来:“张公公有什么话,在这里直说便可,若陛下有什么旨意让你传达,这会儿见面了你还敢有意怠慢不成?”

    “你!”

    张苑本以为自己拿住沈溪的小辫子,可以肆意妄为。

    但他却不知,越是他嚣张得意,不可一世,沈溪越不想跟他纠缠太深,最好是敬鬼神而远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