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26章 孩童心性
    沈溪独自面对惠娘时,戒备心尽去,说起话来也不用考虑太多。

    “宣府战事迟迟没有结果,我作为兵部尚书责无旁贷,一直都保持极大的关注。而朝中,陛下沉迷逸乐不可自拔,导致朝政荒怠,我这两年虽身居高位,但行事如履薄冰,唯恐行差踏错一步,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长此以往必不堪重负……或许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惠娘好奇地问道:“老爷要做出怎样的改变?”

    沈溪道:“在京做官,虽风光一时,但是非也多,各派系权力倾轧严重,稍有不慎便粉身碎骨。我准备找个机会跟陛下上书,请求调往九边,择一地屯兵,或许未来几年内不回京城了。”

    “啊?”惠娘没想到沈溪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从未想过沈溪到九边任职会是怎样一番情形。

    惠娘道:“老爷如今贵为兵部尚书,皇上器重有加,就算老爷想离开,皇上也不会同意吧?”

    沈溪摇头道:“我会选择适当的时间和地点向陛下进谏……陛下一心想平掉草原部族,建不世之功业,若我说到边地屯兵才是上策,他态度必有所松动……至于兵部尚书之位,可以保留,也可退位让贤,其实三边总制之职已足以确保兵马调度无碍,无须再挂兵部尚书衔。”

    “哦。”

    惠娘秀眉微蹙,显然在考虑沈溪所提建议到底有几分可行性。

    过了许久,她忽然明白什么,抬头看向沈溪,问道:“老爷难道不留在京城了?”

    若是沈溪身边其他女人,无论沈溪说什么,都不会横加干涉,因为她们知道自己没办法左右沈溪的决定。

    唯独惠娘素来有主见,沈溪会认真倾听她的意见。

    沈溪道:“你希望我留在京城?”

    “嗯。”

    惠娘毫不避讳,直接点头,“老爷留在京城,至少让朝中妖魔鬼怪不至于横行无忌……以前妾身并不懂得阉党当政的弊端,但这段时间所见所闻,阉党对民生影响甚大,就连普通妇人嫁娶都要干涉,这不违背人伦吗?”

    沈溪没说什么,但他知道,这跟刘瑾提出的寡妇一律改嫁的政令有关。

    这件事虽然闹腾一时,但因刘瑾当权不到一年时间,且惠娘得到沈溪很好的保护,任何政令都伤害不到他身边人。

    惠娘继续道:“老爷留在京城,有陛下器重,终归能压制那些魑魅魍魉,给朝廷留下一片朗朗乾坤。再则,老爷在外当官多年,总是漂泊不定,不如留在京城过几天安生日子……”

    “我想无论是妾身,还是朝中大臣,都希望老爷能留下来……”

    沈溪看着惠娘,虽然他有离开京城暂避风头的想法,但听到惠娘的话后,还是不由认真考虑起来。

    又沉默许久,沈溪幽幽叹了口气,道:“这些事,容我再思量一番,希望宣府这场战事以一场胜利告终,若不然,就算我想安守京城,怕也没那机会,只能亲赴宣大之地收拾残局。”

    这次惠娘未再提出反对意见,沈溪打了个呵欠,显得非常劳累,他揉了揉眼睛,摇头道:“算了,咱们还是休息吧,烦心事等明日战报到来再说。”

    ……

    ……

    宣府战报没有及时传到京城,沈溪非常焦虑。虽然人在惠娘处,但他一直担心前方战事会有什么变化。

    最好的结果,自然是能取得一场辉煌的大捷,但大明自英宗以来,边关所谓的大捷基本都是吹出来的,大明边军跟草原部族交战永远不要想获得多大的战功,九边防线多以防守为主。

    这次沈溪的期望,也不过是鞑靼人早些撤兵罢了。

    此时在豹房,朱厚照也在关心这场战事。张苑和钱宁都弄不明白,为何朱厚照会不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关心朝廷大事,他二人原本认为,朱厚照除了吃喝玩乐,根本不会别的。

    这天,朱厚照没有饮酒作乐,甚至连戏班子、斗兽活动都没让人安排,晚上在灯火通明的豹房大厅里,拿着几本兵书,对照临时悬挂出来的大幅地图,愣是用书本和文房四宝,甚至是一些木匣和摆件,组成一个活灵活现的“战场形势图”。

    大一些、高一些的东西,称之为山,而小一些的东西则是城塞,甚至用上百支毛笔组成河流脉络。

    如此一来,战场形势一目了然。

    朱厚照坐在一侧指挥,张苑和钱宁,还有几名太监,负责帮忙摆设战场,等所有按照要求部属完毕,张苑驻足打量一番,好奇地问道:“陛下,这跟沈尚书摆设的沙盘,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

    朱厚照忙着擦汗,听到这话,不由斜着看了张苑一眼,神色间显得志得意满:“不错,你能领会到这一层,看来你平时跟着朕,还是用了心的。”

    得到皇帝夸赞,张苑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他看了钱宁一眼,大概的意思是……陛下说我用心,那意思就是你不用心,你还不趁机表现一下,这样陛下才会对你有所器重?

    钱宁自然也想好好表现,但奈何,他虽挂武职,但对于行军打仗之事根本就不了解,擅长的只是锦衣卫缉捕问案甚至刑讯逼供那套。插不上话,钱宁自然什么都不说,显然深谙说多错多的道理。

    朱厚照看着自己的“杰作”,整个宣府战场局势了然于胸,脸上带着几分得意。

    “沈尚书能将大明疆土绘于书卷之上,而朕则将战场态势具体呈现于屋舍中,敌我一举一动均清楚可见,安排军事行动不更加方便快捷?”朱厚照笑道。

    钱宁突然想到什么,提出自己的看法:“陛下,以臣看来,这战场似乎缺了些东西。”

    朱厚照打量钱宁,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觉得钱宁是在质疑自己的才华,当即冷下脸来,喝问:“你觉得朕的安排有缺失?”

    钱宁被朱厚照凶狠的目光吓了一大跳,赶紧低头解释:“陛下,臣的意思,阵图中加入鞑靼和我大明士兵,是否更能表现战场形势?”

    之前朱厚照还对钱宁有所轻视,听到这话,脸色转好,点点头道:“嗯,总算提了一点有用的建议。的确,若只有山川河流城塞布局,而不加上大明和鞑子士兵在内,感觉不那么完美……但这边没什么东西能添加进去啊。”

    钱宁自告奋勇:“陛下,您看臣站在那边,当作是鞑子主将,您在这边领兵来打臣,您看如何?”

    朱厚照小眼睛一亮,先点头后摇头:“这主意甚好,但就你一个人,朕也一个人,似乎有些乏味……这样吧,你们几个过去,朕一个打你们一群!”

    朱厚照指了指张苑以及张苑身后几名太监,神色间显得很兴奋。

    张苑虽然忙不迭应是,但心里却暗暗叫苦:“这算是什么差事?陛下都多大了,为何喜欢的东西,老是跟顽童一样?以前在东宫时玩摔跤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让我们扮成鞑子,然后他亲自来打我们?”

    ……

    ……

    为了尽兴,朱厚照不但安排张苑、钱宁和几名太监扮演“鞑子”,甚至找来几名身材矮小的女子,扮作他统率的“十万大军”……没机会上战场,他便想在屋舍内模拟一场追打鞑子的戏码。

    张苑这样的老太监,早就熟悉了朱厚照的套路,理解自己该做什么,但那些女子则一头雾水,完全不知自己大晚上被从睡榻上叫起来作何。

    就算朱厚照挥舞鞭子呐喊,想追打张苑等人,那些女子也只是畏畏缩缩凑在一块儿,不敢动弹。

    张苑最初不敢跑,但又怕被朱厚照用鞭子抽,干脆躲在几名太监身后,而钱宁不傻,直接跳开想要逃走,朱厚照见状厉声喝道:

    “你这没用的狗东西,你当这里是个屋子,随便你乱蹿?按照比例尺,你知道你这一步,在大明真实的战场上,有多远吗?没有几百里,也有几十里……”

    听到这话,钱宁心中叫苦不迭,自己扮演鞑靼人,只能挨打,连逃跑都不行。

    眼看朱厚照“杀奔”而来,即将挥舞鞭子打人,张苑已经让几名太监挡在前面,遮掩自己的身体,而钱宁却灵机一动,边跑边回头道:

    “陛下,臣打不过大明的雄兵猛将,就这么灰溜溜逃回草原吧……大明疆土幅员辽阔,那鞑子的疆土必然如弹丸一般,臣一脚就跑到了尽头!”

    虽然钱宁逃走,但朱厚照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接受了钱宁的说辞。

    朱厚照朝着张苑冲了过去,不过他没真鞭挞那些太监,只是象征性吓唬一番,钱宁在旁招呼那些女子紧跟皇帝步伐。

    朱厚照忙碌一阵,突然将躲在人堆后面的张苑拎出来,用马鞭套住张苑的脖子,喝问:“说,服不服?”

    张苑赶紧道:“服,服了。”

    钱宁笑呵呵地说风凉话:“张公公,你是鞑子,能这么回答陛下吗?”

    朱厚照道:“对,张公公,你现在可是代表了鞑子,要好好想想该怎么说才是……”

    张苑赶紧道:“俺们服了,请大明天子宽宥俺们则个!”

    朱厚照这才松开手,这会儿他已累得够呛,直接瘫坐在地上,看着那些立在旁边的宫女,眉开眼笑:

    “我大明大获全胜,接下来便到犒赏三军之时,你等军士都跟朕进房去,朕要好好犒赏你们!哦对了,你们俩给朕安排一下,朕希望看到一场大明跟鞑靼人开战的好戏,让戏班子把戏排出来,朕明晚就要看!”

    朱厚照带着参与“实战演习”的女子进房“犒赏三军”去了,其中到底有多荒唐,张苑和钱宁知晓,却有苦说不出。

    朱厚照说要让他们排演与鞑子作战的大戏,这下可难办了,虽说这年头京城戏班子不少,豹房豢养的戏班数量也在两位数以上,但若是在没有戏本的情况下,临时编戏,这就不是什么容易事了。

    朱厚照进房去后,钱宁看着张苑问道:“张公公,这戏……该如何排?”

    张苑恼火地道:“你问咱家,咱家问谁去?你看看这里,陛下弄得满地狼藉,到底收不收拾啊?”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根本没法回答对方的问题,两个人完全被朱厚照的安排给搞懵了。

    钱宁道:“张公公,要不这样吧,排演新戏的事情交给您如何?之前您排的那几出戏,陛下看得很是过瘾,这么好的表现机会,您不上谁上啊?”

    张苑本想说那几出戏主要是根据沈溪提供的戏本编撰,但转念一想,这么直说不等于是承认自己没本事?当即道:“咱家如今要兼顾那么多差事,岂有工夫做这些?为陛下安排每日行程的乃是钱千户,这种事跟咱家没直接关系,时候不早,陛下那边应该不需要咱家伺候,咱家先走了!”

    这边张苑要走,钱宁不干了,赶紧道:“张公公,您这么走了,我可怎么办?咱们有事好商量啊!”

    以前钱宁仗着有刘瑾撑腰,看不起张苑,此一时彼一时,现在钱宁对张苑可说是唯恐巴结不及。

    张苑根本不想听钱宁说什么,径直往外走,走出没几步,就被钱宁拦了下来。

    “让开!”张苑怒喝。

    钱宁苦笑道:“张公公,咱有事好商议。陛下让安排戏班子演戏,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无非是让下面的人忙活便是,可您老这么推脱责任也不是个办法啊。”

    张苑面色转冷,笑容分外狰狞:“既然你觉得问题不大,你尽管去安排便可,咱家没那闲工夫。再不让开,咱家不客气了。”

    钱宁道:“其实排戏不排戏,都是次要,陛下如今对宣府战事非常关切……您也知道,因为刘瑾和孙秀成等人虚报战功,陛下窝了一肚子火气,若这次再不能取得一场像样的大捷,陛下颜面无存,遭殃的还不是你我?”

    张苑眉毛低垂,也开始认真思索这个问题,不过他很快又瞪起眼,打量钱宁,道:“宣府之战无论是胜是负,都是边军将士还有兵部的事情,何时轮到咱家和你来担责?钱千户,你好像忘了陛下现如今最信任的是谁,兵部尚书沈之厚全权策划这一战,成了他的功劳不小,败了自然也是他罪责最大。”

    钱宁问道:“那张公公觉得,就算是败了,陛下会归罪于沈尚书?”

    “这……”

    张苑稍微思索一下,随即摇头,他跟钱宁都能感觉出来朱厚照对沈溪的盲目崇拜,只要沈溪没亲自带人到前线战场,即便是遭遇惨败,朱厚照也定不会把责任归到沈溪身上。

    钱宁再道:“若得胜,刘公公凯旋回来,他在朝如何骄横跋扈,旁人不晓,您能不知?在下如今已不想再为刘公公做事,若他回来继续执掌司礼监,他权势如旧,在朝时栽培的势力,诸如内阁和六部中人如今都没倒台,以张公公看来,能应付得了刘公公的报复?”

    张苑板着脸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钱宁嘿嘿一笑:“在下只是想提醒张公公两句,若张公公觉得在下言过其实,全当在下放屁,不过在下很清楚一件事,张公公不能否认,谁能得到陛下信任,就等于得到朝廷大权……嘿嘿……”

    张苑道:“无论你怎么说,排戏的事情都要你来承担,咱家不会多管闲事……另外,你以为刘公公回朝的事情,咱家没想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当初姓刘的在京城横行无忌,咱家也没对他低声下气过……倒是你钱千户,还是想想怎么对姓刘的交待吧!”

    说完,张苑毫不客气走了,这次钱宁没再阻拦。

    张苑走后,钱宁愤恨不已,小声嘀咕道:“这张苑,一点做大事的魄力都没有,就知道推诿责任,若跟着他做事,将来被怎么卖的都不知道,这种人,怎配跟刘公公比肩?”

    “趁着刘公公没回来前,我该有所表示了……我又没做出什么危害刘公公的事情,只要我把心意尽到,那刘公公回朝还不是继续帮衬我?哼哼,倒是你张苑,等着倒霉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