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30章 真相
    朱厚照越是回护刘瑾,谢迁越生气。

    随着犟脾气发作,谢迁上前一步,以咄咄逼人的语气道:“陛下,自古乱国者无恶不为,刘瑾任司礼监掌印不到两载,朝中上下皆恨之入骨,其胆大妄为,贪墨钱财无数,卖官鬻爵人神共愤,如今他竟一再虚报战功,欺瞒陛下,若不加以惩治,恐朝廷法度废弛,人心背离!”

    这话说出来,慷慨激昂,振聋发聩,但入朱厚照之耳,却感觉跟当初刘健和李东阳所说同出一辙。

    沈溪心想:“你谢老儿怎么到今天都不明白皇上的性格?皇上要听到的,是你拿出无可辩驳的确凿证据,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说空话、套话,否则所言再有道理有何用?你倒是拿出实锤啊!”

    果然,朱厚照听到这里,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显然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用说教的口吻,如此好像显得他有多昏聩,专门任用佞臣。

    等谢迁说完,朱厚照板着脸道:“谢阁老,朕暂且不探讨你指控的刘瑾那些罪行是否属实,朕就问一句,你此刻所言跟刘瑾虚报战功有何关系?现在朕只想知道,刘瑾是否存在虚报战功的情况!”

    谢迁心急如焚,朱厚照有气,他何尝又不愤懑难受?谢迁气愤朱厚照任用奸臣,听不进劝诫,无论自己说什么朱厚照都会不自觉维护刘瑾。而朱厚照所气,是旁人把他当成傻子,总拿一些套话挤兑,显得他这个皇帝有多无能。

    谢迁正要继续说下去,沈溪知道不能再让谢老儿借题发挥,否则真要出现君臣当面翻脸的场面,那就大大地违背此番前来面圣的初衷。

    沈溪抢先一步:“陛下,关于刘瑾虚报战功之事,尚需求证,现如今做出定论为时过早!”

    听到这话,谢迁怒气更甚,恶狠狠地瞪着沈溪,好似在说,不是让你不说话在旁边当哑巴么?为什么这个节骨眼儿你要打断老夫说的话?

    但朱厚照听到这话却很受用,点头道:“对,就算要治刘瑾的罪,也要让他死得其所……谢阁老,你不必生气,你说的事情朕回头会派人好好调查,这件事暂且搁置,朕很累了,要回寝宫休息。”

    “沈尚书,你将边关战情调查清楚,朕晚些时候会问你……两位卿家先回吧,朕不送了!”

    朱厚照本来要找谢迁和沈溪问一下宣府一线军情以及刘瑾的情况,但他见谢迁跟疯了一样攻击刘瑾,便失去跟二人交谈的兴致,再加上他昨夜彻夜未眠,此时已近午时,整个人已疲倦不堪,便想打发谢迁和沈溪离开。

    谢迁见朱厚照起身向殿后去了,忍不住上前想拉住皇帝,继续理论。

    但他才走出两步,便被沈溪一把拉住,当着皇帝的面谢迁不能大声喝斥,只得冲着朱厚照的背影大声道:“陛下,刘瑾霍乱朝纲,您不能不理啊……”

    这不说还好,话一出口朱厚照加快了步伐,一溜烟进了后庑,这下谢迁连进言的机会都没了。

    沈溪知道,谢老儿要发飙了。

    ……

    ……

    果不其然,二人出乾清宫,谢迁马上严词相向。

    如果不知道的,以为谢迁跟沈溪间苦大仇深,即便身处禁宫也咆哮个不止,根本不顾自己当朝首辅的体面。

    “……你非要偏帮那阉人,跟他休戚与共,甚至搭救他的性命,让大明永远不得安宁,是吗……”

    谢迁破口大骂,沈溪懒得倾听,在他看来,谢老儿不过就是将未曾发泄在皇帝身上的怒火撒到他身上罢了。

    等谢迁连珠炮一样将气撒出,沈溪没好气地道:“谢阁老如果骂痛快了,请前往文渊阁,盯着是否有宣府发来的战报,那才是问题的关键!”

    谢迁怒道:“你一心为刘瑾说话,见老夫生气你就满意了?”

    沈溪反驳道:“之前的情况您老看到了,不是进一两句谗言陛下就会降罪刘瑾,一切都要讲究证据,以陛下的性格,没有确凿证据拿出,陛下不会采信……敢问谢阁老,您现在有任何刘瑾虚报战功的人证、物证吗?”

    谢迁自然没有,而且他也清楚自己没有实证,他就是想借助这件事让皇帝草草结案,赐刘瑾一死,其他的都不重要。

    沈溪跟刘瑾的矛盾,完全是政见不同,而谢迁则夹杂一定私怨,甚至沈家着火之事,至今谢迁依然归罪刘瑾头上。

    在谢迁看来,罪不及妻儿,无论沈溪跟刘瑾闹出多大的矛盾,刘瑾不该报复沈家人,这也是他到现在还坚定倒刘瑾的根本原因。换一些资质平庸的老臣,面对咄咄逼人的刘瑾,恐怕早就辞官不干了。

    谢迁仍旧扯着嗓子吼道:“要证据,不满地是证据?刘瑾作恶多端,以你的本事,会找不到他的罪证?”

    沈溪不由皱眉,他觉得谢迁这是在提醒,适当地栽赃一下刘瑾也无妨。

    “若我告诉你沈家那把火是我自己放的,你会怎么想,不会直接蹿上房子公告天下吧?”

    沈溪见识到一个老人家的顽固,而这位还是当朝首辅,朝野皆知,谢迁的权力被司礼监节制,刘瑾在朝,谢迁便屈居刘瑾之下,刘瑾离朝,朱厚照宁肯将批阅奏本的权限晾在那儿,也不肯交还内阁。

    这也是历史原因造成。朱厚照心目中,压根儿就不信任阁臣,越是贪玩,越怕大臣擅权,因为他控制不了。

    相反刘瑾这样的阉人比较好控制,即便再权势熏天也绝对不敢跟他对着干,甚至公然给他难堪。

    沈溪心平气和地道:“谢阁老请消消气,在下要先回兵部查看情况,若所料不差,这会儿宣府那边应该有消息传回,是否虚报战功应可一目了然,何必争一时长短?按照阁老所言,就算之前陛下给刘瑾定罪,听到捷报陛下怕也会做出变更,对吧?以陛下对刘瑾的回护,若没有真凭实据,就想让陛下当场赐死刘瑾,太难了!”

    ……

    ……

    沈溪不想跟谢迁探讨刘瑾的事。

    很多事情没有意义,现如今刘瑾跟朱厚照处于“蜜月期”,主仆间最多闹点儿小矛盾,朱厚照碍于自己皇帝的威严,不得不在刘瑾犯错的情况下将其发配宣府,但要让朱厚照生出杀心,为时尚早。

    刘瑾离京第一天,沈溪便已预料到刘瑾回朝是怎么个状况,已做好万全的准备。

    见谢迁依然有发飙的趋势,沈溪先一步告辞,加快脚步往东华门而去。

    管你谢老儿内心有多不爽,我只要做到独善其身便可,跟刘瑾斗一个回合,也就不在意多加个回合,就算来个加时赛,平手开局,谁怕谁?

    出东华门后,沈溪直接往军事学堂去了,那边同样可以收到战报。

    由于身着朝服,沈溪脚步匆匆,不敢耽搁一分一秒,毕竟之前自己在家里都遇到过刺杀,谁也难保路上不会出问题,于是专挑人多的地方走。

    一直等沈溪进入军事学堂,门口值守的士兵还好奇为何沈溪会穿着如此正式过来,以大明规矩,官员到衙门办差只需身着常服便可。沈溪直接到了偏院,将刚收到的公文看了一下,诧异地发现依然没有宣府方面的战报。

    “真奇怪,以我推测,王守仁和胡琏应该在前天晚上就跟鞑靼人交战,若战事于昨日天黑甚至半夜前结束,战报就就该传过来了,难道真的是情报系统出了问题?”

    沈溪自己心里也没底了,以他一贯的自信,事情应该不会出偏差才对。

    要么是胜,要么是败,该有个了断,除非双方打成僵持的局面……

    想到这里,沈溪好像明白什么,正要回一趟兵部,突然侍卫来报,说是寿宁侯前来拜访。

    “张鹤龄来做什么?”沈溪一时间不知国舅来访的目的,但仔细一想,多半跟边关战事有关。

    沈溪出门迎接,张鹤龄站在前院好奇地打量,好像对周边环境很陌生,但其实他来军事学堂已好几回了。

    张鹤龄见到沈溪,语色和善:“沈尚书,本侯方才得到边关传报,怕你这边尚未收到消息,特意过来说明一下。”

    张鹤龄一来便单刀直入,沈溪心里一沉,侧过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寿宁侯屈尊驾临,请到里面说话!”

    “不了!”

    张鹤龄一摆手,“本侯公务繁忙,只是前来知会一声,今日收到的是前两日从宣府城发来的信函,乃本候昔日麾下发出,据悉宣府战事尚未有结果,怕是刘瑾虚报战功……这是相关信函,请沈尚书查阅,本侯便不多叨扰了。”

    张鹤龄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沈溪。

    沈溪拿过来大致看了一眼,虽然信函没有题款,但看称谓大抵可以判断是宋书所写。

    信函中,宋书将宣府至张家口一线的情况详细说明,表明王守仁率军出征,大概会在两天后,也就是八月初二左右抵达张家口堡,宣府周边的鞑靼兵马已撤到长城以北,并未有大战的消息。

    “有劳寿宁侯亲自来一趟,本官会酌情斟酌宣府一线的情报,寿宁侯公务在身的话,请回!”

    沈溪看出来了,张鹤龄这是要借刀杀人……谁都巴望刘瑾死在边关,外戚党也不例外,现在朝廷上下可说同仇敌忾,都想置将其置于死地,但谁出来动手却是个问题,毕竟谁都不希望因为此事让皇帝记恨上。

    外戚为了让沈溪和谢迁出手,拿出本该是机密的信函,证明宣府前线的确没有什么大捷。

    只要证明刘瑾虚报战功,刘瑾小命必然堪忧,接连两次欺君罔上,就算第一次非刘瑾所愿,但第二次却是刘瑾亲自做出来的,足够朝中文武官员对刘瑾展开攻击,让其死无葬身之地。

    张鹤龄一笑,没跟沈溪多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沈溪未亲自送张鹤龄出门,他判断寿宁侯回去后会跟外戚党成员商议怎么对付刘瑾,而张苑也归属这一派系,现在跟刘瑾利益冲突最大的政治集团就是外戚党。

    “以谢迁为首的文官集团,虽然迫切想让刘瑾死,但刘瑾死后的权力,主要还是为外戚党所得,尤其是司礼监的差事,只要朱厚照一天未勤政,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就比首辅更为重要,除非是能将张苑和外戚党的势力打压下去。”

    “张苑跟刘瑾不同,刘瑾背后没有强大背景,而张苑却倚靠外戚势力,若让张苑崛起,怕是比刘瑾更难对付,就算张苑有心消除外戚势力的影响,始终张氏兄弟背后有张太后撑腰,只要张太后一天不死,朱厚照未逊位,张氏外戚的地位就不会发生根本性动摇。”

    “外戚势力想利用我的手达成目的,想得太多了!”

    沈溪将信揣进怀里,略微收拾心情,往兵部衙门去了。

    刘瑾回来,最直接的利益冲突不是文官集团跟阉党,而是外戚跟阉党,沈溪心想:“这热闹,我倒是可以瞧一瞧!”

    ……

    ……

    沈溪回到兵部衙门,找来全国各地发来的讯息,仍旧没有宣府战报。

    倒是前两日宣府、大同等地的情报,未曾中断过,说明云柳领导的情报系统没有出问题,刘瑾远未强大到可以阻断边关情报传递的地步。

    以沈溪所知,孙秀成逃离宣府次日,局势最为紧张,但因王守仁当机立断,以至于宣府形势迅速稳定下来,其后,王守仁率领驻军固守,鞑靼人诈城未果,只能狼狈退去,并未发生大规模交战。

    至于王守仁领兵前往张家口堡,是在八月初一,而刘瑾信使出发的时间,恰好是王守仁兵马即将抵达张家口堡时。

    此时沈溪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就是刘瑾确实是提前报功,想先兵部一步奏捷,以换得朱厚照对他的关注,甚至将他调回京城重掌司礼监,只是刘瑾未想到,兵部这边情报的传递速度,比他想象的快了不止一倍。

    沈溪暗道:“你刘瑾觉得,能在八月初二或者初三取得捷报,就能先兵部一步,实在想得太美,宣府周边有任何风吹草动,可以在六到十个时辰内将消息传到京城,你这招提前奏捷,可以说是挖坑自己跳!”

    沈溪在兵部衙门没停留太久,他要去见谢迁,将得知的情况告知。

    文官这边出头跟刘瑾斗的人,不是沈溪,他也不会主动揽责,因为谢迁之前对他的态度不善,沈溪想给谢迁一颗甜枣,让谢迁的心迅速安定下来,继续冲在对抗刘瑾的第一线。

    沈溪得知谢迁已离开文渊阁,略一打听便赶到礼部……这会儿谢迁正在礼部衙门跟周经问询情况。

    谢迁对周经的意见很大,就差将其归于阉党一列。

    就在周经面对喋喋不休的谢迁,倍感折磨生无可恋时,礼部属官上前来禀告,兵部沈尚书在外求见,当即对谢迁道:“于乔,你休要怪责于人,既然你觉得我做事不公,那便让之厚来评评理。”

    不说沈溪,谢迁态度还好些,听到沈溪的名字,谢迁差点有打人的倾向,火冒三丈道:“你找谁评理不可,非要找个后生?你不知这小子现在能耐得紧,我说话他都听不进去,专门跟老夫抬杠?”

    在周经面前,谢迁没给沈溪留面子,满腔怒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现在他恨周经不肯帮他,恨沈溪跟他唱反调,现在已将周经和沈溪当作是一伙的,认定沈溪是周经请来的说客。

    周经不想听谢迁说下去,作为礼部尚书,在自己地盘上,他要见谁不需要经谢迁同意。

    刚一碰面,沈溪便道:“两位老大人,以在下目前所得情报来看,昨日午时前,宣府至张家口一线并未有大战发生,即便有捷报,也应在子时后,距离现在不到七个时辰……刘瑾绝对是提前报功,甚至所奏捷报,纯属子虚乌有!”

    沈溪把话说出,周经微微一笑,打量谢迁,道:“于乔,你看,之厚把情况调查清楚了,这才来跟你奏明,现在只能说刘瑾所奏捷报子虚乌有,但谁知道这两天,边关是否真的取得大捷?”

    谢迁瞄了沈溪一眼,愤愤然道:“一个阉人,视大明法度于无物,未曾接战却提前奏捷,如此行径尚不能被定罪,跟老夫讲什么道理?你们还说不是偏帮那阉人?”

    沈溪面色淡然,对于谢迁的指责,全当没听到。

    周经摇头苦笑:“于乔不可如此怪责之厚,他乃兵部尚书,做事务求公允,这不是回去赶回去调查边关传递回来的消息了么?如今证明是虚报,于乔你再去奏禀陛下也不迟嘛!”

    谢迁摇头道:“面圣谈何容易?自皇上登基以来,老夫多少次想面圣,都未曾有机会,今日陛下在乾清宫赐见,老夫尚未将话说完,陛下便让老夫打道回府,这还多亏某人在旁帮倒忙!”

    说完,谢迁瞪着沈溪,目光好似要杀人。

    周经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他明白现在跟谢迁说什么道理都徒劳,见谢迁愤愤不平地转身到桌后坐下,望着沈溪道:“之厚,既然你将事情查明,是否准备入宫面圣,向陛下呈奏此事?”

    未等沈溪回答,谢迁一脸恼恨:“你问问他,会去面圣吗?朝中如此多臣僚,他回朝才几日,所有官员加起来有他面圣的次数多吗?可是他每次面圣都避重就轻,若非他不肯作为,何至于刘瑾到如今尚且未曾剪除?”

    周经道:“于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刘瑾被贬斥至宣府做监军,不是之厚在后面谋划?你别责怪他,年轻人做事有自己的一套,我倒觉得,之厚懂分寸,识进退,不会乱来!”

    谢迁听了更生气,起身一甩袖:“行,你支持他,看你们沆瀣一气,等阉党卷土重来,朝中尽是乌烟瘴气,届时老夫大不了回乡务农,从此后不再涉及朝事,看你们如何应对!”

    说完,谢迁怒冲冲拔足便走,沈溪不但没有阻拦,反而主动让开一条路。

    这下子谢迁更恼火了,瞪着沈溪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最终谢迁还是被拦了下来,周经客气地道:“于乔,既然你想让刘瑾不得翻身,就应该坐下来好好商议一番。之厚,你先莫要掺和,且先回兵部衙门,有什么新消息第一时间传递过来……”

    周经懂人情世故,不想让沈溪留下来引爆谢迁的火气。

    周经算是看出来了,要不是沈溪一直跟谢迁唱反调,谢迁脾气不会这么大。

    谢迁一直把自己当作绝对权威,认为所有人都得听他的,奈何沈溪现在已跳出文官的框架,在朝独树一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