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32章 战报
    张苑休息去了,沈溪手头其实没什么事可做。

    兵部总领天下军务,看起来事情繁多冗杂,但其实如今最重要的只有宣府那场战事。

    但奈何战场距离京城着实有些远,沈溪鞭长莫及,并不打算过多理会,兵部其他事情可交由各职司官员具体负责,他只需安心地留在兵部自己的办公房内,拿起本书,优哉游哉地看起来。

    一直到下午,宣府仍旧没有只字片语传到京城,而在此期间,五军都督府那边也频频派人前来联络,想知道兵部这边是否收到更多的消息。

    沈溪斟酌再三,已决定不再参劾刘瑾,现在只想知道宣府战事的最后结果。

    日落时分,张苑终于睡醒,等见到沈溪时他还有些难以置信:“你果真在这里一下晌都没走?”

    沈溪耸耸肩,问道:“我为何要走?去别处也无事可做,就当在这里混日子……张公公休息得可好?”

    张苑笑了笑,点头道:“还算不错,就是兵部衙门后院厢房的床榻有些软,对腰背不好,你们年纪轻轻无需在意,我们老……咳咳,虽然这边没消息,咱家也得先回宫一趟,之后陛下再有吩咐,咱家会到兵部来找你……今日非常关键,你最好留在兵部衙门守夜,这样有事情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沈溪摇头:“既然连你张公公都觉得刘瑾最好不是虚报战功,那本官宁可相信,这事儿只是个误会……如今已到散班时,本官准备打道回府了!”

    张苑有些着急:“你走不要紧,将兵部的门留着,咱家或许晚上要过来守夜!”

    “随你的便!”

    沈溪对于张苑的行踪不是很关切,他知道现在张苑一举一动都受朱厚照支配,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跟这样一个连小事都不能做主的人计较,实在没意义,张苑看起来在宫中风头正盛,但其实只是个听命于人的傀儡。

    难得张苑不在身边烦扰,沈溪直接离开兵部衙门,上了马车,没往别处,直接回府。

    虽然他不留守兵部,但若宣府有什么紧急战报传来,不管多晚,都会有专人传递他府上报知。

    沈溪天黑前回到家里,庭院里一片宁静,沈溪由前院经会客的花厅进入书房,坐下后拿起支毛笔,伏案写写画画。

    不多时,谢韵儿闻讯后赶了过来,施礼完毕好奇打量,问道:“相公为何今日这般早便回家了,不是说宣府有捷报传来么?”

    沈溪皱眉:“你怎知晓?”

    谢韵儿微笑着回答:“如今京城大街小巷已传遍,百姓们争相转告,这可是大喜事,大明自陛下登基后,已接连两场大捷了。”

    沈溪略微琢磨,宣传宣府大捷的应该不是刘瑾派系的人,多半是宫里泄密,也有可能是谢迁的手笔。

    要想让刘瑾彻底翻不了身,只能用一些极端的手段,最好将捷报闹得满城皆知,最后证明刘瑾虚报战功,如此一来就算朱厚照想保住刘瑾,也难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谢韵儿见沈溪迟疑不定,不由好奇地问道:“难道外面传的都是没来由的风言风语?”

    沈溪抬起头看着谢韵儿,摇头道:“事实倒也并非如此,宣府大捷只是暂时不能确定罢了,兵部这边尚未得到消息,宫中却先一步知悉……”

    “啊?”

    谢韵儿听了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照理说,大明有任何战报都应第一时间报到兵部,怎么反而是宫里先收到?

    沈溪站起身,绕过书桌走到谢韵儿跟前,跟她拥抱一下,谢韵儿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沈溪心平气和地道:“不管宣府这场大捷是否存在,兵部都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现在只是涉及一个人是否能如愿回朝罢了,为了此人,陛下不惜与满朝文武为敌……唉!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未到某个人寿终正寝时,想让他垮台,真不是易事。”

    一个战报,牵动很多人的心。

    朝中除了皇帝和阉党外,没人希望刘瑾回朝,在这个问题上,沈溪反倒是觉得自己想得开。

    ……

    ……

    该来的消息始终会来,当晚沈溪在谢韵儿房中落榻,半夜时分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

    沈溪仔细一听,还伴随有朱山的声音,当即穿好衣服出了房间,打开院门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朱山点头不迭:“是啊,老爷,外面有人说是来跟老爷报信,涉及边关军情,奴婢觉得事情重大,就来叫你了……没打扰您休息吧?”

    谢韵儿整理好衣衫跟着走了出来,道:“你这丫头,不太懂规矩了,既然知道这会儿夜深人静,府里大多已睡下,就该轻手轻脚,瞧瞧,现在连我也吵醒了……老爷,您赶紧过去吧,不要耽搁正事。”

    沈溪没跟谢韵儿说什么,收拾心情到了前院。

    传报信使已在恭候,不是云柳或者熙儿,也不是她们培养的女军士兵,而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斥候,岁数在二十上下,这斥候沈溪认识,名叫陆韫,是沈溪担任东南三省沿海总督时培养出的斥候,算是他手底下的老人。

    “参见大人。”

    陆韫见到沈溪,恭敬行礼。

    “起来说话!”

    沈溪一摆手,随即看了朱山一眼,“留下作何?退下吧,现在我要说朝事。”

    朱山有些不开心,但还是依言退下,之后沈溪才打量陆韫,问道:“说吧,宣府那边情况如何。”

    陆韫起身禀告:“这是云统领给属下的信函,嘱咐属下原封不动交给大人……请大人阅览!”

    说完,陆韫将信函双手呈递上。

    沈溪接过后没有第一时间拆开信封,而是返回客厅,凑到烛火前,拿出信纸仔细看过,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信函中,云柳详细将战报呈奏……大捷终于还是有了,王守仁和胡琏联手,在张家口堡挫败鞑靼人的攻城企图,鞑靼连续苦战无果,见大明援军已到,不得不狼狈撤兵。而在此之前,王守仁已派出一支全部装备火铳的军队埋伏在鞑靼人侧翼,鞑子撤退时突起发难,然后王守仁亲率骑兵出城追击,前后夹击,鞑靼人腹背受敌,溃不成军,最终大明军队取得杀伤和俘虏鞑靼人超过两千的战绩。

    这样的战果比之沈溪在土木堡和京师城外取得的成就,或许不算什么,跟朱厚照的期待也有不小差距,但沈溪却知道这场大捷来之不易。

    沈溪道:“宣府地方的战报发出来了?”

    陆韫回禀:“宣府地方战报,小人不清楚是个什么状况,估计只有云统领才清楚……”

    陆韫还要说什么,沈溪伸手打断:“你做得很好,现在差事完成,你立即回客栈休息,若有事我会让人过去叫你。”

    “是,大人!”

    陆韫显得很疲惫,毕竟八百里加急赶回京城,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合过眼。

    沈溪让朱山送陆韫出府,马上收拾心情,准备赶往兵部衙门,一来是让张苑回宫报告朱厚照,二来他准备找谢迁商议一下对策,显然这捷报会搅乱京城局势,沈溪没指望谢迁能接受这个结果,只算是例行公事。

    刚出府,兵部所属情报系统的传书也到了,沈溪没多问,只是将战报拿到手中,匆忙一瞥后便上了马车,往兵部赶去。

    ……

    ……

    “……什么,宣府大捷被证实了?你……你是怎么搞的?”

    张苑在兵部衙门守夜,听说宣府地方上的捷报终于到来,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忍不住出言质问。

    沈溪一脸平静:“张公公应明白,宣府前线取得一场大捷是实情,而非刘瑾一面之词,至于他奏捷的时间点是否恰当,这件事不用再论证,你只需回宫如实奏禀陛下便可,剩下的事情跟你无关!”

    张苑没好气地道:“七郎,你这话说得轻巧,你不知道若这捷报证实,以陛下对刘瑾的回护,刘瑾肯定很快就会返京……你将他挤兑得发配至宣府当监军,差点儿回不来,以其睚眦必报的性格,你觉得他会放过你?”

    沈溪不想听张苑高见,这些都属于老生常谈人尽皆知的事情,当即道:“本官不想跟你探讨这个问题,眼下尚有要紧事办理,你请回吧!”

    沈溪已得到确切的消息,谢迁这会儿正在东长安街那座小院歇息,正好前去相见。

    沈溪出门,张苑紧跟其后,不依不饶地道:“七郎,你得把话说清楚,这件事后续该怎么办?绝不能让刘瑾回来,之前咱家就跟你说过,实在不行就除掉他,他在宣府人生地不熟,无人照应,在那儿干掉他可比回京城再动手容易多了!”

    沈溪厉声喝斥:“张公公的意思,让本官这样堂堂的兵部尚书,朝廷正二品大员,公然行刺我大明军队的监军?你可知自己说的话有多荒唐?这话若传到陛下耳中,你可知有何后果?”

    张苑咬牙切齿:“你这话倒是说得轻巧,刘瑾回朝来,你日子不好过,难道咱家的日子就好过了?刘瑾骄横跋扈,离开京城前就打压异己,这次回来肯定越发嚣张……”

    说话间,沈溪已到兵部门房,因为有值守的兵卒在,张苑只能收起他那些言论。

    一名兵部值守官员走过来,问道:“大人,您有何安排?”

    沈溪道:“不必了,本官要进宫面圣……我走后,衙门大门直接关闭,谁来都不准开门!”

    说完,沈溪便径直出门。

    兵部到谢迁的小院很近,沈溪步行非常方便,但从兵部往谢迁小院和入宫,并非同一条路,张苑一直跟在沈溪身后,路上喋喋不休。沈溪实在不厌其烦,道:“陛下让你来探听消息,现在有消息了,为何不赶紧回去奏禀?”

    张苑道:“这消息,咱家可不想告知陛下,就算要告知,也要等到天明后……你必须想个办法,要么让陛下下不来台,一怒之下杀掉刘瑾,要么让刘瑾死在回京的路上……两个应对方略,你总要选一样,你不给咱家承诺,咱家不走!”

    “随便你!”

    沈溪实在不想跟张苑废话,出了銮驾库,到了南熏坊,谢迁小院便在近前。沈溪道,“本官要去见谢阁老,你若不介意,同时进去吧!”

    张苑停下脚步,一脸戒备之色:“什么谢阁老,咱家不见,咱家在这儿等你出来!”

    ……

    ……

    到了小院门前,沈溪上前去敲门,张苑则留在街对面,没有靠近。

    沈溪接连敲了几下门,里面才传来下人的声音:“这么晚了,谁来打扰?”

    沈溪道:“兵部,沈之厚,前来拜见谢尚书。”

    听到沈溪的声音,下人赶紧打开门,提着灯笼仔细看清楚沈溪的脸,又往远处张苑那边打量一番,问道:“沈大人,您这么晚前来,可是有要紧事?”

    “嗯!”

    沈溪点头,“若无紧急情况,本官不会半夜来访,进去跟谢尚书知会一声,便说宣府有捷报传来,我来跟他商议事情。”

    下人忙不迭点头:“哎哎,我这就去,这就去,沈大人进院子等候便可!”

    夜色朦胧,沈溪跨进门槛,没有回身关门,他知道外面张苑会一直等他出去,现在张苑慌了手脚,感受到刘瑾带来的巨大压力,非要将其置于死地不可。

    小院本身不大,那下人进去通禀,没一会儿,谢迁便出来了。

    沈溪看谢迁衣衫整齐,心里非常纳闷,这谢老儿到底是和衣而睡,还是说一直在书房办公,衣不解带?

    “进来吧!”

    谢迁见果然是沈溪,回过头往正堂去了,口里顺便招呼一句。

    二人到了正堂,谢迁一摆手,示意下人退下,然后自个儿先坐到主位上,伸手示意沈溪自便。

    沈溪并未落座,道:“御马监掌印太监张苑还在外面等候,他奉上命在兵部衙门等候消息,现在宣府地方的捷报到了,打乱了很多人的节奏,连张苑自己也不想马上回去通禀陛下。”

    谢迁稍微一琢磨,脸上带着恼火:“就知道会出状况,大捷发生在哪一天?”

    “昨日……”

    沈溪一脸凝重,“晚上发生的事情,充分利用了张家口一带复杂的地形,时间跟刘瑾所奏前后差了一天有余,或可利用这点做文章。”

    没等谢迁表示,沈溪已把谢迁想说的话点明。

    谢迁先是一怔,随后颔首:“看来你想得倒也周到,但文章具体怎么做,你可有详细的计划?”

    沈溪摇了摇头,道:“一切都要看谢阁老怎么处置,我这边,只是负责把消息传递过来,之后可能去一趟豹房,面圣后将捷报传达,我会在跟陛下呈奏捷报时,将时间线的错漏点明,但就怕陛下听不进去。”

    之前谢迁满肚子怒火,一直未跟沈溪静下心来详谈,好似两人之间已无沟通的可能。

    但事情真的发生,谢迁的怒气却凭空消失不见,做事合理有度,不再意气用事,当即道:“你想怎么说随你,老夫不管,现在老夫要去见几个人……你记得,不管陛下对刘瑾态度如何,你莫要强争,之后老夫会带人求见陛下,你要想办法让老夫见到圣驾。”

    沈溪皱起了眉头:“要面圣恐怕要等到天明了,最好是在乾清宫和奉天殿,豹房面圣实在不合规矩。”

    谢迁摆了摆手,道:“行了,你要去豹房最好抓紧时间,老夫自会有分寸……这件事你只管冷眼旁观,你不想跟陛下提刘瑾的事,那就由老夫来提,或者让其他朝臣提……若是让刘瑾顺利归朝,朝廷指不定又要乱成什么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