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33章 丁点儿大的功劳
    谢迁又揽责在身,好似他什么事都可以解决一样。

    但其实沈溪非常清楚,谢迁想利用这件事扳倒刘瑾很难,不在于刘瑾是否涉及虚报或早报,而是朱厚照的态度实在太过暧昧。

    朱厚照在刘瑾当权时,日子过得很舒心,刘瑾离京后生活水准直线下降,还时常为钱财困扰,难怪他会怀念刘瑾。

    对于朱厚照来说,下面的官员是否是贪官,又或者是否是权臣,都不在意,只要威胁不到他的皇位,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能够保证豹房歌舞升平。

    沈溪出谢迁的小院时,也在想这个问题,琢磨怎么才能将刘瑾扳倒。

    “难道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将刘瑾刺杀于回京途中?刘瑾倒了,朝廷真的就会政治清明,迎来文官之治?”

    沈溪心中很犹豫,在刘瑾的问题上,他一直觉得应该顺应历史,只需保证刘瑾正常失势即可,否则的话就是强行改变历史走向,很可能会令自己陷入危局。

    到了外面,张苑还没走,正在街对面来回踱步,显示极为不耐烦。

    张苑见沈溪出来,连忙迎上前问道:“大侄子,你这是作何?进去半晌也不出来打声招呼……跟谢尚书谈得怎么样了?”

    沈溪道:“张公公,请注意自己的称呼,你我间可没有任何关系。”

    张苑冷声道:“都是一家人,谈何说两家话?你我都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跑得了谁?你得想好如何将刘瑾扳倒才是……”

    沈溪没有回答张苑的问题,直接道:“本官没时间跟你闲扯,这就要前往面圣。”说完,径直往豹房去了。

    张苑追在后面,提醒道:“就算要去面圣,你也该准备一辆马车,走着去算几个意思?咱家先说好,到了陛下面前你就可劲儿攻击刘瑾,让陛下对其生厌……你很清楚,陛下对你有多信任,你说话才好使。”

    不管张苑说什么,沈溪都不想搭理,感觉跟张苑间没有共同语言。

    而张苑却在不厌其烦讲述着他的建议:“……如果陛下要征调刘瑾回来,你便说他就是个奸臣,在朝贪污受贿,陷害忠良,做事不可理喻,还有便是破坏陛下国策,不思江山社稷……”

    说到最后,张苑已经不在乎哪些话是真的,哪些是刻意诬陷,好像他说的都是至理名言一样。

    从东长安街到豹房,这一路上张苑不知道扯了多少东西,快到豹房门口时,沈溪总算开口了:“张公公,若让你做司礼监掌印,你能担得起这个职责?”

    张苑一愣,随即有些恼羞成怒:“大侄子,你这话说得让人实在窝火,咱家怎就当不起了?”

    沈溪道:“那本官问你,司礼监中如今有多少人,而每日奏本又是多少?”

    “你……”张苑指了指沈溪,嘴巴张开又闭上,半晌后才道,“这跟当好司礼监掌印有何关系?”

    沈溪继续往豹房行去,口中道:“许多事情都是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等你真有这本事的时候再说,那时说不定我会支持你来担当这差事,但现在,最好还是安分守己,否则不仅是刘瑾,就算是外戚党和文臣集团的压力,你也承受不起!”

    ……

    ……

    豹房内,朱厚照在胡天黑地中接到传报,说是沈溪和张苑一起来了。

    朱厚照满面期待:“沈先生过来,必定是宣府前线有消息了……不出意外的话应是捷报,走!”

    朱厚照带着通传的太监出来,到了月门前,钱宁正在那儿恭候,之前第一道传报便是钱宁完成,沈溪没法进入豹房内院,就是张苑这会儿都没法做到不经通传便见朱厚照。

    “陛下!”

    钱宁向朱厚照施礼。

    朱厚照问道:“钱千户,沈先生可有说明宣府战果如何?”

    钱宁道:“沈尚书只是让微臣进来通禀,至于详细事情,他未提及,不过看沈尚书的神色似乎有些紧张,怕是……”

    朱厚照板起脸来:“莫要自作聪明,宣府前线战果如何,是你能随便揣度的吗?由沈先生亲自策划,还有那么多精兵猛将参与的战事,怎会发生意外?”

    话是这么说,但朱厚照自己也有些不自信,显然是因钱宁说沈溪神色紧张所致。

    朱厚照走在前面,钱宁紧随其后,二人到了前堂,见沈溪和张苑正在那儿恭候。

    朱厚照从内帷出来,直接摆手道:“沈尚书,不用行礼了,宣府战果如何?”

    沈溪见朱厚照火急火燎出来,神色不善,再打量钱宁,便知道可能是钱宁暗地里说了什么话才会让朱厚照如此紧张,当即禀报:“宣府之战刚结束,以地方所奏,取得歼敌两千的战果……”

    “才两千啊!”

    朱厚照脸上明显带着失望之色,“难怪先生不太满意,朕对这结果也很不爽,出动那么多人马,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才消灭两千人……这场仗简直就是失败啊!”

    钱宁和张苑都没听懂,歼敌两千算是失败?

    这算哪门子道理?

    沈溪道:“这是详细战报,陛下请御览!”

    说完,沈溪将战报拿出,直接呈递朱厚照面前。

    朱厚照伸手接过看了起来,很快便一个脑袋两个大,抬起头来看着沈溪,道:“先生,这都写的什么,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沈溪回道:“此乃军中密码写成,需经过翻译才能知悉其中内容……呶,这是整理后的战报,请陛下再看!”

    说完,沈溪又从怀里拿出另外一份战报,让张苑呈递过去。

    朱厚照对照两份战报,眼睛瞪得大大的,诧异地问道:“沈先生,你这都怎么看出来的?为何要这么做?不嫌复杂吗?”

    沈溪道:“如此是为防止军情被敌人获悉……陛下之所以看不懂,是因为每一个字都对应相关密码,通过特殊组合而成。”

    朱厚照脑子聪明,听沈溪这么一解释,立即明白过来,点头嘉许:“这倒是个好主意,一般人哪怕截获信件,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沈先生用兵,果真无人能及!”

    朱厚照如此夸赞沈溪,张苑和钱宁都不以为然。

    尤其是钱宁,心想:“你沈之厚写个战报都要分成两份,这是显得你学问好,故意卖弄玄虚吧?哼哼,如此行径最让人看不起!”

    朱厚照看过翻译后的战报,脸色带着些许失望,望着沈溪道:“沈先生,虽然此战已经结束,你可有办法,适当扩大一下战果?朕就怕这捷报,会让朝野臣民看不起,跟先皇在世时取得的丰功伟绩实在没法比。”

    取得胜利,朱厚照还不满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朱厚照拿这功劳跟弘治初年对草原部族的战果比较,已足够自豪,但跟弘治末期几场大战战果相比,就显得有些拿不出手了。

    不过那几场胜仗,都是在沈溪参与甚至主导的情况下取得,朱厚照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觉得战果差强人意时,便不自觉求助于沈溪,让他的老师来帮忙“扩大战果”。

    沈溪心说:“这小子不会是暗示我,让我随他心意虚报战功吧?”嘴上连忙道:“鞑靼兵马已撤回草原,以现在九边情况看,出兵追击的话,可能会陷入泥沼,转胜为败,不如就此罢手……等日后再找鞑靼人算账。”

    “唉!”

    朱厚照长叹一声,“朕本以为能取得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捷,谁知道……半拉子的战功,朕看了都觉得寒碜,如果现在直接出兵草原,攻灭鞑靼王庭是否有机会?”

    面对朱厚照又一轮期待的目光,沈溪还是断然摇头:“鞑靼人遭遇溃败的,只是达延汗部左翼,而非其中军,鞑靼人回到草原上,利用骑兵的优势,可以做到神出鬼没,届时我陷身草原的大明将士,天时地利人和都将失去,想要攻灭鞑靼王庭……实不可期。”

    “这,这!”

    朱厚照显得很着急,道,“沈先生你且说,这丁点儿大的胜利,怎么个庆贺法?难道让朕跟那些人说,这次战事只取得一点不值一提的战果,大家洗洗睡吧……之前朕可是言之凿凿……”

    张苑道:“陛下,歼敌两千已是极大的胜利,怎能不是大捷?”

    钱宁趁机帮腔:“是啊,陛下,只要是我大明取胜,鞑子兵败,那就是我朝军民所期冀和看到的!”

    朱厚照皱了皱眉头:“沈先生,现在可以确定刘瑾没有虚报战功了吧?这次是否可以让他将功补过呢?”

    之前一直都在说大捷的事情,但其实在场之人除朱厚照在意这个外,旁边几人更在乎刘瑾的事情,现在终于说到正题,钱宁和张苑不再言语,等着沈溪出言发起攻击。

    沈溪道:“请陛下看战事结束的时间。”

    “哦?”

    朱厚照往战报上看了一会儿,立即皱眉,“战报是昨日清晨发出,也就是说,这一战才结束不到十个时辰,那刘瑾怎么会那么早便传递消息来,难道他……未卜先知?”

    “哦,朕知道了,刘瑾奏的是保卫张家口堡的胜利,而最后的决战则是在城塞外进行,所以才会出现时间上的差异……哈哈,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没等沈溪详细奏禀这场战事的过程,朱厚照已在自行脑补。

    脑补也就罢了,说的还全都是维护刘瑾的话,好像在此之前朱厚照已为刘瑾找好了台阶下,如此一来他可以顺理成章将刘瑾征调回朝,继续充当他的左膀右臂。

    沈溪虽然心中非常介意,但没表现出来,神色波澜不惊。

    张苑那边就比较急了,不停地给沈溪使眼色,示意沈溪趁热打铁,把刘瑾虚报战功的罪名给坐实。

    沈溪叹道:“城塞防守作战跟伏击战,发生在同一晚。”

    “哦?是吗?”

    朱厚照又详细将战报看了一遍,点头道,“还真是如此,那也就意味着,刘瑾足足提前了一天……啊,不对,是提前两天就把战报发出来了?这……这怎么可能,他不会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吧?”

    张苑趁机道:“陛下,刘公公有这能力吗?奴婢跟他相处很长时间了,从未听说过……钱千户,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钱宁可不会跟张苑那样闲得没事去攻击刘瑾,他这边已经做好迎接刘瑾回朝的准备,所以扭头沉默不语。

    朱厚照完全没把张苑所说的话当回事,看着沈溪道:“沈先生不会是想说,刘瑾他立功心切,以至于在战事开始前便先行报了战功吧?”

    沈溪没回话,只是恭敬行礼,大概意思是,刘瑾做了什么事情你心里难道没点逼数吗?

    朱厚照想了下,将战报放到茶几上,随即坐回椅子上,道:“如果属实的话,那刘瑾的确行为不当……但是,总归他跟在王守仁身边,一起取得这场战事的胜利,这一战中他也算是居功至伟吧?”

    沈溪心说,刘瑾不过是缩头乌龟一般躲在后方,谈何居功至伟?如此置前线将士于何地?

    不过他算是看出来了,朱厚照这是要维护刘瑾到底,现在再说什么都属徒劳,还不如想想怎么善后,最好是能在刘瑾回朝后的权势上做文章,不能让刘瑾继续掌握司礼监和内行厂。

    沈溪道:“至于详细的功劳奏禀,之后宣府地方,以及此战中的将帅,都会有奏本上呈。臣作为兵部尚书,不会对此战战果发表看法,一切等陛下亲自审查。”

    朱厚照听到这话,感觉沈溪对他有些不满,心里也知道自己对刘瑾有些维护太过。他嘿嘿一笑,道:

    “沈先生辛苦了,这大晚上都没睡觉,有了战报第一时间呈奏朕,朕知道战事的结果后,睡觉能更香一些。不过这功劳……还有提升的余地,沈先生以为如何?”

    朱厚照话里话外都在说这功劳不够大,暗示可以将功劳再酌情增加些,这样面子上更好看。

    之前是地方官员想借虚报骗取功劳,现在却是朱厚照主动提出虚报战功以此提高“业绩”。

    沈溪心道:“你这个皇帝都不管事,功劳大小对你有何意义?光知道维护面子,但其实你做的事情大多都不要脸……”

    朱厚照见沈溪缄默不语,再次问道:“先生可有什么好办法?”

    沈溪道:“具体功劳,要等臣回去后再行查验,陛下当开午朝,以便文武百官奏事!”

    “这样啊。”

    朱厚照想了下,点头道,“那就按照沈先生所言,明日……现在应该说是今天了,中午便开午朝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