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38章 留刘瑾
    朱厚照这一离开,大臣们尽皆哗然。

    朱厚照拂袖而去不是一次两次了,好像每次朝议,最后都会出一些乱子,其根源便是刘瑾跟朝臣间的对立。

    每次,朱厚照都站在刘瑾的立场上,谢迁等文臣屡次劝谏均无效果。

    朱厚照走后,文臣们大多神色凄然,相顾无言,显然失望透顶……当然,也有人谈笑风生……

    谢迁长长地叹了口气,在周经搀扶下,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没往沈溪身上瞧,更没有出言指责。

    此时谢迁心灰意冷,全靠周经和几名老臣扶着才不至于委顿在地,他低着头,艰难地挪动脚步,往奉天殿外行去。

    沈溪自然不会自触霉头,在这件事上,他违背了文官集团的意志,虽然是被逼无奈,毕竟跟朱厚照站到对立面上,并非好事,他在心中宽慰自己:“这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前程,而是站在文官集团利益上考虑问题。以陛下对刘瑾的宠信,就算我出面阻止,也改变不了其回朝的现实。”

    等谢迁和周经等人离开奉天殿,沈溪收拾心情准备出宫,刚出殿门,发现刑部尚书屠勋正在外面等他。

    “之厚,跟我来!”

    屠勋没什么架子,示意沈溪跟他同行,临到大明门,左右差不多没人了,屠勋才叹道:“之厚你不必自责,其实无论是谢尚书,还是老朽,都明白你的处境,在这件事上,你没有做错。”

    沈溪没想到屠勋会这么说,暗道:“这话听起来倒是顺耳,但更多却像是强行安慰。”

    “唉!”

    沈溪幽幽叹了口气,道,“陛下遣刘瑾往宣府后,便心生悔意,我前后几次面圣他都提出要调刘瑾回朝,虽然我百般阻挠,但收效甚微……此番陛下心意已决,要是我再出言反对,恐怕跟陛下的师生情谊就此便会断绝……我的确没有别的话好说!”

    “嗯。”

    屠勋微微点头,“陛下的心思,你知我知,满朝上下谁都知晓,但就算知晓陛下行事偏颇,又能如何?刘瑾回朝之势不可逆转,这正是为人臣子者的悲哀。”

    屠勋语气苍凉,“谢尚书之前来见老朽,曾提及此事,他的意思是,既然刘瑾回朝已成事实,那就让你在陛下面前扮个好人,甚至他已料到你会如此说,让我等不要对你横加指责……其实你夹在陛下与文臣中间,才最难自处。”

    “这……”

    沈溪听到这话,虽知屠勋此言有收买人心之嫌,但也知道,谢迁的确是在维护他,甚至可以说忍辱负重。

    屠勋道:“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限制司礼监的权力,让刘瑾回朝后不能再跟之前那样权倾朝野……他离开京城毕竟有一段时间了,回来后暂时无法做到跟以往那般只手遮天,且如今大臣要面圣也不似往常那么困难,尤其是你,之厚,你经常面圣,就算你这次帮了刘瑾,他回朝后依然会找你麻烦,你要有心理准备才是!”

    “知道了。”沈溪点头。

    屠勋再道:“跟刘瑾正面为敌之事你暂且不必有顾虑,陛下归政之前,谢尚书跟老朽都会跟刘瑾势不两立,这朝中决心跟阉党斗争到底的人不少,你只管去做你的事情,兵部为你掌控对文官而言就是最好的消息,绝对不能让刘瑾把魔爪伸向军队,否则恐引发朝局混乱!”

    沈溪恭谨地道:“只要我在朝一日,军权绝不旁落,这是在下对同僚的承诺。”

    “你不必做什么承诺,事在人为,如今陛下看重你,但谁知将来陛下有何心思?刘瑾如今不过一时得势罢了,纵观历史,当权者昙花一现多了去了……谢尚书怕你心里有阴影,之前便嘱咐过,若今日在朝堂跟你生出罅隙,让老朽在散朝后单独跟你言明。如今朝中诸多人盯着他,若他亲自跟你交待什么,实在不妥。好了,言尽于此,你我就此道别吧。”

    屠勋语气诚恳,声音里透着一抹凄凉。

    沈溪再度行礼,没有继续前行,驻足目送屠勋远去,才又迈开沉重的步伐。

    ……

    ……

    华灯初上,寿宁侯府,张鹤龄和张延龄刚从皇宫回到家中。

    二人进入正堂,张延龄已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些文臣简直就是废物,一点儿魄力和担当都没有,明知刘瑾回来他们没好日子过,居然不以死相谏……尤其是姓沈那小子,居然帮刘瑾说话,哼,看刘瑾回来不活剥了他!”

    张延龄的怒气,全来自于对刘瑾的忌惮,想到刘瑾回朝到手的权势会被其重新窃夺,内心便隐隐不安。

    张鹤龄比张延龄淡定多了,道:“二弟,你先别发火……难道你没看出来,正是因为陛下对刘瑾百般纵容和偏袒,才令文臣对刘瑾回朝之事无计可施?”

    张延龄略带不满:“大哥,你怎么也帮那帮百无一用的文臣说话?你没看姓沈那小子,他态度明确请调刘瑾回京……我看这小子简直活腻了,刘瑾离开京城就是他一手炮制,回来后能轻易放过他?”

    张鹤龄摇了摇头,眉头微皱,似在思索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二弟,你也说刘瑾回朝受影响最大之人非沈之厚莫属,他为何会出面帮刘瑾?是他觉得可以跟刘瑾讲和?还是说他有自信让刘瑾回不了京城?”

    张延龄一愣,随即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问道:“大哥的意思,是他先在陛下面前赚个好人,回头设计将刘瑾诛除,里外都不吃亏?”

    张鹤龄长叹口气,无奈摇头:“谁知道呢?满朝上下,让人看不懂的不是谢于乔,也非我们那皇帝外甥,而是这个沈之厚,他年纪轻轻就有今天的地位,你以为他单纯靠逢迎和取巧?”

    “就算不靠花言巧语上位我看也好不到哪儿去……陛下对他宠信有加,言听计从,旁人对他的评价从来都是褒贬不一,谁敢打包票他就不是佞臣?”

    张延龄嘴上这么说,但底气却没那么充足。

    张鹤龄没好气地道:“你啊,就是死犟,跟你说什么总听不进去……沈之厚回朝明知刘瑾会对付他,却依然不拉帮结派,甚至跟谢迁等文官都貌合神离,俨然成为朝廷中立派的代表,他到底安得什么心,你知道?”

    被自己兄长教训,张延龄没有辩驳,一个人坐在那儿生闷气。

    张鹤龄继续道:“如果不是我之前猜测的两种情况,那就是说,沈之厚知道无法挽回陛下之心,只能先由着陛下心意将刘瑾调回朝,因刘瑾之前拥有的权力已失去大半,就算刘瑾回来,朝中各大势力也会联合起来与之作对,刘瑾的日子不会像以前那么好过……”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就怕沈之厚的目的是限制你我兄弟,因刘瑾离朝,张苑得到的利益最大,也就是说,你我兄弟得益最多!”

    “什么?”

    之前张延龄的气已经消了些,听到这话,又怒了,“合着这小子是在算计我们?大哥,那你在朝堂上还不站出来说话?”

    张鹤龄道:“当时的情况,满朝文武除了阉党都反对刘瑾回朝,但陛下态度仍那么坚决,你我站出来说话又有何用?说话要动脑子,如果你有沈之厚一半……不,一成的聪明才智,咱兄弟二人也不至于到现在这般上不上下不下,害怕这个担心那个,苦了姐姐天天在宫里以泪洗面……你不争气的话,手头既有的权力都会被刘瑾夺回去!”

    张延龄斜着眼,嘴上骂骂咧咧:“活该千刀万剐的沈之厚,天打雷劈的刘瑾,这些不是玩意儿的东西,怎么没一个个死绝了?哼,他们最好别犯到老子手上,否则非将他们给大卸八块不可!”

    张鹤龄没理会弟弟的发泄的话语,道:“刘瑾回朝,司礼监多半会被其掌控,现在你我一定要防备他将提督三千营的权力拿回去,同时尽快安排张苑到司礼监任职,就算不能成为掌印,至少也要任个首席秉笔太监……”

    “大哥,您之前不是说过,张苑在御马监的权位不能丢么?”张延龄抬起头诧异地问道。

    “此一时彼一时也,如果不想让刘瑾一家独大,势必要控制司礼监……现在不能光指望张苑一人,还要多安排些人入宫担任重要职位……哦对了,之前一直说要跟钱宁打好关系,他是陛下跟前的红人,如果他能站到我们这边,对付起刘瑾来就更有把握了!”张鹤龄分析道。

    张延龄道:“说来说去,还是要收买人,这可是花钱的营生,就怕花了银子别人还不领情!”

    张鹤龄没好气地道:“现如今的态势,若不拿出实际的好处,旁人怎会帮你做事?除非你有沈之厚的本事,让陛下主动放权给你……短时间内,刘瑾回朝依然难以染指兵部的权力,这也是沈之厚不惧刘瑾回朝的原因所在!”

    “走着瞧吧!”

    张延龄道,“兵部说是在沈之厚手中,但只要刘瑾在咱那皇帝外甥面前天天吹耳边风,咱外甥会对那小子继续信任下去?大哥,你我还是合计一下,怎么把沈之厚这小子给做了,这小子曾算计过你我,留他在朝始终是个隐患,难道就这么任他在兵部为所欲为?”

    张鹤龄一抬手,阻止弟弟的话:“对付沈之厚的话留到以后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应对刘瑾回朝的威胁……如果沈之厚不派人半道截杀,你我也要差人前往,正好可以嫁祸给沈之厚。沈之厚希望我们跟刘瑾斗,他躲到背后捡现成的,我们何不反其道而行之?”

    张延龄眼前一亮:“大哥这主意不错。”

    张鹤龄再道:“之前不是送进宫一个叫做司马真人的游方道士?如今他在陛下面前也很得势,回头见见他,许诺他些好处,金银美女任他挑选……这次前往宣府监军的还有个太监,陛下平时宠信有加,好像叫什么小拧子,等他回朝后也将他给收买了……总之,现在要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就算是沈之厚和谢于乔那边也不可得罪!”

    “不甘心,实在不甘心!”张延龄握紧拳头道。

    张鹤龄皱眉:“不甘心也要做,论威胁,还是刘瑾大,铲除刘瑾后,这朝中能跟你我兄弟斗的人,就只有沈之厚和谢于乔,但你我兄弟可不是刘瑾,你我乃皇亲国戚,陛下和太后绝对会站在我们这边!”

    ……

    ……

    沈溪没能阻止刘瑾回朝,情绪低落。

    倒不是因为刘瑾回朝后能兴起怎样的风浪,而是沈溪发现,朱厚照对待他更多是利用,而不是信服。

    沈溪回衙门途中仔细思索这个问题。

    “我希望做的,是将朱厚照培养成我希望的皇帝,大明可以从此走向拐点,东方文明可以复兴,明朝中晚期的颓败可以避免,甚至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大明帝国,征服世界,而不是等过个一百多年为外族所灭,更不会有几百年后的奇耻大辱!但现在看来,朱厚照不会按照我规划的道路走……”

    “这小子想做的是吃喝玩乐的昏君,每天无所事事,连朝事都丢给他人,偏偏他宁肯信任太监,也不肯信任文官,如今对我也有了芥蒂……除掉一个刘瑾,以朱厚照现在好逸恶劳的德性,难道就不会有旁人崛起?”

    沈溪对朱厚照很失望,这种悲观情绪,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需要重新规划。

    回衙后不久,沈溪又出门去见熙儿,准备让熙儿将他的意思传递至宣府……总的来说,准备放刘瑾回京。

    熙儿接到命令后极为不解:“大人,您既然如此忌惮刘瑾,为何不索性让其死在边关?只要您一声令下,师姐一定会派最好的刺客杀带刘瑾……我就不信没有成功的机会!”

    “军中杀人,有你说得那么容易?”

    沈溪摇头道,“就算能杀,我也不会这么做,刘瑾不过是陛下意志的体现罢了,杀了刘瑾,难道就能改变陛下对朝事的态度,让他走出豹房?”

    涉及朝事,熙儿一阵头大,低下头沉默不语。

    沈溪再道:“跟你师姐说,该发生的事情迟早会发生,不要阻碍刘瑾回朝,这次的功劳,我会记得,朝廷也会记得,你们姐妹做得很好,剩下的事情就是防止鞑靼人卷土重来……胡琏回朝时,你和你师姐一起回来,宣府不用再留人了!”

    熙儿道:“是。”

    沈溪站起身,走到窗口位置,仰头看着天空繁星点点,没来由说了一句:“这秋后的蚂蚱,没几天好蹦跶了……”

    “大人是在说刘瑾吗?”熙儿问道。

    “是谁并不重要。”沈溪道,“还有,此番想让刘瑾死的人恐怕不在少数,但凡刘瑾出意外,陛下一定会怀疑到我头上,让你师姐看情况,若发觉有人刺杀刘瑾,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现在我反倒希望刘瑾能平安回京!”

    “啊?”

    沈溪的话越发让熙儿不理解。

    现在沈溪不但不让她和云柳除掉刘瑾,还要出手相帮,让她实在无法接受。

    沈溪察觉到熙儿的惊愕,摇头苦笑,解释道:“你记住,这世间没有绝对的正义与邪恶之分,有的只是利益纠葛。如今朝廷各方势力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刘瑾死去这种平衡很可能会被打破,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果。留一个刘瑾,看似危机四伏,但棋局就此有了转圜的余地,自损三百未必不能杀敌一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