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40章 加封
    吃过晚饭,沈家一大家子围坐一起,闲话家常。

    沈溪已经很久没出席过这种家庭活动。

    平时早出晚归惯了,且这些日子沈溪时常在惠娘和李衿那边留宿,对家人的关怀自然少了。

    周氏自恃为一家之主,但这种阖家团聚的时候,沈溪却没请她过来,主要是不想听周氏唠叨。

    就算周氏说的都是废话,沈溪也不得不听从,因为这时代孝义为先,周氏是他母亲,再加上家里女人都对周氏敬畏有加,但凡周氏出现,所有人都放不开。

    这时候身怀有孕的林黛理所当然成为主角。

    谢恒奴忍不住跟林黛“取经”,因为她这两年也没再怀上,谢家很希望她能为沈溪诞下麟儿,如此才能巩固她在沈家的地位,所以一向知书达理的谢恒奴也不免有些小情绪,觉得自己受到冷落。

    怀孕就有机会,指不定就可以生下儿子,母凭子贵,在家中的地位也就不一样了。

    沈溪见林黛面有倦容,当即关切地道:“黛儿,你若是觉得累了,便回房歇着,养胎要紧。”

    “没……没事。”

    林黛生怕自己回房后,沈溪进了别人的房间,看起来她有了身孕后已无欲无求,但其实内心还是非常希望得到沈溪的关爱,这会儿眼巴巴望着沈溪,好似在说,我行的,不要把我当成孕妇。

    尹文好奇地问道:“黛儿姐姐怀孕了,为什么肚子没大起来?”

    谢韵儿笑道:“这才怀孕两个月,要再过一段时间才会显怀,你个小丫头也开始关心这些了?”

    她在打趣尹文时,不时看看沈溪,意思是蜜桃已成熟,该到采摘的时候了,相公几时出手呢?

    沈溪因惠娘的存在,不得不把一碗水端平,其实这会儿尹文和陆曦儿的岁数都已十八岁,在这时代算是大姑娘,该有个归宿了。

    沈溪心中一沉,脸上却不动声色:“不说这些,夫人,家里有什么事情说说吧,我许久都没关注过家事,朝廷事情繁多,未来可能还要忙,趁着现在有暇过问一下,免得回头你们觉得我这个一家之主做得不称职!”

    谢韵儿笑道:“一家老小都在京城,老爷又深受陛下器重,家中能有什么事?老爷想多了……如今一家和睦,最大的事情怕就是黛儿有了身孕,还有便是……曦儿和小文的事老爷要放在心上,别把大好年华蹉跎浪费了。”

    沈溪看了看尹文和陆曦儿,此时两个女孩子也含羞带怯地偷窥他。

    沈溪沉默一下,神色淡然:“我知道怎么做……不过很多事不必操之过急,或许是我太忙了吧,等这段时间朝事忙完后再说!”

    一句话,沈溪又将他跟尹文和陆曦儿的婚期延后。

    ……

    ……

    刘瑾很快就要回来了,京城陷入短暂的安宁期。

    就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各方势力都暂时蛰伏起来,彼此相安无事。兵部事务无人干涉,沈溪的权限得到最大程度的保留。

    沈溪尽可能不过问兵部以外的事情,免得给外人发出错误的信号。

    两年国策没有改变,这是沈溪在朝立足的根本,朝中人都清楚换作他们绝对不敢如此许诺,要是换下沈溪谁也支撑不起朱厚照的野望,干脆任由沈溪折腾。

    不过随着刘瑾回朝日期临近,京城局势逐步变得紧张起来。

    尤其是谢迁,多日称病不出,朝中许多人都怀疑,内阁莫非已走上更替首辅的节奏?

    若刘瑾回朝而谢迁离朝,那下一任首辅不用说便是阉党中分量最重的焦芳,除此之外没谁有能力接过谢迁的位置。

    这天黄昏时分,日落西山。

    沈溪刚从兵部衙门出来,准备打道回府,却见一名手持拂尘的中年太监在几名侍卫簇拥下出现,拦住去路。原来此人一直在兵部衙门外等候,沈溪没出来,他竟未进去打扰。

    “……沈尚书,陛下有吩咐,等您处置完公务后,进宫面圣,陛下有话要对您说。”

    太监名叫全亮,在乾清宫任职,地位不怎么高,很多时候作为传话太监出来办事。

    沈溪问道:“陛下可有说及,要谈什么?本官也好有所准备。”

    全亮惭愧一笑,道:“小人哪里知晓?沈尚书,您现在就入宫吧,怕是陛下等急了……小人为您引路,请!”

    从兵部前往乾清宫,说是没几步路,但其实也不近,从长安左门入宫门,一路走到紫禁城中心。

    沈溪跟随全亮抵达乾清宫正殿门前,全亮进去通禀,沈溪在外等候。

    之后出来迎接的不是全亮,变成了张苑。

    张苑乐极生悲,以为得到朱厚照的信任便可登上司礼监掌印宝座,却不知朱厚照最后看重的依然是刘瑾,张苑屈居人下,非常担心刘瑾回朝后会对他展开报复。

    张苑有几日没见沈溪,见面后上来便提醒:“陛下此番有意要给你加官进爵。”

    “嗯!?”

    沈溪有些糊涂了,自己已经是兵部尚书,这官职还能怎么加?

    仔细一想,沈溪大概明白过来,张苑所说加官进爵,很可能不是官职上的晋升,而是加封号和爵禄。

    张苑怕沈溪听不懂,解释道:“陛下说了,此番宣府之战,首功虽不在你身上,但始终是你举荐了王守仁和胡琏,这二人战功赫赫,表现突出,实乃国之干臣。陛下有意为你加太子少傅或太子少保,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沈溪微微点头,他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一个兵部尚书挂太子少傅或者太子少保衔,并不算什么,或许是因为他年岁小,朝中一直无人帮他争取,朱厚照无心朝政,事情也就暂时搁置下来。

    沈溪正要往里面走,见张苑挡在前面,不由问道:“张公公还有别的事吗?”

    张苑翻了翻白眼,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这会儿进去稍微早了些,陛下刚睡醒,正在整理衣衫,怕是要过段时间才能出来……你对刘瑾回朝一事可有应对之策?”

    沈溪明白,现在张苑最头疼的就是刘瑾回朝。

    阉党内部的斗争,其实就是张苑和刘瑾间斗法,延伸开来便是阉党跟外戚党的权力之争。

    沈溪反问:“难道寿宁侯和建昌侯没作安排?”

    张苑脸色非常难看:“你莫在这里说风凉话,两位国舅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寿宁侯说过要帮咱家进司礼监,但这事一直没下文……唉,光是跟太后娘娘通气有何用?至今皇后娘娘尚未被陛下宠幸,就跟打入冷宫一般,不就是因为陛下跟太后娘娘之间有矛盾?”

    这话藏着极多玄机。

    沈溪想了下,张苑有点儿泄露皇室机密的意思,皇帝跟皇后的关系,也是你一个阉人可以随便嚼舌根的?

    “那依照你的意思,是让我跟陛下建议提拔你入司礼监?你觉得在当前的情况下,陛下能听得进去我的话?”

    张苑皱眉:“你沈大人怎么就是不肯帮忙?咱们毕竟是亲戚……”

    “少提亲戚!”

    沈溪态度强硬,“有本事你就对人嚷嚷说你是什么人,或者让外戚知道你的身份来历,看他们将来是否还会信任你!跟你说过多少次,这件事休要再提,否则吃亏的终归是你自己!”

    张苑恼火地问道:“那你就不能对陛下说,司礼监可适当增加人手?就算将戴义撤下来也好嘛,只要咱家能进司礼监,就能跟刘瑾分庭抗礼!”

    沈溪心想:“你张苑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在刘瑾面前,你的那些阴谋手段太过小儿科了,凭什么跟刘瑾对抗?”

    二人正说话间,之前进去通禀的全亮出来了,见张苑和沈溪好似是在争论什么,不敢靠拢过来,远远地便行礼道:“沈尚书,张公公,陛下已经在里面候着了,您二位现在就入内面圣吧……”

    全亮面前张苑可不敢提自己跟沈溪的关系,怨责地斜视沈溪一眼,这才在前引路,一起进入乾清宫大殿。

    ……

    ……

    朱厚照坐在龙椅上,拿着份奏本,低头仔细查阅,看起来一副专心致志的模样。

    “陛下。”

    沈溪来到丹陛下恭敬行礼。

    “沈先生来了?”

    听到声音,朱厚照抬起头来,脸上先是一阵茫然,随即涌现一抹和熙的微笑,“几日不见,看先生气色不错嘛。”

    沈溪心说你小子可真会装,如果真能如此用心打理朝政,何至于登基后出那么多幺蛾子?嘴上却道:“不知陛下何事传召?”

    朱厚照笑呵呵道:“现在已是日落时分,先生完成一天差事,本该早些回去歇着,不过朕手头上有一些棘手的事情没法处置,只好请沈先生过来一起商量……你们没什么事,便退下吧!”

    等张苑等人退出殿外,朱厚照这才站起身来,走出龙案,下丹陛来到沈溪面前,蹙眉说道:“沈先生,朕知道刘瑾回朝一事,朝中人大多都有意见,这件事是朕做得过了。”

    沈溪眯眼打量朱厚照,心想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自知之明了?

    “内监人事安排,本是陛下一句话的事情,朝中大臣再反对,那也是陛下的家事。”沈溪试探地回了一句。

    “说得好,朕也是这么觉得。”

    朱厚照果然上钩,好像被沈溪的话引发共鸣一样,点头不迭,“刘瑾是朕的家仆,跟随朕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么让朕将其发配至边关,甚至还要杀了他,不是强人所难吗?就算畜生也会有感情嘛……”

    沈溪皱眉,这比喻……也没谁了。

    朱厚照再道:“朕不想让朝中大臣难做,准备酌情对此战有功将士进行赏赐,若他们觉得朕赏赐刘瑾不公,那干脆让刘瑾功过相抵好了,朕只是让他回朝继续以前的差事,重新做司礼监掌印,这样总不会有人有意见了吧?”

    纸上谈兵,不知朝中人真正的担忧,就妄下定论,这样的皇帝简直傻得可爱!沈溪实在不知该怎么跟朱厚照解释,所以干脆来个缄口不言。

    朱厚照还在那儿自说自话:“朕知道先生劳苦功高,朕准备封先生为公侯,先生以为如何?”

    这话倒是将沈溪惊着了,心想,你这小子不是乱来吗,怎么突然说封公侯,难道不是加个头衔了事?当下赶紧道:“陛下请三思,大明自靖难以来,少有拜公侯者……臣乃文官,更当不起这荣耀。”

    朱厚照一摆手:“先生何必自谦?这朝中上下,论打仗,没人比先生强,这可不是朕随便说说,而是天下人共识。可惜先生取得战功时,朕没有登基,估计先皇对先生功劳有所顾忌,这才没封公侯……”

    沈溪心想:“那时都不行,现在就可以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朱厚照问道:“先生接受便可,料想朝中人不会反对。”

    你说不会反对就没人反对了?沈溪可不想让自己被朱厚照活生生推到文官对立面上,断然请辞:“无功不受禄,臣于此番宣府之战,只是在后方绸缪,并未亲临一线,不敢妄谈功绩,若陛下真要赏赐,那就封赏宣府之地将士。”

    朱厚照嘿嘿一笑:“朕之前就想到先生可能不会接受朕的好意,不过朕确实想为先生加封……嗯,要不这样吧,不是说两年……不对,是一年八个月后就要跟鞑子决战吗?若先生陪同朕扫平草原,朕便封先生为公爵,先生意下为何?”

    沈溪道:“真有那日,陛下再提加封之事也不迟!”

    “好,好!”

    朱厚照满意点头,“难得先生没有回绝,朕心甚慰……哦对了,先生回朝为兵部尚书有些时日了,朕准备让礼部加先生为太子少傅,以彰显先生学问和能力,这是合符朝廷规矩之事,先生总不会推辞了吧?”

    沈溪这才恭敬行礼:“谢陛下隆恩。”

    加太子少傅衔,对沈溪的生活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兵部尚书职位不会变,只是看上去在朝中的地位更加巩固罢了。

    这种事情,沈溪不会跟朱厚照争论。

    朱厚照脸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沈溪看到后不禁一个激灵,暗忖:“这小子分明是有事相求。”

    果不其然,朱厚照紧接着便说出他的请求:“沈先生,那日朝会后,谢阁老一直称病不出,如今留在府中,闭门谢客,据说谁都见不到他的面,就算前去探病之人乃六部部堂或者朝中勋贵,也都被他拒之门外……”

    沈溪道:“陛下的意思是……?”

    朱厚照笑道:“谢阁老是朝廷栋梁,朕希望他能在刘瑾回朝后,跟刘瑾精诚合作,朕不想让朝廷失去支柱。沈先生跟谢阁老关系非同一般,朕想让沈先生代替朕去探望谢阁老的病情,顺带看看他几时回朝当差。”

    沈溪有些想不明白了。

    这小子几时开始关心起大臣的情况了?

    谢迁称病不出,照理说朱厚照不会多加理会,这小子到底为何,突然对一个屡次忤逆他意志的大臣如此感兴趣了?

    沈溪道:“陛下让臣去见谢阁老,不知有什么话转告?”

    朱厚照转过身,登上丹陛,往龙案走去,施施然在龙椅坐下,才以悠然的语气道:“当初父皇给朕安排的顾命大臣,如今还在朝当差的就剩下谢阁老一人,朕登基一共不到两年时间,朝廷就发生许多变化,朕不希望最后一名顾命大臣离开!”

    听起来像是朱厚照对老臣有感恩之心,但沈溪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朱厚照继续道:“若是谢阁老实在是身体难以为继的话,朕不会强人所难,但如今内阁除了谢阁老外就只有焦大学士和王大学士,这两位年岁都不小,总该为内阁再补充些新鲜血脉才好。”

    沈溪请示道:“那此番臣前去见谢阁老,是否跟他提及此事?”

    “最好提提,之前朕便想过,要在内阁增加人员,但这件事一直耽搁,后来就没音信了,或许是朕平时太忙了吧……”

    朱厚照说话时一副大言不惭的模样,其脸皮之厚让沈溪看了一阵汗颜。

    “小小年岁便老气横秋地张口说瞎话,也就你小子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自古君王比谁脸皮厚,你小子一定能排得上号。”

    朱厚照连续打了个哈欠,他擦了擦眼睛,精神似乎一下子松懈下来,连说话透着一抹疲倦,“沈先生跟谢阁老说说人选问题,其实朕以前最希望沈先生入阁,但现在看来,先生留在兵部意义更大一些,如此就让谢阁老跟朕推荐一两名人选……”

    “朕知道在刘瑾回朝一事上,谢阁老心里不舒服,那不妨就以这件事,当作是对他的一种补偿吧!”

    沈溪很无奈,朱厚照居然在这节骨眼儿上找平衡,此等补偿方式显然会给人不好的印象……表面上看起来是关心谢迁,但其实隐隐透露出让谢迁退位让贤的意思。

    谁跟这小子作对,这小子就对谁有成见,刘健和李东阳这样德高望重的老臣都被迫致仕,更何况个声望不及刘、李二人的谢迁?

    沈溪再度弓腰请示:“若谢阁老身体难以为继,臣也认为谢阁老当早些回乡颐养天年,不过若他身体还能坚持,请陛下对谢阁老提出挽留。”

    “啊?”

    朱厚照精神有些恍惚,听到沈溪的话,先是一怔,顿了一下才明白沈溪在说什么,一摆手,道,“沈先生先去吧,朕知道要留贤臣在朝……朕素来敬重谢阁老,断不会做出卸磨杀驴的事情,就算刘瑾回朝,朕也不会让刘瑾大权独揽!”

    沈溪很想说,你小子记得今日所言,别现在说一套,将来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也好,我早就想去探望谢老儿,但碍于情面,一直无法成行……这次谢老儿的闷气有部分因我而发,干脆借助这次难得的机会去见见他,希望他能尽快平复心情,回内阁继续跟刘瑾作对!”

    想到这里,沈溪欣然领命,行礼后转身欲去。

    临出殿门前,朱厚照的声音再次传来:“沈先生回去后稍安勿躁,待出征兵马凯旋,朕便对先生做出颁赏,规格绝对不会比宣府之战首功之人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