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42章 先一步后一步
    除非万不得已,沈溪不想去豹房见朱厚照。

    一旦规矩被破坏,长此以往,朱厚照说不定会直接在豹房设个场所专门接见大臣,大明的威严将荡然无存。

    谢迁虽然对沈溪的提议不是那么上心,但也没反对,最终还是选择回去,等候来日再进宫面圣。

    第二天一大早,沈溪便跟谢迁一起进宫,于乾清门候驾。差不多到午时,朱厚照才让人宣沈溪和谢迁觐见。

    朱厚照打着哈欠,却不知是刚睡醒,还是睡到半途被叫醒稍后还要回去补觉。

    沈溪和谢迁行礼,朱厚照问道:“两位爱卿,朕之前跟你们说的内阁大学士人选,你们可拿定主意?”

    言语间,朱厚照将沈溪的意见与谢迁同等对待,虽然谢迁对沈溪没有成见,但听到这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爽。

    沈溪道:“请谢阁老说明。”

    谢迁白了沈溪一眼,上前一步:“老臣举荐翰林学士梁储、翰林侍讲学士杨廷和入阁,与老臣一同参议政事!”

    “哦。”

    朱厚照大概没睡够,脑袋不太灵光,愣了一下,才回想起梁储和杨廷和是谁。半晌后,他点头道:“这二人都曾做过朕的先生,算得上饱学之士,看来处理政务的能力也不错,才得二位卿家举荐!”

    谢迁还在皱眉,朱厚照所言让他听了十分别扭,仔细思考一下,才明白其实沈溪也有进言的权力,心想:“难怪这小子跟老夫说什么他有参议权,感情皇帝已给了他承诺……”

    朱厚照又看向沈溪:“沈卿家,你意下如何?”

    沈溪清楚谢迁有多小心眼儿,也知现在谢迁指不定在那儿腹诽他,当即识相行礼:“回陛下,关于阁臣人选,一切当按照规矩来,先由谢阁老作举荐人,之后在朝会上提出交由群臣商议,最后由陛下作决定……由谁入阁!”

    或许是沈溪说的流程太过复杂,朱厚照眉头立即皱起来,问道:“这么麻烦吗?”

    谢迁不想让沈溪搭茬,主动道:“陛下,一切当按规矩来,如此才能做到公允,若陛下只听老臣和沈之厚一面之词,怕是朝野上下会有诸多非议。”

    “这样啊……”

    朱厚照又在那儿小声嘀咕,沈溪暗中揣摩皇帝此时的心态:“这小子完全把阁臣当成敌人看待……谢迁争不过刘瑾,他这个皇帝才可以恣意妄为,若新入阁的大学士太过强势,那这小子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虽然知道谢迁不想让自己说话,但沈溪还是硬着头皮道:“陛下曾说过,早些定下阁臣人选,如今谢阁老病情痊愈,正是陛下励精图治打造大明盛世的良机,不容再耽搁下去。”

    朱厚照叹了口气,无奈点头:“朕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食言。谢阁老愿意留在朝中,继续帮朕做事,朕心甚慰,眼看刘瑾就要……希望谢阁老继续矜矜业业打理朝政,不辜负朕之期望!”

    本想提刘瑾回朝之事,但朱厚照这会儿有了一定心机,知道谢迁最厌恶听到刘瑾的名字,甚至之前称病不出也完全是他一意孤行要征调刘瑾回朝所致,所以临时改口。

    谢迁请示:“陛下几时举行朝议,商定入阁人选?”

    “朝议?啊!”

    朱厚照脸色发白,显然是怕惹麻烦缠身,对他来说,举行一次朝会意味着半天睡不好觉,还要去见那些让他无比厌恶的朝臣,干脆打起了哈哈,“谢阁老乃内阁首辅,沈尚书也是朕之肱骨,你们提议人选朕很满意……这样吧,朕决定让梁储和杨廷和同时入阁,两位卿家以为如何?”

    沈溪和谢迁对视一眼,对朱厚照的“敷衍”都不太满意。

    内阁大学士的人选居然由谢迁和沈溪擅自决定,朱厚照甚至没跟旁人商议,谢迁觉得这样做太过草率。

    沈溪却好像已认定这件事,点头嘉许:“既然陛下已做出决定,那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不知陛下几时颁旨?”

    朱厚照道:“不如……就这一两天吧,让翰苑那边帮朕草拟诏书……唉,算了,沈卿家,这件事便交托给你,看看给梁储和杨廷和加封个什么官职入阁,这些事情朕不太明白,你代劳朕才放心……完成后,你直接草拟诏书,朕会亲自朱批。”

    “陛下!”

    谢迁一瞪眼,又要跟朱厚照唱反调了。

    朱厚照根本就不想听谢迁说话,不耐烦地挥手:“朕已遂了谢阁老的心愿,让内阁广纳英才,那谢阁老也随朕心意一次可好?朕不想过多理会这些事,有问题的话,谢阁老跟沈尚书自行商议吧……朕累了,要回去歇息,两位卿家自便吧!”

    说完,朱厚照起身便往后殿走。

    谢迁非常恼火,想上去阻拦。

    沈溪一看不好,谢迁一次比一次性子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朱厚照看起来跟面瓜似的,什么事都不管,而且很多时候好说话,但沈溪明白,一旦朱厚照这小子狠下心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沈溪不想失去谢迁这个朝中最大的政治盟友,在谢迁迈步前便先一步将之拦下,朱厚照没有发现异常,打着哈欠慵懒地离开乾清宫正殿。

    ……

    ……

    沈溪和谢迁走出乾清宫,果不其然,谢迁开始表达他的不满。

    “……你自己说的,朝廷的规矩不容破坏,这才一夜工夫,你便改主意了?还是说你喜欢打自己脸,存心给老夫找不痛快?”

    沈溪无奈地道:“谢阁老,这根本是两码事,有些规矩必须要遵守,但关于阁臣人选,你觉得就算进行朝议,情况会有所变化吗?”

    “怎不能?”

    谢迁显得很生气,“翰苑才干那么多,无论新臣还是旧臣,总归有人能出来担当大任,甚至可以让刘少傅回朝……”

    沈溪觉得谢迁的想法太过天真,没好气地道:“谢阁老觉得这有可能?”

    谢迁瞪眼:“未曾试过,怎知一定不行?”

    沈溪摇头:“有句话叫做夜长梦多……难得陛下应允内阁增加大学士人选,还善于纳谏,将我等建议悉数采纳,阁老就应该果断把握这大好机会,将事情确定下来。若拿到朝堂上讨论,过个几日刘瑾就会回朝,阉党有了依靠,谢阁老认为此事会那么容易通过?”

    谢迁恼火地道:“陛下应允的事情,还能出尔反尔不成?”

    沈溪嗤之以鼻:“若陛下真的言出必行,也不至于有今日朝局之乱象,谢阁老在朝多年,早应该参透才是,为何总要我这个后生晚辈点醒呢?”

    之前谢迁便已很生气了,现在沈溪拿出老气横秋的态度说话,越发不喜。

    在谢迁看来,你这小子几斤几两?老夫在朝堂叱咤风云时,你还没出生呢,居然在老夫面前装蒜?

    沈溪又道:“估摸刘瑾回朝,就是这三两天的事情,这会儿或许人已经过了居庸关……阁老做什么事都要抓紧,刘瑾回朝,必然要有一番作为,若是阁老能让内阁脱离阉党控制,那刘瑾兴风作浪就没那么容易了!”

    谢迁一甩袖:“行了,老夫见你就来气,你说你这小子几时不跟老夫抬杠?年纪轻轻的,说话非要让人觉得老成世故,就不能拿出一点年轻人的热忱来?”

    沈溪心想:“怎么老拿我当年轻人看待?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是七卿之一,若按照你的说法,那我不用在朝中混了。”

    这些话,沈溪自然不会当着谢迁的面说出来。

    二人继续往前走,一路上碰到不少太监……朱厚照要增加内阁大学士名额的事情已传开,宫里的管事太监见到沈溪和谢迁一起从乾清宫出来,基本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迁作为阁臣,目的地是文渊阁,沈溪则要出宫。

    过了金水桥,即将分路而行,沉默半晌的谢迁突然出言提醒:“既然陛下让你草拟诏书,便赶紧去拟定,这件事切不可让朝中人知晓,否则旁人会对你有意见……唉,此事怎么都不该你插手,你虽是翰苑出身,但现如今却在六部任职,无权干涉翰苑之事!”

    ……

    ……

    梁储和杨廷和入阁,本来诏书应该由谢迁或者王鏊起草,但朱厚照似乎对这两位阁臣有芥蒂,居然让沈溪拟定诏书,皇帝的礼遇,却给沈溪招来不少麻烦。

    沈溪在朝地位足够高,但他在翰林院仍旧是个侍讲。

    让侍讲来定内阁大学士的委任状,实在过于儿戏。

    另外让沈溪纠结的是,梁储和杨廷和二人谁该排先,谁来排后,这中间大有讲究,毕竟涉及未来朝中首辅人选。

    不是比岁数,也不是看谁在朝当官的年限更长,全在于谁先入阁。

    历史上杨廷和就因比梁储早入阁两年,就算他年纪更轻,还是在李东阳退下来后当上首辅,虽然杨廷和入阁不久便被刘瑾发配南京,并不在任上,但杨廷和的地位却得到朝野普遍认可。

    以沈溪来定,不太愿意将杨廷和列在梁储之前。

    朝中地位,梁储跟杨廷和其实不相上下,但论年岁,始终是梁储年长些,且梁储跟沈溪私交甚好,毕竟二人在翰苑同为东宫讲官。

    至于杨廷和,则因沈溪到詹事府任职时回乡守制去了,正好跟沈溪错过,杨廷和回朝后沈溪却一直在外当官,少了交际的机会。

    沈溪回去的路上就在琢磨这个问题:“谢老儿的意见,也是以梁储为主,而以杨廷和为次,那我为何要做出变更,将杨廷和列在前?虽然杨廷和文武全才,对于皇帝的态度把握明确,历史上表现极为抢眼,梁储与之相比差不少……但始终得按照规矩办事!”

    在沈溪看来,如果杨廷和跟梁储二人入阁时间有个先后,就不会出现目前的争议。

    既然是同时入阁,就得按照既往的规矩行事,以年长和地位高之人优先。二人一个是翰林学士,掌管翰林院,一个则是詹事府詹事,地位相当,但梁储在朝野的声望始终在杨廷和之上。

    如此一来,梁储排在前面无可厚非。

    当然,说是一点私心都没有也不尽然,沈溪在这个问题上,考虑到了亲疏远近,内心有一定偏向。

    人到底是感性动物,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要追求绝对的公平公正。

    沈溪将诏书拟好,准备以梁储为文渊阁大学士入阁,杨廷和则为东阁大学士入阁。

    至于兼职,沈溪没有拟定,以沈溪所料,最后梁储和杨廷和基本会挂六部部堂头衔入阁,这是最基本的情况。

    地位高的挂尚书衔,低的也会挂侍郎衔。

    这件事,沈溪只能对朱厚照提出建议,而不能由他擅自决定。

    沈溪将诏书草拟好,准备带去跟谢迁商议,结果到了谢府门前却吃了闭门羹……谢迁坚决地将他拒之门外。

    沈溪没辙,只能再次入宫面圣,跟朱厚照面对面商议。

    ……

    ……

    时间仓促,沈溪没太多时间考虑细节。

    经提前报请,沈溪第二天见到朱厚照。此时朱厚照刚从豹房归来,睡眼朦胧地在乾清宫接见。

    “……沈先生,朕不是让你来做决定吗?你还来请示朕做什么?诏书有留白的地方,只管填上便可,朕一律都准了,只等朱批走个过场!”

    因为面前没外人,朱厚照说话时没有任何顾忌,完全把沈溪当成自己人。

    现在朱厚照的态度,跟之前他信任刘瑾时一模一样。

    沈溪却承受不了这样的好意,进言:“陛下,有些事还是要跟您说清楚才好,若事情都由微臣做主,朝廷恐怕就要乱套了。”

    朱厚照皱眉,清了清嗓子,问道:“那沈先生有什么好建议?朕不想多费心。”

    沈溪恭敬地道:“若陛下问臣的建议,那臣便解说一二……以梁储进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以杨廷和进礼部左侍郎、东阁大学士,请陛下御准!”

    朱厚照支着头想了一下,道:“让杨廷和为礼部右侍郎,朕没意见,但以梁储为户部尚书,有些过了吧?”

    沈溪立即明白朱厚照心中所想。

    内阁大学士本身不是官职,反而兼职才是职位,户部尚书意味着正二品,地位尊崇,礼部左侍郎则是正三品。

    如果不加兼职,一个大学士衔最多只是正五品。

    沈溪心道:“这小子不肯给梁储户部尚书兼职,意思就是说,朱厚照对梁储和杨廷和并不信任……这次委命阁臣不过是想堵住谢迁和朝中文官之口,做做样子罢了!”

    想到这里,沈溪不再坚持,很多事可以逐渐争取,不必急于一时。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趁刘瑾回朝前,把梁储和杨廷和入阁之事搞定。

    既然户部尚书不行,侍郎中以吏部侍郎为尊,于是沈溪建言:“那便以梁学士为吏部左侍郎,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朱厚照这才满意点头:“就这么定了吧,朕累了,沈先生,你把诏书拟好,放到这里便可,朕先进后殿休息,等朕睡醒,自然会批阅。”

    没得到沈溪同意的情况下,朱厚照已转身离开,沈溪只能无奈看着他的背影摇头。

    沈溪轻叹,拿起桌上的纸笔,将一份诏书补充完毕,随即放到桌子上。为防止有人将诏书带走作梗,沈溪特意做了印记,压在镇纸下,这才收拾心情出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