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43章 戏本不对
    沈溪回到兵部衙门。

    下午司礼监那边传来消息,正德皇帝颁发圣谕昭告天下,正式召梁储和杨廷和入阁。

    至于圣旨内容,跟沈溪所列诏书完全相同。

    沈溪知道,朱厚照醒来后必然没时间看诏书内容,绝对是直接朱批,然后让司礼监下达。

    沈溪心想:“在这件事上,朱厚照总算靠谱一次,不然等刘瑾回朝指不定会怎样!”

    就在沈溪松口气的同时,日落时分,沈溪收到消息……熙儿由边关紧急赶回京城。

    沈溪当即离开兵部衙门,直接去了联络地。

    熙儿见到沈溪后,立即禀报:“……刘公公的车队已于今日正午过了昌平州,大约会在明日上午进城。”

    沈溪微微颔首,若有所思道:“没想到刘瑾回来如此之快,想必是一路星夜兼程赶路,生怕京城这边出什么意外……这归来的路上,没人对他下手?”

    熙儿回道:“大人,以卑职所知,刘瑾回京途中曾遭遇下毒谋害,于是便使出金蝉脱壳之计,先三军一步上路,之后他便在我等监视之下。师姐说,沿途有大把机会将此獠格杀,但恪于大人命令,未敢动手!”

    “呵呵!”

    沈溪笑了笑,道,“没杀就没杀吧,他死在路上,反而会生出许多事端……陛下对刘瑾可是寄予厚望哪!”

    熙儿十分纳闷儿,不明白为何到现在沈溪还能笑得出来。

    沈溪再问:“刘瑾回朝,身边带了多少随从?”

    “不到十人!”

    熙儿解释道,“其中尚有师姐派去的细作,之前有人对刘瑾下毒,若非我们的人提醒,刘瑾怕已死无葬身之地……据细作回报,刘瑾对他非常信任,走哪儿都带在身边,还许诺回京后予以重用。”

    沈溪微微颔首:“这也算是无心插柳吧……此人能得刘瑾信任,再好不过,就看他有没有造化,得到刘瑾进一步提拔!”

    熙儿蹙眉:“以大人之意,要利用此细作,继续在刘瑾身边探听消息?”

    “嗯!”

    沈溪点头,“既然能安插人手到刘瑾身边,那做什么事都容易许多,但绝对不能有丝毫疏忽大意,若被刘瑾发现端倪,需立即撤离,以保全细作生命安全为第一要务!”

    熙儿行礼:“是,大人!”

    沈溪看着熙儿,叹息:“你比上次回来更显憔悴,本官实在没什么可以补偿你们姐妹的,一切等你师姐回来再说吧……”

    神色间多有自责。

    熙儿看着沈溪,心想:“师姐说,大人将来不会把我们接进沈府,只能自力更生……到底大人是做大事之人,怎可能把我们这些可以派上大用场的人,关进深宅大院?但师姐所说自力更生,又是什么意思?”

    带着不解,熙儿再次偷看沈溪一眼,见沈溪已在打量手头汇集方方面面情报的文牍,这才收回目光,神色中多了几分迷茫。

    ……

    ……

    刘瑾回京显得异常低调,清晨京城九门开启后,带着随从悄然从德胜门入城。

    除了沈溪外,旁人对刘瑾行踪一无所知,就算很多人想巴结刘瑾,也不知这位阉党首脑已回朝,无人前往迎接。

    刘瑾回京没有到兵部复命,也没有入宫,毕竟他已不是司礼监掌印,卸任宣府监军太监后,暂时没有职务在身,直接前去豹房面圣。

    朱厚照刚结束一夜荒唐,此时疲惫不堪,精神正恍惚间,忽然听到钱宁禀报,刘瑾在豹房外求见。

    朱厚照皱眉:“既然是刘公公前来,需要阻拦吗?让他来见朕吧。”

    因这段日子朱厚照过得不太舒心,不能跟刘瑾执掌司礼监时那般大手大脚花钱,所以对刘瑾的归来很是在意,在朱厚照看来,刘瑾简直就是棵摇钱树,可以满足他的穷奢极欲。

    这一前提下,刘瑾是什么人,朱厚照就不那么在意了。

    钱宁出去后大概盏茶工夫,带着刘瑾到了豹房后堂,钱宁代为通禀:“陛下,刘公公来了。”

    朱厚照还没发话,刘瑾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老泪纵横:“陛下,老奴回来了,呜呜……未曾想老奴有生之年还能见到陛下,呜呜……老奴死也无憾了!”

    朱厚照很厌恶旁人在他面前哭诉,一阵心烦意乱,不过他没有出言斥责,到底是他把刘瑾派出京又把其召回,折腾得够呛,当即一摆手:“行了,起来说话吧,朕让你去办的差事如何了?”

    皇帝语气不善,刘瑾有所察觉,跪在那儿一个劲儿地哽咽落泪,到最后几乎是嚎啕大哭。

    钱宁在旁看得目瞪口呆,心道:“怪不得旁人得陛下宠信都不如刘瑾,感情这厮戏演得好啊……你说去一趟宣府,连北直隶都未出,前后也不过个把月,回来后至于伤心成这样?说想念陛下,谁信啊!?”

    “砰!”

    朱厚照被刘瑾哭得头痛欲裂,猛地一拍桌子,大喝道:“叫你起来说话,没听到吗?!”

    刘瑾满肚子牢骚,此时只能先稳定情绪,擦擦眼泪站起身来,佝偻着站在那儿,如此朱厚照终于可以正式打量一下他曾经的宠臣。

    此时刘瑾状况不佳,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蓬头垢面,好似很久未曾梳洗更衣,朱厚照皱眉:“怎么成这般模样了?朕让你去当监军,又不是让你冲锋陷阵!”

    刘瑾知道表现自己劳苦功高的时候到了,紧忙道:“陛下安排的差事,老奴一点都不敢懈怠,在宣府这些时日,老奴跟将士共同吃穿,衣不解带,枕戈待旦,这才有了之前的大捷。老奴实在不想辜负陛下对老奴的信任啊!呜呜!”

    说到最后,刘瑾又忍不住飙泪,这情绪的变化,让朱厚照非常恼火,喝斥道:“你衣不解带枕戈待旦有个鸟用啊?你个阉人身娇体弱,不能上阵杀敌,最多在旁瞎吆喝……对了,朕让你去当监军,是让你戴罪立功,你说你立功了吗?”

    刘瑾意识到什么,赶紧从怀中将请功的奏本拿出,递给钱宁,由钱宁呈递朱厚照面前。

    “陛下,此乃王守仁在宣府所奏捷报,老奴未曾有丝毫怠慢,因路途中有人对老奴不利,便没有与军中将士同行,先一步到京城跟陛下奏凯。”

    “什么!?”

    朱厚照没听清楚刘瑾说什么,拿着奏本,打开来一瞧,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顿时心浮气躁。

    王守仁学问很高,奏本不是用白话文写就,朱厚照看到这种既无标点符号又晦涩难懂的文章便头疼,扬扬下巴,问道:

    “你只管说,此役杀了多少敌人,大明将士折损多少,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别怪朕惩罚你!哼哼,不说这奏捷的事情,朕还想不起来,之前你派人跟朕奏捷算几个意思?战事刚开打你就报捷,简直是目无君父,欺君罔上……你活腻了是吧?”

    刘瑾已从京城的眼线获悉,朱厚照对当日他提前报捷之事不予追究,以为回来后“动之以情”,再加上朱厚照被胜利冲昏头脑,也就不计较他那点小过失,谁知道朱厚照锱铢必较,好像不想放过他一样。

    刘瑾咽了口唾沫,避重就轻:“回陛下,王大人的奏本后,已陈明宣府捷报情况,此番歼敌两三千,就连俘虏都有数百人,而大明将士折损不足一提……”

    “什么不足一提,到底是多少?”朱厚照厉声道。

    这下刘瑾不敢隐瞒了,心想:“陛下如此生气,看来是知道前线具体折损情况……哼,多半是沈之厚那小子在背后搞鬼,趁机挑拨陛下跟我的关系。”

    刘瑾道:“共计折损一千六百多人!”

    “砰!”

    朱厚照又是一巴掌拍在桌上,勃然大怒。

    不但刘瑾再次跪倒在地,连钱宁和旁边几名太监也都跪地,但听朱厚照在那儿咆哮:“哼哼,我大明军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鞑靼兵马溃不成军,居然还折损这么多人……刘瑾啊刘瑾,你汇报战情真会避重就轻,说什么杀敌两三千,其实不过两千出头,折损一千六百多人,你居然说不足一提?枉费朕对你的信任!”

    刘瑾非常别扭,也很纳闷,心里琢磨开了……这剧本不对啊,不是说陛下力排众议召我回来,继续当司礼监掌印吗?陛下应该对我和颜悦色,对我的过错一笔带过才对嘛……但此时陛下明显不想善罢甘休啊!

    钱宁恭谨地道:“陛下,既然最后是以我大明胜利告终,刘公公些许过错就不用再提了吧?咱大明朝疆土广阔,人口丰茂,不在乎多折损几人……草原上贼寇没几个,若是能一个换一个,那咱也有赚。”

    “放屁!”

    朱厚照毫无君王的体统,说话粗俗不堪,“朕视麾下将士如手足,岂能轻易折损?跟鞑子打仗,不是比死伤人数,若是能以人口数量决定战争胜负,历史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外夷入侵,甚至将中原王朝倾覆,衣冠南渡的事情!”

    钱宁根本没什么学问,被朱厚照这一教训,不知该怎么搭茬。

    朱厚照道:“也罢,总归是打了胜仗,不再是虚报战功……孙秀成人呢?可有押解到京城受审?”

    刘瑾跪在地上,听到孙秀成的名字,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战战兢兢回道:“陛下,孙贼在开战前,逃离宣府,之后曾在偏头关一线发现其踪迹,但……”

    朱厚照冷冷打量刘瑾,问道:“但被他逃走了,是吗?”

    刘瑾不敢回话,不断地磕头。

    朱厚照生气道:“你是怎么办事的?奸贼孙秀成虚报战功在先,跟鞑子勾连在后,居然就这么放他逃走了?当初你可是跟朕保证,他乃大明一等一的能臣,结果能成这般模样?”

    面对朱厚照的斥责,刘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朱厚照很生气,在那儿“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气,最后待气息稍微平顺,才道:“朕对此番宣府之战的结果很不满意,幸好兵部调遣王守仁、胡琏和王陵之等人去边关,这才稳住战局,不然依靠孙秀成等奸贼,指不定会发生何事!刘瑾,你让朕很失望!”

    刘瑾非常懊恼。

    他一心回来跟朱厚照表忠诚,彰显功劳,但之前构思无数遍的话,面对盛怒的小皇帝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钱宁倒是很识相,道:“陛下请息怒,我大明军队最终大获全胜,实乃天大的幸事。刘公公也算有功之臣,不知他回来后,该作何安排?”

    朱厚照皱眉:“朕要怎么安排这奴才,需要跟你汇报?”

    “臣不敢!”

    钱宁替刘瑾说了句话,马上被朱厚照嘲弄,只能低下头,不敢再多嘴多舌。

    朱厚照沉思后,才对刘瑾道:“你这奴才,虽办事不牢靠,但至少有点儿苦劳,朕之前的账没跟你算完,你回宫闭门思过吧,等朕想好该怎么处罚你才好……在这之前,你不用到朕身边伺候!”

    刘瑾心里纳闷,以他对朱厚照的了解,居然看不透小皇帝这是唱哪出。

    “难道陛下已不再信任我?还是说有人在陛下面前攻讦挑拨,使得陛下不准备对我提拔重用?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谢陛下隆恩!”

    尽管刘瑾非常担忧,但还是恭敬磕头。

    朱厚照站起身来,直接离开,留下一句:“谢朕什么?谢朕惩罚你吗?你这个惹祸精,给朕找了多少麻烦?朕现在不想跟你计较,要先去歇息了!”

    随着朱厚照话音远去,人消失在后厅门口,显然今日不准备回宫。

    钱宁对刘瑾道:“刘公公,请多担待些,陛下有言,您不得在圣驾前侍奉,如此……您最近切莫到豹房来。”

    墙倒众人推!

    刘瑾刚回朝就体会一把什么叫世态炎凉。

    先前钱宁对刘瑾恭敬异常,但在朱厚照表现出对刘瑾的愤怒和不满后,钱宁便“公事公办”,这话在刘瑾看来纯属没事找茬。

    刘瑾瞪眼:“陛下只是说,咱家暂且不要到他身边侍奉,几时说不许到豹房来了?”

    钱宁到底对刘瑾有所忌惮,摇头苦笑道:“刘公公怎么理解都可以,但若让陛下见到您的面,怕是后果难料……刘公公早些回宫去吧,等一切安顿下来再说。”

    就算刘瑾再生气,也不敢随便发火,毕竟钱宁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在他急需人援助的时候,得罪钱宁实在没必要。

    “哼!”

    刘瑾表达出一丝不满,拂袖而去。

    刘瑾走后,钱宁也在纳闷儿:“不对啊,刘公公回朝是陛下一再坚持的结果,为何此番接见竟与我之前的预测大相径庭?”

    就在钱宁百思不得其解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本以为是刘瑾回来,等他看过去,才发现来人是张苑。

    “张公公?”

    钱宁怔了一下,随即想到,刘瑾回来这么大的事情,跟刘瑾素来不对付的张苑不可能不来一探究竟。

    张苑没有入内,毕竟这里已是豹房内院,不得传召,随意进出谨防被朱厚照怪罪。

    钱宁迎出门,问道:“张公公前来所为何事?”

    张苑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问道:“刘瑾不是回来了么?陛下没见他?”

    之前一段时间,钱宁对张苑的态度有些冷淡,主要原因是刘瑾即将归朝,钱宁决定把筹码压在刘瑾身上,但现在看到朱厚照对刘瑾的态度,让他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一定疑虑,不得不降低姿态:“刘公公已面圣过,这会儿已回宫去了……陛下让他闭门思过。”

    “嗯?闭门思过?”

    张苑自以为对朱厚照很了解,这下也不知为何会如此安排了。

    “陛下对姓刘的信任有加,不然也不会违背那么多大臣的意愿强行把他召回来……现在姓刘的回来了,陛下却搁置不用,这是又要闹哪出?”

    钱宁道:“此乃陛下安排,在下没有任何遮掩……张公公要入内觐见陛下吗?”

    张苑摆摆手:“咱家只是听说刘公公归来,作为同僚,自然要过来见一下,熟络一番,未曾想竟错过了。”

    这话说出来,张苑自己都不信,钱宁更是嗤之以鼻:“胡说八道,怕是你故意避开刘瑾,过来探听虚实……哎呀,我真笨,为何要把真相告诉你?”

    这边张苑要走,钱宁跟上前,问道:“陛下刚提拔两位阁臣,现在内阁有五位大学士,外面都传言,谢于乔会退下去,你可有听闻?”

    张苑道:“此乃朝廷大事,跟咱家何干?钱千户只需管好锦衣卫便可……咱家不多打扰,这就回宫去了!”

    钱宁没有送客,站在哪儿目送张苑远去,心里有些不爽。

    “什么人哪,以为我想探听他的想法?不过是想知道两位国舅爷的态度,你张苑最多是国舅爷跟前的一条狗罢了!”

    “这张苑着实让人厌弃,但现在刘公公被陛下疏远,我该怎么办才好?不行,不行,我一定要为自己争取,一直当个锦衣卫千户算哪门子事?一直依附别人可不是好事,再不为自己筹谋,将来怕是没机会了!”

    **********

    PS:强烈推荐白金大神瑞根大大乐虎国际娱乐新书《还看今朝》(书号:1011207893),如今不可多得的官场文,喜欢的同学前去起点支持下!链接: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1207893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