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845章 谈合作
    刘瑾回朝,京城暗流涌动。

    第二天,沈溪得到豹房内一些消息,原来刘瑾回朝并没有被朱厚照重用,而是被“打入冷宫”。跟刘瑾胡思乱想半天后才醒悟过来不同,沈溪从一开始就知道,朱厚照这招是想稳住朝臣,而非真的要冷落刘瑾。

    胡琏晚刘瑾一天回朝,沈溪需要对其所率兵马妥善进行安置。

    朱厚照已着手准备举行庆祝大典,礼部尚书周经已多次入宫跟朱厚照商议,因为具体事项尚未落实,沈溪还不知道庆典如何安排,不过预计会在三五天后举行。胡琏统帅人马中,京营将会归建,而地方换戍京师的兵马则依旧驻扎城外,所带鞑靼战俘和首级,经司礼监、内阁和兵部派人清点后存于营中。

    当天沈溪没有出城,胡琏作为主帅,举行庆典前会继续统帅人马,沈溪只需派人跟胡琏接洽即可。

    忙活一天,眼看已是黄昏时分,沈溪正要回家,兵部衙门来了不速之客,却是阔别一个多月的刘瑾。

    刘瑾的到来,多少让沈溪出乎意料,毕竟此人目前正被朱厚照勒令在宫中闭门思过。

    但因没人监管,就算刘瑾出宫也无人对其惩戒,而且他还可以推说军中尚有监军事项要办理,来兵部似乎顺理成章。

    本来沈溪不会对刘瑾有何礼遇,但因他正好要出门归家,在门口迎头撞上,就算不是出门来迎接,礼数却到了。

    刘瑾态度恭谨,上来便对沈溪行礼:“哎呀,这不是沈尚书吗?本以为沈尚书公务繁忙,即便来兵部衙门也未必能见到本人。”

    刘瑾身后带了两名随从,虽然二人沈溪都没见过,却推断必然是刘瑾的左膀右臂,也就是孙聪和张文冕。

    沈溪心道:“你刘瑾带两名心腹谋士闯我的兵部衙门,胆子不小,不怕我把你扣下?”

    “里面说话吧!”

    沈溪没有回礼,以他的身份,的确没那必要。

    司礼监掌印太监就算再荣耀,刘瑾不是还没官复原职么?一个没有具体职司的太监,跟一个正二品的兵部尚书之间,有着不小的差距。

    况且沈溪知道自己跟刘瑾间素有积怨,就算毕恭毕敬,刘瑾也不可能跟他冰释前嫌,索性随心而为。

    刘瑾带着孙聪和张文冕进入衙门口,一路上碰到不少散班回家的兵部官员。

    这些人见沈溪跟刘瑾走在一起,都很惊讶,有些人甚至揣摩,沈溪之前在朱厚照面前帮刘瑾说话,今日又跟这个阉党头子同行,很可能沈溪已跟刘瑾达成某种默契,甚至沈溪已暗中加入阉党行列。

    一般的兵部官员就算见到这种情况,也不会说什么,熊绣则气愤难当,若非忌惮祸及家人后代,他恐怕已忍不住要冲出去跟沈溪和刘瑾理论了。

    ……

    ……

    雅致的办公房里,沈溪在书桌后坐下,往临窗的一排椅子指了指,道:“刘公公请自便吧!”

    刘瑾看到沈溪高高在上的姿态,心里很不爽,但他对沈溪的倨傲完全没辙,他知道沈溪现在地位如何,就算他全盛时,也根本压制不住,更何况他才被发配出京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才回来。

    刘瑾没有客气,当即坐下,用太监特有的公鸭嗓子道:“沈尚书贵人事忙,听说除了要负责宣府前线战事外,还要兼顾兵部、军事学堂事务,甚至连陛下草拟诏书,都需要沈尚书代劳……”

    话说得非常自然,听起来像是恭维,但其实是跟沈溪叫板示威。

    就沈溪理解,刘瑾分明是提醒他,你小子别以为咱家不知道你在京城做了什么,咱家在你身边可是安插有眼线的,就连你帮皇帝草拟诏书之事,咱家也一清二楚。

    沈溪不动声色,反问道:“刘公公在宣府时不也很忙吗?”

    “嗯?”

    刘瑾一时间不明白沈溪说什么。

    沈溪解释道:“能对本官在京城一举一动如此了解,刘公公管的事情可真宽,这能不忙吗?”

    刘瑾被沈溪话语呛了一下,脸色瞬间转黑,道:“沈尚书这话听起来好似在消遣咱家……咱家在边塞一心帮陛下打理军务,不曾过问京城之事,此乃咱家回朝后,从旁人口中听来的。”

    “旁人?”

    沈溪笑了笑,看了刘瑾身后的张文冕和孙聪一眼……这两位就是你所说的旁人吧?

    刘瑾早就知道沈溪不那么好相与,就算他再老谋深算,每次在沈溪面前都讨不到任何便宜,只能冷冷地道:

    “沈尚书,你我同殿为臣,有些话咱家不绕圈子,这么说吧,咱家回到京城,难得有闲暇,想跟沈尚书做一点小买卖。”

    沈溪微微眯眼,打量刘瑾,道:“若涉及朝堂之事,劝刘公公免开尊口!”

    “随你怎么说!”

    刘瑾道,“咱家跟你明言吧,咱家前来拜访是想跟沈尚书合作,一起将国舅安插在朝中的势力连根拔除,恢复朝野清明,你看如何?”

    沈溪心说,这阉狗可真敢说,居然当面就跟我提合作,你觉得我会答应你?

    “国舅乃皇亲国戚,刘公公口口声声为朝廷办事,怎会跟国舅的人产生冲突?还有,刘公公要说明白,到底哪些官员属于国舅势力范围?”

    刘瑾冷冷地瞪着沈溪,问道:“沈尚书需要如此明知故问?”

    沈溪坦然道:“是否明知故问,刘公公应问你身旁二位,他们对于朝堂形势最为了解,如果刘公公觉得来找本官商议一番,就会让朝野认为本官跟你之间有什么勾连的话,那刘公公可以打消这念头,早些回去。”

    刘瑾忍不住看了张文冕一眼,在这种需要人出谋划策时,他更相信张文冕。

    可惜张文冕鬼主意虽多,但跟沈溪之间身份却存在巨大差异,在兵部衙门当着兵部尚书的面插嘴,沈溪完全可以找人把他拖出去暴打一顿,还没处伸冤。

    毕竟张文冕身上没有官职,属于一介布衣,只能无奈地向刘瑾使眼色。

    刘瑾好似看懂张文冕的意思,回过头道:“沈尚书难道就笃定将来不会有求于咱家?”

    沈溪道:“那刘公公说说,本官会有何事相求?”

    刘瑾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道:“沈尚书所作所为,咱家可是查的一清二楚,沈尚书恐怕不能保证自己一干二净……利用朝廷的信任,在地方营商,中饱私囊,如今沈尚书家产,怕要富可敌国了吧?”言语中,隐隐透露出一抹威胁。

    奈何这种话,对沈溪来说根本不起半点儿作用。

    沈溪轻笑:“刘公公准备要挟,让本官屈从,跟你合作?”

    刘瑾摇头:“没有谁屈从于谁,咱家回朝,必然不能跟以前的权势相比,而你沈尚书也不想做事阻力重重吧?有外戚当道,无论你沈尚书做多少事情,就算将来趁了陛下心意,带兵扫平草原又如何?功劳不照样被那些皇亲国戚瓜分?你沈尚书做到首辅,意义又何在?”

    别的时候,沈溪或许会否定刘瑾的话,此时却无从辩驳,刘瑾所说很多都是事实。

    刘瑾见沈溪沉默不语,信心大增,继续说他的歪理,“况且,扫平草原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自古以来,历朝历代能人异士辈出,有谁不想平草原定外邦?但中原王朝疆土,始终无法延伸到长城外,外邦照样崛起,中原王朝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抵御外寇……你沈尚书天赋异禀,不会参不透这些情况吧?”

    沈溪吸了口气,道:“刘公公这一说,本官茅塞顿开,突然间脑海中好似涌现很多思路……”

    刘瑾冷哼:“知道咱家说得对,那就该听从……不管以前咱家跟你之间有什么恩怨,现在我们矛头应一致对外,先解决外戚擅权的问题。自古以来,太监能成大事者,一个都没有,但外戚乱国却比比皆是!沈尚书熟读史书,应该明白这层道理吧?”

    沈溪笑了笑,心里却在想,话虽如此,但你刘瑾却是个特例。

    自古想当皇帝的太监少得很,你刘瑾却想着怎么位极人臣,甚至冒出不臣之心,不过你现在暂时没那权势罢了。

    你要我听你的,当我傻啊?

    沈溪道:“若本官说不肯合作,刘公公便要赖在兵部衙门不肯走?”

    刘瑾眉宇之间露出煞气,道:“你爱合作不合作,咱家大人大量,不想跟你一般计较!沈尚书,你别忘了,以前你害得咱家好惨,咱家现在好不容易回朝,请你帮个小忙,不算过分吧?”

    刘瑾不依不挠,似乎看准沈溪跟外戚党之间的对立,再加上沈溪曾在朝中帮他说话,促使他回朝,觉得有机会跟沈溪合作。

    面对死皮赖脸的刘瑾,沈溪脾气算是不错了,至少没有撕破脸。

    沈溪道:“刘公公要对付外戚,还是回去跟心腹手下商议吧,本官乃兵部部堂,不想理会太多朝廷纷争。至于刘公公所说,本官害得你好惨,此事不知从何说起……”

    “本官一心帮朝廷做事,若有人违背朝廷典章制度,还想让本官包庇,那绝对不可能……刘公公莫不是想说,本官秉公处置就是蓄谋加害吧?”

    一时间,刘瑾哑口无言,心想:“我带了两名谋士,却不能当面问策,竟叫这小子嚣张跋扈,大折面子……可谁叫我亲自上门来求他帮忙呢?”

    沈溪已有些不厌其烦:“天色已晚,本官要回去歇息了,若刘公公想留在兵部衙门,请自便……”

    “只是本官听闻陛下勒令刘公公闭门思过,刘公公却未听圣谕自行出宫,这件事若传到陛下耳中,怕是不好解释。本官非长舌妇,就怕刘公公明目张胆在公开场合亮相,事情迟早会传到陛下耳中。”

    “多谢沈尚书提醒。”刘瑾说了一句,站起身来,看样子他也不想在兵部衙门久留,但嘴里却不依不饶。

    “沈尚书,你莫得意,咱家回朝,看似被陛下冷落,谁知将来会如何?若咱家重掌司礼监,不一定会忘记你加害之仇,咱家从来都是恩怨分明!得罪咱家的小人,咱家一个都不会放过。”

    面对刘瑾的威胁,沈溪不由皱眉。

    这老家伙,简直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你得圣宠,好似我失宠一般?你有本事把这话拿在皇帝面前说说,看他会怎么处置!

    沈溪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那儿,见刘瑾转身拂袖而去,不由蹙眉沉思起来。

    “这阉人,不会是想提醒我,让我不要跟外戚合作吧?”

    沈溪心里大概有数,“刘瑾对我示好,拉拢却不得,又怕我暗中跟外戚合作针对他,所以便出言威胁,好似帮了他,他得势后就不会对我下手一样!但在这个问题上,偏偏我真要借用外戚的力量!”

    “谁叫刘瑾现在跟朝中各大势力格格不入呢?若我帮他,那才是傻,只有刘瑾被铲除,朝廷势力才会重新分配,而张鹤龄和张延龄兄弟就算想控制朝局,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毕竟他们能力相对有限。”

    “如今朝廷最大的危害,还是刘瑾,而不是外戚党!”

    ……

    ……

    刘瑾离开兵部衙门,气不打一处来。

    他气呼呼上了马车,张文冕劝慰:“公公息怒。”

    “息什么怒?姓沈的小子,分明是不给咱家面子,咱家和颜悦色跟他说话,姿态放得越低,越被这小子欺辱!这口气,咱家实在咽不下!”刘瑾在车厢里落座,嘴上如连珠炮一般抱怨个不停。

    孙聪跟着上了马车,坐到刘瑾对面,道:“公公来此之前,不是已料到会吃沈尚书闭门羹么?”

    刘瑾道:“闭门羹是一回事,见面被他言语挤兑则又是另一回事。你二人不是说了,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姓沈的小子对付外戚和他们的爪牙张苑么?现在被拒,又是怎么个说法?”

    张文冕跟着上车,坐到车驾的位置,隔着车帘对刘瑾道:“之前以为沈之厚能看清楚形势,不敢硬撼公公,却不知他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难道他不知,外戚党崛起后,对他的威胁更大?此人不会是暗地里跟外戚勾结在一起了吧?”

    “什么?”

    刘瑾怒从心头起,“这小子暗地里跟张氏一门勾结?”

    孙聪摇头叹息:“炎光这话说得有些过了,文官最注重的便是名声,如今外戚不得人心,朝廷清流之士都不肯跟外戚沾上关系,免得辱没名声,沈尚书有何胆量敢跟外戚合作?就算他想,谢首辅怕也不会准允,说到底,沈尚书是谢少傅的人。”

    张文冕一边驾车,一边道:“这可说不准,听说公公离朝这段时间,连谢少傅都驾驭不了沈之厚,沈之厚在朝会上公然忤逆谢少傅的意思,在陛下面前为公公说好话……”

    “我本以为他是想利用公公摆脱谢于乔的控制,但现在看来,他宁肯几方都得罪,也不肯跟公公合作……这小子性情古怪,难以揣测。”

    “哼,就算再难也要把沈之厚的底牌搞清楚,咱家在朝多年,好不容易成为司礼监掌印,控制朝政大权,咱家可不想将手上权力拱手让人!”

    刘瑾气呼呼地道,“此番回去,立即把咱家以前提拔重用的那些人召来,咱家要一个个训示,如今已到生死存亡之际,若这些人不肯跟咱家共患难,那就直接赶走,眼不见为静!”

    孙聪探头看了张文冕的背影一眼,这才回道:“知道了,回去后,我就派人分别去通知,让他们来见公公。”

    刘瑾握紧拳头,显得杀气腾腾:“早晚将姓沈的小子剥皮拆骨,这家伙是咱家心腹大患,有他在朝一日,咱家就不会有舒心日子过……你们记得,回去后,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他,去找最好的杀手……多少银子都在所不惜!”

    “是!”

    这次回话之人,变成了张文冕。

    应付朝堂之外的事情,张文冕可比孙聪经验丰富多了,而且更得刘瑾信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