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五一章 顶层改革
    沈溪回到军事学堂,熙儿奉召到来,将她了解到的情况详细汇报。

    “……钱宁去了顺天府,促成钟夫人跟她丈夫和离,怕是这会儿陛下已迎钟夫人入豹房了!”

    熙儿做出自己的判断。

    沈溪道:“若陛下真将钟夫人迎进豹房,今天就不会回宫了……嗯,看来这中间出了点儿变故!”

    熙儿问道:“大人,您认为钟夫人还没进豹房?是否需要调查她的下落,将其……营救出来?”

    “没什么意义!”

    沈溪摇头道,“此女跟陛下有些渊源,就算找到她,也未必能将其带走,这得取决她本人的意愿。这世上从来不缺攀龙附凤的女人,譬如历史上的杨贵妃,本是玄宗之子寿王的妃子,结果嫁入宫门也就心安理得当她的贵妃,名留史册。”

    “退一步讲,就算钟夫人是被强掳至京,对于入宫心不甘情不愿,但将其带走意味着咱们要跟陛下为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她一家老小逃到齐鲁之地都被人逮回来,还有何处可去?”

    熙儿脸上满是惋惜:“如今钟夫人跟钟家断绝关系,陛下若要将其纳入豹房,似乎……合情合理。”

    “仗势欺人啊!”

    沈溪感叹道,“无论陛下和钱宁做出何等弥补,这件事背后都透着罪恶,只是暂不知中间出了什么变故,钟夫人没有入豹房!你回去后查查这女子被安置在何处,不要打草惊蛇,一切都在暗中进行,不得让钱宁嗅到什么风声!”

    “是,大人!”熙儿行礼领命。

    沈溪站起身来:“你姐姐会在两天内赶回京城,等她回来,你们到城东渔民胡同一处宅子安顿下来,以前那个小院别回去了,这里是钥匙……这宅子蛮大,前后共四进,曾是前户部张郎中的宅院,一个月前张郎中下放地方为官,便将宅子出售,我找人买了下来。你们可以买一些丫鬟婆子回去,银子只管账上支取便是。”

    熙儿睁大眼,想说什么,但碍于自己跟沈溪地位实在太过悬殊,最后缄默不言。

    沈溪道:“关于钟夫人的事情,不要牵扯太多,我会仔细权衡利弊……若情况真需要我们将此女送走,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但这件事不能由你和你师姐自行作决定,切记听命行事!”

    ……

    ……

    这一天沈溪终归没见到朱厚照。

    根据事后得知,朱厚照醒来后便去豹房吃喝玩乐,直到次日早上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宫,然后在乾清宫召见沈溪。

    沈溪接连被放两次鸽子,终于顺利面圣,但此时朱厚照精神非常差,沈溪甚至不知自己来得是否合适。

    “……沈先生,你有什么话直说吧,朕有些困了,需要回去补上一觉,沈先生最好挑重点说。”

    随着宣府战事结束,朱厚照没了之前的谦卑,对沈溪的态度近乎敷衍。

    沈溪心里感叹,脸上却不动声色,道:“宣府将士请功名册在此,请陛下御览。”

    说完,沈溪将奏本拿出,张苑接过后呈送于朱厚照面前。

    朱厚照打开奏本匆匆翻了一遍,也不知看进去多少,末了点头:“很好,兵部这份总结很完善,朕很满意。”

    言语中敷衍的成分非常大,沈溪听到后甚至不想接茬。

    朱厚照将奏本放下,打量沈溪,道:“沈先生,既然功劳已整理完毕,朕认为,便按照功劳簿上呈列内容,对有功将士进行颁赏便可,这件事交由兵部和礼部协同完成,最近礼部周尚书请辞,他年岁不小了……沈先生如何看待此事?”

    周经请辞,还是沈溪的手笔。

    这次宣府战事,甘肃军务总制曹元功劳不小,尽管沈溪知道此人是阉党骨干,不想将他调回京城,但眼看刘瑾回朝,有些事实在难以阻止。

    周经跟曹元怎么说也是翁婿关系,沈溪不想让周经这样的老臣晚节不保,所以干脆让谢迁劝说周经请辞,周经没怎么考虑便应允了。

    周经递交辞呈后,朱厚照似乎也有更换礼部尚书的意思,所以想问问沈溪是何意见。

    沈溪道:“周尚书年老体迈,很多时候难以顾及朝政,告老还乡颐养天年实乃人之常情,陛下可应允。”

    朱厚照点头:“朕也是这样的想法,但却不知,谁能顶替周尚书?毕竟眼前就是前线将士凯旋回朝的庆功大典,前面都是周尚书在操办,现在临时更迭负责人,怕不那么合适吧?”

    言语中,朱厚照对周经依然很信任。

    这种信任,是建立在周经的办事能力上。

    朝中这么多大臣,周经的能力算是出类拔萃的,就算如今已老迈不堪,但行事依然雷厉风行,面面俱到。

    对于新的礼部尚书人选,沈溪不打算举荐,这问题非常敏感,他怕自己贸然建言的话会被人攻讦。

    毕竟沈溪只是兵部尚书,不是当朝首辅,也不是在朝会这样公开的场合。礼部尚书在朝中的地位,尚在兵部尚书之上,沈溪僭越举荐显然不那么合适。

    沈溪摇头道:“臣并无人选。”

    朱厚照叹息:“唉!朕还以为先生有更好的人选呢,既然没有,朕只有再好好斟酌一番……”

    朱厚照眼睛半眯,似乎在认真考虑,但沈溪怎么看,都觉得这小子是在打瞌睡。

    过了许久,见朱厚照迟迟没有反应,沈溪终于忍不住问道:“如今刘公公回朝,不知陛下准备做如何安排?”

    一句话,不仅让朱厚照第一时间瞪大眼,连旁边侍立的张苑和一些太监,神色也都紧张起来。

    刘瑾回朝后便被朱厚照晾在一边,关于刘瑾的新差事,如今已经成为宫中太监和朝廷官员最关心之事。

    朱厚照打量沈溪,道:“这个奴才,老是做一些让朕生气的事情,现在朕让他闭门思过……不知沈先生有何好建议?”

    沈溪心想:“你这到底是想听我的建议,还是想让我给你台阶下?你想安排刘瑾回司礼监,怕是早就在计划内吧?”

    在刘瑾的问题上,沈溪显得很谨慎,道:“陛下,刘公公之前确实做过一些错事,但他在宣府任监军期间,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也算是功过相抵!”

    “嗯。”

    朱厚照低下头,似乎在思索沈溪说的话。

    半晌,他才抬起头来,重新看着沈溪,问道:“那沈先生认为,朕现在可以原谅他的过错,将其官复原职了吗?”

    沈溪从朱厚照的反应,便知道这小子想得到他的支持,继而将刘瑾安排回司礼监。

    张苑见沈溪又要帮刘瑾说话,心里非常着急:“我这大侄子怎么总是分不清亲疏远近?在这种事上,他怎么可以帮刘瑾?”

    此张苑很紧张,生怕沈溪继续襄助刘瑾,又不能当着朱厚照的面反驳,只能拼命给沈溪使眼色,让他赶紧打住这个话题。

    沈溪却好像根本不在意刘瑾重执权柄之事,郑重地道:“刘瑾虽有过错,但陛下对他做出了惩罚,他通过自身的努力赚取军功赎罪,料想已诚心悔改……以臣看来,陛下可将刘瑾安排回司礼监,毕竟如今朝中奏本无人批阅,需要有人出来主持大局。”

    “嗯。”

    朱厚照满意点头,对沈溪所言予以充分肯定,“沈先生,之前朕还担心,先生会对刘瑾心怀芥蒂,毕竟刘瑾这奴才做了不少让朝臣厌恶之事,没想到先生居然会为他说话,看来先生行事果然公允……”

    张苑听到这话,心里非常难受:“我这大侄子,不会只想在陛下心中赚一个好印象,而替刘瑾说话吧?”

    沈溪微微一笑,道:“臣做事向来对公不对私,既然刘公公已将功抵过,若是臣再纠缠过往,那便是得理不饶人了,臣实不屑为之。”

    “说得好!”

    朱厚照一拍桌子,“若朝中大臣都能像沈先生这样,做事公私分明,何愁大明不兴?唉!可惜旁人都无法学习沈先生这种宽宏大量的气度,一个个只会勾心斗角,实在让朕为难。”

    朱厚照表现出对朝事忧心忡忡的模样,沈溪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不想看这小子拙劣的表演。

    “现在朝廷乱象,还不都是你小子一手造成的?你居然在这里怨天尤人?”

    朱厚照不知沈溪的真实想法,精神振奋地道:“既然沈先生如此说,那朕便决定,让刘瑾这奴才回司礼监任职,不过得暂停他的俸禄,让他老老实实为朝廷当一年差,若是做得好,朕再恢复他的俸禄……”

    张苑一脸苦恼,刘瑾一年俸禄才几两银子,而他一年贪墨的银钱……

    简直不可比,几百倍几千倍都不止。

    沈溪道:“陛下,既然安排刘公公回司礼监,那就该做出一些举措,让朝臣跟刘公公之间的矛盾缓和些……”

    “哦!?”

    朱厚照眨眨眼,问道,“先生有什么好建议?”

    “若刘公公掌控司礼监后又像以往那般盛气凌人,难免会出现上下不合的状况,不如让内阁和司礼监协同批阅奏本,将这两个衙门合二为一!”沈溪提议。

    “啊?”

    朱厚照非常震惊,沈溪的建议,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等于改变大明既有的制度。

    朱厚照问道:“如何合二为一?这宫里的太监,可以跟外臣……彼此商议?”

    沈溪微微摇头:“内臣和外臣商议票拟和朱批内容,不太合适,陛下当勤政,若司礼监和内阁各出票拟,而为陛下批阅的话……”

    “不可不可!”

    朱厚照没等沈溪说完,已摆手表示拒绝,显然他没有那闲心管理朝事,嘴里嘟囔道,“朕手下既有内阁,也有司礼监,朕最多在大事上过问一下,若每件事都要朕处置,那朕岂不是要忙死?”

    沈溪眯眼打量朱厚照,此番促使朱厚照勤政的企图又一次落空了。

    果然是历史上那个荒唐任性的正德皇帝,对朝政没有任何兴趣。

    沈溪道:“那不如,就以地方事问内阁,两京事问司礼监,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嗯?”

    沈溪提出这建议后,朱厚照稍微思量一下,并没有点头或摇头,显然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问道:“沈先生,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吗?”

    沈溪回答:“若以内阁和司礼监同时过问地方和京城事务,最后决定权却在司礼监的话,会造成司礼监权力过于集中,倒不如让两个衙门彼此挟制,如此双方可以更好地平衡实力,朝中文官也能更好处置朝事,何乐而不为呢?”

    沈溪的意思,是让文官消停下来,不再弹劾刘瑾,让刘瑾跟谢迁为首的文官集团可以和睦相处。

    “这样啊!”

    朱厚照有些犹豫不决,大殿里一时间陷入沉默。

    显然,改革的魄力朱厚照还是有的,如果换作别的皇帝,沈溪这话说出来就是破坏朝廷典章制度,不但不会为皇帝接纳,甚至会被追究责任。

    沈溪提出的建议,在朱厚照看来有一定可取性。

    他自己也怕刘瑾擅权,影响到皇权安稳,若是能让司礼监和内阁分别负责一部分事情,那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也就是他这样的皇帝才会考虑这种事,换作别的皇帝,莫说是勤政的弘治皇帝,就算是一般的皇帝,也想着如何才能将权力攥于手中,而不是任由大权旁落,无论是司礼监掌权,还是内阁掌权,对皇帝来说都不是好事。

    朱厚照半天都没给出答案,沈溪见状只得再次主动打破沉默:“请陛下裁定……若陛下不允,那便一切照旧,让刘瑾全权负责朝中所有事情……”

    朱厚照咽了口唾沫,道:“若如此的话,怕是朝中文臣又该有意见了吧?尤其是那些御史言官,又要说三道四了……唉,也罢,就按照沈先生所言,先尝试一段时间,若是可行,便颁行天下!”

    “陛下圣明!”

    平时沈溪不会拍朱厚照马屁,但在这件事上,他倒觉得朱厚照算是个称职的皇帝,知道朝廷的主要矛盾点在哪里,还为此听进他这个臣子的意见,缓和朝廷矛盾。

    虽然沈溪的提议看起来是双赢的局面,但对张苑来说,却无异于晴天霹雳。

    张苑心道:“当初陛下应允,若我将内库打理好,便给我权力,让我进司礼监担任掌印,现在倒好,被我这大侄子给破坏了……如今司礼监又落到刘瑾那厮手中,这下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心里带着愤恨,张苑对沈溪满腹怨言。

    朱厚照进寝宫休息后,张苑故意没陪同一起进去,而是留在乾清宫正殿,准备好好质问一下沈溪……你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拱手把权力交给刘瑾这样的仇人?

    沈溪可不管张苑怎么想,目送朱厚照的身影消失在侧门后,便告退出宫。

    沈溪走出去几步,张苑一路小跑跟上,但因其体力非常差,但凡沈溪步子稍微迈大点儿,他便跟不上,只能被动地加快步伐,不一会儿已累得气喘吁吁。

    “……咳咳,沈尚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举荐刘瑾回司礼监?你疯了吧?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你跟陛下建言支持刘瑾回朝之事,咱家还没跟你算账,现在倒好,让那老东西回司礼监了……如此做对你有何好处?”

    张苑追上后便对沈溪指手画脚。

    沈溪打量张苑,道:“本官做何建议,自有思量,难道张公公还想干涉不成?”

    “呸!”

    张苑啐道,“你要是提举旁人,或者涉及礼部尚书人选,咱家一个字都不跟你犟,那些事也轮不到咱家管,但你明知道刘瑾跟咱家水火不容,你提举刘瑾回司礼监为掌印,就是断了咱家的前途,咱家跟你没完。”

    沈溪不想跟张苑解释太多,道:“既然张公公要跟本官没完,本官回去候着便是……张公公请自重,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