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五二章 姜是老的辣
    沈溪没有给张苑留面子。

    虽然是亲戚,但张苑却非正派人物,论贪婪和无耻,张苑跟刘瑾相比不遑多让。

    沈溪对张苑的性格了解很透彻,知道对方不会因为亲戚这层关系而对自己手下留情,现在有求于人时还能保持几分好脸色,若张苑得势,指不定会嚣张跋扈成什么样子。

    张苑气得简直要吐血,气呼呼返回乾清宫,心情正不爽时,抬头看到另一个让他不顺眼之人。

    正是钱宁。

    钱宁因为找到钟夫人,此时正春风得意,朱厚照允诺他当锦衣卫指挥使一事,早就经其口传得沸沸扬扬。

    “又是这小子,他跟我那大侄子一样讨厌!”张苑不想跟钱宁照面,转身绕道而行,钱宁却有意显摆,老远便打起了招呼。

    “这不是张公公吗?”

    钱宁主动迎上前来,笑呵呵道,“张公公,陛下要提拔我当锦衣卫指挥使之事,你可知晓?”

    张苑心中正憋屈,皱眉说道:“得意忘形,必然要吃狗屎……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给你顶高帽,你能戴得下?”

    钱宁知道张苑为什么说话这么冲,并没有生气,依然笑容满面:“张公公,以后我就直属你指挥了,你毕竟总领东厂和锦衣卫,将来咱们合作的机会多的是,你可要多多照顾啊!”

    张苑咬牙道:“你也知道是在咱家手底下做事?再怎么提升,也只是咱家手下的一个喽啰!”

    “哈哈!”

    钱宁不以为意,扁扁嘴道,“是否为喽啰,张公公说了不算,得陛下金口玉言……以前我不过是你手下一个千户,还不一切都要听从陛下吩咐?”

    “你!”

    张苑很生气,名义上他是钱宁的上司,但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回事。

    张苑这个御马监掌印,经朱厚照指定,手上拥有提调东厂、锦衣卫的权限,甚至如今西厂和内行厂都在其挟制下……可惜张苑能力确实不怎么样,原本在刘瑾手里威风八面的西厂和内行厂,弄到几近解散的地步。

    而钱宁这个锦衣卫千户,直接受朱厚照调遣。若钱宁担任锦衣卫指挥使,意味着张苑手里提调锦衣卫的权限将会旁落。

    当然,张苑最担心的还是钱宁重归刘瑾麾下。

    钱宁又道:“听说陛下要任命刘公公为司礼监掌印,下一步,刘公公肯定会将日渐没落的西厂和内行厂重建,那时一切又都会在刘公公掌控之下!”

    张苑脸色漆黑:“钱宁,你忘了当初刘瑾是怎么对你的?根本就是把你当条狗使唤……现在你有了做人的机会,还要继续给刘瑾当狗?”

    “当狗还是当人,是你张公公能决定的吗?今非昔比,我可是知恩图报之人,当初若非刘公公提携,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锦衣卫百户,哪里有机会慕天颜?现在能重新在刘公公麾下做事,那是我的荣幸,总比为你这个贪得无厌的张公公做事强!”

    钱宁不想跟张苑继续争吵,得意洋洋离开。

    张苑则有些愣神:“我贪得无厌?我再贪,能跟刘瑾相比?”

    ……

    ……

    沈溪离开皇宫后去了礼部衙门。

    他要去见周经,商议筹备庆功典礼。

    作为朱厚照登基后第一场像样的大捷,这次朝野上下都非常重视。

    周经致仕之前,手头就剩下这么一件要紧事,显得非常慎重。

    沈溪来到礼部,周经亲自出迎,二人到了礼部公事房,周经立即召集各司郎中和主事前来开会,传达皇帝的意思。

    沈溪在与会官员中年龄最小,可地位却与周经相当,频频引来礼部官员好奇的目光。等事情商议得差不多了,周经让一众属官下去办事,他自己则单独留下来跟沈溪商议一些不能拿到台面上说的事情。

    “……此番庆典,消耗银钱怕是要七八千两,这笔银子可否跟户部征调?兵部那边是不是也要出一部分?”

    沈溪微微摇头:“用银方面,周尚书得跟朝廷申请,由陛下安排户部协同,兵部在此事上可帮不了什么忙。”

    周经皱眉:“如今朝廷是怎么个形势,之厚你应该知晓……让老朽跟朝廷申请,没几个月时间,怕是申请不下来。但庆典却迫在眉睫,实在耽误不起啊。”

    “特事特办,周尚书何不找个机会,亲自跟陛下申请呢?”沈溪笑道。

    “唉!”

    周经叹息一声,“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有那么多机会面圣?”

    沈溪不以为意地摇摇头:“周尚书只管走正常途径,直接上疏朝廷,请求调拨银钱操办庆典,相信不出两日,不但能拿到申请的款项,甚至还能得到更多调拨,不知周尚书是否相信我这番话呢?”

    周经怔了怔,问道:“之厚,你这话……从何说起?”

    “呵呵!”

    沈溪微微一笑,脸上露出讳莫如深之色,“以我所知,刘瑾已被陛下重新任命为司礼监掌印……刘瑾明知陛下对庆典非常看重,能不有所表示?相信就算周尚书不上疏申请,刘瑾也会主动把银子送到礼部……周尚书是否愿意跟我打个赌呢?”

    周经会意一笑:“原来有这么个由头,你说的对,刘瑾回朝,必然会先烧上三把火,而这庆典,恐怕就是他烧的第一把火……不过,他后两把火就指不定会烧到哪儿去了!”

    言语间,周经变相地提醒沈溪,你小子最好小心点,后两把火中,一定有把火会烧到兵部衙门,甚至是你沈之厚头上。

    沈溪点头:“周尚书说得是,学生会注意。不过,刘瑾这第一把火,可以任由他烧,以后想放火却没那么容易,一切要看对朝廷是否有利,若他想乱来的话,兵部也不是吃素的,我一准儿给他怼回去!”

    话是这么说,但沈溪心底多少有些不安,毕竟刘瑾给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

    ……

    刘瑾如愿以偿重新上位。

    他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沈溪在皇帝面前帮他说话。

    当他跪在朱厚照面前,听朱厚照说出原委时,一时间难以置信。

    姓沈的小子不是要害我吗,怎么会一而再帮我?

    难道是他大彻大悟,决定跟我合作,一起对付外戚势力?

    朱厚照为沈溪的胸襟感到佩服,不自觉为之表功:“……要不是沈尚书对你宽宏大量,不计前嫌,你以为还有机会被朕重用?你这没用的奴才,回到司礼监后,一定要记得朕和沈尚书对你的期望,内库那边,你也暂时领着,朕给你一个月时间,在此期间若做不出成绩,看朕怎么收拾你!”

    在旁边同时听到这番话的张苑,心里那叫一个气。

    不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没了,就连内库的管理权也要交出来。

    张苑心道:“我接手内库后,在国舅支持下,一切逐步迈上正轨,陛下手头的银子渐渐多了起来,豹房那边不再出现拖欠银两的情况,怎么陛下对此还不满意?陛下之前曾允诺过,若我做得好,便提拔我当司礼监掌印,君无戏言,怎么到我这里,规矩就改了呢?”

    他却不知在他打理下,内库状况虽然有所好转,但跟刘瑾打理时尚有不小差距。

    刘瑾打理内库,朱厚照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出手阔绰。

    而现在,朱厚照最多是一个“小康之家”的家主,能拿出一点打赏,更多的时候却需要收敛,这让朱厚照很不满。

    一旦朱厚照有了成见,那张苑做再多努力也是徒劳,因为朱厚照不会领情,而下一步,朱厚照想用刘瑾来恢复内库存银充盈的状态。

    刘瑾跪在地上,近乎是哭诉道:“老奴感激陛下恩德,感激沈尚书提携……为陛下做事,老奴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嗯。”

    朱厚照满意点头,脸上多了一抹释然。

    “记得你今天说的话,朕希望看到你的政绩,而不只是听你嘴上说说。接下来一个月时间,你回司礼监,只负责打理两京事务,至于地方事务,朕准备暂时交给内阁处置,沈尚书的兵部……你也不得随便干涉,一切照旧。朕两年平定草原的国策,仍旧没有改变!”

    听到这里,刘瑾有些傻眼了。

    之前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可说是“立皇帝”、“九千岁”,现在倒好,属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事情却要跟内阁均分,地方主要事务交给内阁处置,等于说他敛财的机会失去大半。

    刘瑾心想:“陛下为何要做出如此安排?难道是对我不信任了?又或者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啊对了,怪不得姓沈那小子突然转性帮我说好话,这件事有很大可能是他在陛下面前说的,让陛下分权,限制我手头权力,这样他既赚个好人,又让我无法跟以前那样专权。”

    朱厚照见刘瑾不回话,有些着恼:“朕跟你说的话,听到没有?”

    “老奴听到了。”

    刘瑾心中恼恨,脸上却表现出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道,“陛下,若遇到事情,内阁跟司礼监出现争执,那时……该听谁的?”

    “这个……”

    朱厚照有些为难了,之前沈溪可没跟他交待过这些细节。

    最后,朱厚照一拍胸膛:“那就来问朕,这种有争执的事情,必然是要紧事,朕不能对朝政完全不理不问,趁着朕清闲的时候,你尽管来问朕便可!”

    “是,陛下!”

    刘瑾磕头不迭,脸上呈现隐晦的笑容,显然奸计再次得逞。

    张苑张嘴想提醒朱厚照,但想到自己的身份,便缄口不言。

    朱厚照显然没料到自己会被刘瑾算计。

    刘瑾心道:“以前我专权时,陛下也想过问朝事,但每天都沉迷逸乐,我每次都趁着陛下兴致起来的时候说事,陛下总不厌其烦,如今我只需如法炮制,事情便可交给司礼监处置……”

    “其实朝廷所有事情,都可以归到两京之事,毕竟两京有六部,那时内阁还有什么权力?哼,你沈之厚有张良计,我张某人有过墙梯!“

    朱厚照道:“之前你不在京城,朕没安排新的司礼监掌印,你回去后,将那些积压的奏本找出来看看,有无重要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你便正式履职吧!”

    刘瑾再次磕头:“是,陛下,老奴这就去为您办事,一定不让陛下费心!”

    ……

    ……

    不知道的,一定以为眼前二人是圣君和忠臣,只有知根知底的才知道这是无道昏君和专权的阉宦之间的对话。

    一切尽入张苑眼,他满腔怒火却不知该往何处撒,当刘瑾前往司礼监履职时,张苑带着恼恨离开乾清宫。

    当晚朱厚照照样会前往豹房鬼混,却没叫上张苑,而是让小拧子随侍身旁。

    这次战事,小拧子作为胡琏部监军,立下战功,再加上岁数跟朱厚照相仿,此番回朝马上得到朱厚照赏识。

    张苑感觉到自己正逐渐失去皇帝的信任。

    出宫回家的路上,张苑还在琢磨这件事,嘴上抱怨个不停:“陛下这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啊!”

    张苑出宫后,直接往自己城东的家去了。人的行为习惯很可怕,他得势时置办的宅院,已成为他心灵的寄托,现在就算前途暗淡,依然忍不住要回到自己避风的港湾。

    可惜的是,张苑跟钱氏间已没有了夫妻感情,钱氏现在开始胡作非为,毕竟有银子傍身,而且张苑太监之身,没法对她进行管束。

    就算打架,张苑也没了以前的威风,钱氏本身就霸道,乡野女人力气很大,每次张苑都以失败收场,不得不放下身段巴结妻子,以继续跟他过日子。

    这次张苑回来,还没入府门,就被人拦了下来。

    找他的人是寿宁侯府的管家,张苑见到后,就算再桀骜不驯,也得收敛,毕竟张氏兄弟是他重新崛起的凭靠,现在他必须要在张氏兄弟庇护下过活。

    “两位侯爷让我过来看着,若你回家了,就跟我去见两位侯爷,侯爷有事情交待!”侯府管家毫不客气。

    在张家下人心目中,张苑同样是下人,而且是下人中的下人,被安排到宫里做事。哪怕张苑再有本事,也被这些张氏门人看不起。

    张家人,谁跟张氏兄弟亲密,谁的地位就高,显然张苑在这方面纯碎属于外人。

    张苑看了自己家门一眼,这是过门而不得入啊!他摇头长叹口气,跟着张家下人上了马车。

    带着满肚子憋屈,张苑到了寿宁侯府。

    他还不能从正门进去,因为寿宁侯府算是京城最受关注的所在,张鹤龄怕张苑到来的事情,被皇帝或者是大臣的眼线窥去,到时候对张苑的使用就会出现问题。

    张苑从侧门进入寿宁侯府,进入偏厅等候,那张府管家显得很无礼:“你在这儿等着,两位侯爷稍后便会来见你!”

    一直过了半个多时辰,张苑也没把张氏兄弟等来。

    就在他想出去找个地方方便一下时,看到张鹤龄带着之前迎他来的管家过了过来。

    “张公公?”

    张鹤龄见张苑,倒没下人那么势力,反而带着一种见外的恭维。

    张苑顾不上别的事情,连忙上去行礼:“参见国舅!”

    张鹤龄冲着张苑点点头,然后回头一摆手:“行了,这里没你们事情了,本侯要跟张公公说正事……今日请张公公前来的事情,不得有半句泄露!”

    “是,是!”

    张府管家用愤恨的目光看了张苑一眼,随即退下,将偏院留给了张苑和张鹤龄。

    张鹤龄信步在前,张苑跟在后面进入偏厅,分宾主坐下。

    张鹤龄道:“听说陛下又起用刘瑾了?”

    张苑感觉自己地位不保,张鹤龄对他的态度似乎没之前那么友善,隐隐有问罪的意思。

    “是,国舅爷,陛下让刘瑾回去担任司礼监掌印!”张苑低头回道。

    张鹤龄脸色很难看,道:“苦心经营那么久,好不容易促成刘瑾离朝,你却没有把握住机会当上司礼监掌印……你是怎么做事的?”

    “奴婢行事不周,请国舅见谅,奴婢未来会小心做事!”张苑这会儿只能在张鹤龄面前表忠诚,让对方尽可能相信自己。

    张鹤龄打量张苑,半晌后叹了口气,道:“陛下说是要提拔钱宁当锦衣卫指挥使,若如此的话,那锦衣卫势必也要落入刘瑾之手,这件事,你有何良策?”

    张苑赶紧道:“回国舅,陛下暂时只是做出允诺罢了……到现在为止,陛下尚未跟那钟夫人成就好事,所以事情尚未落实,若是让钟夫人离开陛下的话……”

    “你有办法?”

    张鹤龄显然早就想到这一层,直接以冷漠的语气问道。

    张苑硬着头皮道:“奴婢……奴婢只能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