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六〇章 朕没错
    当天沈溪并没有回府,而是到了云柳和熙儿居所,坐镇指挥,稳定军心,同时通过四面八方传来的情报研判形势。

    云柳在休息完成后,接替熙儿完成了护送钟家人离开京城事项……沈溪没有让其南下,而是直接往东边去,准备让这一家子乘船前往辽东。

    既然要避难,只能躲得远远的,若迁往南方,越往南走人口越密集,耳目众多,难免会被厂卫的人找到,甚至可能牵累旁人。

    云柳派出精兵强将将钟家人送走,回来将大致情况说给沈溪知晓。

    云柳最后担心地道:“……虽未泄露大人身份,但就怕钟家人察觉端倪,若被厂卫的人擒回,恐对大人不利!”

    沈溪脸色自然,道:“怕什么?派去的人,并不知道接走的是什么人,也没有将我的身份泄露给钟家人知晓,这是他们自己所做选择,怪不得别人……等他们上船后,更是所有事情都要自己去承担,尤其到了辽东后该如何生活,这些都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事情!”

    熙儿站在旁边,一脸忧色,显然她跟云柳都在为此担心。

    沈溪问道:“皇宫那边有消息传来吗?”

    “回大人,宫里已派出几拨人找寻钟夫人,其中以钱宁和刘瑾的人搜索力量最强,如今找寻范围已扩大到城外,但暂时不会有人往海边去……”云柳回道。

    沈溪道:“就算认准方向,也会有半天马程差距。况且,刘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钟家一大家子会去辽东苦寒之地!”

    云柳请示:“大人,之前派人打探消息时,得知张苑张公公在这件事上,似乎有意敷衍,若非他故意放人走,恐怕……钟夫人离开不会如此顺利!”

    沈溪打量云柳,脸色略有些不自然。

    虽说沈溪不像张苑那么怕身份泄露,但这事儿始终是人生一大“污点”,若旁人知道张苑是沈家人,就算之前沈溪未曾利用张苑获得什么好处,也会被人攻击,必然会影响沈溪在朝野的清誉。

    “关于张公公的事情,不必追查了!”

    沈溪当即下令,“暂时盯着刘瑾和钱宁那边,同时看看宫里会做出如何反应……张苑身属外戚一党,在这件事上,外戚跟我们的立场一样,都想放走钟夫人,避免钱宁坐大,白白便宜阉党。”

    “即便刘瑾掌控司礼监,但没有厂卫为虎作伥,他做起事来就需要夹着尾巴,这符合外戚的利益!”

    “是,大人!”

    云柳未加细想,恭敬行礼领命。

    沈溪看了看熙儿和云柳,道:“你们姐妹忙碌一整天,该休息了,我先回去!”

    沈溪起身将走,云柳问道:“大人不在这里留宿?”

    言语间,云柳娇颜绯红。

    她在边关许久,刚回到京城,无论是她自己,还是熙儿,已许久未曾承恩泽于沈溪。

    沈溪淡然一笑,道:“你们沐浴更衣,上榻等待吧,我这会儿要回兵部衙门等候消息,若到半夜未有宫里的消息,到时候便会过来与你们相聚……就怕陛下突然找寻,这才是最麻烦的!”

    ……

    ……

    紫禁城,文渊阁。

    这天晚上,内阁首辅谢迁留在宫中轮值。

    他故意跟王鏊调休,也是他知道皇宫外出事了,于是主动留在宫里查看情况。

    夜色浓重,谢迁没事便出去到文渊阁门口看看,因宫禁森严没办法走远,但在文渊阁周围转转还是可以的,他非常想知道乾清宫那边的消息。

    一名老太监走了过来,道:“阁老,夜风太凉,眼看已入冬,您还是回去歇着吧!”

    “内宫那边,可有消息传来?”谢迁问了一句。

    供职于文渊阁的这名老太监摇了摇头:“内宫有人进出不假,但不知具体情况如何,小人更不知阁老说的是什么事!”

    谢迁点头,他知道宫里人都明哲保身,就算知道什么,也未必会说出来。

    他折身回去,到公事房坐下,想拿起地方上呈递的奏本看上一眼,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

    “也不知钟夫人失踪之事,是否跟之厚有关,就怕这小子胡来……之前没勒令阻止他,万一因此触怒陛下就麻烦大了!”

    谢迁很着急,开始为沈溪担心起来。

    “若人就此失踪的话,可谓皆大欢喜,就怕人刚逃走又被逮回来,那时就会牵连无辜!陛下登基以来,胡作非为的事情做了不少,之前至少还能恪守一些原则,但这件事一出……怕是陛下要原形毕露了!”

    谢迁坐下来没一会儿,又站起身来,出了门口,这次连那老太监都不再出面劝阻了。

    “若这会儿去见太后,不知效果如何?”谢迁琢磨开了,“这时去见太后,怕是会有叨扰之嫌,太后如今清心寡欲,让她涉入朝争,实非人臣所为……但陛下行为举止不当,始终需要有人规正!”

    ……

    ……

    朱厚照苦等一夜,未有关于钟夫人的任何消息传来。

    临天亮时,朱厚照终于熬不住,先去睡了,为了钟夫人他可说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

    一直到次日中午,朱厚照醒来,在他勒令下,钱宁和张苑从宫外回到皇宫,朱厚照在乾清宫寝殿见到二人。

    “……你们可真有本事啊,朕派你们去探寻钟夫人下落,你们一去便是一夜,半点消息都没有,朕在这里等着你们回禀,你们将朕的信任当作儿戏,诚心要朕好看,是吧?”

    朱厚照怒不可遏,你们把人看丢了也就罢了,现在厂卫倾巢而出大规模找寻,居然没有任何线索?!

    钱宁和张苑心里都在叫屈,尤其是钱宁。

    钱宁心说:“是陛下您让我们找不到人不许回来,甚至还威胁说要砍我们的脑袋,现在又怪责我们不回来通禀,这算哪门子道理?”

    乾清宫寝殿内异常安静,张苑跪在那儿,心情相对好一些,因为现在钱宁和刘瑾都被卷入其中,说起来他之前应允张鹤龄的事情已做到,皇帝跟前一帮宠臣都受牵连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

    朱厚照道:“说,现在查到什么了?就算没把人找到,总归该知道人往何处去了……现在派了多少人找寻?”

    钱宁看了张苑一眼。

    因为二人在找寻钟夫人上并不是动用相同的力量,钱宁指望张苑那边能探知一些线索。

    但他发现张苑一副老神在在事不关己的样子,钱宁意识到对方是在隔岸观火,在这件事上根本不可能帮上他忙,于是愤愤然道:“罪臣本就只是锦衣卫千户,手头人手有限,之前都听从张公公调遣。”

    张苑一听傻眼了,好么,你这家伙分明是不遗余力往我身上泼脏水啊,简直一点脸都不要了!

    就在张苑想出言反驳时,朱厚照人已经走到跟前,毫不客气一脚踹到钱宁身上,直接将其踹翻在地,骂骂咧咧道:

    “你个没用的东西,朕让你去找寻,你说要去找顺天府和地方衙门相助,现在却只想推卸责任……朕以前真是瞎了眼,相信你这狗东西!”

    钱宁刚从地上爬起来,又被怒不可遏的朱厚照踹倒。

    张苑虽然没转头去看,但就算听个声响,心里也觉得解气。

    让你姓钱的不把我放在眼里,出了事还想把责任往我身上推,你真当陛下没脑子,会听从你的谗言?现在遭殃了吧?

    张苑还在沾沾自喜,朱厚照侧目打量他:“张苑,你调查出什么结果来?”

    张苑面色变得非常难看,磕头不迭道:“回陛下,奴婢查到,钟家人早在前一天晚上便收拾好马车,天亮城门刚开启时便从崇文门出城,往城南方向去了,奴婢已派人去追赶……”

    朱厚照道:“什么,钟家人早有准备?他们……这是做什么?钟夫人不是已经跟钟家没半点关系了么……”

    张苑继续磕头:“奴婢不知,奴婢不知啊!”

    这次就算朱厚照很生气,也没迁怒张苑。

    在朱厚照看来,钱宁不但没把事情做好还一个劲儿地推卸责任,张苑这边至少做了一点事情,把他想知道的事情查出来了。

    钟夫人逃走,钟家人跟着一起逃走,显然钟夫人要去跟钟家会合,那他之前所坚持的正义性就不复存在,钟夫人一家是把他当作瘟神一样在躲。

    “陛下,您息怒!”

    钱宁在旁劝慰,不知道自己是在火上浇油。

    钱宁跟刘瑾不同,他不知什么时候朱厚照想听怎样的话,在琢磨朱厚照心理上不如刘瑾,甚至不如张苑老练。

    朱厚照怒斥:“你们两个狗东西,继续去找,现在既然知道钟夫人和其家人南下,那就去南下的路上堵他们。朕把话撂在这里,谁把人找回来,他想得到怎样的赏赐都可以,若找不到的话,你们俩必死无疑!”

    ……

    ……

    张苑和钱宁又去了。

    朱厚照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坐在那儿,精神萎顿,连句话都不说。

    之前他便在病中,由于遭受剧烈刺激使得精神亢奋,仿佛病情已痊愈。但此时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饱受打击之下精气神一下子垮了,病情好像更加严重,整个人都有些魔障了,小拧子几次上前问询情况,朱厚照一个字都没说。

    憋了半个多时辰,朱厚照终于动了,回到龙榻上,却不是躺下休息,而是趴在那儿一点声音都没有。

    许久之后,小拧子过去查看情况,隐约听到有哭泣声传出。

    这可把小拧子吓得不轻,赶紧退到一边,如果被谁看到皇帝脆弱的一面,表面上看似乎跟皇帝关系更亲近了,但实际上知道帝王秘密的人一定没有好下场。

    朱厚照爱面子,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脆弱和无能!

    乾清宫寝殿内一片宁静,没人说话,一直到晚上,等天色完全黑下来后,朱厚照睡了过去,小拧子连忙出去传太医过来。

    太医院的人虽然来了,但一直在寝殿外等候,上更时分,朱厚照醒来,用孱弱的声音问道:“小拧子,什么时辰了?”

    小拧子这才点亮烛火,走到龙榻前道:“陛下,已是初更时分。”

    “还没有消息吗?”朱厚照继续问道。

    小拧子低下头:“张公公和钱千户未归,也未派人回禀。”

    “唉!”朱厚照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好像朕真的做错了,小拧子,你觉得朕所作所为是对还是错?”

    这个问题,小拧子可不敢随便回答,但现在朱厚照是最脆弱的时候,他跟皇帝一起长大,朱厚照遇到困难,小拧子觉得自己没理由回避,于是安慰道:

    “陛下,您乃九五之尊,您要得到女人,没有对错之分……钟夫人这么做简直是亵渎真龙天子,罪该万死!”

    朱厚照叹息道:“唉!罪该万死说不上,人家也有选择的权力嘛,只是朕之前太过天真,以为钟夫人是在躲避什么厉害的仇家才逃到齐鲁之地去,不想给朕带来麻烦,现在朕才知道,原来朕便是钟家人一直躲避的那个……”

    说到这里,朱厚照语气中带着沧桑。

    “但朕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错,朕长这么大,难得喜欢上一个人,这难道有错?朕为钟夫人做了很多事,当初钟家得罪权贵,朕出手相帮,可是诚心诚意的,未曾有过别的念想,甚至只是想多饮她一杯茶罢了,她至于如此绝情?”

    小拧子自小便阉割入宫,对于人世间的情感不是很明白,不敢随便插话。

    朱厚照道:“也许你说得对,朕没做错,朕是皇帝,朕要得到哪个女人,是那女人的福气,朕会赐给她荣华富贵……人生在世,不就是求个锦衣玉食吗?朕赐给她就是……现在不是朕负了她,而是她负了朕!”

    小拧子心道,陛下这番话是在为自己开脱啊。

    虽然小拧子内心未必完全赞同朱厚照的说辞,但还是俯首帖耳:“陛下,您说得对,是那女人辜负了您。”

    朱厚照忽地坐起来,把小拧子吓了一大跳,朱厚照捏着拳头道:“朕现在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钟夫人,朕想得到她的解释,如果她不能说服朕,朕就会强行把她留在身边,作为朕的臣民,她没有资格拒绝!”

    小拧子从小便是作为皇家奴才进行培养,觉得朱厚照这话说得没有毛病,但潜意识却告诉他,朱厚照做的事情,违背了人世间最基本的道德规范。

    你是君王,也没资格强抢民女。

    突然,朱厚照话锋一转,道:“不过,要指望张苑和钱宁这样昏聩无能之人找到钟夫人,实在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到现在刘瑾也没来跟朕通禀,显然他那边也没什么思路……如今唯一能帮到朕的,便是兵部沈尚书,他神通广大,什么事都能帮朕完成。”

    小拧子一听,瞪大了眼睛,显然并不觉得把这事儿告诉沈溪是好事。

    “陛下,时间已经很晚了,您早些休息吧,躬体有恙,若休息不好,会留下病根!”小拧子劝说道。

    朱厚照一摆手:“朕只是偶染风寒,并无大碍,现在朕的心病亟待医治,你去传话,着兵部沈尚书来见,朕有些话要对他说!”

    小拧子脚下仿佛千钧重,根本不想把这件事告诉沈溪。

    “沈尚书那是何等气度之人?这件事本来就是陛下违背世俗道德,若跟沈尚书说,那陛下以后怎么在沈尚书面前保持威严?”

    “为什么不去?”

    朱厚照见小拧子面色迟疑,不由厉声喝问。

    小拧子跪下来,冲着朱厚照磕头:“陛下,您实在不宜接见沈尚书,沈尚书知道了,一定会怪罪您,这件事也会为天下人所知!”

    朱厚照神色坚定,道:“朕已说过,这件事朕没错,是那女人辜负了朕对她的一片深情,现在朕只是想把人找回来,跟她当面问个清楚,没有为难你或者是沈尚书的意思。”

    “现在朕不需要你来提意见,你没资格,你只需听从朕的命令,去将沈尚书请来,这便足够了!若你说三道四,朕连你一起惩罚!”

    小拧子啜泣起来,心中对朱厚照隐隐也有些失望。

    但他还是遵命退出寝殿,整理好衣服,匆忙离宫去兵部衙门找沈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