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六一章 君臣交恶
    沈溪知道朱厚照请自己进宫时,便大概知道,这会儿朱厚照开始病急乱投医了。

    小拧子跟沈溪是老相识,当初沈溪尚是东宫讲官时,对小拧子较为照顾,虽然彼此有一段时间不见,但小拧子一来,立即便把朱厚照的大致情况跟沈溪说了……小拧子开始学习宫里那些老太监,收买人心。

    沈溪看着小拧子,摇头叹息:“陛下找寻钟夫人,想必已侦骑四出……如今居然叫我入宫帮忙,难道非要劳动朝廷上下,闹到人尽皆知才肯罢休吗?”

    小拧子苦着脸道:“沈尚书,您实在是折煞小人……小人哪里知道这么多事情?这些话,您留待跟陛下谈为好,小人只是奉命前来给您递个话,具体陛下是怎么个想法,小人实在不知。”

    沈溪笑了笑,以他的睿智,自然能从小拧子的为难中,察觉出很多事情来。

    沈溪本不想入宫,但又觉得自己作为帝师责无旁贷,心想:“绝对不能让朱厚照乱来……这小子之前为了钟夫人已开始胡作非为,若被逼急了,说不定会发动整个朝廷的力量去找寻,届时他皇帝的威严将荡然无存!”

    沈溪整理好思绪,便随同小拧子入宫。

    等沈溪抵达乾清宫时,已临近三更,紫禁城内一片宁静。

    乾清宫大殿里,四周点着的蜡烛散发出昏黄的灯光,朱厚照坐在案桌后的龙椅上,神情萧索。

    朱厚照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见下面沈溪正在恭敬行礼,连忙一摆手:“先生不必多礼……朕碰到一件伤心事,此番将先生请来,是想请您帮一个忙,让朕解开心中死结!”

    沈溪拱手道:“陛下心中有死结,应及早疏导才是,但以微臣能力,未必有本事解开!”

    朱厚照站起身,走出案桌,下玉阶来到沈溪跟前,君臣相对而立。

    朱厚照往旁边侍立的小拧子看了一眼,似乎有将其屏退的想法,但最后却没说出来,好像没力气说这些。

    “听先生的口气,便知先生已猜到是什么事,没错,是关于钟夫人的!朕之前曾想请先生去陆羽茶庄喝这位钟夫人冲泡的茶水,可惜未能如愿。今好不容易将其找回,谁想竟不告而别,朕甚是难过!”

    朱厚照显得很落寞,身上多了几分不属于他这年岁的深沉,“朕之前以为,只要朕真心对待一个女人,便可换得回报,但未曾想,她却辜负了朕……朕非常沮丧和失望,感觉未来一片迷惘!”

    沈溪听到这话,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堂堂君王,九五之尊,居然跟臣子讲什么付出与回报的问题,这不是开玩笑么?

    你这话说得你就跟个情圣一样,但其实就是个渣男,平时始乱终弃的女人多不胜数,突然说自己对一个女人起了真心,那女人还是个有夫之妇。你明明是拆散人家的家庭,为非作歹,却说得义正词严,好像真爱可以化解一切一样!

    沈溪道:“陛下对这位钟夫人,看来是一往情深?”

    “对!”

    朱厚照好像个需要人慰籍的大孩子,在沈溪面前,丝毫没有隐瞒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直接点头承认。

    沈溪无奈摇头:“可惜这女人对陛下,显然没有任何感情,甚至在知道陛下乃九五之尊后,也没有贪恋荣华富贵,而是顶着被陛下追回来治罪的风险,带着家人逃走了?”

    朱厚照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显然沈溪这番话伤害到了他的自尊心,朱厚照脸绷得很紧,最终还是点点头道:“这也是朕觉得难过的地方,朕对她那么好,为何她不知回报?”

    沈溪道:“那陛下希望她以怎样的方式回报呢?抛夫弃子,一心留在陛下身边,当一个日夜盼望沐君恩的妃嫔……哦,可能连妃嫔的身份都得不到,只是陛下养在宫外的一个民妇,等年老色衰后,失去陛下宠幸,凄惨死去,又或者长居深宅内院,孤独终老?”

    朱厚照听到沈溪的话,显得很惊讶,因为他从这话语中听出一股浓浓的讽刺味道。

    “先生,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觉得朕做错了吗?朕在这件事上,哪里有错?她可是主动提出要跟夫家和离,再到朕身边侍候,结果却不辞而别……她分明是言而无信,辜负了朕对她的期望!”

    这话听起来像是质疑,但其实心中早就有了答案,朱厚照为了让自己内心更平衡些,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受害者,好像钟夫人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但其实由始至终朱厚照扮演的都是一个强抢民女的昏君的角色。

    事情真相确实如此,但沈溪不能把话说得太过直白。

    当然,沈溪对朱厚照的所作所为非常难以接受,觉得自己没必要什么事都顺着这小子的意思,尤其在这种行事大错特错的时候,更应该以一个前辈和师长的身份教训一下,当头棒喝让其警醒。

    沈溪脸色严肃:“以陛下想来,天下人将会如何评价陛下所做之事?”

    朱厚照兀自嘴硬:“天下人都会认为朕做得对,认为朕乃痴情之人,被一个无情的女人所负!”

    沈溪摇摇头:“若陛下坚持如此认为的话,实在没必要跟臣做探讨……既然陛下认为自己做得对,何必欺瞒朝野上下,大可将此事公之于众,让文武大臣、地方官府乃至乡野村民帮陛下找人!”

    听到这话,朱厚照脸色马上变了,这回不是生气或者气愤,而是羞惭。

    这件事是否光彩,朱厚照心里比谁都清楚,绝对不可能把事情公之于众,礼义廉耻之心他还是有的。

    沈溪见朱厚照不回话,继续道:“陛下找臣前来,想必是派出不少人前去找寻,但遍寻无果……”

    “陛下可有想过,钟夫人为何要逃走?留在陛下身边,享受荣华富贵岂不是很好?但奈何,人都会有执念,就好像陛下对钟夫人的牵挂一样,钟夫人记挂的是她的丈夫和儿女,又或者对家庭的责任,甚至对自由的渴望……任何一种可能,都会促使她逃离陛下。”

    “在这件事上,并不存在谁是谁非的问题!”

    沈溪没有贸然指责朱厚照。

    “这小子现在心中有一股执念,一味地教训指正,让其认识到错误,几乎是不可能达成的事情。只有利用他渴望被人认同的心理,慢慢纠正其观念!”

    朱厚照低着头,认真思考许久,不想最后还是摇头:“如果先生觉得朕是混账的话,那便如此认为好了,朕没有在朝廷大事上行差踏错,只是在儿女私情上自私些,朕自认做得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朕没有因为爱美人放弃江山,朕知道分寸……”

    沈溪瞪大眼睛看着朱厚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这小子还真会为自己脸上贴金!

    自打登基开始,成天就顾着吃喝玩乐,朝廷大小事情从来都不理会,平时更是做一些胡作非为的勾当,私闯民宅强抢民女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说自己有分寸?你身为帝王,想广纳妃嫔没人拦你,但你抢有夫之妇而且不止一次,还敢说自己做得很不错?

    沈溪知道,朱厚照在价值观取向上,已出现严重偏差,如果单纯地教训他,没有任何意义。

    “陛下有自己的执念,臣也有执念,陛下若想找这女子,臣绝对不会施加援手!”

    “先生,你……”

    朱厚照打量沈溪,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沈溪脸色严肃:“无论陛下如何说,在这件事上,都违背了一个圣明君主起码的行为准则,若那钟夫人一心一意留在陛下身边,臣无话可说,但既然钟夫人用实际行动表明,她宁可逃走亡命天涯,也不愿享受荣华富贵,陛下还如此勉强……那就是要逼一个无辜女人去死,陛下最终找到的,也许只是钟夫人的尸体,以及天下臣民对陛下的失望!”

    朱厚照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沈溪无奈地说道:“除非陛下动用一些特别的手段,比如说以这女子身家性命作为要挟,甚至以她的子女来作为条件,逼迫其就范,但到了这个地步,陛下不再是为情所困,而是滥用权力胡作非为,为道德礼法所不容,陛下如此做的结果,比草菅人命更令人不耻!”

    听了沈溪这一通教训,朱厚照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

    沈溪很清楚,朱厚照脸皮很厚,旁人不会说出如此严厉的话,就算谢迁和张懋等人,也要顾忌其皇帝的脸面。此时沈溪也是爱之深责之切,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你身为皇帝,把一个为祸朝廷的阉党当成亲信,任由其对朝中文官进行打压,就当你识人不明,我不跟你计较。但你现在连最基本的道德礼法都不顾忌,强抢民女不说,甚至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居然还有脸让自己的师长助纣为虐,真还好意思开这口?

    朱厚照气息粗重,转过身去,背对沈溪很久,才一咬牙:“既然沈尚书不肯帮忙,那朕就不劳驾你了,这件事朕自会着旁人完成……时候不早,沈尚书回去歇着吧!”

    朱厚照最厌烦的事情,就是旁人把他当孩子一样,以家长的口吻教训他。

    就算是他老爹弘治皇帝和老娘张太后管严了也会遭到他的排斥,更别说是他本来就看不顺眼的刘健和李东阳等人,而当夜的沈溪就好像不知道朱厚照有这性格一样,居然直斥其非,丝毫也不留情面。

    朱厚照平时对沈溪非常恭敬,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沈溪的批评。

    朱厚照感觉自己遭到了可耻的背叛,连沈溪这样被他视为左右手的人,也不理解他,眼睁睁看着他伤心落寞,却还要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沈溪毫不客气,朱厚照让他走,他没有死皮赖脸留下来的意思,转身便离开乾清宫大殿。

    目送沈溪背影消失在大门口,朱厚照显得很落寞,坐回龙椅上,面对一盏孤灯发呆……自小到大,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孤单寂寞。

    “陛下!?”

    小拧子站在旁边,原本不敢说话,但又怕朱厚照想不开身体出点什么毛病,赶紧走上去关切问候。

    朱厚照轻叹:“朕就是这么个不知分寸之人,连沈尚书这样的能臣都对朕失望了?”

    小拧子可不敢回答这个问题,稍微不合眼前这小祖宗的意,就可能人头落地。

    连沈溪都没从朱厚照这里落着好,他这个近侍乃是皇室家奴,更明白这会儿说多错多的道理。

    朱厚照没指望小拧子回答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朕登基以来,是不过问朝事,但至少大明天下没乱啊,朕做的事情都有分寸,朕知道勤勉克己,甚至重用谢阁老和沈尚书这样的能臣,换了父皇做不到吧?朕现在不过是有了意中人,想得到这个百姓家的女子,并非多过分的事情,沈尚书居然用如此严厉的口吻教训朕,把朕当成那少不更事的无知顽童了吧?”

    小拧子看了看朱厚照,心里在想,陛下本身年岁就不大,难道不是少不更事?

    朱厚照脸上一片懊恼之色,低下头想了半天,委屈得想哭,最后他抬起头来问小拧子:“小拧子,有刘公公的消息吗?他是朕之肱骨,既然沈尚书不肯帮朕,刘公公至少能帮到朕的忙吧?”

    “回陛下,刘公公……这两日并未传消息回宫!”小拧子如实禀报。

    朱厚照显得有几分生气:“这个刘瑾,难道不知道朕关心这件事?无论他是否找到人,也应该及时将消息传递回来才是……小拧子,你现在就去找刘公公,说朕有急事找他!”

    小拧子这才明白,朱厚照对沈溪失望后,接下来就是对另一个宠臣报以更大的信任。

    而这个人,就是之前被朱厚照怪罪的刘瑾。

    仿佛现在刘瑾办事不力并不是什么罪过,至少诚心诚意去找人了,而作为朱厚照曾经最为信任的沈溪,这个节骨眼儿上却没有施加援手。

    小拧子此时巴不得早点离开乾清宫这个是非之地,恭敬行礼:“陛下,那奴婢便去了,但奴婢不敢保证一定能将刘公公找回来,毕竟刘公公出宫已有两日……”

    “去吧,就算差事办砸,朕也不会怪责,这件事说起来,也是朕咎由自取,如果朕当时不答应钟夫人,不让她自由出入宅院,断不至于让她逃走!”朱厚照哀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