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六四章 举荐
    年底时,内阁将新增人选的事情在朝中传得沸沸扬扬。

    沈溪掌管的兵部也迎来变化。

    曹元从甘肃巡抚任上调京城出任兵部右侍郎,之前的右侍郎何鉴迁左,熊绣在刘瑾排挤下终于黯然离开京城,致仕回乡。

    熊绣跟刘瑾之间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沈溪没有想方设法挽留,因为他对熊绣原本就不看好,这个人虽然跟阉党势不两立,但主要是私仇,且为人并非十分正派,加之近来熊绣为报仇不断给沈溪找麻烦,故在其致仕一事上沈溪没有施加援手。

    熊绣自己也不想留在朝中,每天都忍气吞声做人,如此一来事情便顺理成章,刘瑾达成了在兵部安插钉子的目的。

    曹元是彻头彻尾的阉党中人。

    沈溪并不担心曹元进入兵部衙门后会对他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反倒觉得兵部这边多了阉党的力量,对维持朝廷局势平衡有一定帮助。

    之前刘瑾千方百计希望在兵部插一腿,现在曹元顺利进入兵部,甚至担任兵部侍郎这个重要的差事,等于说沈溪在这一盘对弈中让了刘瑾一子,刘瑾必然以为自己局面上占优,对于挤压兵部权力也就没那么热衷了。

    曹元再怎么有本事,跟沈溪的资历和功劳相比还是大有不如。

    沈溪做官到现在虽然不到十年,却一直处于朝廷权力核心,他担任的差事,从最初的翰林史官修撰到东宫讲官、日讲官,再到地方任督抚,完全是抄近路,曹元这样在地方辗转多年才升迁为部堂的官员就算拍马也赶不上。

    而沈溪在加太子太傅后,紧接着又加少傅衔,极大地稳固了他在朝中的地位。

    朝中六部尚书,沈溪俨然已到旁人无法企及的高度,就算吏部尚书刘宇和礼部尚书王鉴之都要靠边站。

    刘宇是阉党中人,本身无法得到朝中文官的信服,王鉴之则属于老派官员中的资历派,本身并不具备跟阉党正面冲突的能力,而现在文官集团的当务之急便是跟阉党作斗争。

    于是乎,内阁首辅谢迁被朝野看作跟阉党斗争的主帅,沈溪自然是理所当然的先锋官。

    但目前的现实却是,沈溪退到后面悄无声息,谢迁领衔的文官集团跟阉党之间的斗争也没有预期那么激烈,阉党跟文官集团的矛盾因刘瑾权柄降低而暂时被弱化,朝中对朱厚照复朝的期待逐渐加深。

    眼看年底这段时间,朝廷有风声要增加新的内阁大臣人选,朝中人便趁机上疏,请求朱厚照把每日午朝给恢复。

    就算不能恢复到每日举行午朝的地步,但隔三差五来个午朝,甚至偶尔开开经筵日讲也是好的。

    这仅仅是朝中文官最基本的愿望,想要达成却困难重重,因为刘瑾这个对头会千方百计阻挠此事。

    若大臣们能随时见到朱厚照,刘瑾就无法欺上瞒下,权势自然就会降低。只有阻断朱厚照跟大臣沟通的渠道,他的地位才会得到巩固。

    这次内阁新增大学士人选,正是刘瑾一手炮制并大力推动,就算要选人,也跟正统翰苑官员没多大的关系。

    谁跟刘瑾走得近,便有机会成为阁臣。

    ……

    ……

    沈溪从未想过这个时候入阁。

    在旁人看来,入阁是一个文官事业发展的巅峰,意味着就此进入核心决策层,具有宰相一样的职权。

    问题是如今宦官当道,内阁权力被最大程度压缩,反而是兵部尚书这个差事拥有一定实权,沈溪断然不会放弃手上的权力当一个有名无实的阁老。

    对于沈溪来说,任何声望和名位都是浮云,与其让历史铭记,不如在当下做出成绩来,无论是流芳千古还是遗臭万年都无关紧要。

    人是为自己而活,不是为名望和功名而活。

    可惜就算沈溪一心想当个与世无争的兵部尚书,但还是有人跟他较劲儿。

    刘瑾一反常态,想促成沈溪入阁,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扶植曹元担任兵部尚书,让沈溪去一个被架空权力的内阁大学士位上。

    这天趁着朱厚照回宫睡觉,刘瑾前去请见问候,顺便提出增加内阁大学士名额,有意无意地提出让沈溪入阁。

    “……陛下,沈尚书是朝中少有的文武双全的能臣,他若入阁,将来朝事必会处置得很好,陛下也可高枕无忧。”刘瑾笑眯眯地说着。

    这段时间朱厚照的心情不错,这跟他有了新欢有关,在花妃那里他得到了心灵的慰藉。

    朱厚照疑惑不解,问道:“之前不刚有几名大臣入阁么?为何又着急挑选下一批?”

    刘瑾将早就想好的说辞托出:“回陛下,老奴这不是看到内阁缺人么?谢阁老和王大学士已年老体迈,是时候退下来了!陛下怜悯他们年老体弱,特允致仕归乡,这不是陛下的恩德么?”

    朱厚照皱眉不已:“内阁是谢少傅和王阁老年岁大吗?朕怎么记得焦大学士年岁也不小了……”

    关于朝中大臣分别多少岁,朱厚照从来不会刻意去记。

    他说的几个人,已经有几个月未曾见过面,到底谁更年长,一时间记不得了。

    他只是隐约记得,好像焦芳年岁更大一些。

    刘瑾当然不会如此承认,因为焦芳是他的人,如果谢迁退下来,首辅就是焦芳,就算有杨廷和跟梁储在内阁,权力依然会被刘瑾把持,那时就算没有夺回锦衣卫和三千营的控制权,他手头的权力也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刘瑾笑道:“陛下,老奴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以身体状况看,显然是焦大学士更为年富力强些,谢阁老……一直病休,他之前可是上疏请辞过……”

    朱厚照仔细回想了下,点头道:“说到这里,朕记起来了,好像真是如此……谢阁老年岁的确大了,身子骨不太中用,之前隔三差五就请辞,被朕驳回便频频请病假,许多天都不到内阁履职!”

    “是,是!”

    刘瑾见自己阴谋达成,笑着应声。

    朱厚照再道:“谢少傅那里暂且不提,你提请让沈尚书入阁算几个意思?朕觉得沈尚书留在兵部不错,朕需要他帮朕打理军政,朕定下两年平定草原的国策,现在距离两年之期还有……”

    说到这儿,朱厚照的话卡住了。他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很多事都是睁眼忘,至于时间更是分不清楚。

    刘瑾道:“回陛下,还有一年多时间。”

    “对,一年多时间听起来很长,但其实也没多久了!”朱厚照道,“如果让沈尚书入阁,兵部的事情不就没人处置了吗?”

    刘瑾赶紧道:“陛下,这不有新晋兵部侍郎曹元吗?曹侍郎曾巡抚陕西、甘肃,领兵作战乃是一把好手,之前宣府之战,他便屡建奇功,地方上的人都拿跟他与古之孟尝君相比,足见他威望之盛……”

    “什么曹元,朕不记得,他是兵部侍郎吗?”

    朱厚照自己都不忘记提拔谁出来做什么官,或者当时记得,转眼就忘了。

    刘瑾道:“陛下您不记得了?那么多有功将士中,这位曹侍郎可是您钦点。”

    “行了行了,既然是朕钦点,那就让他当兵部侍郎好了,兵部有沈尚书在,就算阿猫阿狗当侍郎,也没任何问题,只要别给沈尚书找麻烦就行了!”朱厚照显得很不耐烦,随口说道。

    刘瑾听到这话心里一阵悲哀。

    在朱厚照这里,兵部只要一个沈溪就行,其余的人只需要给沈溪打下手,有没有谁都无关紧要,甚至朱厚照还拿曹元跟阿猫阿狗相比,这让刘瑾有些接受不了。

    朱厚照对沈溪越礼重,刘瑾越生气,一心想把沈溪这个绊脚石搬开。

    “姓沈的小子可真有本事,就算跟陛下闹了矛盾,到现在都未见面说过话,但陛下依然回护他,此人不除我难以掌握朝政大权。”

    心里如此想,刘瑾嘴上却道:“其实让沈尚书入阁,只是发挥他的优势罢了……沈尚书入阁后,可以继续领兵部差事,到那时,他在内阁兼顾兵部,再提拔一个兵部尚书,有什么事问一下沈尚书便可!”

    “哦?”

    朱厚照微微皱眉,似乎是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就在刘瑾以为有机会,想趁机多说几句,抬起头来便见到朱厚照在那儿打瞌睡,根本不是考虑沈溪入阁的事情。

    “陛下?”刘瑾提醒。

    朱厚照这才回过神来,板起脸来:“你又想说什么?”

    刘瑾感觉欲哭无泪,期期艾艾道:“陛下,老奴跟您说沈尚书入阁之事。”

    “这事儿你别提了,朕不想听这些,朕之前跟沈尚书是闹出一些不愉快,但朕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沈尚书管兵部,朕能放心,你就别瞎折腾了……如果你想找人入阁,就跟谢阁老商议,确定好人选再跟朕说!”

    朱厚照说到这儿打了个哈欠,起身舒展了个懒腰,挥挥手道,“朕累了,先回去歇着,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然后扬长而去。

    跟以前一样,朱厚照一听到朝廷之事便犯困,屡试不爽。

    以前刘瑾还能利用朱厚照这秉性谋求政治利益,但现在他需要朱厚照关心朝政,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目送朱厚照远去的背影,摇头叹息。

    ……

    ……

    刘瑾从乾清宫出来时,心中懊恼交加。

    “……沈之厚这小子,实在欺人太甚,让咱家在陛下面前总是束手束脚,若不把你扳倒,咱家不姓刘!”

    刘瑾很生气,想把沈溪调离兵部,但一时间看来无法如愿。

    “炎光说得有几分道理,只有让陛下对姓沈的小子彻底失望,才能让咱家称心如意……不行不行,就算那姓沈的没做错事,咱家也一定要想方设法给他一个爆发的机会,促成他跟陛下翻脸……谁让他跟咱家不合呢?”

    刘瑾没有回司礼监掌印房,直接打道回府。

    他知道朱厚照白天在宫里睡觉,不可能临时有事找他。

    等刘瑾回到家中把情况跟张文冕和孙聪说明后,张文冕道:“公公如此做怕是没什么用,陛下困倦时,听不进您的话。”

    刘瑾冷笑不已:“陛下不困倦时,就是咱家也见不到陛下的人!”

    张文冕尴尬不已:“陛下平时……是有些忙碌,但公公试想一下,陛下精神好时见的都是些什么人?”

    “以前是钱宁等人,现在……就是个小拧子,但小拧子一直在陛下身边,咱家几次收买他,他都装聋作哑,咱家恨不能把这小子一并给做掉!”

    刘瑾咬牙切齿,“小小年岁便油滑无比,跟那沈之厚如出一辙,这两个小子都是咱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张文冕道:“其实陛下平时还经常见到一人,且听闻最近陛下对此人非常宠幸。”

    “你是说……花妃?”刘瑾皱眉道。

    张文冕点头道:“正是此女……公公可记得之前在下曾说过,花妃乃江栎唯送到建昌侯身边,又为建昌侯转送陛下?江栎唯跟花妃关系匪浅,这次陛下宠幸的两个妇人中,有一人也是江栎唯找来的……之前在下曾跟公公举荐此人,但公公事务繁忙,未接见他,不如就此……跟他说说合作对付沈之厚的事情?”

    刘瑾眉头微蹙:“这倒是咱家之前没想过的……”

    “公公不妨想一下,若是花妃经常在陛下耳边吹一些枕边风……是否会有效果呢?”

    张文冕用一种谄媚的语气说道。

    刘瑾看了孙聪一眼,想征求自己这个妹夫的意见,但孙聪老神在在,闭目假寐,没有参与讨论的意思。

    “行!咱家原本不想见此等卑鄙无耻之徒,但现在看来,不见他,不好对付沈之厚那小子……既如此,就让他来一趟吧!”

    刘瑾脸上满是不悦,毕竟在他看来,江栎唯曾刺杀过他,还是沈溪派出的人力保他才能平安抵达京城,等于说江栎唯一度是他生死大敌,现在却要跟仇人合作,以刘瑾的傲气,其实不屑于为之。

    张文冕问道:“公公几时见人?”

    “不必挑时候,让他早些过来吧,咱家今日在府中休息……咱家回宫前,让他到咱家面前叙话便可!”

    刘瑾说到这里,不由自主打了个哈欠,他擦擦眼角溢出的泪水,摇头道,“也不知怎么搞的,咱家最近也是晚上不困,反倒是白天精神萎靡不振……好了,咱家先去睡一觉,起床后,姓江的站到咱家面前即可!”

    张文冕嬉皮笑脸地道:“得令,公公您瞧好了,这江栎唯一定能帮上公公您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