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六五章 蛇鼠一窝
    张文冕把刘瑾赐见的消息告知后,江栎唯顿时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当即感激涕零地道:“多谢张兄提携,举荐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张文冕没好气地说:“没齿难忘?不不不,还是给银子实在……我跟着刘公公做事不假,但并不是什么肥差……你也知我曾去宣府,差点死在那边回不来,你若不体谅的话,以后休想我帮你。”

    “是,是!”

    江栎唯连忙行礼应声,心里却想:“这姓张的比谁都可恶,不过是刘瑾身边一个幕僚,连个官身都没有,却一再坑我的银子,拖到现在才有机会跟刘瑾见面……总算不枉费之前送给他的那些好处,但现在要贿赂刘瑾,怕是要砸锅卖铁了!但为了能扳倒姓沈的小子,倾家荡产都值得!”

    江栎唯收拾心情,跟随张文冕一起到了刘瑾府邸。

    到了地方才知道,刘瑾还在睡觉。

    江栎唯听到这消息颇感意外,心里琢磨开了:“宦官能在宫外自家宅院呼呼大睡吗?这……可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张文冕趾高气扬地道:“公公说了,他睡醒后自然会见你,但谁也不知公公几时会醒来,你便留在院中等候吧,公公起来后便会接见你……至于你是否有登堂入室的资格,一切要看公公对你态度如何!”

    这话让自江栎唯听了很不自在。

    自己好歹是个正五品的锦衣卫镇抚,虽然这些年都没有获得提拔的机会,但怎么说也该比张文冕地位高,可惜的是现在张文冕就算屁都不是,照样可以牵着他鼻子走。

    而刘瑾更过分了,半点面子都不给,江栎唯甚至不知自己几时得罪了这个阉党首脑。

    刘瑾那边没起来,江栎唯又一心想借助刘瑾的力量报复沈溪,只能站在院子里等候,就算天很冷,北风袭来寒意浸人,浑身上下冷得直打哆嗦,他也没有转身离开,甚至连去墙角找个避风的地方都不敢。

    上午巳时便到刘府,一直等到下午天色渐渐变得暗淡,江栎唯仍旧没见到刘瑾出来。

    江栎唯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心想:“姓张的不会是故意敷衍我吧?刘瑾若真要接见的话,何至于要等到现在?这种被诓骗的事情,在那些达官显贵家中见多了,难道刘瑾也是这种人?”

    就在江栎唯等得心烦意燥时,突然一个人从前方正堂走了出来。

    江栎唯不认得此人,虽然他许久未见过刘瑾,但却能从相貌和岁数上辨认,此人并非他要见的正主。

    此人要比刘瑾年轻许多,身上穿着儒衫,显得文绉绉的。

    “你就是江镇抚?”来人直接问道。

    江栎唯本来兜着手缩着头,闻言不由打量来人,点头道:“正是。”

    来人道:“在下姓孙名聪,字克明,乃礼部主事,公公在里面等你!”

    江栎唯这才知道原来眼前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刘瑾正牌军师孙克明,心想,早知道的话,巴结此人多好,一看就不是那种贪财好色之辈,比拉拢姓张的靠谱多了。

    江栎唯行礼:“孙先生客气了,在下这就进去,孙先生请!”

    ……

    ……

    刘府正堂,刘瑾换上太监的衣衫,准备乘轿回宫。

    这会儿就连刘瑾也没有随时去豹房面圣的资格,只能通过安插在豹房的眼线随时关注朱厚照的一举一动。

    刘瑾有些心急,出宫一天,司礼监那边积压的奏本不知有多少,他得赶紧回去批阅完,不然明天的事情就处理不过来了。此外他还得安排手下做事,并把当天官员和商人送来的贿赂整理妥当,再派人去私宅收银子藏银子。

    刘瑾在正堂坐下,刚拿起茶杯,孙聪便带人进来了,连忙将手里的茶杯放下。

    江栎唯见到刘瑾,躬身行礼:“卑职江栎唯,见过刘公公。”

    “哼哼!”

    刘瑾见到江栎唯,有些气恼,心想,此人曾刺杀我,现在居然有胆到我面前来,真是恬不知耻。

    江栎唯见到刘瑾这副生人勿进的态度,以为对方故作清高,直接双膝弯曲,“噗通”一声跪到地上,磕头道:“卑职参见公公。”

    刘瑾冷笑不已:“哟,这是什么礼数?你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娘,居然直接跪地?若是拜咱家的话,可要赶紧起来,咱家如今身体不错,尚未到魂归西天的时候!”

    这话说出来,已是非常不客气。

    江栎唯怎么都没想到刘瑾说话如此刁钻刻薄,只能强压心中的恐惧和疑惑,低声下气地说道:“公公乃九千岁,卑职见到您能跪拜,是卑职的福气。”

    虽然江栎唯的话毫无诚意,但刘瑾脸上的怒气始终消了些。

    “咱家可不是什么九千岁,都是坊间人污蔑咱家,说咱家擅权,你身为朝臣更应该知道分寸,能听那些人胡说八道?起来吧!”刘瑾厉喝道。

    江栎唯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他本想跟孙聪站在一起,但见孙聪有意往旁边走了几步,似乎不屑于跟他为伍。

    江栎唯心里更为生气:“你孙聪不过是六品官,居然看不起人?”

    刘瑾道:“炎光说,你一心要求见咱家……说吧,你见咱家有何目的?”

    “回公公的话。”

    江栎唯恭恭敬敬地说道,“卑职曾受一人污蔑,以至丢官去职,后来借外戚之手才重获官位,但外戚跟公公您为敌,甚至想让卑职污蔑公公,卑职一怒之下便离开外戚,想投奔到公公您手下做事……”

    “免谈!”

    刘瑾伸手打断江栎唯的话,道,“咱家身在大内,知道什么是忠君体国,两位国舅如今可是朝廷股肱之臣,你的话,咱家一句都不想听,以后也休要提及!若再说这种混账话,别怪咱家对你不客气!说,你有何目的?”

    江栎唯满脸都是苦恼之色,他终于明白,想挑唆刘瑾跟外戚的矛盾,没有任何好处,刘瑾不会听他胡诌。

    江栎唯终于将自己的真实目的说出来:“实不相瞒,卑职跟兵部姓沈的那位有仇,务求除之而后快,但苦于其权势滔天,不得机会……知道公公将他当作心腹大患,便来请求您老人家给卑职一个表现的机会,让卑职跟着您,一起将此人诛除,也算为公公除去一个难缠的对手!”

    “嗯!”

    刘瑾这才满意点头,对江栎唯的说辞表示接受,好像诛杀沈溪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

    等江栎唯话音落地,从后堂帘内走出来一人,正是之前带江栎唯到刘府的张文冕。

    张文冕出来后,并未对刘瑾行礼,直接笑呵呵地说道:“顾严此话恰如其分,沈之厚仗着有天子宠信,罔顾法度,对朝廷大小事务都想染指,越过内阁和司礼监指定阁臣人选不说,还陷害忠良,刘公公竟被陛下调到宣府出任监军,其心可诛……”

    “顾严,不妨将你除掉沈之厚的想法,跟公公好好说说,若公公予以采纳的话,或许会对你器重有加!”

    听了张文冕的话,江栎唯有些震惊,不明白刘瑾为何不斥责张文冕这番僭越的话语。

    不过他迅速想到,刘瑾在这个问题上不会轻易表露态度,尤其是涉及到陷害朝廷重臣的事情。

    绝不落人口实!

    江栎唯道:“之前卑职觅得一名女子,此女与沈某人有仇,曾是京中商贾之家李家的仆婢,在李家落难时求助于沈某人,未得相助,于是怀恨在心,誓要诛杀沈某人不可,此女先被卑职送入建昌侯府,得建昌侯欢心数年后又将此女送到陛下跟前,如今得陛下宠幸……应有少许利用价值。”

    张文冕问道:“确定,是花妃吗?”

    “正是她!”

    江栎唯道,“此女乃贱籍出身,精通一些奇淫技巧之事,再加上卑职对她刻意栽培,如今在豹房甚得陛下信任……陛下因一名民间女子郁郁寡欢,在下主动分忧,通过她进献美人儿于陛下跟前,使之长久固宠,可在陛下面前离间沈某人!”

    “嗯?咳咳!”

    江栎唯说了半天,刘瑾终于发声,但只是清清嗓子咳嗽几下。

    张文冕用征询的目光看了刘瑾几眼,这才又道:“顾严,你说这女子,是否完全受你控制?她飞黄腾达后,地位远在你之上,你凭何觉得她可长久为你所用?”

    江栎唯笑道:“那是因为卑职掌握了她的命门,知道她一些过往,若此事为陛下所知,岂会再信任于她?”

    张文冕看了看刘瑾,又面向江栎唯,道:“此话有欠妥当,若她真得陛下宠爱,就算以前有再大的过错,陛下也可既往不咎,最好是……现如今她有什么把柄为你所得?”

    “这……”

    江栎唯迟疑了一下,这才拱手道,“还请张先生提点。”

    张文冕摆摆手:“有些事,终归需要从长计议,但你也算有本事,能让一个女子前后为建昌侯和陛下所宠,当然这女子自身素质也是极佳,却不知你将来准备如何利用她来杀沈之厚?光靠吹枕边风,怕是远远不够!”

    江栎唯一咬牙:“正所谓三人成虎,先通过此女之口在陛下心中打下个印记,然后找机会让沈某人对陛下不敬,甚至做出谋逆之事……有此女从旁协助,保管让沈某人百口莫辩……请刘公公出手相帮,若无公公支持,卑职空有杀敌之心,也无良机可寻!”

    刘瑾冷冷地看着江栎唯,并未与其议事。他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心底依然将江栎唯当成仇敌看待,觉得此人可能是外戚党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沉默一会儿,刘瑾侧头看了看窗外,站起身道:“天色不早,今日咱家还有要事办理,便不多留了……克明、炎光,你二人招呼他,咱家先走一步!”

    说完,刘瑾拔足便走,以至于江栎唯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他原本想行贿刘瑾,但此时对方似乎连个机会都不给他。

    “刘公公……”

    江栎唯想追上去继续与刘瑾说话,却被孙聪拦了下来。

    “江镇抚,公公要入宫,你这是想阻挡公公做正事吗?”

    被孙聪怒目相向,江栎唯没辙,只能后退两步,目送刘瑾离开,他很不甘心,心想:“不能跟刘公公单独见面,如何把礼物送上?听说到刘公公这里来送礼,至少要送一万两银子以上,否则这个大太监根本不拿正眼瞧人。”

    刘瑾走后,孙聪也很快离去,甚至连句告辞的话都没有。

    最后大厅内只剩下江栎唯和张文冕二人,此时张文冕脸上带着阴损的笑容,好似在说,你别妄想跟刘公公过从甚密……要想取得刘公公的信任,还是要从我的途径走,礼物要先给我送足!

    “炎光兄,你看刘公公这是……”

    江栎唯最后没辙了,只能求助于张文冕。

    张文冕笑道:“公公大事在身,岂能跟你谈这种小事?也不想想他老人家如今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这么说吧,只要你能帮上忙,公公绝对不会亏待你……公公乃赏罚分明之人,谁做事勤快,难道公公会视而不见?”

    这种话,在江栎唯听来根本一点价值都没有。

    张文冕脸上的贪婪之色显露无遗,这让江栎唯无计可施,只好苦着脸问道:“那公公可有将在下归于他帐下?”

    “呵呵!”

    张文冕笑道,“想为公公做事的人多了去了,你也要看自己是否有那本事……你光说出个计划,不付诸实施,就想让公公对你高看一眼?”

    “我说具体点儿吧,从现在开始,你做事尽管听从调遣,我怎么也不会亏待你……若有人给你找麻烦,你只管跟我说,就算公公没亲口允诺将你收在身边,但公公照样可以罩着你!”

    江栎唯叹道:“话虽如此,但总归是……”

    张文冕冷笑不已:“可别说我没给你找机会,公公你也见过了,有些事公公不好表态,你只管帮公公做事,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立下功劳你还怕公公将你拒之门外?”

    “是,是!”

    江栎唯虽然心有不甘,但不得不对张文冕继续保持恭敬的态度。

    张文冕拍拍江栎唯的肩膀:“顾严,你可要长点儿心,去豹房见花妃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你有什么事要跟花妃说,先跟我汇报过,我再跟你转告公公……公公他经常出入豹房,要见到花妃,比你容易多了!”

    江栎唯感觉自己的杀手锏也被刘瑾控制,心痛无比,但最后只能咬牙点头。

    他知道自己的荷包又要大出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