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七一章 年轻人火力旺
    谢迁撂下话来,旁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进退两难。

    想走的人有之,留下来想支持谢迁到底的人有之,但总的来说想走的人占据大多数。

    但这会儿需要一个人出来带头,焦芳正好承担这个任务,向谢迁一拱手,道:“于乔,你既然执意留下来面圣,老朽不会阻拦,但老朽年老体弱,在这寒风下身子骨有些撑不住了,就此告辞。”

    “焦大学士,您这……”王鏊出面阻拦,他知道焦芳这一走,很多人都会跟着一起,就算他自己也是想走的那个,但王鏊不想跟谢迁起冲突,内阁也就此分裂。

    但焦芳根本不听王鏊劝说,直接转身离去。

    焦芳这一走,剩下的人站不住了……若是大家伙儿都在一起喝西北风,或许他们还不想做出头鸟而坚持下去,但现在已经有人做了榜样,且是德高望重的焦芳,心底便觉得自己不应再在这个地方受苦。

    先是站在后面官位较低自觉不起眼的人悄悄离开,接下来便是在阉党和文官集团中来回摇摆的人觉得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跟着选择了退却。最后是那些身体实在撑不住的老臣以及吃不了苦的清贵翰林……

    等谢迁再睁开眼时,不过一炷香工夫,在场官员已走了六七成。

    谢迁不加理会,又闭上眼,很快半个时辰过去,乾清宫外剩下的官员已寥寥无几,而他身边那些老家伙一个都没留下,连王鏊都走了。

    谢迁这才记起,之前王鏊跟曾他打过招呼说是回内阁处理事务,当时他心烦意乱没怎么在意。

    “这些人,说起跟阉党相斗时,一个个慷慨激昂,显得自己多有骨气……怎么这会儿变得跟怂包一样?”

    谢迁心里不爽,环顾一周,发现留下的人实在不多,自己的儿子在远处孤零零站着,翰林院那帮年轻人基本没留下来的。好在梁储和杨廷和没走,谢迁再看看身后,沈溪还在那儿站着,继续闭目养神。

    “谢阁老,时候不早,陛下今日可会回宫?”杨廷和过来问了一句。

    谢迁脸色漆黑,不知该如何回答杨廷和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才语气不善地回道:“先等等,若宫门关闭时陛下依然不现身,便一起离开罢!”

    杨廷和与梁储对视一眼,均未多言,显然此时他们也有些不耐烦了,跟谢迁在乾清宫门口顶着凛冽的北风罚站,就像是跟自己过意不去。

    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谢迁方才沮丧地说道:“今日恐怕见不到陛下了!”

    杨廷和行礼:“阁老,陛下应该是在宫外豹房,恐怕短时间内不会返回皇宫来。面圣之事等回去再行商议,这么无限期地等下去不是个办法……就此告辞了!”

    杨廷和跟梁储向谢迁行礼后恭敬离开。

    两个内阁中坚力量走后,谢迁形单影只,他忍不住看了沈溪一眼,总觉得这小子已经睡着了。

    谢迁黑着脸问道:“之厚,你为何不走?”

    问了一句,沈溪没有作答,谢迁接着又问一句。

    沈溪睁开眼,打量谢迁,神色淡然:“年老体迈或者身体不好实在撑不住,自然有理由离开,我身体健康,在场这么多人之中又数我年纪最轻,有什么理由走?”

    谢迁见沈溪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不由怒从心头起,大喝道:“没人阻碍你,想走就走吧。”

    “我还不累,再站一会儿也无妨!”

    沈溪说完,闭上眼继续休息养神,这态度越发让谢迁生气。

    最后谢迁实在忍不住,一甩手,大喝道:“走了走了,既然陛下不在宫中,难道吾等还要在这儿过夜不成?你少给自己找借口,想走就走,没人拦着!”

    ……

    ……

    沈溪终得以出宫。

    他跟谢迁一起出宫,同时出来的十几名官员在大明门各奔东西,一个个脸色惨白,心里都叫苦不迭。

    真正能挺直腰板的只有谢迁跟沈溪二人,谢迁完全是靠一口气撑着,而沈溪则是因为从军多年,身子骨不像一般文官那么虚弱,再加上心中坦然,也就不在意吹点儿冷风。

    此时此刻,谢丕累得够呛,到底他从未经受过如此大的折磨,见没有旁人,身体自然弯了下去,不过他还是强撑着,向儿子一摆手:“丕儿,你且先回府,为父跟之厚有些话要说,便不跟你同路了!”

    谢丕本以为老爹又要对他耳提面命一番,听到这番话,如蒙大赦,行礼后赶紧往停在路旁的自家马车走去。

    目送儿子离开,谢迁回头看了沈溪一眼,问道:“你小子,是真不累还是逞强?”

    “有区别吗?”

    沈溪眯着眼反问一句。

    谢迁脸色漆黑:“听你的意思,觉得老夫将人召集到宫里,没有任何价值,是以心生不屑,是吗?”

    “不敢。”

    沈溪道,“很多事是否有必要,得从不同角度看……若谢阁老觉得这么做有意义,那便有意义,至少让人看到阁老跟阉党斗争到底的决心,对阁老自身乃至整个文官集团来说,算是有益的事情。”

    谢迁咳嗽两声,无语地道:“简直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走吧,先回老夫蜗居那儿,到炭火炉旁再谈。”

    说完,谢迁走在前,沈溪跟在后,二人一起往谢迁于长安街的小院而去。

    因为是春节,加之夜色深沉,路上基本见不到行人。

    等二人带着随从到了小院,这边炉火早熄了,守在这里的下人没想到谢迁晚上会过来,这会儿躲在被窝里,炭炉无人照看已经燃尽。

    “快生火!”

    谢迁看了看天,天空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北风凛冽,嘴上连声抱怨,“这鬼天气,上午时还有太阳,下午就变天了,到这会儿居然下雪了……幸好出来了,不然在宫里冻一晚上,不知会变成什么样,总归不是年轻那会儿了!”

    沈溪听了缄默不语,跟着谢迁一起进了屋子。

    好在炭炉中尚有残存的火星,很快炉子便生了起来,谢迁赶紧把手凑上去,一边取暖一边道:“哎呀,这手脚都冻得没有知觉了。”

    沈溪没说话,甚至没伸手去取暖。谢迁瞪了他一眼:“你小子,冷就说,不必跟老夫装模作样。”

    沈溪摊摊手:“还好。”

    “还好?逞什么强?”

    谢迁说着,探手一把抓住沈溪的手,似乎想试试体温,待握上时身体一震,沈溪的手居然透着一股暖意,似乎没有受冻。他手缩了回去,好奇打量沈溪,奇怪地问道,“你……?”

    沈溪道:“不冷就是不冷,劳阁老关心了。”

    谢迁这下面子有些挂不住,道:“你小子,火气倒是挺旺的……也难怪,你年轻气盛,又在边塞那种苦寒之地当过差,这样的天气你已经适应了,是吗?”

    沈溪不想跟谢迁解释什么。

    要说谢迁所说原因,也有,毕竟沈溪经历过更极端的严寒天气,还有便是跟他年轻气盛有关,不过另外还有一些因素,比如说他懂得一些冬天取暖之道,现在贴身穿了件谢韵儿精心缝制的“羽绒服”。

    谢迁搬了张椅子过来,坐在炉火前,一边取暖一边嘀咕:“真是稀奇,老夫在宫里待一天,饥寒交迫,你倒好,看上去红光满面的……想吃什么?”

    “随便。”沈溪随口道。

    谢迁又瞪了沈溪一眼,轻哼一声,这才对进来送木炭的下人吩咐:“准备些吃食,双人份儿,今儿他不走了。”

    “是,大人。”下人应道。

    沈溪一摆手:“不必了,阁老有事情请尽管说,我这边听着便是。等听完教诲还是要回家,这里实非留宿之所。”

    那下人不知该如何安排,谢迁黑着脸一摆手,示意其退下,等人走了后才道:“你小子,就不能在人前给老夫留一点面子?别总是跟老夫犯犟。”

    沈溪没说什么,耸耸肩表示悉听尊便。

    谢迁看着炉火,轻叹道:“刘瑾回朝后,一切都回归最初的模样,想把其扳倒,总徒劳无功……你小子有何良策?”

    沈溪不回话。

    谢迁又道:“以之前判断,陛下对刘瑾的宠幸必大不如前,且有外戚党出来跟刘瑾对垒,吾等可坐山观虎斗……可惜,事与愿违,刘瑾如今已然如日中天,到了无人可抗衡的地步,之前你的预料并不准,现在总该改变想法了吧?”

    沈溪还是沉默不语。

    谢迁道:“之前你跟陛下关系还算紧密,但因一个民间女子,居然跟陛下交恶,实为不智……不行的话你就去跟陛下讲和,至少能在陛下跟前说上话,朝中有什么事也可通过你转告陛下知晓。”

    沈溪继续装哑巴。

    这下谢迁终于忍不住了,厉声喝问:“你小子到底是否在听老夫说话?”

    沈溪道:“朝中发生的事情,阁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学生又何尝不是如此?怎非要逼我说出一个对策来?若我有对策可让刘瑾万劫不复,难道我会不说?至于我跟陛下的关系亲疏与否,不在于我态度如何,而在于陛下,这件事阁老不必勉强。”

    “嘿,瞧你小子,跟你好好说几句,你却又跟老夫犯犟,就不能安生点儿?”谢迁气得吹胡子瞪眼,手却老老实实贴着炭炉。

    沈溪一脸平静:“就事论事,无论刘瑾现在权势如何,至少内阁和兵部的事情他干涉不得,并未能真正权倾朝野,阁老又何必说得好像形势已失控一般?”

    沈溪的认知跟谢迁有所区别。

    在沈溪看来,朝廷所有事情都在可控范围之内,刘瑾擅权,但做不到一手遮天,就算朝臣见不到朱厚照,很多事也不需要皇帝批准才能施行,朝廷大体还是有序运转,兵部的事情也完全由他做主,刘瑾无法染指兵权,也就没有造反当皇帝的可能。

    但在谢迁看来,无论刘瑾现在权势如何,只要蒙蔽圣听,又利用手头权力贪赃枉法,那就一定是文官的失责。

    “……你小子,把事情看得太过简单,刘瑾这样都不算权倾朝野,那怎样才算?”谢迁厉声问道。

    沈溪微微摇头:“各有所见吧!谢阁老坚持认为刘瑾所作所为已威胁到大明江山社稷,非要除之而后快的话,大可坚持己见,但学生仍旧认为自己能做的事情已经做了,暂时拿刘瑾没办法……很多事得寻找机会!”

    谢迁道:“那就是说,你不肯出谋划策?”

    沈溪摇头苦笑:“之前我对刘瑾做的事情还不够多?可最后的结果呢?终归有一件事无法改变,那就是陛下暂时离不开刘瑾。至于阁老之前所提,要找人来替代……或许是个不错的计策,但如今朝中根本无人做到这一点,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一时间,谢迁也陷入沉思。

    仔细思考过沈溪所说的话,最后他问道:“难道张苑不行?”

    “张苑跟刘瑾,虽然都是陛下身边近臣,但在能力上,还有为人处世的态度上,甚至野心上,都有极大的区别。阁老若觉得张苑能替代刘瑾,那也未免太高看他了,若其能替代的话,也不至于陛下会将刘瑾从宣府召回。正是因为张苑的无能,才突显刘瑾存在的价值,可以说上次未能如愿将刘瑾彻底扳倒,还要拜这位张公公所赐!”沈溪道。

    “咳咳!”

    谢迁咳嗽几声,虽然有些事他不想承认,但沈溪所说的话太有说服力了。

    谢迁总是想找人替代刘瑾,认为如此便可以让刘瑾万劫不复,但就算最有可能替代刘瑾的张苑,能力方面也有很大的不足,以至于朱厚照如今完全无法离开刘瑾。

    沈溪道:“今日的事情,定会让刘瑾提高警惕。学生倒不是怪责阁老,实在是有些事有利就有弊,既然刘瑾已有防备,那接下来阁老再想跟陛下提复朝之事,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学生想说的就这么多,时候不早,该回去了。”

    “你这就走?”

    谢迁站起来,似乎觉得沈溪走得太过匆忙。

    沈溪轻叹:“如今家中两房娇妻都有了孕事,我必须得赶回去,不然不放心,还请阁老见谅。”

    “在诛除刘瑾这件事上,我目前能帮到的忙实在不多,不过若阁老一定要跟刘瑾斗到底的话,立场我还是坚定的……可惜之前一次大好机会未将刘瑾铲除,现在只能伺机而动,很多事无法操之过急。”

    谢迁脸色一沉:“你走罢,老夫不跟你争辩什么,你有主见,老夫也有自己的坚持,不过希望你能坚守你的底线,如此方不枉老夫栽培你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