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七三章 谢迁的乐观
    宫里传出正德皇帝要在上元节赐宴的消息后,朝廷上下一片欢腾,大臣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在谢迁等老臣看来,这是自己坚持的结果,终于可以见到皇帝,当面议事。

    在正德朝,面圣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虽然赐宴不比朝会,但总算可以跟皇帝直抒己见,谢迁等人甚至开始开小会协商赐宴时需奏请什么事情,其中山东、河南一代发生的叛乱,将作为吸引朱厚照注意力的叩门砖。

    沈溪得知这件事后,却没有感觉任何惊喜。

    “……朱厚照这小子不过是因为一个人玩腻了,想换个花样,跟朝臣一起饮酒作乐,真以为这小子良心发现?若刘瑾看出这一点的话,必然要做出一些动作,到那时赐宴很可能会成为一场闹剧。”

    沈溪把事情看得很透彻,甚至已预感到,刘瑾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

    正月十四。

    这天下午,谢迁派人来请沈溪过府一叙。

    沈溪知道谢迁要跟他商议次日宫中赐宴之事,有心不去,却又不愿扫谢老儿面子,尤其这会儿首辅大人正在兴头上,不想当头一盆冷水浇下去。

    趁着天没黑,沈溪让朱起赶着马车,带上随从前往谢府。

    等到了地方,沈溪刚进门便知道谢迁正在宴客,至于是什么人,沈溪不想过问,以他猜测必然是朝中六部七卿级别的大员,于是先到偏厅等候,负责接待他的人乃是谢迁之子谢丕。

    “……沈先生,明日赐宴学生也会一同入宫,却不知这赐宴有何讲究,劳烦您跟学生讲讲。”

    谢丕如今在翰林院任编修,得父亲荣光,非常有机会晋升侍读和侍讲,甚至在很多人看来,谢丕被拔擢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朝中有人好做官,何况自己亲爹还是当朝首辅。

    谢迁作为文臣之首,在翰林院中有不少门生故旧,如此一来,谢丕在翰林院被重用也就是情理中的事情。

    大明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情社会,沈溪在翰林院中待过,非常清楚这一套。

    越是政治黑暗,朝中人越信奉荫庇和私相授受这一套,在沈溪看来,如今谢丕的性子多少有些跳脱,这也跟平日他翰林院同僚多逢迎恭维有关。

    沈溪道:“参与赐宴之人甚众,多随大流,亦步亦趋……翰苑老人未加以说明?”

    谢丕有些腼腆,低下头道:“宫中礼仪繁多,书本上记录是一回事,实际操作又是另一回事。本来家父可以指点,但他公务繁忙,一直不得闲。翰苑如今正处休沐期,难得碰到那些阅历丰富的老翰林,只能请沈先生面授机宜。”

    沈溪笑了笑,到底相识一场,谢丕对他也算恭敬,于是耐着性子,大致跟谢丕交待一遍。

    ……

    ……

    等谢迁待客结束,已到上灯时分。

    谢府书房,沈溪见到容光焕发的谢首辅。

    谢迁毫不客气,坐在那儿一抬手,道:“坐。”

    沈溪显然享受不到真正阁老部堂的待遇,若是换了杨廷和、李鐩等人前来,谢迁至少会起身相迎。

    谢迁对沈溪的礼遇,仅限于见面不使脸色。

    “阁老找我前来,可是有事相商?”

    沈溪故作不知情,坐下来后直接提问。

    谢迁舒了口气,把手头奏本放下,沈溪很好奇谢老儿到底有什么公事需要在家里审读。

    谢迁道:“明日陛下于宫中赐宴,应该通知你了吧?”

    “嗯。”

    沈溪点头,“午后兵部已得传话,学生正琢磨这事儿。”

    谢迁点头:“乃是夜宴,这次没有招待诰命和节妇的内宴,只有群臣跟陛下共饮。”

    沈溪没说什么,谢迁分明是在给自己上科普课,但其实宫里是个什么状况,或者说是对朝中人和事的理解,沈溪自问不比谢迁差,看待事情更为透彻。

    谢迁再道:“明日面圣,你可有想好奏请什么?”

    沈溪稍微惊讶一下,问道:“既是赐宴,缘何要奏事?这不是让陛下感到为难么?”

    谢迁面色一沉:“本不该如此,但你也知道如今大臣要面圣不易,这次不奏事何时才有机会?为朝廷社稷着想,就算不合规矩,也不得不去做。”

    说完,谢迁打量沈溪,目光中带着疑问。

    沈溪态度诚恳:“之前未曾思虑过奏事,未作准备。”

    “胡闹。”

    谢迁倒没有吹胡子瞪眼,只是以一种长者和过来人的姿态说道,“此乃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却不做准备……幸好将你叫来问了问,现在准备也还来得及。”

    “这……”

    沈溪脸上满是为难之色。

    他发现,自己就算当上兵部尚书依然身不由己,谢老儿一心想左右他的决定。

    谢迁拿起之前所看书折,道:“上面列了一些事,你先看过,其中涉及兵部事务,由你提出最为妥帖。”

    沈溪不想接,却不得不接,等他拿过来打开一看,便知谢迁又要犯言直谏……上面罗列出的一桩桩一款款,全都是朱厚照不愿面对之事。

    比如说什么早生皇子、铲除阉党、重开朝会等,沈溪看完后心中哀叹不已,怎么谢老儿这般迂腐,一点儿都不知变通?

    还以为你活在弘治朝?那时怎么说都行,因为朱佑樘虚心纳谏,但现在……

    瞧朱厚照目前这状态,他会想要儿子?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至于铲除刘瑾……

    把刘瑾除掉谁给朱厚照赚银子找乐子?

    沈溪心道:“现在才发现,在朝廷中枢为官实在不如当地方官……至少牧守一方不会处处受制于人,出任兵部尚书看起来位高权重,却因为一些利害关系,甚至因谢老儿自负,以至于行事处处受到掣肘,很多事就算揣着明白也要装糊涂。”

    ……

    ……

    沈溪看了一会儿思想便开始开小差,神游天外。

    半晌后谢迁问道:“就这么些条款,你还没看完?”

    沈溪将书折合上,抬头看着谢迁,道:“看是看过了,但不明其意。”

    谢迁皱眉:“有何不解?莫非还要老夫给你逐条解释一番不成?”

    沈溪道:“阁老希望我上奏的是哪件事?”

    谢迁站起身,绕过书桌,到了沈溪跟前,一把将他手中书折夺过去,然后道:“明知故问……斗阉党之事,暂且不需要你做什么,但阉党之外的事情你可要着紧些,地方叛乱已涉及州府,你作为兵部尚书难道不应该跟陛下奏禀?”

    “哦。”

    沈溪应了一声,轻描淡写道,“既然阁老希望奏明,明日赐宴我见机行事吧。”

    谢迁没好气地道:“今日回去你就得写好奏疏……之前内阁呈奏此事的奏本被刘瑾压了下去,陛下多半不知此事……若你不机灵点儿,找个机会让陛下知晓,将来哪怕地方叛乱扩大,陛下也被蒙在鼓里,置若罔闻……你有办法调兵去平叛吗?”

    沈溪不说话,事情确实跟谢迁所说一样。但凡朱厚照不授权,兵部在地方叛乱之事上就没什么话语权。

    大明已经把臣子叛乱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沈溪作为兵部尚书,要调兵可不是简单开个会就能决定,必须要有朱厚照首肯才行。

    沈溪不想跟谢迁争,更不想质疑来日是否能面圣,不动声色地回道:“那我回去整理好奏疏,明晚奏禀陛下。”

    “嗯。”

    谢迁满意点头,道,“奏疏拟好后,先拿来给老夫过目,又或者明日入宫时让老夫一览……这件事切不可让刘瑾知道,否则不知会遇到何等阻拦。”

    沈溪心想,你当刘瑾傻啊,会不知道你要跟朱厚照奏事?

    有些话,沈溪只能先憋回肚子,站起身来,拱手道:“若阁老无它事,我先告辞了。”

    “你先等等。”谢迁道,“公事说过了,其余话不必赘述,现在你坐下,老夫问你一些家事……”

    等二人并排坐下,谢迁望着沈溪道:“君儿近来可好?”

    因谢恒奴怀孕,谢府这边开始关心起沈溪内宅之事,尤其知道谢恒奴是跟沈溪青梅竹马的童养媳林黛一同怀孕,谢家非常担心沈溪会厚此薄彼。

    毕竟谢恒奴在沈家并非正妻,谢迁总想提醒沈溪,生怕亏待自己的小孙女。

    沈溪道:“君儿一切安好,劳阁老挂心了。”

    “嗯。”

    谢迁点头,叹道,“你也是,年岁不小了,到如今只有个长子,你说这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这边香火不就断了?可要着紧了,年轻人不能总顾着朝事,该为自己的事情多思虑了。”

    沈溪不由皱眉打量谢迁。

    管天管地,还管起我有没有儿子继承香火?

    沈溪心想:“你谢老儿想提醒我的,是你未来的重外孙可以有跟沈家嫡子同样的权力吧?这些事我还用你来给我提点?我内宅之事,不劳你费心。”

    沈溪站起身,微微行礼:“谨记谢阁老教诲。”

    ……

    ……

    朱厚照将赐宴之事交由刘瑾全权负责。

    刘瑾非常狡猾,一边跟花妃暗中联络,拐骗朱厚照出豹房到民间游玩,一边在宫里精心准备。

    总之刘瑾不会给朱厚照降罪的机会,不管皇帝来日是否出席宴会,总之他会把宴席准备得像模像样,这样朱厚照才会对他更欣赏,事后检讨过错时,也不能把耽误赐宴赖到他头上。

    这次刘瑾让魏彬帮自己。

    魏彬回到皇宫后,基本上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原本的职务丢了,刘瑾也没帮他找回。为了这次赐宴,刘瑾让人去宫外采办,他自己便是贪财之人,为防止下面的人贪污,他煞费苦心,既让魏彬负责这些事,又派人暗中盯着,等于是监军之下再安排监军,整个对内官体系的人不信任。

    不过没人敢打刘瑾钱财的主意,甚至魏彬还自掏腰包。

    一直到正月十四入夜,准备的事情差不多了,魏彬才到刘瑾跟前复命。

    刘瑾听了魏彬呈奏,满意点头:“很好,这样明日赐宴,总算可办得体面些……为陛下颜面计,一定要让与宴大臣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魏彬有些为难:“刘公公,听说那些大臣对您意见不小,万一他们趁机在陛下面前攻讦,该当如何?”

    刘瑾板起脸来:“你当咱家想不到这一层?管他们在陛下面前说什么,做为臣子,要明白陛下苦心,也要担得起陛下信任……咱家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现在我们只管遵从皇命,把这次赐宴准备稳妥便可,剩下的事情无需操心。”

    “是,是!”

    魏彬心里犯嘀咕,总觉得刘瑾言行有些不对劲,却找不到具体原因。

    他可不知这会儿朱厚照已经出了豹房,而且在刘瑾设计下,来日绝对无法及时回到宫里。

    刘瑾再道:“你要记得,明日既然陛下所赐是晚宴,大臣们离开宫门时夜色已晚,你们务必小心防备,若是出了什么状况,你们可担待得起?”

    “刘公公的意思是……?”魏彬一时间糊涂了。

    刘瑾眯着眼道:“出了事,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那?”

    魏彬似乎想到什么,目光逐渐有了神采,恭谨地道,“刘公公说的话,在下明白了,一定按照刘公公交代,把事情办稳妥。在下这就告退。”

    说完,魏彬急匆匆离开。

    刘瑾看着魏彬的背影,不由皱眉自语:“咱家说什么他居然就明白了?这些人哪,一个个都自作聪明,不过只要不出乱子,管你做什么!”

    刘瑾不在宫里久留,匆匆赶回家中,等着手下人汇报朱厚照行踪,以便临场做出安排。

    ……

    ……

    朱厚照日落时出了豹房。

    这次他很低调,身着便服,身边明面上带的随从不多,但暗地里跟随保护的人却不知凡几,朱厚照想尽兴游玩,不被人坏兴致,就算有人跟着,他也希望这些人没事不要站出来打扰自己。

    但若是遇到有人挑战他君王的权威,又或者是他自己主动寻衅滋事,还是希望身边有人帮忙。

    随同朱厚照一起乘坐马车出豹房的正是一身男装的花妃。

    花妃坐在车上,半道上被朱厚照一顿轻薄,也是朱厚照从未尝试过这种调调,外面是闹市,而在马车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却可为所欲为,有一种复杂难明的异样刺激。

    花妃怕被外面的人察觉,不敢发出声响。

    走了不知多久,马车到东四牌楼附近停了下来,外面传来小拧子的声音:“公子,您指定的地方到了,可要下来?”

    朱厚照扒拉开车帘,环首四顾后问道:“这里就是东直门大街吗?爱妃……咳咳,花公子,这就是你要来的地方?”

    花妃整理了一下衣服,回道:“是的,朱公子。”

    “哈哈,既然到了,那还等什么?下去走走,今个儿不是上元节,不知道这一路是否热闹!”

    朱厚照显得兴致勃勃,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周围马上有侍卫过来保护,这些侍卫最怕朱厚照身处这种品流复杂的闹市中。

    过了半晌,花妃将衣服整理好,朱厚照扶着她一起下车,花妃仪容仍旧有些不整。

    花妃凑过螓首,低声嗔怪:“都怪陛下,让臣妾妆容都乱了,又没地方整理。”

    朱厚照哈哈一笑:“怕什么?到了外面只管洒脱一些,你现在是男子,根本就不需要在乎太多。走,到前面去看看!”

    虽然此时的东四牌楼没有上元节那天热闹,甚至这里还不是京城最热闹之所,但总算是让朱厚照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朱厚照走在路上,意气风发,右手折扇轻摇,好似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一边走一边跟花妃介绍沿途景致,一副见多识广的模样。

    花妃跟在朱厚照身后,不敢随意搭话,陪帝王出巡,做好分内之事便可。不过在行进路线上,花妃偶尔会作一番指点,毕竟之前刘瑾已有交代,为了今日能让朱厚照在宫外乐不思蜀,刘瑾煞费苦心,刻意安排一出出“好戏”,让朱厚照不知不觉之间入彀。

    “朱公子,您看,那边有一座小楼,灯火辉煌,却不知作何所用?”花妃跟着朱厚照走了一段路,突然伸手指着前面一座三层红色小楼问道。

    朱厚照哈哈笑道:“那是秦楼,这个秦可不是弹琴的琴,而是……哈哈,你知道的,男人最喜欢去这种地方,连本公子都不例外。”

    花妃好奇地问道:“那公子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嗯!?”

    朱厚照本没想那么多,他的主要目标是出来找寻市井美女。

    但这年头,白天到街路上的女子都很少,更别说是晚上了,朱厚照最中意的大家闺秀更不可能在这时间段出来给他挑选。

    朱厚照迟疑了一下,才道:“既然你想去,那本公子就带你进去看看。起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