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八五章 改变
    刘瑾跟着朱厚照进入军事学堂。

    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竟然未受任何阻碍,但这不代表军事学堂防备松懈,这里绝对是京城安保措施最接近皇宫的地方。

    按照沈溪吩咐,军事学堂的警戒分为内外哨和明暗哨,再加上定时巡逻,防守不可谓不严密。

    负责驻守军事学堂的都是跟着胡琏自宣府打胜仗归来的士兵,他们能为守卫大明最高军事学府感到自豪。

    朱厚照看到值守官兵训练有素,神采奕奕,一看就知道是精兵,欣慰得连连点头,但同时心底也很好奇,为何这些人都像认识自己,沿途碰到后都庄重地向他行军礼。

    “微臣参见陛下。”

    就在朱厚照暗自揣摩时,胡琏现身,恭敬行礼。

    朱厚照打量一下,笑着问道:“原来是胡卿家,这里……似乎跟原来有所不同!”

    胡琏笑着回答:“沈尚书于去年年底时安排人手对这里重新进行修缮,对各建筑重新进行规划,扩大校场,增加教室和住宿之所……年后开始,学堂正式实行寄宿制,学员每旬只有一天可以回去,剩下时间必须留校学习,吃住都不得离开!”

    “哦。”

    朱厚照点头,“这样也好,方便管理,但就是有家室的学生不能回家,是否不太合适?应该有改进的余地!”

    胡琏恭维道:“陛下圣明……不如由陛下跟沈尚书提出,对军事学堂典章制度进行修改,沈尚书说过,陛下才是军事学堂真正的校长,对这里拥有最终的决定权。”

    “哈哈!”

    听到这话,朱厚照很开心,自豪感油然而生。

    刘瑾听君臣二人对话,心中不爽,瞄着胡琏暗忖:“这家伙,都没见他做过什么实事,跟着姓沈的小子才几天,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哼哼,看咱家怎么收拾你!”

    朱厚照在胡琏陪同下一起来到正院,进入月门后,眼前是一个宽阔的训练场,一群士兵正在练习射箭。

    “这里是……?”

    朱厚照环顾一圈,好奇地问道。

    胡琏解释:“回陛下,这里是练习冷兵器的小校场,是本校三大校场中面积最小的一块。”

    “嗯?”

    朱厚照脸上带着一丝不解,显然听不懂“冷兵器”这词汇。刘瑾没好气地喝问:“说清楚一点儿,什么冷兵器?你们沈尚书在搞什么花样?战场上的兵器莫非还分冷热不成?”

    胡琏笑了笑,回道:“刘公公有所不知,如今疆场对垒,早不复弓弩和刀剑的天下,这几次我大明军队能战胜狄夷,除了训练有方外,最主要便是所用兵器基本是火铳、火炮。这些兵器发射时会喷出热焰,所以沈尚书将其命名为热兵器,与以前的武器进行区分!”

    刘瑾扁扁嘴,不以为意地道:“搞这些多花样,有什么用?”

    刘瑾不遗余力进行贬损,朱厚照却瞪大眼睛,感觉沈溪对武器的定义恰到好处,一听便很有技术含量。

    “热兵器的训练,主要是火铳和火炮的训练吗?”朱厚照追问。

    “是的。”

    胡琏回答,“热兵器的训练主要是在第二块场地,也就是原先的大校场,不过现在在三块训练场中只能排第二……目前学堂已新增一块大校场。”

    朱厚照兴冲冲地吩咐:“走,带朕去瞧瞧。”

    这边正要走,刘瑾赶紧阻拦:“陛下,何必着急呢?为何不等沈尚书到来后一起去?沈尚书也是,明知道陛下前来,却拖拖拉拉,莫非是想证明他工作繁忙,连接驾的时间都没有?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胡琏不解地问道:“刘公公的意思,实在令人费解……陛下突然驾临,兵部这边提前没得到任何消息,沈尚书现在正在学堂内处理公务,臣也是因为要去会同馆办事,无意中才碰到陛下。”

    “嗯!?”

    朱厚照又开始皱眉头。

    刘瑾火冒三丈,怒斥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指责咱家没有提前把陛下前来巡查的消息告之,故意让你们迎驾不力?”

    在刘瑾看来,胡琏简直是找死,连沈溪都不敢随便揭破的事情,居然随口道来。

    胡琏道:“或许是刘公公派来的人,未将消息带到……刘公公回去后最好仔细审问一下负责传递消息之人,若军事学堂这边得知陛下要来,岂能不做出迎接的礼数?刘公公这么说,大有推卸责任之嫌。”

    “你!”

    刘瑾怒从心头起,要不是朱厚照就在身旁,他肯定会冲上去跟胡琏掐架。

    朱厚照怒道:“够了!”

    这一声,让胡琏和刘瑾都乖乖闭嘴。

    朱厚照道:“没做准备就没做准备吧,朕也不希望搞什么欢迎仪式,朕希望看到这里的学生平时是怎么个模样,不要做那表面功夫……记住了,进去后不得泄露朕的身份,就当朕是个普通人。”

    “是,陛下。”

    刘瑾心中叫苦不迭,自己明明已经掌控局面,却被胡琏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坏事了。

    接下来,朱厚照要去看热兵器训练,刘瑾跟在后面,不时恶狠狠地瞪胡琏。

    在心底,他已在琢磨如何让胡琏吃不了兜着走了。

    很快校场就到了,这里明显要比前一个校场规模更大,此时场地上几十名学员正列队练习火铳射击,前方远处竖着一排靶子,显然接下来要进行打靶训练。

    朱厚照正要往前走,胡琏赶紧劝阻:“陛下,学员们正在进行热兵器射击,很可能会有危险,您留在这里观览便可。”

    刘瑾大声喝斥:“你以为陛下是贪生怕死的人吗?”

    朱厚照打量刘瑾一眼,先是微微蹙眉,似有不满,随即看向胡琏,颔首道:“既如此,那朕在后面看看就行……朕不会使用火铳,就当是门外汉瞧个热闹!”

    随即,朱厚照站到一个垒砌的土坡上,好奇打量。

    场上学员大概有三十人,十人为一排,随着学员们装弹完毕,远处传令兵将开枪的令旗落下,随着哨子响起,第一排十人手中的火枪几乎同时发射。等射击完毕,第一排的人迅速蹲下换子弹,第二排接着射击,随后第二排蹲下,第三排继续射击。

    “砰砰……砰砰……砰砰!”

    经过改造的燧发枪,发射非常迅捷,由于不需要火绳引燃,再加上引入制式子弹,速度快了许多,三十人射击完毕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朱厚照听到声响,情不自禁捂住耳朵。

    刘瑾也被吓了一大跳,脸色发白。

    火枪射击结束,刘瑾开始嚷嚷起来:“哎呀呀,这枪声简直吵死人,惊扰圣驾,该当何罪?”

    胡琏皱眉问道:“刘公公随军去过宣府,参与对鞑靼之战,这些都是战场上稀松寻常之事……难道刘公公从未见过火铳发射的场面吗?”

    刘瑾被问得哑口无言,说到底他在宣府基本都躲在城里,没有参加过一场战斗,自然无法接触第一线士兵,他赶紧偷瞄朱厚照,发现皇帝正好奇地探头打量那些被打烂的靶子,才稍微放心下来。

    刘瑾心想:“坏了,坏了,姓沈的小子后继有人啊,怪不得他有恃无恐,感情是培养出了接班人跟咱家斗……不行,咱家一定不能退让,先把这个姓胡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下去再说。”

    “咱家奈何不了一个沈之厚,对付这个姓胡的家伙总该没问题吧?”

    “射击这就完成了?”朱厚照一脸关切地问道。

    胡琏向朱厚照行了一礼,回答:“是的,陛下,射击很顺利,经过三段式射击,前面四十个标靶都被打穿,要是标靶换作人的话,敌人已经倒下一片了……改造后的火枪射程提高到一百步到二百步,精度和杀伤力都有了显著的提升。”

    “哦。看来确实如此。”

    朱厚照笑了笑,望着远处的靶子道,“之前枪管不是往外喷射那种小铅丸吗?现在怎么打出去变成一个个窟窿了呢?”

    胡琏兴冲冲地解释:“这正是沈尚书对火铳做出的突破性改造……他在击锤的钳口上夹上一块燧石,在传火孔边设一击砧,士兵射击扣引扳机,在弹簧作用下,燧石重重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火药。”

    “与此同时,沈尚书让工坊制造制式子弹,用浸蘸油脂的亚麻布或鹿皮片包着弹丸,装入膛口,这样就减少了摩擦,不仅加快子弹的装填速度,而且起到闭气作用。经过这些处理,提高了火铳的发火率和射击精度,使用方便,而且成本较低,便于大量生产。”

    “不过在一些特殊时候,比如近距离交战中,那种装散弹的老式火铳仍有实战价值,按照一定比率配备到军中,暂时不会被淘汰。”

    朱厚照对此很感兴趣,问道:“那……朕是否可以亲自试枪?”

    “这……”

    胡琏非常为难,这时代操纵火枪可是一门技术活,他不敢随便接纳朱厚照的提请。

    刘瑾赶紧劝阻:“陛下,以老奴所知,火铳虽杀伤力巨大,但在实战中非常不稳定,很多时候会自行炸开,严重危及士兵安全……陛下最好别轻易尝试!”

    朱厚照看着胡琏,问道:“胡卿家,情况真是如此吗?”

    胡琏恭谨行礼,点头道:“回陛下,火铳的确有炸膛的危险,不过随着制造工艺日益完善,如今伤到士兵的情况已很少出现。”

    听到这话,朱厚照脸上闪现一抹畏惧之色,就算他胆子再大,也是怕死的,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稍一踌躇,便打消亲自尝试的念头。

    火枪训练仍旧在继续中,朱厚照看了大约半个时辰,听着“噼噼啪啪”的声音,逐渐没了兴趣。

    刘瑾见朱厚照有些不耐烦,立即问道:“不是说这军事学堂还有一个校场么?好像比这个更大……那是用来做什么的?”

    朱厚照回过神来,连忙问道:“是啊,胡卿家,快带朕去下一个校场看看,朕想把整个军事学堂都巡视一遍,看看到底有多大改变。”

    “陛下请。”

    胡琏直接带着朱厚照进入最后一个校场,也是整个军事学堂最大的校场,这里尘土飞扬,正有骑兵在其间进行训练。

    带头训练之人正是王陵之,跟在他后面的全是学员,这些人马上功夫一般,一边得完成基本的策马狂奔,还要在马背上做一些相对复杂的动作,马匹冲锋时方向上的不确定,以至于整个训练场看起来都很凌乱。

    朱厚照站在一处高台上,身前有夯土和拒马进行保护,防止马匹失控伤人。

    朱厚照问道:“为何不带朕近距离看看?”

    这次刘瑾没有贸然指责胡琏或者是沈溪,他感觉到,军事学堂构筑非常用心,很多细节都可能是有意为之,他跳出来质问无非是要突显沈溪的聪明才智,所以干脆把发问的权力交给朱厚照,由胡琏回答。

    胡琏道:“陛下,这个校场日常除进行骑术训练外,尚有骑射训练,马匹上火枪发射时难免会出现一些意外。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观礼台,高出地面一大截,除了阻止马匹靠近外,由于距离较远,也确保不被流弹命中。”

    朱厚照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看来沈尚书很用心,方方面面的情况都考虑到了……不过,看场上的情况,今日应该没有进行骑射训练吧?朕下去看看,应该没事!”

    刘瑾赶紧表忠诚:“陛下,您要小心啊,这么下去的话……实在太过冒险了。”

    “怕什么?”

    朱厚照显得很不耐烦,“朕骑术好得很,下去跟小王将军他们一起训练,有何不可?为朕准备马匹!”

    胡琏行礼:“是,陛下!”

    胡琏退下,安排人为朱厚照准备训练所用马匹,这下可把刘瑾急坏了。

    刘瑾心想:“千算万算,算不到姓沈的小子居然玩出这么多花样来,怎么看都觉得如此设计不是为了训练学员,而是故意拿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吸引陛下的注意力,姓的沈小子真是狼子野心!”

    ……

    ……

    胡琏派人准备马匹时,沈溪终于露面。

    沈溪没有带随从,甚至连教官都没带,只身前来觐见朱厚照。

    朱厚照见到沈溪,非常意外,问道:“沈尚书也在军事学堂?哦,朕想起来了,之前胡卿家说你正在这边处置公务……嘿,朕正准备换上戎装,策马跟小王将军练练。”

    沈溪先是行礼,随即请罪:“陛下前来,未及远迎,实在是臣的过错。”

    “沈尚书何错之有?有胡卿家出来接待,朕便觉得很好了,胡卿家快为朕着甲……这训练可真复杂,要穿这么多东西。”朱厚照不但身着铠甲,还得带上一些护具,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

    这主要是防止朱厚照训练时受伤,避免从马背上摔下来等意外情况出现。

    沈溪忍不住看了胡琏一眼。

    胡琏怎么都想不到,其实朱厚照的到来由他出面接待,乃是沈溪一手促成,他还以为一切都是机缘巧合。

    沈溪道:“陛下要训练,自然可行,但切记要顺着马的性子来……这里的马非御马,也不是边军训练多年的战马,野性未除,若陛下觉得无法驾驭,随时可以叫人!”

    “行!”

    朱厚照嘴上答应,心里却不以为然。

    任何时候,朱厚照都不服输,一个喜欢逞强的皇帝,怎么可能在臣子面前灭自己威风?

    等朱厚照上马,刘瑾有些担心,毕竟眼前的皇帝关系到他的前程,若是朱厚照出事,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驾!”

    朱厚照策马上前,如同一个普通士兵加入到训练阵营中。

    那边正好有几骑过来,刘瑾大喊大叫:“莫要惊扰圣驾……”

    他这是想提醒那些学员,你们眼前这位可不是普通人,乃是皇帝,你们不想死的话最好装熊,谁冒犯圣驾谁就要砍脑袋。

    可惜的是,刘瑾的话根本没有被校场上的学员听到,一切照旧。

    胡琏凑到沈溪跟前,担忧地问道:“沈尚书,陛下不会出事吧?”

    一旁刘瑾咬牙切齿地道:“出了事,有你们好受的!”

    沈溪没有回答胡琏的问题,目光看向朱厚照,他虽然没跟王陵之交代,但相信王陵之不会乱来。

    沈溪没有对王陵之说明,主要是怕他犯浑说漏嘴,说好听点儿这小子实诚,说不好听就是太过愚钝。

    朱厚照跟着学员一起训练,虽然马背上的搏击但都是以木枪、木刀进行,毕竟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也怕学生受伤,基本都适可而止。

    朱厚照在马背上训练半晌后,疲累不堪,先行撤了下来。以他的小身板,上马疾驰一圈已经很不错了,让他在马背上完成一系列激烈的动作根本就不现实。

    等朱厚照回来,翻身下马,整个人已经累得快虚脱了。

    恰在此时,王陵之策马过来,老远便大吼:“真没用,才训练这么一会儿就当逃兵了?还不快回来继续练习!”

    “大胆!”

    刘瑾终于逮着机会,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王陵之道,“不开眼的东西,辱骂陛下,罪加一等,速速下马领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