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八六章 参观
    刘瑾逮住机会就不松手,似非要将沈溪及其手下置于死地不可。

    王陵之本就不知朱厚照到来,见到刘瑾,听到他那公鸭嗓发出的声音,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而这会儿朱厚照已将头盔摘了下来,露出本来面目。

    见到是皇帝到来,王陵之赶紧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不知皇上到来,末将冒犯,罪该万死。”

    “没事!”

    朱厚照虽然累得够呛,不过脸上挂着笑容,显得很开怀,“朕出了一身汗,觉得非常过瘾……跟小王将军过招实在痛快,不过朕久疏战阵,居然没多久就撑不下去了,看来回去后还得多锻炼才是。”

    刘瑾听到这话,大跌眼镜。

    一向喜欢逞强的朱厚照,居然会在王陵之跟前服软?

    这可不是朱厚照的性子啊!

    沈溪走上前:“陛下到来,王将军的确不知,不如让王将军继续回去操练学员,正好请陛下检阅一下学员的练习成果。”

    “好!”

    朱厚照笑着点头,“朕也想看看军事学堂到底培养出怎样的人才……之前朕还奇怪,小王将军这样的猛将就应该出来主持训练,为大明军队培养人才……刚才两处校场都没见到,朕还以为小王将军今日不在,感情是在训练骑兵……这正好发挥王将军所长啊。”

    因为朱厚照对军事学堂和王陵之评价很高,刘瑾无从攻讦,只能默默地站在皇帝身后,用愤恨的目光瞪着眼前几人。

    不过转念一想,刘瑾便觉得放松许多:“我跟姓沈的计较啥?陛下喜欢来这里,偶尔一两次乐呵乐呵就行,只要姓沈的别学谢于乔和王明仲那些人,在陛下面前说三道四便可!”

    王陵之见到朱厚照,心中平添几分动力。之前他请调三边,但沈溪就是不批准,意见很大,平时训练不太用心,有点闹小孩脾气的意味。

    但现在见到皇帝居然亲临军事学堂,顿时感觉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了意义,极为振奋。

    “是,陛下。”

    王陵之重新戴好面部护具,翻身上马,扬鞭策马往远处去了,老远还听到他的吆喝声传来:“打起精神来,看看谁最后留在马上!”

    接下来的对战训练,在朱厚照和刘瑾看来,近乎残暴……居然是骑手们相互攻击,考验谁在马背上坚持最久。

    王陵之没有亲自上阵,只是在旁指点,毕竟他上去谁都扛不住,就算木枪木刀在他手里也能发挥巨大的威力。

    那些士兵捉对厮杀,不多时,已开始有人从马背上摔下来,后面越来越多的人摔到地上,“砰砰”作响,惨嚎声、痛呼声、呻吟声让朱厚照听了胆颤心惊。

    朱厚照看了沈溪一眼,问道:“沈尚书,这么做似乎过于残忍了吧?不怕把学员摔伤吗?”

    沈溪道:“以臣看来,要依靠训练来提升将士的战斗力,非得以接近实战的强度才行,若敷衍了事,不会有效果……这些学生从马背上跌下来一次,就会记住经验教训,日后在跟鞑靼骑兵的正面对抗中,会想尽办法与敌人周旋。”

    刘瑾不屑一顾:“听你这么说,只要能提升我大明军队战力,训练场上就算练死人也没问题了?”

    沈溪没说什么,不屑跟刘瑾做口舌之争,胡琏听了却不服气,反驳道:“训练场上所有防具都精心设计过,基本能保证学生的安全,就算摔伤,也不至于摔死……但若是上了战场,自马背上跌下来,只有死路一条……鞑靼人自小生活在马背上,最善于捕捉机会,绝对不可能让你活着回到马背上!”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刘瑾哑口无言,无从辩驳。他不通军务,跟知兵的人探讨问题,就算觉得自己理据充分,但在外人听来却没有丝毫可信度。

    就像朱厚照跟沈溪闹出再大的矛盾,但涉及军务,朱厚照依然认为只有沈溪才是权威,会认真听取意见。

    朱厚照点头:“胡卿家说得对,战场上若是跌下马背,就等于失去生命,不如现在认真训练,吸取教训,如此上了战场才能发挥出骑兵应有的威力。”

    接下来,朱厚照专心观看这种特殊的训练方式。

    虽然按胡琏所言,那些学生摔下马基本不会受伤,但也分情况,在这种激烈的对抗中,难免会有马匹失控踩踏和碰撞在一起人仰马翻的情况发生,所以不时有人被担架送下训练场。

    比拼结束已经是一个时辰后,最终留在马背上的那名骑手,跟在王陵之身后,到了朱厚照前方土丘下,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行礼。

    朱厚照点头嘉许:“你们表现得很好,朕以后领兵征服草原,需要你们跟朕并肩作战,你们一定要听从沈尚书和小王将军的教诲,好好学习,刻苦训练,如此上了战场才能无往而不利,封狼居胥,建立不世功业。”

    “是,陛下!”

    此时那些军事学堂的学员已聚拢过来,听到皇帝这番话,所有人都感觉大有面子。

    这些没多少地位的中下层武将,因为进入军事学堂,不但能得到兵部尚书亲自教导,还能被皇帝接见,聆听皇帝的鼓励,这属于祖坟冒青烟的事情。

    朱厚照一甩手:“今日校场上训练的学员,一人打赏十两银子,得胜的这位赏银一百两……沈尚书,以后日常学习和训练,对表现突出者也需适当地给予奖励,所有支出都由朕来给,爱卿无需为朕节省银子。”

    沈溪行礼:“遵旨。”

    朱厚照这边出手大方,刘瑾却肉疼不已,感觉自己荷包里的银子飞了。

    历史上刘瑾以敛财著称,贪得无厌,但这时代刘瑾多了很多政敌,尤其是沈溪的存在,使得他要顾忌名声,在敛财上束手束脚,竟有点儿入不敷出的意思,毕竟朱厚照平时都是狮子大开口,朝中大臣有谢迁和沈溪撑腰,不卖他面子。

    听到自己又要割肉,刘瑾脸色悲苦,心中开始问候沈溪的祖宗十八代。

    ……

    ……

    沈溪现身后,接待之事就由他亲自负责。虽然胡琏也在旁陪同,但已自觉退到沈溪身后……胡琏很识相,毕竟是沈溪提拔重用他,心底充满感激,不想在皇帝面前抢沈溪的风头。

    朱厚照看过三处校场后,接下来就要去参观教室。

    此时恰好到课间休息时,沈溪请朱厚照先到办公场地参观。朱厚照走了一圈,来到藏书甚丰的图书馆时,由衷地发出感慨:

    “沈尚书,这才几个月时间,军事学堂就跟以前大不相同,感觉设施比以前完善不少,图书馆、澡堂、医馆、餐厅全都有了,你可真是居功至伟啊!”

    沈溪谦虚地道:“都是陛下开明政策所致,若无陛下支持,断不会有现在的军事学堂。”

    朱厚照嘿嘿一笑:“朕对于平草原之事,一直很留心,朕想当千古一帝,自古以来那么多皇帝都想彻底解决北方边隐,都未能实现,朕虽登临大宝不久,但朕开疆拓土的愿望并不比那些圣君明主低,朕希望看到大明旌旗插遍草原……”

    论做白日梦,朱厚照无人可及。

    沈溪知道朱厚照尚武,这跟历史上的正德皇帝别无二致。很久以前他就对朱厚照进行过相应培训,故意让其接触远较这个时代先进的军事理念,以至于朱厚照对自己的军事才能自信心爆棚,认为平草原乃是轻而易举之事,殊不知其中蕴含的巨大风险。

    刘瑾建言:“陛下,时候不早,您……是否该回去了?”

    朱厚照不耐烦地挥挥手:“朕来军事学堂视察,理应善始善终……今天你话怎么这么多啊?朕又没什么要紧事,这样吧,朕看过教室那边学生上课的情况便回去,朕作为军事学堂校长,想对学生训训话!”

    就在他说话时,突然外面响起一阵“当当”的敲钟声。

    朱厚照非常惊讶,扭头看向沈溪,问道:“沈尚书,这是……”

    沈溪回道:“乃是敦促学生回教室的上课钟声。”

    朱厚照顿时来了精神,笑道:“上课居然要敲钟?有意思,有意思……朕正好去看看课堂上是个什么状况!”

    说完,朱厚照先一步出了图书馆大门,等沈溪追上,恰好有侍卫前来通禀事情。

    就算那侍卫什么都没说,沈溪也大概猜想到,外面有大臣求见。沈溪心想:“谢老儿听说皇帝到了军事学堂,能不赶紧前来见驾?这可是他们奏事的大好机会!”

    “什么事?”

    朱厚照看到被刘瑾推开的侍卫,忍不住问道。

    侍卫跪下来行礼,战战兢兢道:“回陛下,谢少傅、王尚书等人在外求见。”

    刘瑾咬牙看向沈溪:“如此情况,你手下还说提前没收到风声?”

    沈溪耸耸肩:“谢尚书等人作何前来,在下也不知,若陛下不想赐见,只管把人阻挡在外便是。”

    “这样啊……”

    朱厚照兴致很高,听了沈溪的话,稍作迟疑,立即一摆手,“既然来了,就叫他们进来吧,跟朕一起看看军事学堂的变化……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刘瑾很紧张,连忙道:“陛下,您马上就要回宫了,实在不宜接见大臣。”

    朱厚照笑了笑,道:“有什么关系吗?朕的确没打算在这边停留太久……不过,朕一定要让大臣们知道,朕平定草原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