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八八章 针锋相对
    朱厚照给了钱宁公干的文书,然后叫来刘瑾,把安排钱宁去辽东的事情详细交代下去。

    因为朱厚照不见朝臣,所有安排都需刘瑾来帮忙完成。

    刘瑾一一领命,他最关心的是钱宁在朱厚照跟前攻击沈溪之事,不知皇帝会相信几分。

    等一切安排妥当,朱厚照挥手让刘瑾和钱宁退下。

    刚出院门,刘瑾便迫不及待问询钱宁具体情况。

    钱宁苦着脸道:“刘公公,小人按照您之前吩咐,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兵部沈尚书身上,但陛下要小人拿出证据来……这不是为难小人吗?”

    “那你是怎么说的?”

    刘瑾素来看不起钱宁,现在钱宁失宠,更是将其当成奴才一样使唤,说话时根本不留任何情面。

    钱宁苦着脸道:“小人没有证据,只能说在京城除了兵部沈尚书外,旁人没有如此大的神通,能够无声无息把人送走。陛下让小人去辽东查找钟夫人的同时,将证据找出来……公公,您可要帮小人啊!”

    在钱宁看来,这件事是否跟沈溪有关无足轻重,最重要的是找到让朱厚照信服的证据,如此也就意味着即便是栽赃陷害也是可行的,但以钱宁的人脉,想攀诬手握实权的兵部尚书实在太过困难,怎么看都是刘瑾这个司礼监掌印更容易达成目的。

    刘瑾神色冷峻:“你让咱家如何帮你?你以为,咱家有多余的人手忙这等事?罢了,你且去辽东之地调查,具体事项咱家回头自会跟你说明,只要你能把钟夫人带回来,无论这件事结果如何,姓沈的都跑不脱干系。”

    “嗯!?”

    钱宁先是一怔,随即想到这件事的诀窍。

    无论帮钟夫人逃走的人是否沈溪,只要把钟夫人抓回来,就可以拿她身边人进行要挟,让其乖乖就范,说是兵部尚书沈溪帮的忙,事情也就成了。

    二人出了豹房,即将作别时,刘瑾似笑非笑地对钱宁道:“钱千户此番往辽东,少不得有好处,届时可别忘了咱家!”

    钱宁点头哈腰:“小人岂能忘了公公恩德?无论小人得到什么,都会丝毫不落地给公公您送来,不敢有私藏……但在陛下跟前,望公公为小人多多美言。”

    “哼!”

    刘瑾冷哼一声,“想让咱家帮你,得看你是否用心了。”

    “咱家现在心腹大患,非兵部尚书沈某人莫属,他一直在背后跟咱家为难,让陛下对咱家离心离德,之前几次咱家想找机会除掉他都没有成功,反倒引起陛下警觉……如果帮助钟夫人出逃之事坐实,便可让他彻底失势,最好再拿出些他通藩卖国的证据……现在他负责接待番邦使节,你可知该怎么做?”刘瑾问道。

    钱宁一听,便知自己又被当枪使了。可就算心里没底,他也只能硬着头应承:“小人尽最大努力来帮公公,不敢有丝毫懈怠。”

    ……

    ……

    刘瑾跟钱宁做别后,连忙回家见孙聪和张文冕。

    刘府大厅,二人听说钟夫人下落已有眉目,都显得异常关切。

    孙聪问道:“公公可是要将此事栽赃给兵部沈尚书?”

    “什么栽赃,本就是他所为,咱家岂会冤枉他?”

    刘瑾很不高兴,瞪着孙聪道,“克明,你最好注意些,莫以为咱家宠信你,便可以在咱家面前胡言乱语,行事没个分寸。”

    “这……是!”

    孙聪愣了一下,赶忙低头认错。

    看到孙聪被刘瑾教训,张文冕暗中偷着乐,对他而言,一旦孙聪在刘瑾跟前失宠,他的权势必然上升。

    刘瑾看着二人,道:“现在的问题是……陛下要钱宁找证据,证明这件事跟兵部的人有关,只要最终证明兵部的人确实参与其中,那陛下就一定会相信事情乃是沈之厚所为……你们有何办法?”

    孙聪没有回话,张文冕则微笑着自信地说:“这件事无论如何,必是沈之厚所为,公公是这意思,对吧?”

    虽然没说要栽赃诬陷,但意思相当,刘瑾斜着瞪了张文冕一眼,没好气地道:“确实如此,你快说办法吧!”

    张文冕道:“陛下想要的,无非是人证、物证,人证好办,只管找那些负责买卖船只的中人作证即可……公公要找这些下九流的人出来作证,不是什么难事吧?”

    “嗯。”

    刘瑾想了下,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那物证呢?”

    张文冕笑道:“那就更容易了……人证都有了,那就再捏造一些沈之厚的书信,找人模仿其字迹,也不是难事吧?”

    刘瑾听完尚未回答,孙聪已道:“若陛下找沈尚书当面对质,那些人可未必能经受如此大的压力。”

    张文冕脸色转冷,昂首挺胸,越发显得倨傲:“问题就在这里……若陛下觉得这件事乃是沈之厚所为,断不会跟沈之厚对质,因为沈之厚作为帝师,本身就负有教导之责,他所作所为并不涉及违法乱纪,甚至有匡扶社稷之意,陛下心中羞惭,岂能为了一个女人跟自己宠信有加的老师争执?这件事,陛下只能吃哑巴亏,如此一来,沈之厚也就百口莫辩,自然在陛下跟前失宠。”

    “好!”

    刘瑾猛地拍了一下座椅的扶手,点头嘉许,“还是炎光主意多,料事如神,咱家有你在身边出谋划策,什么事都不用发愁了!”

    张文冕一脸自得,矜持地行礼:“多谢公公赞誉!”

    刘瑾一抬手,道:“你先别忙着沾沾自喜,虽然你的主意很好,但涉及细节,还需你费心……这些事筹谋不难,但要让钱宁说出来,让陛下深信不疑,那就得花费一番心思,这件事便由你具体负责吧!”

    “是!”

    张文冕终于收敛了些,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微微点头应承。

    刘瑾再道:“之前让你们想办法,把刑部尚书王明仲给赶下去,现在可有着落?”说完先看了孙聪一眼,可是孙聪没有回答的意思,立即意识到此事也是由张文冕这个鬼才具体策划。

    果不其然,张文冕答道:“公公请放心,在下跟江顾严将计划完成得天衣无缝,现在顺天府已把事情上报到刑部,回头公公便可拿这件事到陛下跟前做文章。”

    ……

    ……

    朱厚照打乱巡视军事学堂的计划突然离开,沈溪意识到这中间固然是刘瑾动手脚,但也跟皇帝确实遇到关心的事有关。

    要么涉及皇宫内苑,比如说张太后生病或者有人要谋朝篡位,但以沈溪所知,朱厚照根本不是什么孝子,再加上京城一向太平,断不至让朱厚照轻易改变主意。如此一来,事情只能是涉及女人。

    沈溪之前担心,钟夫人往辽东去迟早会被朱厚照派人追回,毕竟是九五之尊派人追查,而刘瑾和钱宁都想拿这件事打击他,肯定会非常卖力。没想到钟夫人一家对于逃跑、藏匿行迹有着丰富的经验,竟然成功躲过厂卫和地方官府的眼线,至今依然杳无踪迹。

    当天沈溪不动声色,等下午散班后,将云柳叫来,详细问询情况。

    云柳汇报:“大人,以您所见,之前深受陛下重新的锦衣卫钱千户的确亲自带着人前往沿海一带搜寻,甚至派人跨海前往辽东,追寻钟夫人及其家人下落……今天他回到京城立即去了豹房,陛下忽然改变巡视军事学堂的计划应于此有关……难道是钟夫人一家已被发现踪迹?”

    沈溪闭上眼,盘算个中利害得失,许久后摇头:“就算知道钟家人在辽东,要把人找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云柳请示:“是否派人去辽东,把钟夫人一家转移别处?”

    “不必了!”

    沈溪一抬手,坚定地道,“若如此的话,可能正好遂了刘瑾的心意。”

    “刘瑾?刘公公?”

    云柳很惊讶,之前她从未想过这件事跟刘瑾有什么关联。

    沈溪道:“现在我要防备之人,已非钱宁,就算他把人找回,对我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反倒是刘瑾,必然会借这件事在陛下面前造谣生事,对我进行栽赃陷害,陛下情绪极有可能会被刘瑾左右。”

    云柳想了想,释然点头。

    沈溪再道:“营救钟夫人及其家人出京,全程保密,无论是刘瑾和钱宁,都很难拿到证据,证明事情跟我有关,但他们会凭空捏造,肆意攀咬,当初我没答应陛下找寻钟夫人,刘瑾便已在陛下跟前攻讦,若此番让钱宁把人找回……刘瑾更会藉此大做文章。”

    云柳非常担忧:“既如此,那就更不能让钱千户把人找回来了。”

    沈溪摇头:“辽东那边的事情,你别过多理会,无论钟家人逃到何处,都是他们自家的事,现在咱们应该做的不是怎么去堵漏洞,而是如何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刘瑾想藉此攻击我,总要有理有据才行,我何不将计就计……”

    “大人的意思是……”

    云柳神色间非常犹豫,显然不愿意沈溪铤而走险。

    照理说这件事确实是沈溪在幕后操纵,为避免惹火上身,此时最好三缄其口,甚至什么都不做,免得别人怀疑到自己。

    但沈溪却有主动出击之意。

    沈溪看着云柳,道:“具体怎么做,我暂时不跟你交代,现在一切维持原状,钟夫人一家的下落你不必打探,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追查刘瑾及其身边人的动向,尤其是张文冕和江栎唯等人,这些人在做什么,我需要更多的讯息。”

    云柳虽然不明白沈溪要做什么,但她的优点就是执行力非常强,当即行礼:“是大人,卑职这就去调查刘瑾及其身边人动向。”

    沈溪明白,正德皇帝朱厚照对钟夫人已到近乎魔障的地步。或许这是朱厚照第一次真心实意对一个女子付出感情,可惜选错了对象,一个有夫之妇绝对不是封建礼法达到巅峰的大明皇帝可以染指,如此做只会让朱厚照声名扫地。

    沈溪认真琢磨这个问题:“我到底是在帮这小子,还是害他?他为钟夫人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若再让他闹腾下去,怕是将来会为了女人连江山社稷都不顾,那时大明朝廷才叫热闹。”

    不管怎么样,沈溪对于钟夫人是否会被朱厚照派去的人找到,或者说钟夫人的最终命运如何,已不再关心。

    因为围绕着这个女人,沈溪事实上已经跟刘瑾对上了,战场从朝堂转移到了帝王私事,这一变化让沈溪提高了警惕……

    对于皇帝私事,作为臣子即便是帝师的沈溪,没有任何发言权,相反待在朱厚照身边的刘瑾,会因为其皇室家奴的身份,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

    ……

    二月十八,达延部、亦思马因部和朝鲜使节相继抵达京城。

    沈溪这天本该亲自去接见三邦使节,不过一早从皇宫传来的消息,却让他收起了心思……朱厚照突然下令,要在这天中午举行午朝,过问朝事。

    事出突然,沈溪提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不知道皇帝为何突然有此决定,而刘瑾竟然没有阻挠,种种疑问萦绕心头,所以他只能收拾心情,准备午朝事宜。

    这次朝议跟以往不同,属于邀请性质,谁被皇帝点名谁才有机会入宫。

    兵部这边除了沈溪外,只有胡琏受到邀请,就连兵部侍郎何鉴和曹元都没得到通知,沈溪在五军都督府的名单中发现王陵之的名字赫然在列,这次朱厚照居然把王陵之叫到宫内参加朝议,这让沈溪十分意外。

    至于其余各部尚书、正卿都在列,内阁阁臣也悉数出席,除此之外尚有五军都督府的一些人,包括平时不太问政事的张懋、张鹤龄、张延龄也都受邀参加。

    胡琏之前从未有参加朝议的经验,得知情况后,面对沈溪时非常紧张。

    胡琏问道:“沈尚书,您说陛下为何突然召集群臣入宫参加朝会?之前半年多陛下都未曾过问政事……”

    沈溪摇了摇头:“单以这份邀请名单看,讨论的事情应该涉及军务,但不排除一些意外情况发生……至于此番朝议具体目的如何,还要看面圣后陛下过问什么。”

    说是午朝,但朝臣们自觉地提前一个时辰就到文华殿等候。

    沈溪这边正要跟胡琏一道出发,王陵之从军事学堂那边过来。

    “师……沈尚书,我是不是也得入宫?”

    王陵之见到沈溪和胡琏,神色有些不太自然,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没有参与朝会的资格,这次入朝对他而言算是一种机遇和挑战。

    沈溪道:“既来之则安之,跟我们一起走吧……入宫后尽可能少说话,若陛下问及,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陛下要的是你的心里话。”

    “嗯。”

    王陵之看了胡琏一眼,大有依样画葫芦的意思。在他心目中,胡琏是继师兄后又一个能领兵获胜的文官,值得信赖,所以想以胡琏作为自己的榜样。

    殊不知胡琏也没有入宫参加朝议的经验,这次还得仰仗沈溪,两人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