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八九章 撕破脸
    沈溪带着胡琏和王陵之自长安左门入宫。

    进入宫门后,王陵之好奇地打量左右,问道:“师兄,咱们已经在皇宫里了吗?这里房子可真多,到处都是门……皇上到底住在哪儿啊?”

    从长安左门到午门,要过天街,上金水桥,入承天门、端门,沿途除了屋舍就是围墙,对于少有进宫的人来说,确实蕴藏了太多的秘密。

    沈溪没去看王陵之,随口道:“现在还不算进入皇宫内苑,进到这儿最好少说话,以免被人听到,横生波折……等你以后常来,自然什么都清楚了。”

    “嘿!以前倒是进来过,可今天感觉大不一样……”

    王陵之是第二次入宫,头回他可没心思观察周围环境,现在跟在沈溪身后心情放松,也有闲心留意沿途的情形了。

    沈溪瞥了王陵之一眼,不由想到自己前世游故宫时的情形,跟王陵之这种心态差不多。

    至于胡琏,受儒家思想束缚,入宫后便低着头,一语不发,显得拘谨多了。

    过了午门,王陵之更加高兴,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掩饰不住。

    沈溪则在想事情,没有理会独自傻乐的王陵之。

    一行抵达文华殿,还没等进去,就见谢迁带着刑部尚书王鉴之、内阁大学士杨廷和走了过来,并未见到焦芳和梁储的身影。

    “来了?”

    谢迁看到沈溪,黑着脸问了一句,随即打招呼,“你跟我到一旁聊聊!”

    沈溪见谢迁神色,猜想或许是首辅大人知道这次朱厚照突然召见大臣的目的,要找他商议。

    谢迁没让旁人跟来,和沈溪一起来到文华殿右边的回廊拐角处,四处看了一眼见没人,这才道:“你可知陛下因何举行朝议?”

    沈溪一愣,随即回答:“大概是豹房和宫市那些玩意儿玩腻了,陛下突然想起过问朝事吧?”

    “是这样吗?”谢迁皱眉问道。

    沈溪摇了摇头,心中哭笑不得,原本他还想跟谢迁打探消息呢,谁想对方也是懵然无知。以他对谢迁性格的了解,估摸对方这时候还在怀疑他知情不报。

    谢迁轻叹:“恐怕不是陛下对吃喝玩乐之事腻味了,而是要对朝中大臣进行更迭……”

    一句话,就让沈溪感受到莫名的压力,当即惊讶地问道:“以阁老之意,这次朝议根本是刘瑾一手炮制,甚至有可能就是刘瑾的阴谋?”

    “嗯。”

    谢迁没有回避,点头道,“之前刑部和礼部两部尚书更迭,刘瑾本想将两部掌控手中,好在王尚书和白尚书都不为其淫威所动,方保我儒臣对六部衙门保持足够的影响力。刘瑾不甘,定会发起反击,两部首当其冲。”

    沈溪没说什么,在这事上他是有心无力。

    刘瑾对正德皇帝的影响太大,若朱厚照坚持要撤换谁,作为臣子根本没资格反对。就算有人出来谏言,最多让朱厚照发一通火,事情依然无从转圜,一切都还是在刘瑾掌控之中。

    谢迁叹道:“之前一直期盼早些面圣,让陛下对朝中乱象有所警觉,尽早约束阉党的权力。谁想如今阉党已成气候,陛下喜怒哀乐皆为刘瑾所挟,此番面圣,怕是跟阉党有一番恶战。”

    沈溪直接问道:“阁老希望我做什么?”

    “你?”

    谢迁斜着瞥了沈溪一眼,摇头道,“不指望你做什么,今天你只需安守本分便可,兵部一定不能有变。至于旁的事情,跟你没多大关系……好自为之吧!”

    ……

    ……

    沈溪听谢迁的语气,似乎对自己很失望。

    这种失望是长年累月积蓄的结果,之前他深得谢迁信任,甚至到现在,谢迁有事还是会找他商议。

    不过谢迁只是单纯地把他当成后辈看待,遇到事情老是指手画脚,试图操纵他的一切,后来沈溪遇到事情多喜欢自作主张,每每还取得不错的效果,久而久之谢迁似乎认清现状……既然指使不了沈溪,干脆置之不理,只要能达到打击阉党的目的即可。

    沈溪跟随谢迁一起返回文华殿,这时受到邀请的勋贵和文臣、武将基本到齐。

    朱厚照没定下具体召见时间,大臣们只能等候。

    刘瑾和张苑等人没有露面,大家对皇宫内的情况都不是那么了解,于是三五成群,凑到一块儿窃窃私语。

    焦芳作为阉党骨干,此时独自坐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谢迁一回来,立即被人团团围住,沈溪没兴趣凑热闹,看到胡琏和王陵之坐在一边发呆,于是过去挨着他们坐下,王陵之正要问话,刑部王尚书神色阴郁地到了三人跟前。

    沈溪站起来恭敬行礼,胡琏识相地拉着王陵之躲开了。

    沈溪和王鉴之一起坐下,王鉴之道:“之厚,最近京城周边出现一伙打家劫舍的盗匪,你有耳闻吧?”

    “嗯。”

    沈溪点头道,“听说那伙盗匪穷凶极恶,公然入户行凶,奸淫掳掠之事做了不少!”

    王鉴之叹道:“真让人头疼啊……这伙贼人行迹诡秘,京师两县衙门倾巢出动,顺天府也被惊动,联合五城兵马司一起围捕,但盗匪却似乎未卜先知,每次作案都避开官府设下的陷阱,行动迅捷,来去如风,似乎有官府之人作内应。”

    沈溪神色严肃,没有发表意见。

    之前他并未过多地留意这件事,因为他实在太过忙碌,加上贼人神出鬼没,云柳那边也未探查到更多消息。

    王鉴之再道:“这件事顺天府已上报三法司,说来奇怪,之前刘瑾对于三法司的事情不闻不问,但此案发生后,却屡次派人到刑部来问询情况,多有训斥!”

    “哦?”

    沈溪诧异地问道,“难道这件事跟他有关?”

    沈溪的话说得太过直白,让王鉴之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接茬,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之厚,你觉得盗匪之事,跟刘瑾有关?”

    沈溪打量王鉴之阴晴不定的脸色,心想:“说了半天,你不会是想套我的话吧?”

    沈溪道:“这只是一种正常的推理罢了,否则他为何独独会对这件事留心?”

    “嗯。”

    王鉴之也点头,道,“之前我也有如此猜想,但料其以司礼监掌印之尊,不至于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刘瑾大权独揽,官员和士绅孝敬非常丰厚,实在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掠夺民财,对他来说没什么好处吧?”

    沈溪心道:“能让你从刑部尚书上退下来,不就是最大的好处吗?”

    王鉴之道:“不过因为顺天府以及宛平、大兴两县查案不力,刘瑾多半会在今日朝议上,找人对此发难,届时怕是有人会受到牵累。”

    沈溪见王鉴之把责任推到顺天府以及宛平、大兴两县身上,便知对方意图所在。如果是由下面的人担责,三法司问题就不大,他这个刑部尚书不至于受牵连。但就怕刘瑾借题发挥,非要攀诬,事情就麻烦了。

    沈溪安慰道:“王尚书不必担忧,地方上的事情,自然由地方承担……刑部衙门最好跟顺天府下文,责令他们定期破案,若办事不力,只需处罚相关人等便可。”

    王鉴之自家知自家事,过来跟沈溪说,是想沈溪这个天子近臣帮他一把。

    沈溪却是有心无力……就算明知刘瑾在幕后搞鬼,那也要有真凭实据才行,可短时间内哪里去搜集证据?

    王鉴之非常无奈:“就怕有人逮着不放……刑部负责巘狱之事,却未曾想,现在连京城周边治安都要老夫亲自过问了……顺天府无力查案,刘瑾执意将责任推到刑部来,实在是强人所难。”

    沈溪对王鉴之的境遇非常同情,却没有明确表态帮不帮忙。王鉴之到底不是谢迁,不会死皮赖脸缠着沈溪不放,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王鉴之便起身往谢迁那边去了。

    沈溪再次闭目养神,揣摩刘瑾怂恿朱厚照开朝会,究竟意欲何为。

    ……

    ……

    临近中午,小拧子出现在文华殿门口,手拿拂尘,对在场的官员行礼:“诸位大人,陛下已在乾清宫,请诸位大人随奴婢一同前去面圣。”

    “有劳拧公公。”

    张懋位置比较靠近门口,代表大臣向小拧子行礼。

    随后大家轻松出了文华殿,往乾清宫而去。

    这些人中,以五军都督府的人最是轻松,谢迁、王鉴之等人则面色阴沉。

    沈溪心想:“谢老儿一直想要跟皇帝之间建立起一种联络机制,现在面圣的目的终于达成,却闹成现在这般田地,之后殿上一言不合,不知有多少人要乞老归田。”

    众勋贵和文臣武将抵达乾清宫外时,张苑已等在那儿,却不见刘瑾的身影。

    以沈溪猜测,刘瑾如今很可能陪伴在朱厚照身侧,跟朱厚照陈述三法司在这次京城盗匪案中碌碌无为,甚至可能提出替换刑部尚书。

    张苑作为东宫旧人,在宫里的地位不低,在场大臣对他并不陌生。

    张苑接替小拧子,接待众大臣,道:“诸位大人请稍候,陛下尚未准允开启殿门,等奴婢进去通禀。”

    “有劳张公公!”

    这次说话的人却是谢迁,毕竟文官以他居首。

    张苑入内,不多时再次出来,神色看上去有些惊疑不定,很快他定了定神,做出“请”的手势,却一句话都不说。

    殿门打开,大臣们分列两排,徐徐进入乾清宫大殿。

    沈溪跟在谢迁身后,位列第四,一行进入殿内,旁人基本都是低头保持对帝王的尊敬,沈溪却稍稍抬头看了看前方,让他非常意外的是,龙椅上空无一人,朱厚照并不在,手捧拂尘的刘瑾趾高气扬地站在龙案前。

    坐天子不在,立天子却现身,还一副嚣张跋扈的模样。

    这让沈溪感觉其中蕴藏着巨大的阴谋,心想:“刘瑾不会想借助皇帝的威严,公然欺凌百官,重演往年午门罚跪那一幕?朱厚照这小子明明在宫中,难道想纵容刘瑾为恶?”

    谢迁可不是吃素的,站定后抬头去看玉阶上的情况,发现皇帝不在,刘瑾正得意洋洋站在玉阶上正中的位置,立即爆发了。

    “陛下何在?”谢迁用质疑的语气说道。

    一句话,就让所有大臣都抬起头来,看到眼前一幕,每个人都很惊讶,面面相觑,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刘瑾似笑非笑,环视御銮下一圈,道:“诸位大人,陛下有事暂且离开,今日由咱家替陛下主持朝议。”

    “啊?”

    在场之人一阵哗然。

    谢迁强忍心头怒火,喝问:“刘公公,自古以来都是天子主持朝堂,几时轮到旁人指手画脚?”

    刘瑾笑道:“谢尚书的意思,是咱家僭越了?”

    “哼哼!”

    谢迁冷哼一声,好似在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张懋本不想惹事,但此时也受不了刘瑾的嚣张跋扈,道:“刘公公,你说陛下有事暂且离开,却不知是何事?”

    刘瑾冷笑不已:“陛下之事,做奴才的岂能过问?诸位大人若是觉得心中有疑惑,只管等陛下回来后亲自相问便可。”

    张懋再道:“那陛下几时回来?”

    刘瑾道:“这就不知了,陛下走之前,让咱家主持朝议,诸位大人就算有意见,恐怕也要听从陛下的旨意……谁对此有意见?”

    说到最后,刘瑾声音变得严厉,目露凶光,扫视台阶下的群臣。

    无论是谢迁,还是王鉴之等人,都无法忍受,隐有发作的迹象,但现在急需一个人出来带节奏,这个人怎么看都是谢迁最合适。

    但谢迁心中却在发怵,若他站出来跟刘瑾作对,那文官集团跟阉党之间的矛盾会越发凸显,而此时刘瑾奉旨行事,明显占据上风,如此做有些得不偿失。

    谢迁一退缩,旁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这一幕,忍气吞声。

    很多人不由看向张鹤龄和张延龄兄弟,觉得两位国舅应该不能忍受刘瑾的专横,会站出来说什么。

    但这会儿兄弟二人却是一脸淡定,好像事情跟他们无关一般。

    见此情形,人们立即明白过来,应该是刘瑾暗中跟张氏外戚达成某种默契,以至于二人保持沉默。

    眼到群臣束手无策,刘瑾气势高涨,道:“既然没人有意见,那咱家可就要代天子主持朝议了。”

    恰在此时,一个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当人们发现站出来的是沈溪时,心里多了几分希望,毕竟沈溪是文官中最年轻的存在,现在正需要一个血气方刚、敢做敢当的人出来跟刘瑾正面对抗。

    刘瑾见沈溪出列,怒从心头起,大声喝问:“沈尚书,你想作何?难道你要违背陛下的旨意,要抗旨不成?”

    沈溪摊摊手,环视在场百官,道:“本官几时说过要抗旨?”

    刘瑾道:“那你出来作何?身为兵部尚书,你就应该待在你应该在的地方!”

    沈溪神色平静:“既然这里是朝堂,那身为人臣,应该出来奏事吧?本官有事要启奏陛下,至于谁来代陛下议事,跟本官没有太大的关系,本官只管把事情说出来便可。”

    在场官员不由带着几分失望。

    毕竟私下里大家伙儿都把沈溪当成文官集团的排头兵,指望他出来主持公道。谁知沈溪一上来摆出个拒不合作的架势,点燃了所有人的希望,最后却在刘瑾淫威下屈服,难免让人觉得,沈溪这个柿子有点软。

    刘瑾听到这话,总算松了口气,他对沈溪还是颇为忌惮的,现在沈溪如此“识相”,让他多了几分底气,得意地喝问:“沈尚书,你要奏何事?”

    沈溪故意把声音抬高,道:“本官要奏的,乃是阉党乱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