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九〇章 背对
    “大胆!”

    刘瑾最厌恶听到的词语中,必然包括“阉党”二字。因此当他听到沈溪说什么“阉党乱国”时,整个人都失去理智,近乎是咆哮着说道,“好你个沈之厚,居然敢在朝堂上胡言乱语!可是想造反?”

    沈溪神色平静,慢悠悠地说道:“朝堂乃奏事之所,本官不过是据实以陈,何来造反之说?”

    刘瑾死死地瞪着沈溪,琢磨怎么用手上的权力对付沈溪,结果发现,好像事情没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陛下让我留下来主持朝会,主要是不想跟大臣当场撕破脸,想借我的手,惩治那些不识相的老顽固……但这沈之厚,乃是陛下跟前近臣,要对付他实在不易……要不,我来个先斩后奏?”

    就在刘瑾琢磨怎么对付沈溪时,谢迁走了出来,好似在跟沈溪唱双簧一般,拱手问道:“沈尚书且说,阉党乱国到底是怎么回事?此乃涉及朝纲稳定之大事,可不能只有个开篇没有下文。”

    在场大臣一听,脸上神色均是一变……看这情形,谢于乔和沈之厚明显提前商议过。难怪之前沈之厚到文华殿时,谢于乔专门找他说话,感情已提前知道有这一出,故意设计好用来对付刘瑾?

    刘瑾冷笑不已:“沈尚书,可莫怪咱家没提醒你,既然你说要奏事,务必有理有据,若是信口雌黄,可莫怪咱家替陛下惩戒你。”

    沈溪冷冷地回道:“是否有理有据,恐怕要等陛下出来后才能定夺……不巧,本官所奏之事跟你刘某人有关,就算陛下准允你出面代天子议事,这件事你也得回避!”

    “哦……”

    当沈溪说到这里,在场勋贵和大臣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沈溪弹劾刘瑾,或许只是一个由头,更重要的是拿这件事来让刘瑾成为涉案者,如此一来,刘瑾就不得不回避。

    你刘瑾说自己代天子议事,但只要议论的事情牵涉到你,你就得避嫌,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你……你……”

    刘瑾已经快要气炸了,他没想到沈溪会如此摆他一道,现在不管沈溪所奏之事是什么,按道理他都不能参与其中。

    刘瑾强忍心中怒火,瞪着沈溪道:“就算你所奏之事牵涉到咱家,也不能耽搁正事,先等咱家将朝事处置完再说。这件事……容后再议!”

    谢迁一听不乐意了,再次出列,道:“沈尚书所奏之事,在所有事项之先,而他奏请又跟刘公公你有关,刘公公是否应当回避,以示清白?等这件事处置完,证明了刘公公清白,再由刘公公出来代天子主持朝议,不是更显得刘公公你大公无私?”

    “谢少傅,你分明是强词夺理啊!”

    吏部尚书刘宇见势不妙,赶紧出列,冲着谢迁说道,“之前刘公公有言,陛下有事离开,特下口谕着刘公公出来主持朝会,如此一来便确定主次,朝堂以刘公公为主,他的决定也就是陛下的决定。”

    “就算沈尚书所奏之事跟刘公公有关,那也应当押后,除非我们在这里一起等陛下回来。”

    谢迁眯着眼看向刘宇,问道:“那为何不索性等陛下回来呢?”

    “你……!”

    刘宇一听愣住了,虽然他想据理力争,却被谢迁眼中的轻蔑和鄙视击败,惭愧地低下头……毕竟他在朝中的地位跟谢迁相比,有较大的差距,当初他还是地方知县时,谢迁就已入阁,彼此资历相差太大,实在没底气对抗到底。

    刘宇以巡抚之身调京师为兵部尚书,再迁吏部尚书,本就名不正言不顺,他可不是谢迁这样顶着状元名头的翰林官,完全是靠巴结媚上升迁,不管是做事还是说话,都显得小心翼翼,唯恐行差踏错一步。

    虽然沈溪也跟刘宇一样来自地方,但沈溪有翰林官和东宫讲官的经历,再加上履任地方期间功勋卓著,使得沈溪的声望远比刘宇这个吏部尚书高。

    大明朝廷是个讲规矩和礼数的地方,刘宇出来质疑当朝首辅,纯属自讨苦吃。

    刘宇说话被呛回后,刘瑾不由瞪了他一眼,本来刘瑾就觉得刘宇能力不足,当初调回京城,完全是因为其巨额贿赂所致,再加上存有千金买马骨的心思。到现在刘瑾已是富可敌国,不再把刘宇那点儿孝敬放在眼里。

    刘宇现如今在吏部的差事,基本为新任吏部左侍郎张彩窃夺。

    张彩为弘治三年进士,长期在吏部任职,马文升任吏部尚书期间,将其拔擢为吏部主事。刘瑾自宣府归来,重新担任司礼监掌印后,深感身边人才匮乏,每次遇到沈溪都吃瘪,于是到处招揽贤才。

    作为陕西同乡,张彩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精心打扮一番前去见刘瑾。当刘瑾看到“高冠鲜衣,貌白皙修伟,须眉蔚然,词辩泉涌”的张彩后,欢喜得不得了,握着张彩的手说“子神人也,我何以得遇子”。

    短短数月,刘瑾连续提拔主动卖身投靠的张彩,先是通过刘宇任命张彩为吏部文选司郎中,然后又想办法将张彩调入都察院任右佥都御史,顺利完成官阶上的提升。在都察院不到一个月,张彩又被调回吏部,担任吏部左侍郎,实现从正六品到正三品的逆袭。可以说,如今刘瑾对张彩的信任比之刘宇更甚。

    刘瑾道:“正如刘尚书所言,现在乃咱家替陛下主持朝议,朝堂上一切自然应该由咱家做主,而沈尚书所奏之事跟咱家有关,咱家决定暂把事情押后,先商议别的事情,应无不可……”

    说到这里,他环视一圈,问道:“你们有什么要奏禀的,速速报上来!”

    “刘公公,规矩可不是这样的。”

    沈溪抗议道,“陛下让你主持朝议,但没说让你统辖朝臣,难道你想公然取代陛下不成?本官所奏之事你不处置,却要别人上奏,敢问你已将自己凌驾于百官之上,甚至在法度和规矩上?”

    刘瑾怒道:“沈尚书,你可别蹬鼻子上脸!”

    沈溪针锋相对:“谁蹬鼻子上脸了?本官现在要面圣奏事,若你不转达,本官不勉强,本官这就递交辞呈,自今日起,本官挂冠离朝,从此不再过问朝事!”

    说完,沈溪直接转过身,面向大殿门口,不再看刘瑾。

    原本喧哗声四起的乾清宫大殿内,瞬间变得安静异常。

    谁都未料到,沈溪跟刘瑾之间积蓄已久的矛盾今日会来个大爆发,沈溪的请辞显得异常坚决,而这跟之前一段时间他中庸低调的风格大相径庭。

    连谢迁都疑惑不已。

    他之前埋怨沈溪对于阉党一味地妥协和纵容,又认为沈溪对朱厚照的斑斑劣迹不管不问,实在非君子所为,但等沈溪真正在朝堂上发作,跟刘瑾直接撕破脸,准备来个鱼死网破时,又觉得沈沈溪行事太过走极端,如此一来,连个转圜的余地的都没了。

    这下刘瑾被摆到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上,呆滞片刻,他咬牙切齿地喝问:“沈尚书,你是仗着陛下的宠信要挟咱家,是吧?”

    沈溪背对刘瑾,道:“本官不过是照规矩办事罢了,若你执意拒绝本官提请,那就是破坏朝纲……本官不过是正常纳谏,何曾要挟过谁?”

    “哼!”

    刘瑾非常气恼,但他没有办法,沈溪如此做让他束手无策。

    可惜此时他的智囊张文冕和孙聪不在身边,张彩也没有应邀入宫,否则大可问问这几位的意见。

    御马监掌印太监张苑一直在旁听着,此时他不由道:“刘公公,还是去问问陛下的意思吧……这么僵持下去可不是办法。”

    这种时候张苑自然跟沈溪站在一边,他早就想把刘瑾拉下马来,但奈何朝中人对刘瑾没辙,而他的靠山张氏外戚也不帮他,现在是他的侄子出来跟刘瑾正面对抗,他忽然感觉自己压过刘瑾有了机会。

    刘瑾气呼呼地道:“沈之厚,你等着,咱家这就进去禀告陛下……此番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他的话,似是不服软,但在场文武大臣都听出来了,在这一局对抗中,却是以沈溪大获全胜告终。

    刘瑾承担不起沈溪离朝的责任,所以当沈溪以此作为要挟时,无论刘瑾再怎么蛮横无礼,都只能妥协。

    这也是刘瑾掌握到朱厚照的喜好,不敢逾越一步所致。

    沈溪在兵部的位置,几乎是无人可替代,朱厚照尚武且定下两年内平草原的国策,这一切都需要沈溪来完成。

    刘瑾为人再怎么自负,也不会认为自己手下有人能替代沈溪。

    ……

    ……

    刘瑾消失在门帘后,乾清宫大殿里重新喧哗起来。

    这个时候如释重负、终于可以长长松口气的人,乃是顺天府和三法司的官员。

    这些人非常清楚刘瑾今日怂恿皇帝举行朝会想要说的事情是什么,不管怎么样都脱离不了京城盗案,涉及对相关责任人的惩处,箭头所指正是跟谢迁走得很近的刑部尚书王鉴之。

    沈溪仍旧背对龙案,神色严肃。

    谢迁走了过来,道:“之厚,你不必如此着急,你……”他本想劝沈溪两句,却发现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沈溪打量谢迁一眼,脸上的神情极为复杂,似乎是说,你到底想怎么样?之前我无所作为你怪责我,我现在出面帮你化解困局你还来指责?

    王陵之一路小跑过来,他在对面武将那一列后排看了许久,此时忍不住想问沈溪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如果沈溪就此离朝,他一定是毫不犹豫跟沈溪一起离开的那个。

    沈溪瞪了王陵之一眼,王陵之低下头,灰溜溜地退回原来的位置,沈溪这才对谢迁道:“谢阁老不必担心,事情既然因我而起,那就由我来结束。若陛下拒不现身,那我便从这门口走出去,从此不问朝事,就算陛下要治我的罪,也是我咎由自取!”

    谢迁皱眉道:“大明朝可离不开你!”

    “我是否离开,全在陛下一念之间……其实这朝堂离了谁,照样运转如常!”沈溪话音落下,谢迁还没来得及去跟沈溪说什么,乾清宫内突然安静下来。

    谢迁回头一看,只见朱厚照在刘瑾的陪同下,从后殿走了出来,他不由去拉沈溪的衣服,沈溪不为所动,他只好回到文官那列首位站定。

    沈溪知道皇帝来了,也没转身。

    “参见陛下!”

    在场除了沈溪外,所有朝臣都对朱厚照行礼。

    朱厚照走到龙案后,并没有坐下来,好奇看着背对自己的沈溪,问道:“沈尚书,你这是作何?”

    沈溪背对朱厚照,道:“臣有事启奏陛下。”

    “有事的话,转过身来说,背对朕算什么意思?”朱厚照有些生气了。

    刘瑾这会儿很老实,乖乖地站在一旁看热闹……挑唆的话他到后殿去见朱厚照的时候就说过了,现在就等师生二人在群臣面前闹出矛盾来,皇帝一怒之下,将沈溪贬斥离朝……如此一来,他得益最大。

    沈溪道:“臣所背对的,并非是陛下,而是大明列祖列宗定下的规矩。”

    朱厚照听了这话,眉头紧皱,显然是听不懂沈溪在说什么。

    谢迁出面说和:“陛下,之前沈尚书要奏事,奈何刘瑾阻拦奏,并且妄言要对沈尚书治罪,才令沈尚书背对……”

    刘瑾打断谢迁的话:“谢尚书,你可不能信口胡言,咱家几时说过要对沈尚书治罪?沈尚书一来,便说要奏事,说什么参奏阉党,直指跟咱家有关……陛下,老奴没辙,只能提出先商议别的事情,奈何沈尚书仗势欺人,以请辞作要挟……陛下,老奴绝无开罪沈尚书之意!”

    说到后来,刘瑾已跪下对朱厚照表明自己的忠诚。

    在场人等都看出来了,刘瑾就是个演技派,之前的盛气凌人全没了,这会儿就像个可怜虫。

    朱厚照道:“沈尚书,你说要参奏阉党,朕接纳了……你现在转身过来,跟朕详细奏明便可!”

    这话一出,大殿里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朱厚照跟沈溪之间产生了极大的矛盾,现在已不单纯是沈溪跟刘瑾之间的争执,因为沈溪的固执和自负,已经把朱厚照给得罪了。

    换作其他人,肯定这个时候会给自己找台阶下,但沈溪却没有丝毫要退缩的意思,继续背对朱厚照道:

    “请陛下容臣不能遵命,朝中以太监刘某为首,结成朋党,狼狈为奸,如今朝政弊端凸显,陛下却不问朝事,以至于阉党作乱,朝中贪污行贿者比比皆是,地方官入京多被盘剥,吏部考核以钱财输入为考量标准,六部政务为阉党把控,这一桩桩一件件,概因朝廷吏治昏暗所致……”

    朱厚照听到这些话,气得连脖子都涨红了,脸部肌肉抽搐个不停,大喝:“沈尚书,这些事你不必说了。”

    沈溪却没有住口之意,继续道:“阉党魁首欺上瞒下,党同伐异,只手遮天……朝廷事务上不达天子,地方又祸乱不断,我大明已是内忧外患,所有这些都是陛下一味纵容的结果!”

    “够了!”

    朱厚照没想到沈溪居然当着朝臣的面指责自己,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

    君臣间,已到要谈崩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