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九五章 棋差一招
    谢迁在张太后跟前行止说话不卑不亢,甚至还带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让王鉴之汗颜。

    张太后道:“谢少傅,你知道哀家跟皇上……这两年关系不太好,哀家就算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你何必为难哀家呢?”

    言语间,张太后对谢迁非常礼重,甚至有哀求之意。

    王鉴之正疑惑为何张太后跟谢迁相处会是如此模式,谢迁继续开口:“太后不需要对陛下提及什么事情,只要能够限制司礼监的权限,即可缓和陛下跟朝臣间的矛盾。”

    “哦!?”

    张太后有些疑惑,“那以谢少傅之意,是否跟上次那样,将刘瑾叫来,由哀家对他说一些话,令其知难而退?”

    谢迁不由想到当初跟张氏兄弟来见张太后的情景,那时刘瑾刚被发配宣府,文官集团联合外戚发力,通过张太后削夺了魏彬的军权。

    那次因为刘瑾不在,再加上朱厚照对很多事不管不问,最后事情侥幸办成。

    不过此举还是引发朱厚照跟张太后间的矛盾,到现在都未完全化解开。

    “以刘瑾的阴险狡诈,连皇帝都敢蒙骗,面对太后岂不是更加无法无天?若跟他商议,必然没有任何结果,甚至他可能借故不来!”

    想到这里,谢迁拱手道:“刘瑾如今在朝中权势滔天,就怕他……不肯轻易就范,太后当严令其前来觐见为妥。”

    张太后笑了笑,道:“谢少傅担忧过甚了!刘公公再怎么跋扈,到底也只是我皇室家奴,你且稍等,让哀家派人去将他请来,当面说明白便可。”

    随后,张太后不等谢迁回应,便直接吩咐道:“来人啊,去传唤司礼监刘瑾刘公公前来,就说哀家有要紧事找他。”

    马上有太监领命去了。

    因为不知道刘瑾是否会奉召,谢迁没有再坚持。

    张太后对谢迁和王鉴之显得很礼重,让人准备好座椅,请二人坐下来说话。

    过了许久,前去传话的太监回来,刘瑾却未见踪迹,张太后见状有些疑惑:“为何刘公公未一起前来?”

    太监一脸苦涩,跪下来道:“回太后娘娘的话,奴婢见到刘公公,他说……陛下那边有要紧事差遣,他……未跟随奴婢一起过来。”

    “什么?这奴才……陛下会差遣他什么事……”

    张太后非常恼火,一拍暖阁靠枕,正要喝斥,忽然想到谢迁和王鉴之还在下面,迟疑一下,放缓语气道,“或许陛下真有要紧事,不如再派人去请……”

    谢迁实在忍不住了,拱手道:“太后明鉴,如今刘瑾想先行处置造成既定事实再问陛下之意,让沈之厚直接去职……若太后想留朝廷一线清明,务请当机立断。”

    张太后脸色很难看,皱着眉头道:“沈尚书……虽是朝廷重臣,但他……这次的确做错了……谢少傅,不是哀家不想帮你,有些事哀家能力有限……”

    见谢迁愁容满面,最后张太后苦叹,“既然谢少傅亲自来了,哀家若一点忙都不帮,实在说不过去,不如这样,哀家写一道懿旨,交由卿家拿出去到刘瑾跟前宣读。若刘瑾顾念哀家曾经对他的栽培之恩,定会遵从;若不然,哀家也无可奈何。”

    “哀家赌上自己的颜面,能帮到谢少傅的只有这么多……”

    ……

    ……

    谢迁没得到张太后更多保障。

    但张太后也算是给面子,写了道懿旨给谢迁,交由谢迁拿去对刘瑾宣读。

    谢迁跟王鉴之出了永寿宫,脸上仍旧带着几分郁闷,王鉴之道:“于乔目的不是达成了?还不快些去司礼监,对刘瑾施压?”

    谢迁叹道:“我终于想明白了,现在朝廷已不再是先皇时的朝廷,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人心叵测,朝不保夕……沈家小儿很可能要成为朝廷斗争的牺牲品。”

    “于乔,你……”王鉴之有些意外,道,“之前你进宫的时候,可是信心满满,为何现在如此颓丧?”

    “哼哼!”

    谢迁轻哼一声,手上拿着张太后的懿旨,沉重地说道,“你觉得太后这道懿旨,拿到刘瑾面前宣读,他会遵从?我们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

    王鉴之没说什么,在他看来,这样的懿旨的确没什么价值。

    谢迁继续道:“刘瑾高明之处就在这里,他不是亲自弹劾沈溪小儿,跟太后所说一样,本身就是沈溪小儿做事太过极端,有错在先,这才让刘瑾有机会借题发挥!”

    王鉴之道:“就算如此,之厚也是情有可原,他可是在帮你我,帮朝廷……难道在刘瑾步步紧逼下,他用这种方式对陛下进言,有错吗?”

    谢迁没有回答,脸色很难看。

    “别想那么多了,于乔,你我都不是年轻人,或许正是少了之厚的勇气和魄力,才导致今天这个不利局面。现在我等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留之厚在朝中!”

    王鉴之语气显得很急迫。

    因为这时候他意识到一件事,之前张太后派人去找寻刘瑾说事,刘瑾定嗅出风声不对,以其狡猾成性,必然会有所动作。而沈溪一旦离朝,失去这个强有力的臂助,他刑部尚书也当不长了。

    王鉴之见谢迁不想走,急道:“于乔,现在已打草惊蛇,难道你非要等到之厚离朝,才甘心?”

    谢迁狠狠地一跺脚:“那好,吾等这就去司礼监,就算不合规矩,老夫也要闯上一闯,不信刘某人能奈我何!”

    说完,谢迁带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往司礼监去了。

    但他还没到司礼监掌印房,就见对面来了几名太监,当首一人正是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戴义。

    戴义见到谢迁,主动迎过来,未见礼便直接道:“阁老,大事不好,刘公公请来陛下朱批,说是要将兵部沈尚书外放!”

    “什么?”

    谢迁一听火冒三丈,立即加快脚步,准备去找刘瑾拼命。

    戴义拦下谢迁:“阁老去掌印房也无用,刘公公不在宫中,阁老倒不若立即去豹房,争取面圣……这恐怕是唯一的机会了!”

    “面圣?”

    谢迁一听不由头疼,面圣岂是容易的事情?

    王鉴之看着戴义,问道:“戴公公,现在旨意可是已经发出?”

    戴义苦笑:“旨意一早便下了,不知道是谁草拟,说是陛下朱批,就怕是刘公公矫诏,两位大人,你们……还是赶紧想对策,咱家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看来今日陛下是不可能回宫了……”

    ……

    ……

    谢迁和王鉴之得到消息,匆忙出宫去了。

    他们要去豹房面圣,在他们看来,这是最后的机会。

    而此时朱厚照正准备休息,小拧子将刘瑾要将沈溪撤职查办的消息带来,毕竟他充当着皇帝耳目,任由事情发生的话将来他也会承担一定责任。

    “……什么!?朕自个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旨将沈先生撤职了?刘瑾那狗东西,不会是想造反吧?”

    朱厚照很恼火,他压根儿没想到,自己还未打定主意,却被刘瑾擅自决定,而且自己这个皇帝居然是事后才知道。

    尤为可恼的是,刘瑾居然打着他的名义行事,好像这一切都是他的主意。

    小拧子跪在地上,磕头道:“奴婢也不知刘公公为何要如此做,陛下请息怒。”

    “无法无天!姓刘的老狗分明是要造反,怪不得朝中文臣都要参劾他,感情他真想架空朕,为所欲为!”朱厚照怒气冲冲道。

    就在朱厚照来回踱步,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时,外面有太监进来通禀:“陛下,刘公公让人送来十万两银子。”

    “哼!”

    朱厚照瞪着那太监道,“刘瑾人呢?”

    前来禀告的太监可不知朱厚照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跪在地上道:“回陛下,并未见刘公公面,是户部刘尚书带人送来银子,说是去年户部结余……”

    朱厚照本以为是刘瑾要“贿赂”自己,现在却是户部刘玑来送银子,脸色稍微变得好看了些。但他仍旧很恼火:“户部送银子,跟姓刘的老狗有什么关系?他凭什么让人送银子到这边,而不是直接入内库?让刘尚书来见朕!”

    太监出去传唤,不多时刘玑进到后堂,从满地碎瓷片便知道,此时朱厚照正在发火。

    “参见陛下。”刘玑磕头道。

    朱厚照问道:“刘尚书,你且说,你送银子到这里来,是受何人指使?”

    刘玑道:“回陛下的话,这笔银子乃是去年户部结余款项,本是作为修缮宫殿所用,但上奏朝廷后,朱批调豹房使用……难道这不是陛下的旨意?”

    这问题把朱厚照给呛住了。

    朱厚照将朱批大权交给刘瑾,现在刘瑾做主把银钱调到豹房使用,若说不是自己下的圣旨,等于是承认主动放权。

    “是朕的决定!”

    朱厚照硬着头皮如是说道,脸上怒气丝毫不见消退,“那你为何说是刘公公让你送来的?”

    刘玑道:“本来微臣想入宫请示,但到宫门处一问才知陛下不在宫中,恰好碰到刘公公,刘公公便让微臣把银子送到豹房。”

    这个回答让朱厚照挑不出什么毛病。

    刘玑等于是在说,刘瑾只是让他把银子从宫门处送来豹房,而不是让他从户部仓库送来豹房。

    “行了,银子留下来,你可以走人了。”朱厚照想到有十万两银子可供挥霍,对刘玑没有太过苛责,毕竟他不知道这十万两银子是怎么来的,或者说他根本不关心是怎么来的,只要有银子花销就行。

    刘玑却没有走的意思,磕头道:“陛下,微臣有一事启奏,请陛下让微臣说完。”

    朱厚照瞄了刘玑几眼,诧异地问道:“你有什么事要启奏?”

    刘玑面色拘谨,言辞闪烁:“回陛下,京城士子议兵部沈之厚御前妄言造次,犯下大不敬之罪……朝野哗然,京城士子特上万言书,请陛下圣裁!”

    说着,刘玑从怀中拿出一份奏疏,高高举起,显得极为慎重。

    朱厚照没让人去接,怒气冲冲地问道:“这些士子,没事作何要妄议朝政?以为个个都功名在身,还是说朕必须要接受他们挟制?把这种狗屁不如的万言书拿回去,朕不会看!”

    刘玑举着奏疏,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这跟刘瑾设计的情节明显有偏差,朱厚照对外界干涉他处置沈溪之事似乎很着恼。

    “退下!”

    朱厚照再次喝令。

    刘玑这下没辙了,只能将他手里的万言书放到地上,站起身来,颤颤巍巍地退出后堂,小拧子看着朱厚照,小声问道:“陛下,您……”

    朱厚照怒道:“还等什么?把刘瑾那狗东西叫来!”

    已退到门后面的刘玑恰好听到这话,忍不住再次打了个寒噤,恰好看到小拧子急匆匆出来,赶忙一缩脑袋,躲到一旁。

    ……

    ……

    刘玑从豹房出来,兀自擦拭满头满脸的冷汗,他刚想叫远处停放的马车过来,便见到前面驶来一辆熟悉的马车。

    他疾步上前,马车停了下来,刘瑾掀开车帘看着他,紧张地问道:“刘尚书,咱家让你办的事,可是办妥当了?”

    刘玑擦了擦额头上仍旧渗出的汗珠,道:“刘公公让在下送进去的银子,已悉数送到,也见到了圣上,还按照您所交代的话跟圣上说了,但陛下……很生气,似乎是知晓了什么事情。”

    刘瑾皱眉不已:“这怎么可能?咱家才把朱批下达,朝中除了吏部衙门其余人等都不知情,陛下从何知晓?刘尚书未免太过危言耸听了吧?”

    刘玑苦着脸道:“刘公公,在下岂敢胡言乱语?在下被陛下斥退,到门外时恰好听到他派人召你觐见……都这样了还说陛下不知此事,再掩耳盗铃也不至于如此吧……公公还是要及早想好应对之策才是。”

    “这……”

    刘瑾一脸苦恼之色,嘀咕道,“这可稀奇了,咱家刚动手,陛下就发现了,难不成有人在陛下跟前泄露了风声?这件事咱家可要好好查查……本指望刘尚书你先在陛下面前说那姓沈的坏话,让陛下有个心理准备,谁想竟弄巧成拙……现在只能兵行险招,陛下既已下达圣谕,难不成还能收回成命?”

    “公公如此做,怕是有些不太合适。”

    刘玑就差说刘瑾这是矫诏,是欺君,他到底是文臣,深受儒家经典熏陶,起码的道德底线还是有的,在刘瑾伪造诏书这件事上,他不想同流合污。

    刘瑾皱眉道:“你说陛下已派人去找咱家,没听错吧?”

    “千真万确。”刘玑道。

    刘瑾显得很急切:“那咱家这就回去跟人商议对策,你先回户部,这件事暂且跟你没什么关系了,莫要再牵扯进去,咱家先行一步!”

    说完,刘瑾放下车帘,催促车夫往自家宅院去了。

    因为情况有变,朱厚照提前得知他矫诏外放沈溪之事,只能先回去跟孙聪和张文冕商议下一步动向。

    刘玑则是打个激灵,摇了摇头,然后招来马车,吩咐车夫回户部衙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