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九七章 狡辩
    听到正德皇帝朱厚照一番杀气腾腾的话语,刘瑾心中一凛,跪伏在地大声哭诉:“若陛下坚持要杀老奴,老奴绝无怨言,但想告诉陛下,老奴只是想帮陛下解决眼前的困境……老奴一切都是为陛下,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死无葬身之所……也无憾!”

    当刘瑾把话说完,房内陷入一片死寂,空气中只能听到朱厚照粗重的喘息声,至于刘瑾和小拧子,则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许久之后,朱厚照道:“你去传朕的旨意,之前诏书收回,沈尚书就算有错,罚俸留任即可,朕的国策尚需他来执行,朕既往不咎!”

    “陛下,老奴认为此举万万不可!”

    刘瑾如释重负之余,反倒不依不挠,望着朱厚照扯着喉咙道,“这件事因老奴而起,老奴自知罪孽深重,愿以死相谢,但沈尚书在陛下跟前做出大逆不道之事,也应当受到惩处,如此才能稳定朝臣之心,平息民愤民怨……”

    朱厚照一听,怒不可遏:“你个狗东西,竟敢指使起朕来了?”

    刘瑾哀嚎着辩解:“老奴乃是为陛下颜面着想……试想沈尚书大庭广众之下对您无礼,却未受惩处,明日就会有更多文臣在陛下面前说三道四。沈尚书攻击的并不止老奴一人,他竟然说陛下您……有些话老奴实在不想重提啊。”

    这个时候,刘瑾千方百计想挑起朱厚照内心中那根不想被人挑起来的刺。

    朱厚照果然中计,想起当日沈溪所说的话,其中提到他的部分,拿他跟导致大唐由盛转衰的无道昏君唐玄宗相比,心中就一阵不舒服。

    朕岂是亡国之君?分明是危言耸听!

    “够了!”

    朱厚照一拍桌子,“无论沈尚书做过什么,都是朝廷栋梁,朕既然决定既往不咎,就无需你来为朕着想……你算什么东西?”

    刘瑾继续劝谏:“陛下,老奴做这一切,没有任何私心……老奴明白陛下知晓老奴所做的事情后必震怒,认为是在蓄意打压沈尚书……但请陛下想一下,老奴明知您对沈尚书赞赏有加,为何还坚持如此做,这不是对沈尚书的指责不打自招吗?”

    朱厚照不由皱眉,刘瑾这话,说得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

    “刘瑾再浑,也该知道朕不会为难沈先生,但他还坚持这么做,不是让朕认定他是个擅权之人吗……他这么做纯粹是多此一举……如果他够聪明的话,就应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采取回避的态度,不会强自出头。”

    刘瑾做事越不合逻辑,朱厚照越想不明白,反倒觉得刘瑾未必是奸臣。

    这也跟刘瑾提前叫人把银子送来有关,朱厚照手头有了钱,心里面舒坦不少,而且平时朝事皆由刘瑾处置,他不用劳心劳力,跟刘瑾去宣府时朝中乱成一团相比较,自然觉得刘瑾是个能臣。润物细无声,慢慢地刘瑾做事牢靠的思想开始扎根,所以此时就算朱厚照有所怀疑,心底还是愿意相信刘瑾。

    朱厚照挥挥手道:“朕决定的事情,不容更改!朕颜面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要维系一年后平草原之国策!”

    刘瑾哀求道:“陛下明鉴,大明功臣良将众多,若人人犯错都不惩罚,那要大明律例何用?陛下,老奴做错事,自甘受罚,为何到沈尚书这里……却要法外开恩呢?”

    刘瑾不愿善罢甘休。

    我好不容易找到沈之厚的过错,自然要把这文章做到底。

    当初我因为犯了一点“小过错”,就被陛下您发配到宣府当监军,闹得个灰头土脸,怎么到了沈之厚这里,就能既往不咎?

    别跟我说什么沈之厚犯的是小错,朝堂上直斥皇帝之非,那可是大不敬之罪,比我的罪行重多了。

    朱厚照着恼:“怎么,朕的话不好使么?”

    刘瑾伏地跪求:“陛下,一切都要按照朝廷法度治国,老奴有错自甘领罚,沈尚书有错为何就不得惩罚?”

    朱厚照咬牙切齿:“嘿,你是听不懂人话,是吗?朕已经说过了,沈尚书要帮朕完成基本国策,两年内平定草原,如今时间已过去一半,眼看朕就要御驾亲征……你是想让朕半途而废吗?”

    刘瑾一琢磨,马上想起之前谋士张文冕所提建议。

    “陛下,若沈尚书不在朝,就无法帮陛下完成国策吗?”

    朱厚照怒道:“你这老阉狗不是废话吗?人都不在京城,如何帮朕完成征服草原封狼居胥的理想?你有那么大的本事?朕可看不出来……”

    刘瑾道:“朝中除了沈尚书外,尚有诸多能人异士,诸如宣府王守仁,以及兵部侍郎曹元等……若陛下实在觉得沈尚书不可替代,为何不索性让沈尚书去九边整顿军务?”

    “嗯?”

    听到这话,朱厚照皱起了眉头,脑子里灵光闪动,似乎受到了启发。

    刘瑾见自己的建议似乎起了效果,赶紧打铁趁热:“沈尚书人在京城,对于边塞的状况全然不知,我大明边军人马配备,还有草原部族动向,无法知根知底……倒是远离军队,养尊处优久了,不利弓马作战!”

    朱厚照厉声道:“你个狗奴才,想说什么,直接说出来吧,不用跟朕拐弯抹角。”

    刘瑾一脸哀怨,“陛下之前想必也在为难,一边是沈尚书当面跟您顶撞,犯下大不敬之罪,理应受到惩罚,可陛下又顾及师生之情,念着沈尚书帮您平边患、定草原……所以左右为难,将这件事拖延下来。可沈尚书行事太过分,未向朝廷报请便直接在家休养,对兵部事情不闻不问……”

    说到这里,刘瑾抬起头悄悄看朱厚照的反应,发现朱厚照眼睛半闭皱眉思考,便知道自己所进谗言奏效了。

    刘瑾继续鼓动着如簧之舌:“老奴感念陛下左右为难以致茶饭不思,老奴也寝食难安,尤其是在被陛下训斥后……”

    “陛下让老奴回去闭门思过,老奴便把之前所做事情进行反省,一切都是因为老奴行事不周,才让沈尚书觉得老奴专权和欺瞒圣听……老奴痛定思痛,便想用一些方法弥补。”

    朱厚照闻言不由打量刘瑾,目光中带着些许严厉,好似在说,你的方法就是把沈先生外调?这算哪门子弥补法?

    刘瑾垂首道:“陛下之急便是老奴之急,之前老奴想让沈尚书去南京,用意乃是小惩大诫,可继续在朝为陛下效命,但现在思量,不如让沈尚书去九边之地,如此既能让沈尚书反省过错,又能让陛下所定国策不至于被耽搁……”

    刘瑾说到这里,朱厚照长吁一口气,终于想明白了。

    “若陛下觉得老奴造次,老奴愿意领罚,甚至引颈就戮!”

    刘瑾说完跪伏在地,说不出的可怜恭顺,让朱厚照心生怜悯,无从拒绝。

    朱厚照没说话,但气息依然粗重,似余怒未消,半晌后大言不惭道:“朕无论做什么,都求一个公平公正,既然朝野都认为沈先生做错了事,自然应受惩罚,那就让他以兵部尚书职,去三边为朕整兵!”

    刘瑾一听,这哪儿行?

    好不容易把沈之厚调离京城,结果还兼任兵部尚书,意味着老对手仍旧总领大明军队,对他的威胁并没有彻底消除。

    刘瑾连忙道:“陛下,朝中总归需要兵部尚书处置朝事,岂能以地方之帅兼任中枢部堂?倒是可以让沈尚书挂兵部尚书衔……朝中另行委命兵部尚书,如此可两不耽误!”

    朱厚照打量刘瑾,问道:“怎么不可以?先皇时,马尚书于西北整顿军务,便兼任兵部尚书,后来刘尚书也照章……这些事情朕可清楚记得,马尚书在外多年,刘尚书也长期不在京城,也没说要在朝中再整出一个兵部尚书出来!”

    刘瑾没想到朱厚照居然会拿弘治朝的马文升和刘大夏作比,心下有些慌乱,但他还是不依不饶:“陛下,若沈尚书仍旧以兵部尚书去三边领兵,那惩戒的意义何在?”

    一句话,就把朱厚照给呛了回去。

    朱厚照仔细琢磨一下,的确如刘瑾所言,如果让沈溪到西北后继续担任兵部尚书之职,等于说沈溪官位没降,达不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朱厚照虽然看起来态度强硬,但在朝事上根本没什么主见,或者说他对于朝事的理解,远没有刘瑾那么老谋深算。

    作为皇帝,所想都是如何巩固手中权力的同时,能够维系吃喝玩乐,根本就没考虑过如此做带来的后果,一切都只能倚重眼前看起来行事深谋远虑的刘瑾。

    朱厚照不再想怎么惩罚刘瑾了,挥挥手道:“那你说,朕该怎么办?”

    刘瑾心中大定,恭敬地道:“陛下不如调沈尚书往宣府任宣大总督,受三边节制,挂兵部尚书衔,除治理军饷外,还能为陛下守御边陲,到陛下出征草原时,若沈尚书立下头功,再将沈尚书调回朝……”

    “前后不过一年多时间,陛下如此既能体现君威,又能保持跟沈尚书的师生情谊,如此岂不两全其美?”

    朱厚照仰头看着房梁,连连点头,似乎已被刘瑾说动。

    说起来,不过是因为朱厚照自大惯了,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对的,沈溪在朝堂上当众指责他肯定是犯错。被刘瑾一挑唆,朱厚照便觉得应该对沈溪“小惩大诫”,说白了沈溪也是文臣,属于他厌恶的类型。

    朱厚照问道:“为何不调任三边总督,总领边务,而是受人节制?”

    刘瑾凑上前,低声道:“陛下,有些事您不得不防,您让沈尚书如此失望,沈尚书手上若掌握三边及宣大军权,对陛下您有什么意见,趁机起兵……闹出什么不忍之事来,那可就不好了,倒不如调往宣府,如此距京城近些,方便陛下近距离监控,又受三边节制,无法擅动……这才是上上之策!”

    朱厚照疑惑地看着刘瑾,怀疑他如此建议的目的。

    以刘瑾为人,所有一切都为他自个儿考虑,若让沈溪任三边总督,军权在手,刘瑾不但面临一定的危险,而且他在边军中的布局也会受到影响,但若沈溪只是宣大总督,那他就有文章可做。

    宣府兵马终归有限,之前乃是王守仁领兵,沈溪去宣府其实是替换王守仁。

    刘瑾在宣大之地的势力更加牢固,宣府和大同距离京城很近,刘瑾盯起来容易,而且他可以在背后搞鬼,进一步压缩沈溪的兵权,最好是让沈溪去管马政,到最后只能做个空头元帅,无需再把沈溪当作心腹大患。

    但在朱厚照这里,他还能赚个好人,显得一切都是为了朱厚照和朝廷着想。

    朱厚照皱眉问道:“沈尚书怎会行谋逆之事?”

    刘瑾苦着脸道:“陛下,您始终要有防备才是,往三边,或者往宣大,不过是一念之差,沈尚书在民间威望很高,若他登高振臂一呼……老奴实在不敢想象!”

    刘瑾不遗余力挑拨沈溪和朱厚照的关系,恰恰这话说到朱厚照心坎儿里去了。

    朱厚照最怕的就是自己吃喝玩乐时,被人把江山夺了去,越是有本事的人他越防备,而纵观大明,能威胁到他皇位的人,反而是现在跟他有一定间隙的沈溪。

    朱厚照站起身,来回踱步,显然做出如此决定让他有些为难,但刘瑾给出的建议诱惑实在太大,让他无从拒绝。

    半晌后,朱厚照看着刘瑾道:“你这条阉狗,枉费朕对你一片信任,老是犯错……但既然你已代朕把旨意下达,若朕不做点什么,朝臣势必会笑话君有戏言……也罢,朕权且当为朝廷,再听你一次……”

    刘瑾心中暗喜,就算被朱厚照骂,也心甘情愿……如果旁人当面骂他“阉狗”,他非把那人的祖坟给扒了不可。

    朱厚照道:“那就按照你之前所说,重新拟定一份诏书……不过,要当着朕的面拟定,若你还想耍什么花样,别怪朕砍了你的狗头。”

    刘瑾一脸激动之色:“陛下,老奴这条命是您赐予的,这辈子都只愿做陛下您身边的一条狗,您说什么便是什么……呜呜,老奴这就为您草拟诏书。”

    朱厚照看上去余怒未消,其实只是做个样子,心里早就不怪刘瑾了。

    显然刘瑾之前那副诉衷肠的话语感动了朱厚照,对于年少的正德皇帝而言,内心还是偏软弱,尤其是对身边这些服侍他的老人,根本下不去狠心惩治。

    而刘瑾对朱厚照的性格摸得门清,在对沈溪下狠手前,他便料到会有现在的结果,只是没想到朱厚照反应如此大,差点阴沟里翻船。好在他临机应变朝中无出其右者,所以才会有惊无险度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