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九八章 在劫难逃
    刘瑾的阴谋终于得逞。

    朱厚照前后态度反差之大,连始作俑者刘瑾都未料到,如此轻松就将沈溪赶出朝廷中枢。

    刘瑾暗自得意:“你沈之厚再有本事,过往的功劳再大又如何?仕途全靠帝王一句话,你先是跟咱家结怨,继而又得罪陛下,你不倒霉谁倒霉?”

    想到这里,刘瑾窃喜不已,仿佛已看到沈溪在宣府过苦日子的场景。

    “你沈之厚也有今天!”

    刘瑾对草拟诏书并不擅长,但他为了早点把沈溪外放的事情搞定,就算硬着头皮也要上。

    他知道以朱厚照对沈溪的宠信,事情若是拖延下去,很容易节外生枝。

    刘瑾请示:“陛下,老奴以为,沈尚书离开兵部后,他留下的兵部尚书之位,最好交给一位自九边归来,且能服众的人担当。”

    朱厚照皱眉问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刘瑾不敢直接把曹元的名字说出来,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道:“不知以王守仁为兵部尚书如何?”

    朱厚照迟疑地问道:“王守仁?太年轻了些吧?我记得他去宣府前还是兵部郎中,一下子拔擢为六部部堂,未免有拔苗助长之嫌。”

    刘瑾心中一松,此时再把自己心仪的对象说出来:“既如此,那就以兵部右侍郎曹元为尚书,让王守仁回朝任兵部右侍郎,如此也算是对王守仁的器重……陛下以为如何?”

    “这……我记得王守仁好像是王学士的儿子……一个五品郎中,到外面转一圈回来就担任三品的兵部侍郎,未免太过随便了,还是另外给他安排个职务,且必须得朕准允。至于兵部尚书……就让曹元当吧!”

    朱厚照之所以拒绝王守仁,是因为他对当初跟在刘健身后摇旗呐喊的王华不满,另外就是对提拔年轻才俊有顾虑,生怕破坏朝堂的稳定。至于曹元,他则没多大印象,但想到是由兵部侍郎进兵部尚书,应无不可,就答应下来。

    等刘瑾将诏书草拟好,朱厚照接过看了看,点头道:“就如此盖棺定论吧!”

    说完,朱厚照将随身携带的印玺拿出来用印。

    刘瑾见状彻底放下心来,这次可不是他自行决定,而是皇帝金口玉言答应,事情再无反转的可能。

    刘瑾请示:“陛下,那老奴……这就将您的决定传达下去?”

    “嗯。”

    朱厚照微微点头,随即用怀疑的目光往刘瑾身上瞥了一眼。

    刘瑾低下头,如同芒刺在背,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朱厚照显然没有对他报以完全信任,让他感觉危机重重。

    朱厚照道:“刘瑾,你可记得,你现在获得的一切,都是朕给予你的,若你对朕不忠,朕会将你大卸八块!”

    刘瑾一听,朱厚照没警告自己说作奸犯科或者是贪赃枉法,而是警告他不能不忠,立即明白过来,皇帝多少还是知道他贪污受贿的事情,只是为了维护他自己的利益不说罢了。

    刘瑾再次跪下来磕头,用感激涕零的口吻道:“陛下,老奴就算是死,也不敢对陛下有任何不忠。”

    朱厚照一挥手:“好了好了,退下吧,朕累了,需要休息,旁人来一律阻挡在外就是,就算沈尚书亲至,朕也不想见。”

    “小拧子,传朕的话,就说朕希望沈尚书能在宣府为大明建功立业,朕不会忘记他的功劳!”

    说完,朱厚照意兴阑珊,转身往帘子后去了。

    小拧子和刘瑾各自领命,二人都需要出去传话,一个是代表皇帝告之沈溪,另一个则是到吏部传达旨意,把朱厚照的“指示精神”落实。

    ……

    ……

    谢迁、王鉴之和沈溪正在豹房外等候消息,但见刘瑾和小拧子一同从大门内出来。

    刘瑾额头见血,乍一看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但临近却发现他眉飞色舞,显得无比得意。

    小拧子落后刘瑾半步,半弓着身子,就像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刘瑾面前连头都不敢抬。

    “哼!”

    刘瑾见谢迁等人站在那儿,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当即轻哼一声,转头向四处看了看,便往马车去了。

    谢迁正要追过去质问,小拧子已到近前。

    小拧子行了一礼,道:“各位大人,在下有礼了。”

    王鉴之还礼后问道:“拧公公,可是陛下有什么事让你出来传达?”

    小拧子这边还没回答,已走到马车前的刘瑾突然转过身,向这边拱了拱手,咧嘴笑道:“沈尚书,恭喜,恭喜,此番又高升了,哈哈哈……”

    说完,刘瑾直接上了马车,到了车厢里依然探头往外望,非常嚣张。

    谢迁怒火中烧,但没有像上回那般试图追上去厮打,而是侧头看向小拧子,想尽快知道答案。

    小拧子愁眉苦脸,期期艾艾地道:“陛……陛下刚下谕旨,着沈尚书往宣府任宣大总督,挂兵部尚书衔,受三边节调……这是刘公公的提议。”

    “什么?”

    谢迁一听火冒三丈,喝问道,“陛下就这么听信谗言,不问青红皂白,轻易就把功臣贬谪出京?”

    小拧子到底是皇帝身边的人,谢迁当着他的面说这话显然不那么合适,王鉴之赶紧伸出手猛扯谢迁衣角。

    小拧子似乎没看到王鉴之的小动作,苦着脸道:“奴婢只是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三位大人,此乃陛下亲口决断,奴婢也没办法……对了,沈尚书,陛下要你在宣府再立新功……三位大人,奴婢要回去跟陛下复命了!”

    言罢他转身便往豹房里走,谢迁追上前想问个究竟,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下。

    小拧子跨进门槛前,回过头看了谢迁一眼,随即摇头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入内。

    从这微小的表情变化,沈溪明白过来,小拧子应该就是谢迁安插到朱厚照身边的眼线。

    沈溪不由想到之前谢迁一系列微妙的反应,心想:“我老早便怀疑谢老儿在陛下跟前有人,但没想到是小拧子……如此一来,许多事情都解释得通了,看来我还是小觑了谢老儿,他能几十年屹立朝堂不倒,还是有凭仗的!”

    谢迁还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暴露了,回过身来,怒气冲冲地说道:“陛下听信谗言,调之厚去宣府,现在该怎么办?”

    王鉴之无奈地道:“于乔,应该庆幸之厚不是调到南边去,而是到宣府……你之前不是想让之厚在外多历练吗?现在正好趁了心意……”

    “历练什么?”

    谢迁恼火地道,“他在外历练还不够?从南到北的督抚当了个遍,又是佛郎机人,又是鞑子、南蛮子,他真算得上是南征北讨了,如今已为兵部尚书,却被外放……陛下分明是把大明江山社稷当儿戏啊!”

    王鉴之看了看豹房门口那些板着脸的宫廷侍卫,劝道:“于乔,有话回去说。”

    谢迁懊恼地道:“让之厚挂兵部尚书衔出去,如此说来兵部尚书已另外安排人了,刚才忘记问是谁了,多半是阉党中人!”说到这儿,他打量沈溪和王鉴之,希望从两人口中得到答案。

    沈溪神色淡然:“无论陛下如何安排,我遵命便是,若在宣府干不下去,我自动请辞。”

    “你说得轻巧,朝中这么多事情……如今阉党擅权,吏治腐败,你回朝不过一年多,雄心壮志未酬,就这么离开,你甘心?”

    谢迁气急败坏地说,“不行,老夫这就想办法面圣,一定要让陛下收回成命。”

    王鉴之叹道:“于乔,之前只是刘瑾假传圣旨,我等还有翻盘的希望,但现在陛下已做出决断,你有什么理由面圣?就算见到陛下你又能说什么?之厚去宣府,官品未降低,同样可为朝廷做事,莫要再节外生枝了。”

    谢迁皱眉看着王鉴之,在这一瞬间终于醒悟。

    他一直把王鉴之当成可信赖的政治伙伴,但现在才发现,王鉴之缺少跟阉党斗的权谋和胆色,帮忙的事没做多少,却一直唱反调。

    随后谢迁再看沈溪,心中暗恨不已:“之前总逼之厚出来表态,指使他做这做那,这下好了,之厚事情是做了,却要被贬谪到宣府,这可让我如何是好?”

    沈溪此时终于开腔了,拱手道:“谢阁老、王尚书,若没别的事情,在下先告辞了,指不定此时朝廷调令已到府中,没有多余时间陪二位。”

    王鉴之理解地点点头:“之厚要急着回去?那就不送了……”随后他看了谢迁一眼,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谢迁叹了口气,目光不敢与沈溪对视,摆摆手:“走吧走吧,若你自己都不想挽回,老夫还瞎忙活作甚?”

    沈溪行完礼,从豹房门口离开,来的时候有谢迁的马车坐,回去只能靠自己两条腿。

    ……

    ……

    沈溪没有直接回府,路上他发现跟踪自己的人一个都没有。

    以前他是深受皇帝信任的帝师,一言一行都受到关注,此时失宠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朝廷旨意已下,不日就会离京,再盯着他没有什么意义,就算要做什么,他履任地方后再动手不是更好?

    要是旁人肯定会有心理落差,但沈溪却处之泰然,因为这一切都在他掌控中。

    确定无人跟踪后,沈溪进入一条笔直的小巷,然后南南北北来回绕了几圈,最终进入一座小院,这里正是之前他跟云柳约定的见面之所。

    “大人!”

    云柳和熙儿都在,看到沈溪后恭敬行礼。

    沈溪见没有外人,施施然坐下,冷静地问道:“之前让你们查的事情,可有眉目?”

    云柳道:“如大人所料,大人不管兵部事务后,曹元立即借司礼监和吏部之势,一步步掌控兵部,将何侍郎手头所有权力悉数篡夺。如今西北勋贵陈奏地方官府克扣军饷、粮饷之事,也为刘瑾所知,刘瑾已派人去三边,好似要秋后算账……”

    沈溪点了点头:“一切都在我预料中……刚得到消息,我已被调至宣府任宣大总督,很可能是即刻上任……你们姐妹可能又要跟我奔波劳碌了!”

    “愿为大人效死命!”

    云柳和熙儿对视一眼,齐齐躬身说道。

    ……

    ……

    沈溪要被外调。

    最初朝廷传出的消息,是让沈溪到南京担任户部侍郎。

    在刘瑾当权这么个大背景下,这消息不算稀奇,在此之前已有诸多朝臣因反对刘瑾而被贬谪或者革职,光是尚书就不下五位。

    沈溪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但在消息传出后,多少引起朝野波澜,尤其兵部涉及军队系统,军中大佬都觉得情况不妙。

    英国公府宅。

    地主张懋、国丈夏儒和成国公朱辅三人正在书房议事。

    成国公朱辅原本任南京守备,弘治十三年因乞养母回京,掌左军都督府,正德登基后迁中军都督府都督,提督三大营操练。

    朱辅平日跟张懋一向走得近,年岁上比之张懋有十几岁的差距,军中事务基本以张懋马首是瞻,夏儒以国丈进五军都督府后,朱辅通过张懋的关系,跟夏儒也走得很近。

    “……张太师,若沈之厚从京城离开,军中有谁能跟刘瑾一较长短?怕是到时候群魔乱舞,五军都督府也再无宁日。”

    朱辅虽为中军都督府都督,但因他不是朱厚照嫡系,跟刘瑾也没什么关系,只能仰仗张懋庇护。

    以这些上层掌军之人看来,还是懂规矩守规矩的文官执领兵部,更让人放心。一旦无所顾忌的权阉掌控军队,勋贵的地位也会随之动摇,利益跟着受损,奸宦王振带来的土木堡之变就是前车之鉴。

    张懋道:“那日沈之厚在朝堂上跟陛下撕破脸,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朝野尽人皆知,就算陛下宽宏大量,刘瑾能不拿此做文章?刘瑾早就想除掉沈之厚这个兵部尚书……毕竟沈之厚这个帝师,对刘某人的威胁太大了。”

    说到这里,张懋忍不住一阵唏嘘,似乎对沈溪的不理智行为感到遗憾。

    夏儒本为儒臣,对于军队的事情了解有限,但对于党争却有着直观的判断,明白当前阉党已彻底压制文官。他清楚自己在朝中没多大地位,女儿在宫里从未受到皇帝的礼遇,空顶着个国丈的名头罢了。

    从道理上讲,夏儒作为新晋勋贵,属于武将系统,但夏儒不自觉将自己跟谢迁和沈溪归为一类,对文官的境遇感同身受。

    夏儒问道:“若沈之厚到南京,朝中岂非再无人跟刘瑾抗衡?那时……五军都督府的情况也要跟着变化,我等若什么都不做的话,难免为刘瑾所趁!”

    张懋也陷入迟疑中,现在要关心的已不是沈溪留不留在京城的问题,既然朝廷发布旨意,那事情就无法再挽回,不管这是刘瑾还是朱厚照的意思。

    张懋叹道:“沈之厚离朝,跟之前几位尚书离朝有所不同,可以说沈之厚是陛下登基后提拔的第一位东宫故臣,若连沈之厚都被贬谪在外,怕是没人能跟刘瑾正面相争,就算于乔也没这能力。”

    恰在此时,有侍卫进来,行色匆匆,似有要紧事奏禀。

    张懋示意侍卫靠前,侧耳听完后让侍卫退下,道:“刚从吏部传来消息,陛下御旨已下,调沈之厚到宣府,总制宣大兵事,即刻上任!”

    朱辅和夏儒面面相觑,显然不能判断这消息幕后隐藏的内容。

    “去宣府?不是去南京么?”朱辅惊讶地问道。

    “去何处都差不多,想那刘瑾已得逞,让沈之厚离朝,自此便可高枕无忧,甚至可以在地方上对沈之厚动手脚!”

    张懋连连摇头,惋惜不已,“现在最着急的怕就是谢于乔了,苦心栽培个接班人,如今已在朝独当一面,却因年轻气盛而……唉!”

    言语间,张懋觉得这是沈溪自己造成,非战之罪。

    夏儒问道:“那是否可以想办法跟陛下见面,追回圣谕呢?”

    张懋摇头:“劝也无用,何况现在谁能面圣?如今陛下留滞豹房,许久都未曾过问朝事……”

    “再者,这官员去留问题,岂能由臣子决定?况且现在决定权不在文臣手里,而是落入宫中权阉之手……”

    “回头见见于乔,看他怎么说。”

    朱辅悲叹:“这会儿去见谢少傅也无济于事,若能转圜的话,谢少傅岂能无所作为?对了,新任兵部尚书是……”

    “兵部侍郎,曹元。”张懋道。

    听到这名字,夏儒和朱辅同时沉默。

    过了许久,张懋若有所思道:“之前朝中局势,于乔有沈之厚相助,大致能跟刘瑾领衔的阉党维持个均势,但如今沈之厚外调,下一步于乔手上的权力肯定会被刘瑾逐步蚕食,六部一旦沦丧,五军都督府怕是也在劫难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