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〇五章 地主之谊
    夜色深沉。

    宣大总督府大堂,沈溪吃过面后,惬意地打了个饱嗝,又开始埋首于成山的宗卷里。

    云柳在旁看了许久,想帮忙却发现根本插不上手,于是问道:“大人想从这些宗卷中发现什么?”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沈溪抬起头来。

    云柳稍作迟疑,回道:“以卑职猜想,大人应该是要从中找到刘瑾贪污腐败的证据吧?”

    “哈哈!”

    沉闷半天的沈溪笑了起来,道,“刘瑾贪污腐败的证据比比皆是,何必到这里来找?况且,就算陛下知道刘瑾贪污腐败,也不可能拉他下马来,原因在于陛下正是刘瑾敛财的直接受益者……没有刘瑾敛财,陛下凭什么在豹房过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

    云柳蹙眉:“那大人这是……?”

    沈溪低下头,突然沉默了,等他再翻阅几份宗卷后,才继续解释:“我要找的,是平定草原的希望。”

    这下云柳无话可说了。

    她理解不了沈溪跳跃性的思维,难道现在最大的威胁不是刘瑾吗?

    沈溪道:“宣府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基本可以概括大明建立以来西北边塞的历史……历代皇帝都想平草原绝边患,但都只限于一个构想,就算能付诸实施,最后所得结果跟付出也不成正比。”

    “宣府以往最大的意义,在于为大明军队囤积出塞或防御作战的物资,这里可说是大明三边及宣大之地的粮草储备基地,可惜自从陛下登基,这种作用被无限削弱,现在宣府贮藏粮草连自身消耗都无法满足,谈何供应整个西北?”

    “不过,我现在要查的也不是粮草多寡,也非此地防备如何,届时可集结多少兵马跟我打仗,我是想看到大明军队尤其是边军还保持几分战力,是否拥有平定草原的实力,将士技战术水平有没有提高的可能,这些都是我未来一年甚至几年需要努力的方向。”

    沈溪说了很多,云柳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不想跟沈溪讨论这个严肃的问题,其实从一开始,她就不觉得平草原是什么好主意。

    沈溪曾对她说过,平草原的国策是他在朝安身立命之本,是跟刘瑾相斗的一个由头,等于是拿来欺骗朱厚照的借口。

    现在沈溪却不得不拿一件非常不靠谱的事情作为未来努力方向,让云柳觉得沈溪背负的压力太过沉重,不由一阵心疼。

    一劳永逸地清除边患在朱厚照看来政治确定,但满朝上下,包括沈溪自己,都不觉得这件事靠谱。

    云柳笑了笑,问道:“大人找到了吗?”

    沈溪低下头,继续对着如山的宗卷道:“还在找,不过想来应该要找到了!”

    ……

    ……

    沈溪一直忙碌到五更天,最后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云柳也撑不住,但她习惯了熬夜,待沈溪睡着,轻轻地为沈溪披上毛毯,再将烛台吹灭,让沈溪睡得踏实些。

    趁着天没亮,云柳也就着书桌小寐。

    一直到清早,王陵之的大嗓门打破大堂的宁静。

    “……师兄,宣府巡抚杨武送拜帖来了,说是他随后就到。欸?师兄,你还在睡觉吗?”

    王陵之大大咧咧,做事从来不用脑子。跟着王陵之一起进来的马九见门窗紧闭,沈溪伏案睡得正香,赶紧去扯王陵之的衣服,但王陵之不为所动,继续往沈溪埋首的案桌后走过去。

    沈溪听到吵闹声睁开眼,强光进入眼帘,加上没睡好,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他用手擦了擦,瞪了王陵之一眼,问道:“杨武来了?”

    “对啊,师兄……哎呀,你眼睛通红,还没睡醒吗?要不,我先出去?”王陵之终于发现不妥,抱歉地连退两步,奈何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沈溪站起身,没好气地道:“下次进屋前,先问问外面的侍卫是否准允你进来……做事冒冒失失的,真不知道你以后独当一面时当如何……还有,人前不要称呼我师兄,以官职相称。”

    王陵之闷闷不乐,但还是遵照沈溪吩咐,一抱拳道:“是,沈大人。”

    沈溪没有理会王陵之,带着马九先一步出了房门,脸上睡出印迹的云柳拍了拍脸,让自己头脑清醒些,然后将那些繁杂的宗卷分门别类进行整理。

    等沈溪来到前面的院子,才知杨武没到,只是着人送来拜帖,而跟在他身后的王陵之一一脸无辜的表情,好像错报之事跟他无关。

    沈溪没迁怒谁,先去洗了把热水脸,又对付着喝了点稀粥,觉得身体暖和起来,这才回到正堂等候。

    过了大约一刻钟,门口侍卫进来传话,说是宣府巡抚杨武以及宣府总兵魏杲、副总兵许泰、白玉已抵达总督府大门外。

    几人中,弘治九年考取进士的杨武官职最高,但他依靠贿赂刘瑾上位,沈溪对其没有丝毫好感。

    总兵魏杲是员老将,此时已七十多岁,面色焦黄,形容憔悴,看样子身体状况不佳。沈溪担任兵部尚书期间,对九边将领都有所了解,这魏杲算是一代名将,自成化二年承袭其父千户之职以来便一直镇守边关,目前挂镇朔将军印留在宣府带兵。魏杲资历深厚,辽东、蓟州、宣府、大同等地的总兵干了一圈,但由于朝中无人照拂,始终无法封爵。

    至于副总兵白玉,沈溪没太留意,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许泰身上,因为要是历史不出意外,这一位将会以朱厚照“干儿子”的身份显赫一时。

    杨武把身边几人介绍给沈溪认识。

    沈溪见那许泰唇红齿白,一表人才,难怪会得到朱厚照欣赏。随即沈溪又想到跟许泰有关的另一人,便是如今还在蔚州卫当指挥佥事的江彬。

    这两位都是刘瑾死后,于大明官场兴风作浪的佞臣。

    杨武五十岁上下,脸上挂着和熙的笑容,向沈溪恭敬地行了一礼,道:“沈尚书远道而来,宣大之地总算有了主人,实在是可喜可贺。今日下官带几位留在城中的将领前来拜会,聆听大人教诲。”

    说话间,杨武跟沈溪一起入内,等进到院子,王守仁才闻讯从后院出来招呼。

    杨武带来的基本都是阉党中人,就算不属阉党,也是给刘瑾塞了钱的,不然早就调离现在的位置。这些个武将,本身地位不高,谁在中枢主政就巴结谁,本无可厚非,但跟刘瑾走得近,就意味着跟沈溪的关系疏远。

    杨武等人前来总督府礼节性拜访,顺带通知沈溪一件事,宣府总兵官魏杲因身罹恶疾,再加上身体老迈,已奉调回京,接替魏杲任的人正是副总兵白玉。

    这消息等于告诉沈溪,魏杲不是刘瑾的人,刘瑾怕沈溪跟魏杲暗地里勾连,所以干脆换上一个信得过的总兵官镇守宣府,如此军政两大体系都操控于阉党之手,沈溪等于是被架空,无所作为。

    白玉起身向沈溪行礼:“末将见过沈尚书。”

    白玉已年过四旬,不算年轻,相貌极为粗豪。虽然看起来他对沈溪毕恭毕敬,但沈溪清楚这些人的底细,不可能分化拉拢,略微敷衍便可。

    若这些人跟自己井水不犯河水,沈溪不会计较,但若他们非要配合刘瑾为恶,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沈溪微微点头,权当跟白玉打过招呼。

    白玉侧身坐下,脸上露出轻视之色。

    杨武笑道:“沈尚书在地方任职多年,这天南地北的督抚几乎都当遍了,就算是西北……沈尚书来也不止一两趟了吧?”

    沈溪道:“这是自然。”

    杨武从怀里拿出一份文书,放在桌上,道:“这里是宣府镇所有七品以上官员的名册,下官怕沈尚书人生地不熟,便先做整理。若沈尚书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便是。”

    沈溪再次点头,虚伪客套一番。

    寒暄半晌,两人说得都是没什么营养的话,最后杨武看向王守仁,道:“不知王军门几时回京?”

    王守仁先看沈溪一眼,想征求沈溪的意见,但见沈溪没有任何表示,这才道:“大约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哦。”

    杨武松了口气,道,“王军门到宣府差不多半年多时间,战前战后,都仰仗王军门指挥若定,才让宣府镇一直保持安稳。王军门选好日子后通知一声,在下定当出城相送,代表宣府百姓为王军门饯行。”

    面对杨武的热情,王守仁略微有些不适应,道:“临走时自会告之。”

    “哈哈!”

    杨武觉得自己已履行一个下属的责任和义务,圆满地完成接待上司的工作,神色间轻松不少,“选日不如撞日,今日不如就在巡抚衙门设宴,为沈尚书接风洗尘……不知沈尚书和王军门是否肯赏脸?”

    沈溪一口回绝:“本官刚到宣府镇,尚有许多交接工作要完成,这几日怕是没时间……这里先谢过杨抚台好意。”

    杨武一怔,随即明白沈溪对他的防备很深,当下哈哈一笑,也不勉强,拱手道:“也好,宣府官场这几日正好进行更迭,等一切稳定下来再说……沈尚书到来,鞑靼为之丧胆,宣府终于可以彻底安宁下来。”

    ……

    ……

    杨武在总督府逗留了大约半个时辰。

    杨武对沈溪的态度还算热情,只是这种热情始终给人一种敷衍之感,让人觉得恶心。

    沈溪清楚杨武完全是靠刘瑾提携才有机会出任宣府巡抚,乃是刘瑾安插在他身边的一颗棋子,更明白不管这颗棋子对他是否有威胁,都要先稳住,不能即刻拔除。

    这跟沈溪前几任督抚的心态完全不同。

    那时他在地方上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不用考虑那么多利害关系。

    现在他到宣府,整个被刘瑾钳制住,束手束脚。

    杨武离开后,王守仁道:“之厚,这杨巡抚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若非你到来,怕是轻易不会出巡抚衙门!”

    沈溪摊摊手,表示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王守仁跟沈溪一起进入总督府大堂,见到摞成小山一样的宗卷,不由带着几分歉意,道:“之前未来得及整理,这些宗卷怕是你一时间无法看完……不如我派些人来帮忙?”

    沈溪坐下,笑道:“正因为宗卷太多,才不需额外添加人手,人越多越乱,还不如自己查阅整理为好。伯安兄不必介怀,我对你完全放心,交接到现在已算完成,你想回京的话,随时都可以。”

    王守仁点头:“在下离京多时,也想早些回去,侍奉父母跟前。”

    沈溪道:“那最好今日便启程,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跟我提……哈哈,互利互惠嘛。”

    王守仁感觉沈溪言语中带有一种生分,揣测二人间到底是前任和现任的关系,有矛盾难免,应该是财物和账目交接不清。

    但其实沈溪根本不会跟王守仁计较利益得失。

    因为沈溪对王守仁的人品非常放心,断定其不会贪墨纳贿,而宣府亏空不是王守仁造成,与其要银子徒劳无益。

    等王守仁往后院去整理家当,沈溪又坐下来整理宗卷。

    “大人。”

    云柳出现在沈溪面前,“刚得到消息,张文冕已进入宣府,此时怕已在城内。”

    沈溪道:“他跟我前后脚离开京城,我带着满满的家当,路上有所耽搁,他能追上来没什么好稀奇的……说起来,他没在路上对我出手,已让人意外……对了,这会儿人在何处,你可有查清楚?”

    云柳显得很为难,道:“此人行迹诡秘,只是进城的时候,被斥候发觉,之后便下落不明。”

    沈溪不以为意:“多半是去了巡抚衙门,估摸跟杨武一样,躲到衙门里不露面。张文冕此行除了要对我不利,另外便是帮刘瑾筹募为陛下修建行宫的资金,在这件事上……我倒可以帮他一把。”

    云柳惊疑不定,道:“大人还是小心为上。”

    “我知道!”

    沈溪点头,“既然我平平安安进了城,想让我离开总督衙门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他要谋害我,只管派人到总督府来,我倒要看看,他带来的人到底有几分本事!”

    ……

    ……

    张文冕跟江栎唯带着人,心急火燎从京城出发,一路上竟没打探到沈溪的下落。

    沿途驿站都没有沈溪留宿的记录,等到了宣府他才知道,原来沈溪压着他队伍,比他提前一天抵达。

    张文冕气急败坏,不过随后便宽慰自己,刺杀沈溪不用急于一时,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不是帮刘瑾筹募银钱,而是事关他自己的财路。

    当天进城后,张文冕让江栎唯在城内找了个客栈充当临时落脚点,位置距离巡抚衙门不远,随即他便带着江栎唯一起去见巡抚杨武。

    从后门进入巡抚衙门,二人得知杨武到总督府见沈溪去了。

    “顾严,虽说这姓杨的是公公的人,但他跟我们不同,只是名义上依附公公,在宣府这利益之地,指不定何时就成了对手……你我需小心为上。”

    张文冕对江栎唯很信任,主要是因为江栎唯的钱财把他喂饱了。

    张文冕平时从刘瑾处得到的赏赐不多,现在过的纸醉金迷的生活,主要来源便是江栎唯的奉献,现在江栎唯可说是他的摇钱树,而到宣府后,他要刺杀沈溪,包括完成刘瑾募集银两的任务,都需要江栎唯帮忙。

    江栎唯问道:“接下来我们可是要落榻巡抚衙门?”

    “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不留在这里,能去何处?”

    张文冕道,“只是需要提高警惕,若是察觉姓杨的有不轨企图,随时离开,将消息传回京城,为公公所知!”

    江栎唯对于刘瑾的利益完全不在乎,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时候把沈溪除掉,或者是捞得什么好处。

    二人在巡抚衙门等候小半个时辰,杨武终于回来。

    跟随他一起过来的有之前去总督府的那些个将官。

    杨武本要跟这些人商议沈溪抵达宣府后的应对之策,但在手下人附耳告知张文冕到来后,赶紧让这帮人回去,然后灰溜溜到后堂拜见张文冕和江栎唯。

    “见过张先生。”

    杨武对张文冕非常恭敬,道,“在下早就仰慕先生声名,之前到京城未及拜访,未曾想先生竟亲赴宣府镇,在下必当尽地主之谊。”

    张文冕年岁不大,无官无品,而江栎唯也是年轻后生,面对杨武的行礼,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张文冕平时见惯官场中人的嘴脸,一来就是下马威,阴沉着脸道:“在下岂敢叨扰杨大人?不过是奉公公命令,来宣府办差,此番不过是想跟杨大人通报一声,至于地主之谊……杨大人还是留给某些人吧!”

    杨武一听,便知道张文冕对他去见沈溪不满。

    他赶紧解释:“早就知道公公会派人前来,在下已为张先生准备好宅邸,紧邻巡抚衙门……另外在下会派专人照顾张先生起居,不敢有丝毫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