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〇七章 碰壁
    “地头蛇不怕,你家老爷是过江的猛龙,谁要不服气就掐死它!这大明的规矩你又不是不懂,做生意再成功,也抵不过官府一句话。最多一个月,宣府及大同所有商家都会低眉顺目,俯首听命。如此一来,你要做生意就顺利多了。”

    把沈泓哄着睡熟的李衿,刚进入小花厅就听到沈溪这番话,不由抿嘴一笑:“旁人做官,初到一地,都是先跟地方官员和士绅联络,试着敛财,为何到了老爷这里却是先从做买卖入手?老爷就是与众不同!”

    “衿儿,这话是你可以说的吗?”惠娘板起脸来训斥。

    李衿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低下头认错,等惠娘侧头跟沈溪谈话时,她冲着沈溪吐了吐舌头,显得娇俏可爱。

    虽然平时惠娘老是拿姐姐的姿态训人,但李衿明白,惠娘不会真正怪责她。

    姐妹间相处融洽,因为二人无亲无故,都把彼此当成最重要的倚靠。

    等李衿坐下,沈溪道:“我这不算敛财吧?旁人营商为的是个人享受……你觉得我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过更好的日子?”

    惠娘道:“妾身明白,老爷的钱大多用到了正事上。其实老爷根本就不需要这些银子,自打陛下登基,已赏赐沈家几万两银子,这笔钱沈家人几辈子都衣食无忧。”

    这话听起来像是恭维,但沈溪却从中感受到一丝无奈。

    沈家人可不包括惠娘她自己,至少现在惠娘没有资格登堂入室,很多时候,都是以一个外室的心态,帮沈溪做事情,根本无暇顾念沈家人立场。

    沈溪主动岔开话题:“先不说赚银子的事情,当务之急是建工坊……宣府这边的工坊虽然由总督府牵头,但具体还是交给商会打理,需要你们去发掘人才……若我出面的话,刘瑾必会察觉,现在宣府风声很紧,刘瑾无时无刻不想除掉我。”

    惠娘显得很紧张:“既如此,老爷就不该从总督府出来,行走在外……多危险?”

    沈溪笑道:“我更担心你们的安全……我打算安排你们住进总督府后宅,平时着男装进出,不会有人留意……”

    惠娘赶忙摇头:“老爷,以妾身看来,不必那么麻烦……老爷现在是众矢之的,宣府镇上下都盯着老爷,若老爷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消息随时有可能泄露。”

    “无碍!”

    沈溪道,“既然带你们来宣府,就要有一家人的样子,总让你们住在外面,我实在于心难安。我已着人把总督府后宅收拾好,随时可入住。当然,你们不必每天都呆在总督府,该做什么大胆去做,出入我会安排专人保护,总归让你们在宣府找到家的感觉。”

    惠娘和李衿对视一眼。

    在姐妹二人看来,沈溪有小题大做之嫌,就连惠娘自己都没想过到宣府来是为了跟沈溪过夫妻生活。

    ……

    ……

    沈溪难得跟惠娘和李衿团聚,当夜享尽鱼水之欢。

    一觉睡到大天亮,沈溪已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睡得如此踏实了。

    吃过早饭回到总督府,王陵之正在前院等候,一见面就好奇问道:“师兄,宣府这地儿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你怎彻夜不归?”

    “这是你该问的事情吗?”

    沈溪火冒三丈,王陵之说话做事不经脑子很容易成为他身边埋藏的定时炸弹,之前他多次提醒未果,让他深感头疼。

    沈溪黑着脸来到书房,打量跟随他进来的王陵之,问道:“有什么事吗?”

    王陵之道:“拂晓那会儿,巡抚衙门送来公函,说是皇上要在宣府建行宫,请您出面筹措银两。”

    沈溪一摆手:“杨武哪根筋不对?他想讨好刘瑾,自己想办法就是,让我出面算几个意思?我这就写一封回函,你亲自送到巡抚衙门,旁人问你,就说本官事务繁忙,无暇他顾,多余的话一句都别说!”

    “是!”

    王陵之神思不属,大概还在想沈溪彻夜不回到哪里去了。

    王陵之带着沈溪的书信离开,没过多久,云柳进入书房,这几天她都在协调运送军械物资以及迁移京城匠师到宣府。

    云柳神色不正常,眉头紧锁,奏报时心事重重。

    沈溪诧异地问道:“怎么,有事吗?”

    云柳神色拘谨:“大人……可是带了女眷到宣府?”

    “嗯!?”

    沈溪沉下脸来,看着云柳问道,“你知道多少?”

    云柳低下头,好似做错了事,讷讷道:“卑职并非有意调查大人,只是……”

    沈溪摇头轻叹:“有些事,我不是故意隐瞒,只是不好启齿……其实我也知道在情报系统逐渐完善后,终归瞒不住你……但是,事关我的清誉,你知道的一切都要烂到肚子里,半个字也不能传扬出去。”

    云柳抬头看着沈溪,神色凄哀。

    显然惠娘和李衿的事情,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她心目中,沈溪一直高高在上,几乎是完美无瑕的存在。但现在惠娘和李衿那敏感的身份,无异于给沈溪抹了黑,这是她不愿接受的,就好像是一个粉丝绝对不容许偶像身上有一丝一毫污点。

    但她明白,这始终是沈溪的私事,她作为下属或者妾侍,无法干涉。

    之前云柳便已察觉一丝端倪,沈溪曾让她派人保护惠娘一行,就算不知惠娘身份,早就知道沈溪有外宅。

    沈溪也一直三缄其口,直到昨天她亲眼见过惠娘,才最终确认这么个可怕的事实。

    “大人,张文冕不甘寂寞,今天分别派人向宣府勋贵和士绅下帖,明文要求资助钱粮……一切都跟大人预料的一样。”

    云柳心有旁骛地说道。

    沈溪点了点头,将手上卷宗放下,道:“张文冕要筹措银子,敲诈勋贵和士绅最是方便快捷……此法我不但不出面阻拦,甚至会暗中帮他一把,让他可以顺利回去跟刘瑾交差。”

    云柳微微颔首,但她目光呆滞,神色恍惚,显然是心事重重,脑子里全都是跟惠娘和李衿有关的事情。

    ……

    ……

    朱厚照在将沈溪流放出京后,每天的生活千篇一律。

    除了吃喝玩乐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不过就算醉生梦死,偶尔清醒时依然会感觉空虚寂寞。

    人生没有目标,只顾逸乐,随着时间增长,作为皇帝还是想干些不一样的事情。

    比如想想曾经刻骨铭心的钟夫人,催问一下钱宁找人的进度,或者过问一下军事上的事情,打探九边是否有战火等等。

    朱厚照除了吃喝玩乐,唯一热衷的事情,就是军事。

    这与其性格有关,朱厚照属于那种争强好胜的人,天生的好斗基因,让他对打仗有关的事情非常留心。

    而一旦过问军事,必然就会涉及沈溪。

    三月二十九,朱厚照将刘瑾叫来,问询行宫修建进度。

    刘瑾前一天才得到张文冕回报,说是人到了宣府,正在筹措钱粮,至于刺杀沈溪的事情也在有条不紊进行中,但具体执行情况却一笔带过。

    本来刘瑾觉得,朱厚照短时间内不会想起去宣府的事情,但未料不到一个月,就开始给他找麻烦了。

    “……刘公公,你答应过朕,要在一个月内把行宫修建好,如此朕便可出发往宣府……你可是食言而肥?”

    当朱厚照得知行宫修建没落实,立即发起脾气来。

    刘瑾冤枉地说:“陛下,派人往宣府,翻山越岭,怎么都得半个月时间,等把银子筹措上来,需要的时间更长,若再加上修建……陛下,时间实在是赶不及啊……”

    朱厚照怒道:“既然你没把握,当初就别给朕承诺,做出保证又办不到,分明是欺君,枉费朕对你的信任!”

    被朱厚照教训,刘瑾只能低头认错,心里开始琢磨怎么解决这件事。

    张文冕不在身边,刘瑾发现自己对一些阴谋诡诈之事显得力不能支,孙聪做事偏向正派,没有张文冕那么多阴损的主意,以至于刘瑾只能靠自己脑袋想办法。

    朱厚照见刘瑾沉默不语,不想继续纠缠不清,道:“不用刻意准备,朕打算这两天就出发……朕不求住的、吃的有多好,只需有个落脚的地方能填饱肚子就行,实在不行朕就住到沈尚书的总督府……以前又不是没住过地方衙门……”

    刘瑾最不愿听到的就是关于沈溪的事情。

    谢迁这会儿已是日暮西山,没办法再折腾,但沈溪在宣府却生龙活虎,刘瑾本指望张文冕半道截杀,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计划已失败,刺杀沈溪面临长期作战,这让刘瑾很是气恼。

    刘瑾道:“陛下,您乃金枝玉叶之身,岂能随便到那苦寒之地挨饿受冻?宣府远在居庸关,这会儿那里还有冰雪,陛下要顾念身体……请再给老奴半个月时间。”

    朱厚照怒道:“半个月?朕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折腾,明天必须出发……你现在就去安排,朕会从豹房选派人同行,你只要安排好往宣府的车驾便可!你留在京城,剩下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

    ……

    刘瑾很紧张。

    朱厚照去宣府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除非有什么要紧事能把朱厚照留下来。

    张文冕不在京城,江栎唯也不在,刘瑾只能去找花妃商议……在他看来,花妃是个睿智的女人,但凡涉及到朱厚照的事情,都可以找花妃帮忙。

    花妃在豹房摆设最是雍容华贵的牡丹阁接见刘瑾。

    这会儿花妃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贵气,平时有朱厚照疼惜,花妃地位堪比皇贵妃,在豹房没人敢忤逆她。

    刘瑾把朱厚照要去宣府的事情一说,花妃立即摇头:“陛下已决定的事情,刘公公想让妾身劝阻,让陛下收回成命,这可能吗?”

    刘瑾笑盈盈道:“这世上除了娘娘您有这本事,谁人能行?”

    “实不敢当!”

    花妃微微摇头,“没有这么大的头,可不敢戴这么大的帽子……陛下跟前最有手段和能耐的人,应该是您刘公公才是。”

    因为花妃说话语气淡然,让刘瑾听了不舒服,不太想低声下气跟这女人对话。但他又知道,朱厚照现在非常宠爱花妃,而且这个皇帝还是不在乎身边人过往的存在,若花妃怀了龙胎,将来很有可能会像成化朝的万贵妃那般权倾朝野。

    这种女人不好得罪。

    刘瑾道:“陛下去宣府,对娘娘您也不利……你想陛下为何要离京?还不是因为在京城住腻了,想换个环境玩耍?陛下到边关只是为行军打仗?那多枯燥?沈之厚奸诈成性,若他找女人献给陛下……”

    花妃抬手阻止刘瑾的话,“如果刘公公靠编瞎才获得今日地位,未免让人失望。”

    刘瑾本想哄骗花妃,但他发现,这女人根本不吃他这套。

    刘瑾阴沉着脸:“总归陛下留在京城,对娘娘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难道娘娘想跟陛下分开?花无百日红,豹房内有不少女人得陛下宠幸,但最后的结果……可不像娘娘现在这么风光。”

    花妃道:“陛下之前已派人过来传话,明日让妾身一起动身往宣府。”

    这下刘瑾彻底无语了。

    他发现但凡和颜悦色跟花妃说话,自己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所以他脸色立即来了个晴转阴,黑着脸用威胁的口吻道:

    “娘娘,有些事最好适可而止,咱家可没太多时间跟你废话……陛下去宣府,咱家利益受损,娘娘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花妃昂起头,问道:“怎么,刘公公想用以前那套威胁妾身?妾身现在倒真的想看看,公公把这些话说出来,陛下将如何处置妾身呢。”

    “你……?”

    刘瑾心高气傲,岂能受得了这种窝囊气?

    他霍然站起正要发怒,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位可是皇妃级别的存在,按道理讲就是自己的主子,好像他耍威风搞错了对象。

    花妃是个聪明的女人,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道:“妾身早不是之前谨小慎微需要步步为营的女人,公公最好也能识清楚自己的身份和立场,让妾身帮忙可以,但若公公再拿这般无礼的态度,妾身就不客气了!”

    ……

    ……

    刘瑾接连在朱厚照和花妃面前碰壁,无比懊恼,出了豹房后,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一个出身卑微的贱女人,不知被多少男人玩过,居然有脸在咱家面前耀武扬威?不就仗着被陛下稀罕几天吗,却不知这天下男人都一个模样,喜新厌旧,再过一段时间,看你还怎么嚣张?”

    这会儿刘瑾只能靠嘴巴来逞能,他的心态像是个得势的泼妇,没多少文化,能力主要体现在察言观色、敛财以及跟人相处上,真正的办事能力相当一般。

    不过这种一般只是相对而言,朝中大臣基本都是进士出身,学问在读书人中绝对是万里挑一,他没法比,但比宫内那些太监好多了。

    就在刘瑾思索怎么应付朱厚照的刁难时,马车已回到自家府宅,他立即让人把孙聪请来。

    孙聪见刘瑾着急,猜出个大概,毕竟之前刘瑾说过朱厚照要去宣府之事。

    “……克明,你赶紧想个辙,咱家之前去见过花妃那贱女人,她只是应允帮忙说和,并没有承诺什么。”刘瑾这会儿也紧张起来。

    朱厚照去了宣府,短时间内他这个司礼监掌印似乎大权独揽,但长久却不是好事,毕竟朱厚照可以随时接见大臣,尤其是跟沈溪天天见面,很可能回头他就要遭殃。

    孙聪道:“陛下既然执意要去宣府,公公为何不让陛下去呢?”

    刘瑾怔了怔,随即生气地道:“这是什么鬼话?陛下去宣府,不是让姓沈的小子再次得宠?你想让咱家被姓沈的小子算计?”

    孙聪苦笑道:“既如此,那公公为何不从沈尚书身上着手?”

    刘瑾没好气地道:“这不是因为炎光无能,让姓沈的小子活蹦乱跳至今?这会儿怕是又在宣府兴风作浪了!”

    “嗯。”

    孙聪微微点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看来要让陛下打消去宣府的注意,只有在京城制造些状况出来……”

    “什么状况?”刘瑾皱眉。

    孙聪道:“陛下所好,不过醇酒佳人,若是普通女子,陛下大可带到路上,所以……只能寄希望于陛下念念不忘的钟夫人……”

    刘瑾一脸不悦之色:“这一时间如何把钟夫人找回?克明,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帮我想主意?”

    孙聪有些莫名其妙:“这主意不差啊……就算真的把钟夫人寻回,陛下大可带钟夫人一起去宣府,始终不是良策。公公为何不设计,让陛下觉得钟夫人这几日便会回来?”

    “嗯?”

    刘瑾受到启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孙聪又道:“同样的,不但可以利用钟夫人,还可以借口宣府地方不靖,沿途匪患丛生,御驾受到威胁,又或者用其他事情让陛下受到牵绊,只能选择留在京城……如此一来,等过段时间陛下或许便不记得往宣府这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