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911章 终于出手了
    京城,谢府。

    谢迁得知朝野盛传沈溪在宣府实施改革导致民怨沸腾进而聚众造反后,惊讶无比。

    这件事他可没想过是否存在刘瑾攀诬的状况,毕竟事关重大,怎么可能有人在如此重大问题上撒谎?

    “这小子,刚到宣府,又开始折腾了……真是走到哪儿都不得安宁啊!”

    谢迁总把自己摆到沈溪官场引路人的位置上,觉得自己应该有随时给沈溪擦屁股的觉悟,而不是每次由沈溪来给他解决麻烦。

    所以当谢迁知道沈溪出事后,终于感觉自己有点作用。

    总躲在家里不是个办法,谢迁决定出去探听一下消息,虽然从内阁到六部,再到各寺司和顺天府等衙门,基本为刘瑾把控,但谢迁总归有许多好友在朝中,获取点儿内幕信息不是那么困难。

    谢迁首先去的,自然是内阁。

    时值午后未时三刻,焦芳和刘宇都不在,文渊阁只有杨廷和轮值。

    梁储被发配至南京,谢迁也称病不出,内阁基本为刘瑾控制,杨廷和有力使不出,完全是在中间充当苦力,负责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奏本拟定票拟。

    “谢中堂?”

    杨廷和见到谢迁,略微有些吃惊,他这边将近两个月没见到谢迁人了。

    也就是说,在这两个月时间里,谢迁挂着内阁首辅的名头,却把朝廷大小事项都让给刘瑾,无所作为。

    谢迁一摆手,示意杨廷和坐下,故作姿态咳嗽两声,意思是自己的病没好完全。

    等两人相对坐下,谢迁语重心长地问道:“介夫,你可有听说宣府之事?”

    杨廷和想了下,马上明白谢迁说的是什么,有些为难:“宣府地方奏事,因沈尚书改革引发民乱,兵部等衙门附议,如今消息已被刘公公呈奏到陛下那里,陛下御笔钦批,要地方在一个月内平息叛乱。”

    谢迁叹道:“果真出事了……还有别的消息吗?”

    杨廷和摇摇头:“在下所知不多。”

    谢迁老脸漆黑,在他想来,既然地方和六部都已呈奏,那这件事就没跑了。

    到现在为止他依然不相信刘瑾有那么大的胆子欺瞒朱厚照,当即匆忙站起,道:“既如此,老夫先回去了。”

    杨廷和很惊讶,问道:“中堂入宫,就只为问这件事?”

    谢迁显得很无奈:“老夫病体未愈,只能暂回家休养……朝中就靠你了,介夫,你可千万要安守本分,不为外物所扰。”

    杨廷和未料到谢迁居然会教育他,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随即,杨廷和送谢迁出了文渊阁,这才又折返回去继续票拟。

    ……

    ……

    谢迁出了皇宫,越想越光火。

    他没有恼恨刘瑾跟朱厚照汇报,而是怨责沈溪在地方上惹是生非。

    他总是不自觉把自己当成沈溪长辈,觉得教育好沈溪是自己应尽的责任,只不过以前他在沈溪面前生气的次数多,基本都属于无理取闹,占理的时候实在太少。

    这次总算是逮到机会了……

    虽然曾经一度朝中遍布好友,但出了长安左门,谢迁突然发现,自己的知交要么从朝中退下,要么发配在外,已经没人跟自己结党,一时间找不到打破僵局的有效途径。

    带着郁闷,谢迁返回谢府,刚进大门,门房便汇报说沈大人麾下前来拜访。

    “沈大人?哪个沈大人?宣府巡抚沈溪么?”谢迁问道。

    门房很好奇:“老爷,跟咱家走得近的,出了孙小姐夫婿外,尚有其他沈大人?”

    谢迁没好气地喝问:“人呢?”

    “只是留下话人便匆匆走了,似乎有要紧事……主要是听我说老爷您不在,他便表示稍后来访。”门房回道。

    谢迁不屑一顾:“不知沈家小儿怎么想的,派个人来也不搭调,居然连留下来等候一下都做不到……不过,从方方面面的情况看,那小子派人上门来是要找老夫求助!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

    谢迁本想端架子,不见沈溪派来的使者,但想到沈溪是帮助自己才被贬斥宣府,现在遇到麻烦除了他无人可求助,多了几分“怜悯心”,入夜后使节再次到来便让家仆把人带到书房。

    来的正是一身男装的云柳。

    当云柳将沈溪的亲笔书函,还有杨武的平安奏疏送上,谢迁略微看了一眼,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他怎么都想不到,刘瑾胆大包天,竟然欺瞒朝野上下,横空捏造出这么个弥天大谎,由此可见朝廷已乱到什么地步了。

    “这……!”

    谢迁打量云柳,想判断书信和奏疏是真是假。

    云柳行礼:“谢大人,这是沈大人让卑职快马送到京城来的,特别交待要送到您老手上……沈大人吩咐,奏疏任由谢大人处置,他不会干涉。”

    谢迁没好气道:“他是这么说的?”

    云柳道:“是。”

    谢迁有些生气,感觉自己是被沈溪拿来当枪使了,他有些不甘心,问道:“他的意思,是让老夫把奏疏呈送陛下那里,跟陛下证明他是清白的,刘瑾纯属无中生有,甚至有意欺瞒陛下?”

    云柳认真回忆了一下,随即摇头,道:“大人并未如此说,沈大人说把具体事项陈列于书信里,谢大人看过便知。”

    “呵呵!”

    面对一个不知情的云柳,谢迁连发火的心情都没有。

    对沈溪可以发脾气故作姿态,但面对沈溪的下属,谢迁不想失态,他向来都认为自己这张老脸比什么都金贵。

    谢迁眉头一皱,有些生气地道:“回去通知他,就说老夫收到书函了,知道他是被冤枉的……等等,事情发生不过才五日,消息是如何传递到宣府,他又是如何把书信和奏疏送到京城来的?”

    云柳恭敬地回答:“沈大人是以快马得到京师消息,再让卑职换马不换人,连续两日骑行回到京城……”

    谢迁吸了口凉气,道:“他倒是很上心……你这是风尘仆仆自从宣府镇而来?”

    “正是。”

    云柳腰杆挺得笔直,自己都觉得完成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本来送信的事情可以交给手下人去做,但她不放心,便带了随从快马加鞭赶回。

    谢迁叹道:“也罢,看来他比老夫准备得更充分……嗯,他不着急把奏疏呈送到陛下那里,是想在内阁留个案底吧!”

    谢迁很快弄明白了沈溪的用意。

    似乎沈溪并没有让谢迁在朱厚照面前为自己辩解的意思,而是要把奏疏留存起来,以方便将来拿来作为攻击刘瑾的重要证据。

    谢迁若有所思:“也是,现在刘瑾把持朝政,谁能把奏疏送到陛下跟前?这些奏疏的底本留在内阁这边,将来若是陛下查问,可以拿来作为攻击刘瑾的手段,那阉人猝不及防之下或许会犯错……”

    这些事,云柳回答不了。

    不过她从谢迁的言语中大概明白沈溪的用意,觉得谢迁分析得很有道理。

    之前沈溪所言大致也是如此,没有强让谢迁出头的意思。

    “你不着急赶回宣府?”谢迁突然想起什么,望着云柳问道。

    “是!”云柳本不想回答谢迁这个问题,但回忆起沈溪之前的交代,意识到自己在京城唯一可信之人就是谢迁,谁都有可能会害沈溪和她,唯独谢迁不会,她在京城就相当于是谢迁的属下。

    谢迁毫不客气地问道:“你有多少人?”

    云柳没有直接回答,隐晦地道:“足够调查情报,为谢大人驱驰。”

    “哈哈!”

    谢迁不由大笑起来,摆了摆手,最后老脸有些阴沉,“他分明是把你调回京城来帮老夫做事,那是否意味着……他有扳倒刘瑾的方法?”

    云柳没有回答,这次是真的不知该如何作答。

    “不必回老夫,老夫明白他的意思,他人在宣府,但心系京师,他的性格老夫最是了解不过。”

    谢迁心中突然多了几分振奋,“怪不得他让老夫坚持下去,继续为朝廷效命,看来他是想用老夫的力量将刘瑾扳倒,而他送来的奏疏,不是压垮刘瑾的大石,而是他准备在刘瑾被扳倒后再捅上一刀用的。”

    云柳行礼,涉及朝政,她不敢随便发表见解。

    “很好。”

    谢迁看着云柳,道,“他安排你回京,看来是相信你的能力……你跟了他多久?”

    云柳依然不知该如何回答,毕竟她跟沈溪关系太过复杂,不知从何说起。谢迁再问:“土木堡之战时,你在哪儿?”

    “就在土木堡内。”云柳道。

    “好!”

    谢迁这一声赞叹,声音拉得很长,脸上平添几分自信,这是一个首辅应有的自信。

    这一刻,谢迁一扫之前的阴霾,好似刘瑾专权对他来说已无关紧要。

    谢迁望着云柳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热切,道:“你既然留在京城,那现在告诉一个老夫可以找到你的地点……此番老夫可不会再跟以前一样退缩,哈哈,老夫感觉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

    ……

    ……

    谢迁虽然不知道沈溪准备以何种方式对付刘瑾,不过他已经开始振作精神。

    之前的退让,令朝局完全被刘瑾掌控,这算是他人生少有的污点之一,经过这段低谷,谢迁决定重新把权力夺取回来。

    翌日谢迁又去了内阁,找来焦芳、刘宇和杨廷和开了一个闭门会,拿回了首辅的票拟决策权。

    就算焦芳和刘宇不甘心,但始终谢迁才是首辅,一天谢迁没被褫夺官位,谢迁一天就是内阁第一人。

    又过了几天,刘瑾这边得到张文冕的奏报,知道了沈溪在宣府摆了他一道。

    “这小子分明是找死!”

    刘瑾暴跳如雷,他本以为自己的算计天衣无缝,不想却因为情报送达宣府太晚,被沈溪打了个时间差,就此轻松将难题化解。

    这是刘瑾万万不能容忍的。

    刘府书房。

    刘瑾紧急招来的人是张彩和孙聪,其余人等在他看来可有可无。

    张彩听完情况介绍,紧张地道:“刘公公,看来宣府镇的消息来得比较快,这两日尚未听说有人呈奏奏疏,事情应该未被揭发出来……公公要做什么事需得趁早!”

    “未必!未必!”

    孙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刘瑾望着孙聪,问道:“克明,此话何意?”

    孙聪道:“以在下所知,这两日谢尚书突然回朝,将内阁放出的权限逐渐收了回去,公公难道尚未有警觉?”

    刘瑾面有难色:“哎呀,难道是谢于乔已经得知情况,手中攥着老夫的把柄,要到陛下跟前告密?”

    “嗯。”孙聪点头。

    刘瑾看着张彩,问道:“尚质,你如何看待此事?”

    张彩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上,确实不如孙聪想得周到,这才明白孙聪为何能一直得到刘瑾信任,不单纯二人是姻亲关系,而是孙聪的确有能力。

    “那就要防止有人到陛下跟前告密。”张彩只能顺着孙聪的话来说。

    这种建议,刘瑾不需要别人来跟他说,他自己就能想到。

    刘瑾道:“就算谢于乔拿到证据,又能奈咱家何?现朝野上下都对宣府叛乱之事深信不疑,咱家将豹房和皇宫看得那么严实,他有什么办法可将奏疏呈送到陛下跟前?”

    张彩担心道:“陛下身边始终有些人,并未被公公完全控制住……”

    刘瑾抬起手打断张彩的话,道:“尚质,你不用过于焦虑,想来姓沈的小子没别的办法可想,他就算先一步得知老夫的计划让其阴谋得逞又如何?即便当初在京城,他也没本事跟咱家斗,更何况现在已被赶去了宣府?他也就这点儿能耐了!”

    最初刘瑾很生气,但过了一段时间等心境平复,竟然怒火全消,甚至有些洋洋得意,觉得沈溪的反击计划完全被他的权势压制住了。

    只要守住朱厚照的消息获取渠道,已注定这件事不会被揭穿。

    显然刘瑾太过自信,有些忘形了。

    张彩和孙聪都能想到这一层,但二人各怀心思,没有出言提醒,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时候再提建议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

    张彩继续道:“公公要把这件事做实,最好的方法莫过于继续扩大舆论,让世人都以为宣府民乱愈演愈烈,下一步就要组织地方兵马平叛……”

    “你以为咱家没想到吗?”刘瑾笑着说道,“老夫已让宣府、大同和三边各处征调钱粮,让各军镇出动人马平叛,就算地方上一切太平,看谁敢对朝廷的决定说三道四,人马可以调,钱粮可以出,就当是演习一番!”

    孙聪欲言又止,想提醒刘瑾这么做不合适。但他又想到现在刘瑾在朝中大搞“廉政建设”,主要是张彩提醒刘瑾,不要公然受贿,创造一个廉洁的形象更容易赢得人心。

    刘瑾正想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力,于是采纳了张彩的建议,将前来送礼的几名官员下狱问罪。

    这会儿刘瑾手头正缺银子,利用一场莫须有的叛乱,正好可以大肆敛财,孙聪就算觉得不那么合适,也不想故意跟刘瑾唱反调。

    因为孙聪可没好办法为刘瑾搜刮钱财。

    刘瑾向张彩吩咐道:“尚质,这几天你去户部那边通知一声,让他们把未来两年三边和宣大之地的税赋先征缴上来,作为军饷使用,咱家再派人去地方上清理一些旧账,如此西北便有足够的钱粮供调用……”

    张彩也不支持刘瑾这种近乎粗暴的敛财方式,但既然刘瑾这边没有向朝臣索贿,闹得以往那般“官不聊生”,他也就没说什么,点头应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