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912章 中饱私囊
    从弘治十八年一直到正德二年初,刘瑾一连制定了好几个敛财计划。

    先是将宣府“例银”从户部调归内库,不再下拨,又以审查地方弊政为由派人去宣府和三边处置军屯,近期就是让张文冕去宣府修建行宫,假报地方民乱,让官府出面筹措平叛钱粮……

    刘瑾这一系列举措,不过是在弥补朝廷财政亏空,同时满足一己私欲。

    这些政策让地方民怨加深,而那些本身对朝廷有意见的藩王和地方勋贵,越发对刘瑾的盘剥加剧心怀怨怼。

    一场巨大的变乱正在酝酿。

    也就在此时,朱厚照从小拧子那里隐约听到一些外界的风声。

    “……陛下,现在民间对您多有非议,说是陛下自打登基后一直不问朝事,甚至将有功大臣发配边陲,而有过错、贪婪成性的官员却可以升官发财……奴婢整理了些地方上风闻,特地呈奏陛下……”

    小拧子这会儿为求不被刘瑾加害,干脆来个先下手为强,从外面拿来一份民情整理文稿,直接呈奏朱厚照。

    朱厚照本对民间的事情不太关心,但他远离朝局,逐渐开始担心自己的皇位被人觊觎,小拧子正好把握住他的心态。

    “小拧子,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

    朱厚照看过后,非常生气,不但恨刘瑾胡作非为,同时也恨百姓对他“恶意中伤”。

    小拧子道:“陛下,奴婢只是按照您的吩咐行事……您不是让奴婢盯着朝廷内外的人和事,有什么情况及时报知你吗?”

    “朕有这么说过?”

    朱厚照根本不记得自己跟小拧子提过这事儿,长期在宫里和豹房吃喝玩乐,纸醉金迷,不时服用一些五石散之类的东西提神,记忆力受损严重。

    这会儿朱厚照活得混混噩噩,许多事情说过即忘。

    小拧子明白朱厚照的真实状态,论此时对皇帝的了解,他可说比刘瑾更为透彻。

    小拧子跪下,情真意切地道:“陛下,奴婢打探来的消息,都有确凿的证据,未曾有一件事敢隐瞒。”

    “量你也不敢……有很多话都是直接攻击朕的,若不是实话,你敢随便拿来跟朕说?”朱厚照刚开始还很生气,但过了一会儿也就不太当回事了,将文稿丢在一边,随口吩咐,“回头你派人到民间调查,看看是谁在攻击朕,直接把人拿下……朕不希望有人传扬朕的坏话。”

    “是,是!”

    小拧子磕头不迭。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挥挥手道:“行了,你先退下,这些事情听了让人心烦意乱,什么兴致都没了。”

    小拧子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欲走,却又停住脚步,犹犹豫豫不知想说什么。

    朱厚照皱眉问道:“你还有事?”

    小拧子低下头,道:“陛下,民间有富商和士绅,想捐献银子为陛下修缮宫殿,以换取陛下的庇护,只是……苦于没有门路……不知该如何把银子送到陛下跟前?”

    “嗯!?”

    之前朱厚照还困倦无比,听到这话立即瞪大了眼睛,诧异地问道:“还有这样的好事吗?我怎么不知道?”

    朱厚照是个贪财的皇帝,主要是他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他算是大明开国至今最在乎银子的皇帝,他常年生活在豹房,这里比别的地方更加势利,甚至为得到女人欢心,他不惜一掷千金。

    小拧子再次重复一遍,朱厚照才抚着下巴,道:“让他们跟刘公公说明便可……嘿,却不知道原来民间这些人对朕还是蛮忠心的嘛。”

    小拧子苦着脸道:“陛下,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让刘公公知晓……”

    “为何?”

    朱厚照皱眉打量小拧子。

    小拧子凑上前,小声说道:“陛下,您或许不知,那些士绅之前便送了不少银子给刘公公,想让刘公公转交陛下,但刘公公一律克扣,从未曾送给陛下。”

    “这些人感觉报效陛下无门,这才另找门路……可能是如今刘公公忙着完成陛下交与的公务,手头缺银子吧。”

    朱厚照眉头紧锁:“小拧子,你不会是信口胡言吧?刘公公……岂会是这种人?”

    小拧子道:“奴婢只是把打听来的消息跟陛下说,具体的事情,奴婢全部知情,不过奴婢只知道如今刘公公在宫外的宅子修得越来越大,豢养的门客也越来越多……”

    听到这话,朱厚照的脸色不太好看了。

    之前他是在朝臣面前力挺刘瑾,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刘瑾没有丝毫防备心理。

    尤其是因为刘瑾擅权之事导致他跟沈溪闹掰后,更是多留了个心眼儿,开始从别的渠道打听外面的情况,希望自己不要被人蒙蔽视听。

    朱厚照面色阴沉,看了看左右,见服侍的太监和宫女一个都不在,这才小声问道:“这次京师那些富商和士绅说要给朕送多少银子?”

    小拧子低声道:“奴婢合计一下,大概……十万多两。”

    “这么多吗?”

    朱厚照眼前一亮,不由对小拧子刮目相看,以前他没找到可以帮他理财的好手,但现在小拧子似乎有了这方面的潜质。

    小拧子却好像压根儿就不知道朱厚照对他的欣赏,反而用谨慎的语气道:“陛下,这只是初步核算的数目,后续……可能更多,毕竟这只是京城周边富商和士绅送来的,若加上地方上的……银子只会多不会少,保守估计每年大概能给陛下五十万两以上……”

    朱厚照深吸了口气,道:“五十万两……不用国库出钱……数量可真不少啊!”

    小拧子道:“不过现在这些人不太敢把银子送到陛下这里来,因为刘公公可能会出面阻挠。”

    朱厚照一甩袖,道:“不怕,既然是给朕的银子,刘公公怎敢私自截留?这件事,朕就交给你去办,你跟那些富商和士绅接洽,把银子收下,送到朕面前,朕会记得他们的功劳。若把这件事做好,朕重重有赏!”

    “是,陛下!”

    小拧子好似不知道这件事有多困难,恭敬领命。

    朱厚照乐呵呵道:“没想到啊,最近朕手头稍微有些紧,便有人主动孝敬。若是能把这批银子收上来,短时间内不愁花销了!”

    因为刘瑾最近一段时间听从张彩的建议,没有公然收受贿赂,也就没多少银子送到豹房来,所以朱厚照手头有些紧,被小拧子这一挑拨,顿时对这件事抱以极大的期待。

    ……

    ……

    当然,皇帝寄予厚望是一回事,但涉及实际情况,就跟小拧子所说一样,刘瑾一定会出面阻挠。

    小拧子奉命跟京师富商和士绅接洽,这可是皇帝亲自纳捐,还承诺事后好处多多,如此一来,没什么社会地位的富商和有心功名的士绅全都心动不已,都拿出一笔钱来作为对皇帝的孝敬。

    随后,小拧子故意把消息放出去,让刘瑾知晓。

    当刘瑾知道京师富商和士绅想跳过他给朱厚照送银子,顿时火冒三丈,本来刘瑾就后悔为了博取好名声处罚行贿官员导致近期财路断绝,现在出了这么件事,他决定借这次机会好好表现一下。

    “居然敢背着咱家行事,这些人不想活了么?”

    刘瑾当即派人把那些要送皇帝银子的富商和士绅抓起来,好好整治了一通,这些人已经凑了十几万两银子,结果悉数被刘瑾截获,鸡飞蛋打一场空不说,每家还多缴纳了数量不等的“罚款”。

    不但如此,刘瑾还让人把小拧子派去接洽的内承运司官员给暴打一通,在刘瑾眼中,这些人不值一提,根本就不怕他们跑在朱厚照跟前说自己的坏话。

    直到此时,刘瑾仍旧不知朱厚照钦点的负责人是小拧子。

    而这一切,正是小拧子跟沈溪、谢迁等人商议好,用来陷害他的手段。

    事情发生后,小拧子赶紧跑到朱厚照跟前告状。

    “……陛下,不是奴婢不肯为陛下做事,实在是刘公公太过霸道,直接将京师富商和士绅送来的银子扣了下来,差不多有十四五万两银子。”

    小拧子说得声泪俱下,朱厚照大为动容,问道:“真有这回事?”

    “那些向陛下送钱的富商和士绅,全部被刘公公逮捕,不但捐献的钱被没收,还额外缴纳大笔罚款才得回家。奴婢派去联络的人,被刘公公暴打一通,甚至有两位同僚被……活活打死。”

    当听到死人后,朱厚照不由吸了口凉气,问道:“什么?竟然死人了?”

    “是啊,陛下,而且还是负责管理内承运库的宫中太监。”小拧子哭诉道。

    朱厚照怒不可遏:“去,把刘瑾给朕叫来!”

    小拧子立即派人把刘瑾给“请”来。刘瑾到来后,小拧子好似个没事人一样,居然上前搭话。

    刘瑾问道:“陛下因何事召见咱家?”

    小拧子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小声道:“公公难道不知么?有人准备送银子给陛下,陛下派人去拿,听说有好几万两银子,陛下正高兴呢……结果这笔银子被公公您派人给截留下来了。”

    刘瑾深吸了口气,问道:“真是陛下亲自派人去取的?”

    “是。”

    小拧子说完就低下头,不敢碰刘瑾的视线。到底他不是演技派,生怕自己露馅,所以只能装出一副胆怯无能的模样。

    刘瑾不明就里,鼓足勇气去面圣,发现此时正德皇帝朱厚照脸色阴沉,便知道自己惹祸上身了。

    “好你个狗奴才,可知自己做了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朱厚照一拍桌子。

    刘瑾跪下来,忙不迭解释:“陛下,老奴知道有人要为您送银子,怕出状况,所以先一步把银子留下,稍后就会给您送来。

    听到这话,朱厚照虽然怒火满满,但气终归是消了些,厉声问道:“银子呢?”

    刘瑾赔笑道:“正在清点中……”

    他稍微琢磨一下,朱厚照不可能知道详细数字,就算派去的是内承运司的官员,多年来都有中饱私囊的恶习,必然不会跟朱厚照说真话,想到这里,他自信地道,“大概有三四万两银子之多。”

    “嗯?”

    朱厚照听到这数字,顿时明白过来。

    之前小拧子呈奏的数字,已详细汇报到他这里,每一家给多少,都清楚列明。

    刘瑾所报数字,明显被截去一大半,不用说都被刘瑾给私吞了。

    朱厚照是相信刘瑾,但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自己被人糊弄。

    不过他不动声色,试探地问道:“是三四万两银子吗?之前内承运库呈奏的,可是有五万两银子。”

    刘瑾本来还担心朱厚照知道具体数字,听到这话,马上恢复了镇定,笑着应答:“具体数字,可能需要老奴回去后清点,不过五万两可能会有不足,毕竟各家不会按照实数纳捐,等老奴仔细查验后,再回来通禀陛下。”

    “嗯。”

    朱厚照当场就想发作,但他还是忍住了,随着年龄增长,他终于有了小心机。

    刘瑾行礼:“不知陛下还有何事要问?”

    “没事了,你先回去吧!”朱厚照一摆手,道,“对了,记得把银子清点好后,通通给朕送过来,朕最近正好要用到这笔银子!”

    刘瑾恭敬地道:“是,陛下!”

    待刘瑾出门后,小拧子马上走上前跪下来,没有说话,很多事尽在不言中。

    朱厚照站起身,背对小拧子,似乎在琢磨什么,但从他颤抖的背影小拧子能清楚感觉到其中孕育的愤怒。

    朱厚照喃喃道:“好个刘瑾,明明是十多万两银子,居然跟朕说只有三四万两,是欺负朕不知情吗?”

    说到这里,朱厚照带着期冀看向面前地上,“小拧子,你汇报的数字……准确吗?”

    这会儿朱厚照心中仍带着一点念想,觉得刘瑾不太可能会如此不智,公然欺君不说,而且“胃口”似乎过于大了,哪里有一次克扣就扣下大半的道理?

    被朱厚照凝视的小拧子磕头不迭:“奴婢绝不敢有所欺瞒。”

    朱厚照咬了咬牙,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若朕据此治刘瑾的罪,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他不可能亲自去收银子,或许是听了下面人的呈奏……若他回头查出具体银两数字,或许会悉数给朕送来……”

    这话出口,朱厚照自己都不信。

    他以前不是不知道刘瑾贪赃枉法,只是贪图享乐,为有人给自己敛财,他才对刘瑾那些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现在刘瑾把贪婪的手伸到他兜里来了,他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小拧子道:“陛下,是否派人去查看刘公公是否有将多余银两转移?”

    “嗯?”

    被小拧子这么一提醒,朱厚照好像醒悟过来,无论如何也要先查探出刘瑾到底是忠是奸才行,于是道,“好,你这就派人去……不行,你一个人去,也算空口无凭,可让谁陪你一同办事好呢?”

    小拧子不敢随便举荐人选,因为朱厚照会怀疑他跟人私通,合伙欺君。

    朱厚照想了半晌,道:“这样吧,朕派跟刘瑾毫无瓜葛的人去……对了,现在提领西厂的是哪位公公?”

    小拧子道:“回陛下,是张永张公公……”

    “张永?朕知道这个人,他跟朕关系还算不错,而且这几年似乎也跟刘公公没多少来往。”朱厚照略一回想,点头道,“那就让他去吧。”

    小拧子非常为难,道:“陛下,张公公虽领西厂,但近来一直染病不出,未曾在宫里执事!”

    朱厚照皱眉不已:“怎么,张公公生病了吗?正好,你代朕去探望一下张公公的病情,毕竟是宫里的老人,受些礼遇也是应该的……若他病情好转,便传朕的旨意,令其暗中来见朕,朕要你跟他一起查探事情的真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