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913章 暗中查探
    张永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朱厚照惦记上。

    自打他执领西厂,便感受到刘瑾的强大压力,为了不被刘瑾这个老冤家针对,干脆称病不出,对外号称在家休养。

    张永并不是什么廉洁官员,也曾贪污受贿,身家不菲,但他不敢在京城乱花钱,天子脚下他始终需要避讳。

    在城西一个普通四合院里,张永见到身为皇帝使节的小拧子。

    小拧子不知张永意向如何,不敢把对付刘瑾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告之说皇帝有事传见。

    张永试探地问道:“拧公公,陛下……何事传唤哪?”

    为了不得罪刘瑾,张永很担心会被皇帝安排一些跟刘瑾作对的职位,在他想来,无论朱厚照有什么麻烦,都会安排刘瑾代为解决,不可能找到他头上来。如此只有一种解释,皇帝传他觐见是要安排他的新官职。

    很可能这个官缺还是刘瑾亲手设计,朱厚照不过是最后下达命令罢了。

    小拧子轻声细语:“陛下有一件要紧事着张公公办理,只是……人多嘴杂,怕事情泄露出去。”

    “啊!?”

    张永是个聪明人,从小拧子的反应便感觉其中有问题,当即试探地问道:“莫不是事情跟刘公公有关?”随后仔细观察小拧子的反应。

    小拧子有些惊讶,同样望向张永。

    二人目光在空中对接,都下意识地扭开头。

    “张公公,有些事奴婢不敢随便乱说,等见到陛下自然知晓……若陛下知道奴婢提前把消息透露,定会怪责!”

    小拧子小声说道。

    张永笑了起来:“拧公公实在见外,就算咱家知道什么,岂敢胡言乱语?倒是面圣前,拧公公指点一二,让咱家提前有心理准备,如此方不至于见陛下时手足无措。

    “这样啊……”

    小拧子有些迟疑了。

    张永岂能看不出小拧子疑虑重重?他知道现在小拧子正得圣宠,甚至比刘瑾都更接近朱厚照,跟小拧子维持好关系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将来刘瑾倒台,自己也有门路可迅速接近权力核心。

    张永走到古董架前,从上面陈列的一方木匣中拿出件东西,却是一件玉佩,然后信步走到小拧子跟前,把东西递上,道:“一个小物件儿,拧公公拿去把玩吧。”

    “无功不受禄,咱家岂敢……”小拧子正要推辞,随即看到张永脸上呈现的期待之色,迅速回味过来。

    张永送东西,有两层原因,其一是示好,如果他不收下就意味着拒绝张永伸出的橄榄枝,今后敌友难分;其二就是交换,要他把朱厚照召见的目的说清楚,以便有所准备。

    有鉴于此,小拧子干脆地把东西揣进怀里。而后,小声说道:“陛下召见张公公,是要托付重任,事关刘公公是否欺瞒圣听……”

    张永竖起耳朵听完小拧子说的话,心中生起一抹窃喜。

    这是一个清晰的信号,意味着刘瑾正逐渐失去朱厚照的信任,这对寻找机会上位的他来说无异于天籁之音。

    ……

    ……

    张永从来不觉得自己应该投奔刘瑾。

    他知道就算主动卖身投靠,刘瑾也会不屑一顾,还不如从一开始就避其锋芒,尽可能做一个闲云野鹤。

    就算你刘瑾对我有意见,我跟你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你作何要对我这样的宫中老人下手?

    但在发现有对付刘瑾的机会后,张永胸中一片火热。

    刘瑾的存在,严重侵犯宫中二十四监的利益,以前宫中各衙门还可以做到利益均沾,互不干涉,现在刘瑾把所有的好处归到自己身上,却不给大家分润,实际上已经被太监们孤立。为了将刘瑾拉下马来,许多太监都可以做到不择手段。

    张永跟随小拧子前往豹房的路上,心想:“莫说你刘瑾欺瞒陛下,中饱私囊,就算你没这么做,我也能编造出证据来,让你罪名坐实!”

    小拧子没有带张永走豹房正门,甚至连后门和侧门都没走。

    旁人对豹房人员架构懵懵懂懂,小拧子却是门清。刘瑾在豹房安插了不少眼线,但凡有什么事都逃不出其耳目,这让小拧子早早就有了防备。

    小拧子很聪明,除了机敏外,还懂得利用宫里宫外的关系暗中编织一张关系网,就算对一些事有疏忽,也会有人提醒,让他注意。

    这是颗非比寻常的棋子,看起来不那么起眼,但在扳倒刘瑾上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张永一路疾行,感到非常诧异,为何小拧子带他走入豹房隔壁的民户,穿过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门户,半道上不时有人接应,等钻出一条地道,走出环绕的假山,二人终于进入豹房后院的一个露天花园,辗转半天,才来到朱厚照平时起居处。

    张永抵达时,朱厚照正端坐于书桌后,拿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这画面张永简直不敢想象,心说:“陛下在豹房,居然也有如此用心读书的时候?”

    “陛下!张公公到了!”小拧子行礼。

    “老奴参见陛下。”张永恭敬磕头。

    朱厚照闻言将手上一本刚淘回来的插图版《金瓶梅》放下,显得很端庄,微微点头:“起身说话吧。”

    “是,陛下。”

    张永站起来,却佝偻着身子,显得很谦卑。

    朱厚照问道:“你可知寡人找你来的目的?”

    张永恭敬地回答:“奴婢不知。”

    朱厚照微微点头:“朕让你来,是去调查一件事,朕听说有人把一批本属于朕的银子偷偷运走,挪为他用,朕想知道银子到底运去了何处……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理!”

    “陛下,不知这些银子,出自何处?”张永关切地问道。

    朱厚照吞吞吐吐地说:“具体事情,朕不想讲太多,这银子的来历,以及用处,你不必关心,朕只想知道是否有人暗中窃取,中饱私囊……你把事情调查清楚后即向朕禀报,剩下的事情朕自会处理。”

    张永闻言暗忖:“还好提前把事情跟小拧子问清楚了,若不知道涉及刘瑾,我去查又有何意义?现在陛下不知我已洞悉内幕,倒是好事一桩,我可以暗中‘帮’刘瑾一把!”

    想到这里,张永心里平添几分恨意,想到刘瑾以往对他的打压,恨得牙痒痒。

    “老奴就算是死,也会帮陛下将事情查清楚!”

    ……

    ……

    张永有了朱厚照支持,从西厂抽调心腹,秘密进行调查。

    很快,他就把刘瑾“贪赃枉法”的证据找了出来,向朱厚照证明,刘瑾收缴京师富商以及士绅孝敬君王的十几万两银子后,便将其悉数搬回家中,甚至还大肆敲诈那些富商和士绅,全然不顾这些人的“忠君报国”之心。

    朱厚照看到调查结果,气得火冒三丈。

    “……混账东西,刘瑾居然贪到朕头上来了,去把那老阉狗叫来,朕要当面质问他!”朱厚照厉声喝道。

    张永闻言不由看了小拧子一眼,暗地里他已跟小拧子沟通好了。

    “陛下如今还得倚重刘瑾帮忙敛财,没办法一棍子将其打死……但此番证据确凿,刘瑾不死恐怕也会失去陛下的信任!”

    想到这里,张永道:“陛下,如今刘公公尚未将详细数字整理好呈递上来,或许刘公公把银子带回家,只是代为保管,过几日就给陛下送来呢?”

    “他会吗?”

    朱厚照很生气,不过正好他自己也抱有这种期待,当即看了看小拧子,挥手道,“那你二人先退下,等刘瑾来了后,朕亲自问他,是否跟你们说的那样忠心!”

    随即,朱厚照安排让人传刘瑾觐见。

    刘瑾不明就里,因为清点银子并将其带回府中都是他信任的手下具体经手,不怕事情泄露出去。

    此时刘瑾完全处于目中无人的状态。沈溪离京后,他已不把朝中各大势力当回事,正是这种倨傲让他宫里宫外树敌无数。

    面圣后,以刘瑾敏锐的观察力,发现眼前的正德皇帝好似满腹怒火却拼命压制住,便留了心眼。

    刘瑾行礼问安,然后请示:“不知陛下传召老奴有何事?”

    “你说何事?”

    朱厚照掩饰不住内心的气愤,瞪着眼睛道,“朕让你把民间上贡的银两,通通给朕送来,为何这几日不见动静?”

    刘瑾回道:“陛下,这几日老奴都在清点,等整理好具体数目后再为陛下送来。”

    朱厚照脸色好看了些,心中隐隐期望,刘瑾把银子搬回家是因为想妥善保管而不是贪墨侵占。

    朱厚照问道:“那你可整理好了?”

    “都整理好了。”

    刘瑾虽有警觉心,但他根本想不到朱厚照会暗中调查他,更想不到在他权倾朝野只手遮天时,居然有人暗中算计他,当即用邀功的语气说道,“陛下,老奴将银两清点完毕,一共是……”

    他脑子稍微转了一下,说少了不合适,朱厚照这边有硬性要求,说多了他自己又心疼。

    毕竟朱厚照是临时传召,他没详细核算过,于是决定说个折中的数字,尽可能有整有零,这样更容易让人信服。

    念及此,刘瑾道,“一共是五万三千六百二十五两,一两不多一两不少,之后老奴便让人给陛下送来!”

    说完这话,他非常得意,心想:“先前内承运库的官员说有五万两银子,我这边添上三千多两,陛下必然高兴。这次已备好五万两银子,回去再让人加三千六百二十五两,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啪——!”

    朱厚照勃然大怒,用力地拍了下桌子。

    这声巨响把刘瑾给吓着了。他虽然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但也知道自己的地位全是朱厚照赐予,他对于朱厚照的喜怒哀乐非常在意。

    “陛下,您……”

    刘瑾紧张起来,隐约感觉朱厚照态度有些反常。

    朱厚照虽怒极,但大致能保持克制,他本想直接跟刘瑾摊牌,索要银子,质问其转移窝藏银子之事,但转念一想:“现在还要靠这狗奴才帮朕做事,若就此治他的罪,谁肯出来为朕办事?”

    朱厚照稍微平息一下怒气,道:“朕是恨内承运库之人,居然敢公然欺君,明明是五万多两银子,他们居然说只有五万两,足足少了三千多两……幸好有刘公公帮朕打理账目,这才将银两清点清楚。”

    听到这话,刘瑾松了口气,脸上展现笑容。

    朱厚照道:“既然银两已清点完毕,那就给朕送来,朕最近需要用银子。”

    “是,是!”

    刘瑾一边应着,一边腹诽不已。

    你这狗皇帝,每天正事不干,就顾着吃喝玩乐,一应花销都从国库取用。上个月才送了五万两银子过来,现在又白得五万多两,一年下来光是铺张浪费就要几十万两,金山银山也不够你小子折腾的。

    ……

    ……

    刘瑾回去就着人把银子送到豹房。

    按照刘瑾所说数字,虽然折色上有一定问题,但总重量是没错的。

    甚至于详细账册都被刘瑾整理妥当,每家每户送了多少,看起来都跟之前呈奏的完全一样。

    朱厚照把刘瑾送来的账册,跟他之前得到的账册对比一下,发现在刘瑾送来的名单上单户人家的捐献款项没见少,只是在总人数上少了大半,许多纳捐数量比较大的人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么做的好处是将来皇帝要接见这些捐钱的富商和士绅,问及细节不会出差错。而具体有多少热捐献,这些人彼此心里没数,故此不怕暴露。

    张永和小拧子站在朱厚照跟前,二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们也知道现在朱厚照必然气愤至极。

    许久之后,朱厚照才将手上的账册放下,道:“那刘瑾,可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欺负到朕头上来了,也是朕平时对他太过纵容所致!”

    张永和小拧子都不敢随便接茬,现在他们更希望朱厚照放权出来,让他们去查刘瑾是否还有别的贪赃枉法的行为,但这会儿朱厚照好像选择性忘记了,根本没有为那些向他捐钱的富商和士绅出头的意思,甚至连继续调查下去的意思都没有。

    朱厚照站起身来:“一次就贪墨朕十万两银子,枉费朕平时那么信任他……这件事你们且说,该如何收场?”

    张永道:“陛下,或许刘公公有苦衷。以老奴所知,如今地方上叛乱不断,再加上还要为陛下于宣府修行在,所以……”

    此时的张永就像个老好人,显得非常体谅,处处照顾朱厚照跟刘瑾间的主仆情谊,不遗余力为刘瑾说好话,但他说的话,其实是想把朱厚照的注意力往别的事情上引。

    果然,朱厚照听到这话后,好似想到什么。

    “对啊,朕让刘瑾建行在,就算基本用度,也得有几十万两银子吧?那笔钱是不是用到这方面去了?”朱厚照开始为刘瑾开脱。

    小拧子可不想让朱厚照往这方面去想,果断道:“听说刘公公派人去宣府和三边纳捐,已经筹措大量钱粮,地方上已经有意见……”

    朱厚照脸色立马变得不好看了,道:“虽然修行在的事情,朕有安排,而且朕说过了,不需要铺张浪费,甚至无需建行在,但地方上总归因此生出叛乱来……或许朕该好好反省一下!”

    这下小拧子又有话说了,道:“陛下何需自责?奴婢听说,沈尚书到宣府后,宣府镇一切太平,根本没有民变发生。”

    “岂有这种事?”

    朱厚照一听生气了,“不说是此事已闹得朝野皆知?这么重大的问题,刘瑾不敢对朕欺瞒吧?”

    小拧子哪里敢打包票?当即推诿道:“奴婢之前回宫时,遇到谢阁老,谢阁老想让奴婢跟陛下您传话,但奴婢……哪里有这胆子?谢阁老说的事情,奴婢全不知情,焉能分辨得清是真是假?”

    “嗯!?”

    朱厚照一听,小鼻子小眼睛往一块儿皱。

    张永好似个没事人一样,他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掺和进去,这可是涉及欺君的大罪。

    小拧子跪下来,好似很害怕,道:“陛下,奴婢可不敢在这种事上撒谎,据谢阁老所言,刘公公跟陛下报宣府镇有叛乱,但几日后内阁收到宣府镇奏报,说是地方上太平无事,奏报时间比刘公公所奏晚许多……奴婢不敢非议朝政,因而这件事……一直未跟陛下说及,请陛下降罪!”

    朱厚照愣在当场,怎么都想不到,刘瑾敢在地方叛乱的事情上虚报,毕竟几个月前刘瑾才因欺君受过处罚。

    “他……谢阁老是这么说的?”朱厚照没有怀疑小拧子。

    毕竟距离刘瑾报地方叛乱有些日子了,若是小拧子有意针对的话,不会拖这么长时间,等刘瑾贪污东窗事发后,才在他的追问之下说出这件事。

    小拧子磕头不迭:“奴婢只是转述谢阁老的话,绝无虚言。”

    朱厚照琢磨了一下,皱眉道:“之前不是听说谢阁老生病了么……他真是这么说的?”

    这下张永知道自己该站出来说话了,躬身道:“回陛下,以老奴所知,谢阁老在刘公公呈奏宣府民乱几天后,已回内阁办差。”

    “哦。”

    朱厚照点了点头,脸色越发不好看了。

    但他没有偏听偏信,道:“既然谢阁老说他手里有地方上的奏报,小拧子你去一趟,把奏报给朕拿来,朕想知道事情的缘由!”

    “是,陛下!”

    小拧子展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从地上爬起,就要告退。

    就在此时,朱厚照一招手:“你先等等……这件事,你必须得保密,无论是否如谢阁老所言,都要守口如瓶,定不能让刘公公知晓!”

    “是!”

    小拧子再次行礼。

    朱厚照叹息:“……难道朕,错信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