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一六章 借势而为
    刘瑾顺利蒙混过关。

    辞别朱厚照,刘瑾犹自庆幸不已,出了豹房门口,内心紧绷的弦终于松弛下来,人都站不稳,需要有人搀扶才往马车那边行去。

    “老爷,您没事吧?”刘府下人关切问道。

    “没事……能没事吗?”

    刘瑾擦了把汗,道,“咱家身上的汗都快把衣衫给浸透了,本以为是无解的死局,居然被咱家解开,这回可真是死里逃生啊!”

    下人搀扶刘瑾上了马车,然后驾车回府。等车子驶出一程,刘瑾突然醒悟过来,掀开车帘吩咐道:

    “别回府,去吏部……哦不对,是去户部……总之先去这两个衙门……咱家要把事情给彻底定性……唉!”

    刘瑾少有失态的时候,但这次真把他给吓着了,之前的傲慢全不见,举止就好像个饱经沧桑的老人,连说话口吻都变得无比萧瑟。

    下人不敢多问,赶紧把刘瑾送去户部衙门……刘瑾要找刘玑和张彩等人商议,务求把地方叛乱之事办成铁案。

    ……

    ……

    刘瑾走后,小拧子出现在朱厚照跟前。

    之前朱厚照接见刘瑾时,小拧子一直躲在后面听着。

    朱厚照问道:“小拧子,你也听到刘公公说的话了,怎么解释?”

    小拧子可不敢随便乱说话,他也算聪慧,知道自己不能展现出对刘瑾的仇视态度,否则朱厚照会怀疑他告状的动机。

    “回陛下,奴婢只是将所知消息,再就是谢阁老的话……跟陛下您呈奏。”小拧子低着头,一副要哭的模样。

    朱厚照冷笑一声:“你以为朕是要治你的罪吗?错了,朕没有丝毫怪罪你的意思。”

    这下小拧子听不懂了,他分明觉得朱厚照已完全相信刘瑾的鬼话,以为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朱厚照道:“朕觉得,刘瑾肯定有什么事隐瞒朕,具体是什么尚不知,就是感觉不那么对劲,这让朕很头疼……也罢,朝中若什么事都由刘瑾一个人跟朕说,长此以往,他肯定会欺君罔上,若有别的渠道听取朝廷内外消息,朕耳目能更通达。”

    小拧子隐约明白过来,朱厚照这是对刘瑾不放心,想在朝中多一条消息获取渠道,当下鼓起勇气发问:“陛下,那事情……还要必要查下去吗?”

    “查!”

    朱厚照态度异常坚定,道,“必须要查下去,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但切记不能让刘公公知道,另外让张永配合你行事……至于旁人,无需跟他们说。”

    突然,朱厚照好像想起什么,显得很恼恨:“嘿,朕居然忘了问刘瑾关于钟夫人之事。”

    小拧子连忙道:“陛下,这件事奴婢也有所耳闻……”

    “怎么你什么都知道?”

    朱厚照皱眉打量小拧子,板起脸来,“说!”

    小拧子小心翼翼地回答:“以奴婢所知,钱千户往辽东后,根本就没有消息传回京城,找到钟夫人恐怕是无稽之谈,这件事或许也是刘公公……”

    有些话小拧子不敢多嘴,需要朱厚照自己琢磨领会。

    朱厚照脸色阴沉:“你别什么脏水都往刘瑾身上泼,你应该知道,刘瑾要得到消息比你容易许多,钱宁有消息传回,难道还要跟你知会一声?”

    小拧子跪下来道:“奴婢知错,以后再不敢随便传闲话。”

    朱厚照一抬手:“朕不是怪责你,只是想提醒一下,说话做事要先动动脑子。刘瑾说钱宁找到钟夫人,这件事朕也怀疑,他虽转述钱宁的话,却空口无凭,现在过去多日,本来该有更多消息传回,但现实却恰恰相反……其中确实有值得商榷之处!”

    小拧子听了这话,不知该喜该忧。

    虽然朱厚照对刘瑾有怀疑,却不愿意轻易改变现状。他本以为这回定能把刘瑾扳倒,却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居然被刘瑾获悉消息,几个步奏下来便扭转乾坤,这让小拧子非常无奈。

    朱厚照道:“两件事,你一并去查,朕给你相机行事的权力……做事机灵一点儿,不需要亲自露面,安排信任的人去便可。”

    “是,陛下!”

    小拧子得到皇帝授权,心里多少安稳了些。

    朱厚照又道:“朕知道你对刘公公畏惧有加,生怕他对你不利,但你不能出于惧怕而诬陷,凡事都要有证据再来说事,否则朕拿什么理由来惩罚刘瑾?这对你、对朕都不是好事,难道给那些文官借口,天天上疏攻击朕用人不当吗?去吧,事情做得漂亮些,别让朕失望!”

    ……

    ……

    谢迁和小拧子精心策划的对付刘瑾的行动,最后以失败告终。

    身在宣府的沈溪,从云柳的加急情报中得知事情的经过,非常失望。

    当着熙儿的面,沈溪难掩惋惜之色,叹道:“还是操之过急了,刘瑾在朱厚照跟前不知安插多少眼线,这么大的动静岂能保证不被刘瑾所知?一旦刘瑾做出反击,陛下还是更愿意相信他……”

    熙儿道:“那大人,该如何补救?”

    “补救?唉!”

    沈溪叹了口气,无奈摇头,“谈何容易?刘瑾已有防备,意味着再想对他下手,难上加难,现在反倒要防备刘瑾伺机报复。”

    熙儿神情悲切:“计划多周详啊,没想到最终还是功亏一篑,唉!”

    沈溪看着熙儿,道:“有些事不能看表象,光靠一个贪污案,再加上虚报民乱,想让陛下将刘瑾拿下问罪,不太现实。难道以前刘瑾没贪污受贿过?还是说刘瑾没虚报过军情?可最后的结果呢?”

    熙儿想了下,觉得沈溪这番话很有道理。

    沈溪又道:“朝中很多人以为,只要能找到刘瑾贪赃枉法的证据,就能让其万劫不复,其实不然……陛下现在非常需要有人为他敛财和管理朝政,就算刘瑾劣迹斑斑,陛下都能容忍,这种攻击可说毫无意义,这也是为何之前我把奏疏交给谢尚书,却不让他出手的原因。”

    “谁曾想,谢尚书跟陛下身边的执事太监来往甚密,居然主动谋划,准备来个攻其不备,以为这么做可以将刘瑾彻底拉下马来,但奈何……最终只是引起陛下的疑心罢了……当然,这也算是小有收获吧!”

    此番就算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但总算是在朱厚照和刘瑾紧密的关系上,打开一道缝,以后下刀子更容易了。

    熙儿请示:“大人,现在咱们应该做什么?”

    沈溪道:“刘瑾虚报军情骑虎难下,估摸陛下现在最希望得到的是我的详细奏禀,我这就写信,可能需要你往京城走一趟,别人去我不是那么放心。”

    “大人,您……”

    熙儿不想回京。

    这段时间云柳不在,沈溪除了偶尔去惠娘处过夜,留在总督府衙门都是宣她侍寝,难得享受二人世界的生活。

    沈溪道:“你放心回去,宣府镇的事情我来亲自处置,然后好好配合你师姐,将京城的事情打理好……估摸短时间内情报工作的重点都是京城,你们需要全力以赴,具体情况,等候我的通知吧!”

    熙儿面露难色,但还是行礼:“是,大人!”

    ……

    ……

    沈溪写了奏疏。

    他没走正常上报渠道,因为他知道如今朝廷所有向皇帝进言的门路都被刘瑾的人把控。

    他现在只能让熙儿带奏疏去京师,还不能走一般的驿路,否则很容易被刘瑾的人半道劫持。

    刘瑾虽人在京城,对宣府这边的事情鞭长莫及,却派了张文冕来宣府镇,此人能力很强,沈溪时刻都在防备其突然展露獠牙。

    尤其是张文冕的随从中有对他恨之入骨的江栎唯,总督府随时可能面对突如其来的刺杀行动。

    沈溪送别熙儿后,马上将马九和王陵之等人叫来。

    沈溪到宣府,一直没到军营宣示主权,使得他在宣大之地更类似于先前王守仁一般的空头元帅。

    马九、王陵之和朱起等人,算是沈溪手下为数不多能用的“将领”,但他们大多挂着虚职,尤其是朱起,至今为止没参与过任何一场像样的战事。

    “……大人,是不是有紧急军情吗?”

    马九跟着沈溪行伍多年,多少有了经验,沈溪突然把人召集过来,又把沙盘和军事地图准备好,一看就有状况。

    沈溪道:“说来荒唐,地方上本太平无事,朝中却盛传宣府之地民乱,我等不如趁机做一些事……”

    几人面面相觑,一头茫然。

    沈溪笑了笑,道:“这几天我会征调京城一些部属到宣府军中任职,这些人以前跟你们或多或少认识,到来后你们精诚合作……”

    因沈溪话题改变很快,马九等人越发迷惘。

    沈溪话说了一半就停顿了,转身打量背后墙上悬挂的宣府军事地图,好似在推演战局,但明明沈溪说地方安稳的。

    王陵之道:“师兄,既然不需要打仗,你研究这个做什么?”

    “谁说不打仗了?”沈溪回过身,转身看了王陵之一眼,“朝廷说宣府地方民乱,那就必然有,若是不做点儿什么,岂不是让朝廷以为我尸位素餐?那就遂了朝中某些人之意!此番我要趁机做事,最好能从三边征调部分人马……”

    马九显得有些紧张了:“大人这么做……有必要吗?根本没听说地方有乱……”

    沈溪再次转身仰头,目光落在军事地图上,语气不急不缓:“你们听命行事便可,即将到来的战事,不在于消灭多少敌人,而是要把我军的气势给打出来,否则怎么对得起别人创造的机会?”

    朱起道:“大人,您是说朝中刘公公虚报军情吧?咱们这么做,不是小题大做?他有说军情,这边就准备行军打仗?”

    沈溪笑了笑,道:“既然知道是虚报,难道到最后还能报地方上打了败仗不成?注定到手的军功,我们何必往外推?我们只管顺着刘瑾的意思做事,反正兵部也会下达平叛的命令,我正好有借口从三边征调人马……以前三边是抵御草原部族的主战场,但到今天,有些规矩似乎得改改了!”

    几人总算明白过来,齐齐行礼。

    ……

    ……

    沈溪这边召集手下开会,宣府巡抚衙门里,杨武正在会见朝廷派来负责屯田事务的户部右侍郎任监右副都御史胡汝砺。

    胡汝砺四十岁出头,跟刘瑾是同乡,因巴结得力,官品一路飞升,短短一年间便从四品知府迁到如今正三品大员。

    因为胡汝砺有在大同任知府的经历,所以刘瑾派他到宣府、大同来治理屯田,说白了就是派个亲信来盯紧沈溪,顺道敛财。

    杨武作为阉党中人,胡汝砺前来他自然要好酒好菜款待。

    当天杨武、胡汝砺、张文冕和江栎唯等人一起出席,陪同的有巡抚衙门属官。

    酒足饭饱,杨武将胡汝砺和张文冕请到密室,胡汝砺把刘瑾的话传达。

    “……本官自京城出发时,刘公公特地交代,此番治理屯田,不留死角,务必在短时间内筹集大量资金。公公对西北非常重视,除了本官外,尚有新任宁夏安巡抚,陕西黄巡抚等人负责治理屯田……”

    杨武听了心里直发怵。

    刘瑾派来治理屯田之人,除了宣大之地是有着户部右侍郎头衔的胡汝砺,其余都是直接挂巡抚衔,把原来的巡抚给替换下来,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宁夏巡抚安惟学和陕西巡抚黄宝等人。

    这被杨武看来是刘瑾进一步控制九边重镇的重大举措,毕竟之前宣大和三边之地很多官员、将领名义上投奔刘瑾,但最多只是给刘瑾送礼,刘瑾连人都没见过,更别说将这些人当作心腹。

    但现在刘瑾派出来的,全是信赖的手下,经过如此一番替换,三边以及宣大之地的督抚和总兵,基本都是阉党中人,除了宣大总督沈溪,剩下的人不足为虑。

    杨武心道:“刘公公派户部侍郎来宣府,却没有将我替换下去,恐怕是要防备沈之厚!”

    张文冕问道:“那公公对于宣府地方民乱,有何交代?”

    胡汝砺道:“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平息,不得拖沓,军饷方面要地方自行筹措,且不得倚重宣大总督衙门,军功须为公公信赖的军将所得。”

    “哈哈,这个容易!”

    杨武笑道,“本就没有民乱,说谁立下战功,那不就是谁的战功?”

    杨武笑着说完,发现胡汝砺和张文冕都在打量自己,略一回味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张文冕冷声喝斥:“杨大人,这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乱讲,地方民乱乃因宣大总督沈之厚胡作非为所致,这是上下协调一致的口风,之前你已经出了一次岔子,难道还想再出问题不成?”

    “是,是!”

    杨武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发现自己这个巡抚本来是在场三人中官秩最尊者,但因为跟刘瑾关系亲疏有别,反而成为最没地位的那个。

    胡汝砺道:“公公后续还会派人前来,主要是负责督建行宫,为陛下移驾宣府做准备。我到宣府来,做事还需仰仗诸位,若有行事不周之处,请多多担待!”

    杨武这下不敢轻易应承了。

    张文冕笑道:“公公往宣府镇派来这么多能人,姓沈的有难了!直至今日那厮还没把军权拿过去,看来就算此人三头六臂,此番也是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