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923章 不慌不忙
    刘瑾送走魏彬和杨一清,回到大厅,张彩和孙聪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

    二人已将之前对话听到耳中,各自琢磨该如何跟刘瑾建言。

    孙聪率先道:“看来这位杨大人对公公您……有成见啊!”

    刘瑾沉思不语,琢磨杨一清态度到底如何。

    张彩问道:“公公为何不留下魏公公,跟他商议监军之事?杨应宁身边始终该有个强力人物进行钳制才是。”

    刘瑾黑着脸道:“咱家当然能察觉杨应宁心怀芥蒂,之前便听说此人在跟同窗好友相会时攻击咱家,桀骜不驯……若非此番乃陛下亲口指定此人领兵,咱家怎么都不会想到用他!”

    张彩道:“那如何防止其跟沈之厚勾连?”

    “料想不会。”

    刘瑾分析道,“杨应宁经历三朝,少年时便得宪宗青睐,十四岁参加乡试,成化八年以弱冠之身中进士,授中书舍人,弘治初年先帝任命他为陕西副督学,后入朝担任太常寺少卿,前几年得刘大夏举荐出任陕西巡抚,一路青云直上。但自陛下登基,一直郁郁不得志,此番好不容易碰到证明自己的机会,他会拱手把军功让给沈之厚?”

    张彩和孙聪沉思后,觉得刘瑾言之有理,均点头应和。

    刘瑾再道:“再加上他身边有魏彬,魏彬怎么说也是咱家的人,就算能力不强,充当眼线还是可以的。之前咱家没挽留魏彬议事,是不想给杨应宁留下厚此薄彼的坏印象,令其记恨在心。”

    张彩叹息:“公公还是应当跟魏公公商议一下为好。”

    刘瑾点了点头,依然是愁眉不展。

    孙聪见状,不解地问道:“公公稍后是否要接见一些人?诸如……京营诸统兵将领,或者是另一路人马监军张公公?”

    听孙聪提到张永,刘瑾脸色更加不好看。

    之前朱厚照调张永去查他的事情,已经被安插在西厂的内线汇报到了案头,之前刘瑾正在思索怎么惩罚,才能让张永万劫不复,结果这头朱厚照就提出调张永去给沈溪当监军,有些始料不及。

    不过刘瑾仔细思索一番,也就理解为何朱厚照会这么做。

    到底张永曾几次担任沈溪的监军,早年在延绥和西南平息叛乱时都曾助沈溪立下军功,而朝中人提到张永,也因沈溪的累累战功留下知兵的印象。

    “这老东西……”

    刘瑾提到张永,语气中带着一种愤恨,咬牙切齿,似乎恨不能揍张永一顿。

    孙聪道:“陛下派张公公担任沈尚书的监军,是看到沈尚书跟张公公之前几次合作效果不错……自宣府出兵,比京师这边快捷许多,怕是京师人马赶至宁夏镇之前,叛乱已平息,首功也被沈尚书所得。”

    “这种事,说不准吧?”张彩皱眉。

    刘瑾冷笑不已:“若是同时出兵,或许杨应宁有机会,但若是宣府出兵更早,杨应宁有什么资格跟沈之厚争首功?咱家之前也担心这一点……关于安化王起兵的由头,或许会被人传到京师,那时就算叛乱平息,陛下得知后也会对咱家产生怀疑。”

    张彩道:“正是如此,公公当早做防备。”

    刘瑾气呼呼地道:“姓沈的小子,必然跟张永那奸贼狼狈为奸,咱家最好让他们永远都留在西北……就算叛乱平息,咱家只要一道诏书过去,就能让他们驻留关外不得回京,到时候奏功之事,就交给杨应宁做,或者干脆由咱家代为呈奏。”

    孙聪和张彩同时点头,觉得刘瑾思虑甚为周详。

    “公公所言极是。”

    孙聪道,“若是能让沈尚书无法回京,那就无人能面圣,进而借题发挥……甚至公公可跟陛下进言,让沈尚书守御三边,事后以军功提拔其为三边总制,如此一来皆大欢喜,公公也可高枕无忧。”

    “这个……”

    刘瑾稍微琢磨一下,似乎对升沈溪的官有些不甘心,最后摇头,道,“这件事回头再说吧。现在先想想怎么调兵遣将,回头咱家去见一下兵部曹尚书,让他调集精兵强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咱家好不容易才把沈之厚从兵部挤兑出去,这会儿终于到了收获成果之时。”

    张彩和孙聪都明白,刘瑾这是想趁机自五军都督府手上将京营的兵权给拿过来。

    之前因为五军都督府勋贵众多,尤其是张懋和外戚党势力根深蒂固,刘瑾一直没机会把京师周边防御权拿到手,这让他在朝中做事受到一定掣肘。之前刘瑾提过这事,但因张懋、张鹤龄、张延龄等人背后靠山强大,就算刘瑾能力再强,也奈何几人不得。

    但现在借着出兵之事,刘瑾可以大做文章。

    ……

    ……

    谢迁得知朱厚照安排出兵平叛的消息,喜忧参半。

    喜是安化王之乱终归没能欺瞒圣听,朱厚照做出了出兵安排,且此番负责领兵的二人,沈溪和杨一清都是谢迁认为可以托付重任之人。

    忧则是这么重大的事情是由朱厚照和刘瑾密室协商而成,把朝堂诸公抛到了一边,作为文官魁首,眼睁睁看着刘瑾一步步登向权力巅峰而无可奈何。

    当晚,谢迁在自己府宅秘密见到二人,除了沈溪派到京城接洽的云柳外,还有此次出兵平叛的另外一位重要人物……沈溪的监军张永。

    这次到谢府,张永并非受邀而至,乃是主动上门请见。

    张永知道,自己要扳倒刘瑾只能倚重文官集团,而文官集团现在朝中有话语权甚至跟刘瑾斗得不亦乐乎的,唯有首辅谢迁。

    “……谢尚书,您可要妥善做安排,若是不能借此机会让刘瑾倒台,就算平叛顺利,咱家怕也要被刘瑾所害……”

    当着谢迁和云柳的面,张永没有掩饰自己对刘瑾的畏惧。

    云柳他认识,以前云柳在沈溪军帐中进出,张永作为监军见过多回,不认为云柳会把秘密泄露出去。

    谢迁道:“是陛下派张公公去宣府监军,刘瑾作何要报复你?”

    张永叹道:“说来话长,咱家本不想牵扯到朝廷纷争中,一直称病在家。但之前刘公公贪墨京畿富商和士绅进献的银两,陛下心中怀疑,便派咱家调查此事,虽查有实证,但不知如何被刘公公得到风声,跑到陛下跟前用花言巧语蒙混过关……”

    “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不知如何被刘公公所知,他之前已放出风声,要让咱家不得好死。”

    听到这话,谢迁不但没有悲哀,反而心生窃喜。

    张永越是被逼得下不来台,越要跟他站在一道,共抗刘瑾,再也不用担心张永会暗中反水。

    谢迁心说:“张永跟刘瑾的矛盾由来已久,张永承蒙沈家小儿相助,在宫中地位不低,刘瑾就算能容得下他人,也容不下张永这样深得先皇和当今陛下信任的太监,以免威胁到他在宫中的地位。”

    “如此一来,就算张永不想跟刘瑾作对,刘瑾也不会善罢甘休。”

    谢迁体谅地点了点头,道:“张公公的处境,老夫能理解,不过老夫能做的唯有相助之厚跟张公公你取得战功,而剩下的事……”

    张永眼珠子一转,意识到谢迁话中有话,略微沉思,道:“谢尚书的意思是说,让咱家自行想扳倒刘公公的办法?咱家……哪里有能力跟权倾天下的刘公公斗啊?”

    谢迁没有回话,看着云柳道:“你家大人是如何安排的?”

    云柳本只是在旁听命行事,没想到朝中两位重要人物对话,居然会问她的意见,当即拱手道:“大人未对刘公公之事做出安排。”

    “呵呵。”谢迁神情轻松,道,“没做安排就对了……看来之厚已有全盘计划,张公公到宣府后,只管跟之厚商议便可……你二人是老相识,具体的事项不需要老夫提点吧?”

    张永心想:“本想借你谢于乔之口,把安化王起兵‘清君侧’的旗号上呈,让陛下警醒,你倒好,居然一退六二五不管了?”

    若是换作普通人,或许早就心凉了,万念俱灰,失去跟刘瑾对抗的勇气,但张永心智坚韧,早见惯朝中官员相互推诿,认为跟沈溪商议也没什么。

    谢迁意识到张永心怀不满,补充道:“很多事始终需要靠军功说话,现如今叛乱尚未平息,便要借题发挥的话……或许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张永苦笑着行礼:“咱家明白了,一切等取得战功再说。到宣府后,咱家会跟沈尚书商议清楚,谢尚书您这边也当早些做出安排才是。”

    言语之间,张永对谢迁非常恭敬。

    二人又说了一些事,张永突然看着云柳道:“云侍卫,你这是要随咱家一起回宣府?”

    谢迁没有跟张永介绍云柳,他见张永这态度,便知二人是旧识,甚至张永清楚云柳在沈溪身边地位如何。

    云柳道:“大人安排卑职留在京城办事,暂且不能护送张公公往宣府,不过卑职会派遣精干人员进行保护。”

    谢迁问道:“是否需要由老夫安排人手?”

    张永赶紧摆手:“不必了,咱家手上也有人……刘瑾那老匹夫对咱家甚是仇恨,指不定半道会派人加害,此番前往宣府,实在是危机重重啊!”

    谢迁略微颔首,对云柳道:“那就劳烦云统领多派人手保护张公公,一定要确保张公公平安到宣府!”

    “得令!”

    云柳没有说豪言壮语,直接领命。

    ……

    ……

    朝廷安排出兵,杨一清、魏彬和张永,分成两路出发。

    杨一清所率兵马从紫荆关而出,至于张永则要经居庸关前往宣府,两方在行进路线上有所偏差。

    杨一清所率兵马上万,系刘瑾征派,其中半数为精锐骑兵。

    刘瑾想让杨一清跟沈溪争首功,除了将地方换戍京师的骑兵抽调一空,还从京营调拨三千骑兵。在刘瑾看来,若是杨一清得胜,就更有理由留沈溪在西北,不得还朝,如此一来也就没人敢在朱厚照跟前说三道四。

    不过就算如此,刘瑾还是做了好几套应急方案,提防沈溪。

    消息在短短一天时间内,便传到宣府镇,入沈溪之耳。

    沈溪的情报体系强大,尤其涉及京师情报,在云柳主持下,消息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传递。

    这次亲自前来送消息之人,乃是风尘仆仆的熙儿。

    熙儿一路上换马不换人,非常辛苦,呈现在沈溪面前的简直是个被尘土包裹的“灰蛋”。

    “……京师情况如何?”

    沈溪对于出兵细节,并不是那么关心。

    其实朱厚照派两路人马出兵,也在沈溪料想中,在他看来,谁领兵并不重要,关键是谁可以在事后拿安化王谋反的事情来做文章。

    不是他捅破,就需要旁人来捅破,多一个杨一清,好像顺从历史走向,但最终的结果如何,沈溪无法下定论。

    熙儿道:“按照大人所言,京城内开始传播一些消息……至于我这边,则是按照师姐的交代办事。”

    “我是问你京师局势如何。”沈溪没好气地道。

    熙儿这才把京城目前的格局大致说了一下,沈溪偶尔会问一些细节,熙儿便详细予以解说。

    等熙儿描述一番后,沈溪不由叹道:“果然我走后,京城已成为阉党的天下,没人再站出来跟阉党相斗。”

    熙儿抿了抿嘴唇,想说什么却忍住了。

    沈溪道:“你先回去歇着,这件事你也算劳苦功高,回头若是出兵宁夏,你可能要跟在我身边……你师姐不在,军中情报获取之事变得你负责。”

    熙儿显得很紧张:“大人不马上出兵?”

    “着什么急。”沈溪道,“朝廷敕令不来,你以为我能随便调动兵马?这宣大之地名义上以我居首,但现在军权基本尚在巡抚衙门和总兵府,刘瑾可是把宣府、大同一线的军权攥得紧紧的。”

    熙儿这才明白过来,光是提前把情报传到宣府,沈溪还不能领兵出征,只有等朝廷敕令到来,下面的总兵、参将等才会俯首听命。

    但问题是,刘瑾不想把首功让给沈溪,所以敕令必然会在途中耽搁。

    就算熙儿再愚钝,这些事她也能想明白,思索半晌之后,她担忧地问道:“那大人,现在……只是干等了?”

    沈溪笑道:“这些跟你没多大关系,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休息……好好睡一觉。等精神恢复,你把斥候安排组织一下,提前调派一些人前往宁夏镇。”

    “师姐早前派过人了……”熙儿不由出言提醒。

    “人手尚还不够,你多派一些不可吗?”沈溪问道。

    熙儿瞪大眼睛,还想问问题,但随即想到什么,快速把头低下,在沈溪面前她永远都觉得自己智商不够,干脆听命行事算了。

    熙儿退下后,沈溪神色轻松,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不多时,有侍卫来报说杨武求见。

    马九和云柳两位大将离开后,沈溪身边没多少帮手,王陵之、荆越这些人是彻头彻尾的武夫,只管负责练兵和打仗等事宜,沈溪的衙门口看起来很是单薄。

    沈溪请杨武进来相见。

    因杨武不知朝廷具体出兵计划,在他想来,沈溪领兵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何也想不到还有个杨一清自京师领兵出征。

    “……沈尚书,朝廷迟迟未做安排,您该做好领兵出发的准备才是……总兵府那边下官已打过招呼,您随时可以征调人马……”

    杨武一副为沈溪着想的模样,连出兵具体事项都安排妥当了。

    这一切主要是安化王谋反对刘瑾极为不利,阉党中人,尤其是那些非核心的成员已在为自己寻找后路。

    沈溪笑道:“这如何使得,朝廷未作安排,本官若是就此征调人马属于擅自出兵,罪莫大焉……还是等朝廷旨意下达为妥!”

    杨武非常为难:“如今陛下不问朝事,若是要等圣旨到来,不知要到何时……”

    言语间,杨武完全是在为文官集团的利益考虑,因阉党专权而愤慨,但沈溪听起来却总觉得不对味。

    沈溪道:“宁夏这两天没有更多情报传来,或许叛乱已经消弭了呢?杨兄未免担忧过甚,为人臣子者,切不可将小事无限扩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