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929章 第一九三〇章 临别馈赠
    六月十四。

    一大清早,沈溪便带着亲随,自总督府出来,向城西而去。

    杨武很早就在宣府城西校场等候。

    边塞之地驻军跟京师不同,人马基本驻扎在城内,为确保城防安全,东西南北靠近城门的地方都设有营房,为方便操练,营地都修建有很大的校场,历史上宣府兵马驰援三边,多从西校场出发。

    杨武知道沈溪会来点兵,老早便来等候。

    “沈尚书……”

    远远看到沈溪到来,杨武举起手大声打招呼,他身后宣府总兵官白玉带着副将、参将、游击将军等人巍然站立。

    白玉虽然也是阉党中人,但不算核心成员,若是普通文官前来,或许会不屑一顾,但面对沈溪,只能放下所有架子恭恭敬敬侍候。

    沈溪在大明军队体系中,地位非同小可,就算在朝被刘瑾压得死死的,但地方上军将还是把沈溪捧得高高在上,唯命是从。

    等沈溪走近,白玉上前道:“昨天圣旨和军令送达,卑职未及前往总督府拜访,今日得知大人您出征平叛,特地前来送行……”说到这儿,他身后一群亲兵把五口大箱子抬了过来,盖子紧闭着,以沈溪观察,这些箱子都很沉,显然里面装的不是什么日用品,而是金银珠宝。

    沈溪没让人打开,为难地说:“这让本官怎么好意思?此番本官只是奉命出兵平叛,等功成之日还会回宣府……这些临别馈赠,白总兵带回去吧!”

    白玉非常尴尬,一时间不知如何说才好。

    杨武笑道:“怎么说也是白将军一片心意,沈尚书您不必客气……谁不知此番出兵乃是陛下亲自点将,若您在宁夏凯旋,多半要回京师重为兵部尚书,以后下官和地方将官还要承蒙您照顾……”

    沈溪从杨武话中,大致猜到,白玉送来的这批礼物中,显然有巡抚衙门一份。

    杨武是文官,在宣府地位仅在沈溪之下,不过刘瑾派来治理屯田的胡汝砺窥伺在旁,杨武不敢明目张胆送礼,干脆假借白玉之手。

    反正白玉这个总兵官在文官眼中不值一提,他送礼给沈溪,就算是刘瑾也不会介意。

    沈溪心想:“杨武送礼,想来在礼物之中写有清单,让我知道哪些是他所送,这些可不是单纯的礼物,还算是他送给我的‘买命钱’。”

    沈溪道:“既如此,那就多谢白总兵一片好意,来人,把东西搬上马车。”

    “不必不必。”

    白玉眉开眼笑,“让卑职派人便可,马车已经为大人您准备好了!”

    说完,远处过来八辆马车,除了五辆运箱子的货车外,另外三辆带篷的箱车,一看就是提供给沈溪乘坐,另两辆里面则坐着人。

    杨武凑过来,嬉皮笑脸地道:“白将军知道沈尚书旅途辛苦,有所安排,大人只管路上再掀车帘看便是。”

    这已经不算暗示,杨武就差告诉沈溪这马车里载着女人,而且不止白玉送了,杨武也有份。

    沈溪心道:“我收你们的临别馈赠,可不是为了你们那点儿银子,而是给你们留一条路,让你们心存希望,行事多有顾忌,在刘瑾倒台后也不至于铤而走险……但现在送女人来算什么意思?”

    白玉和杨武都带着男人都懂的笑容,非常暧昧。

    “多谢。”

    沈溪语气转而变得冷淡了些,道,“若是本官能出征凯旋归来,再谢过白总兵和宣府将官一片好意……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本官这就去了!”

    ……

    ……

    沈溪领兵出征,出宣府入大同,穿偏头关过黄河,一路远去。

    这对宣府官员和将领来说,可算是送走一个瘟神。

    杨武回到巡抚衙门后,心里还在琢磨:“我这官途为何如此不顺?好不容易攀上刘瑾,得到巡抚之职,本以为有入朝为京官的希望,谁知却摊上这么个顶头上司?满朝上下谁人比沈之厚更难缠?”

    跟在杨武身后的白玉则显得很高兴,道:“杨大人,没想到给沈大人送礼如此顺利,以前还以为他是那种顽固刻板、拒绝收受礼物的铮臣呢。”

    杨武没好气道:“你知道他收礼的目的是什么?”

    “嗯?”

    白玉一脸惊讶,想了想拱手道,“还请不吝赐教。”

    杨武道:“他一反常态收受礼物,事情反而不太寻常……现在只寄希望于他彻底离开宣府不归,回朝安心当他的兵部尚书,这样你我就不用再招惹麻烦。”

    因为杨武没解释沈溪收礼的目的,白玉讪笑两声,道:“沈大人留在宣府其实也没什么,现在陛下让刘公公派人到宣府来修建行宫,指不定什么时候圣驾就要移銮宣府……不是说陛下定了两年平草原的国策?”

    “无稽之谈,无稽之谈……”杨武骂骂咧咧,白玉不知道他究竟对什么不满,毕竟此番送礼杨武也有份。

    恰在此时,外面有侍卫进来传报:“两位大人,户部侍郎胡大人求见。”

    杨武顿时紧张起来:“这……这可有些麻烦了,等会儿见到胡侍郎你说话可要小心点儿,不要把送礼的事说出来。”

    白玉点头应是,然后跟随在杨武身后,一起出去迎接胡汝砺。

    胡汝砺刚进正院,见到杨武和白玉,没等二人上前行礼,便用一种严厉的口吻喝道:“杨军门,瞧你做的好事!”

    杨武故作糊涂:“良弼兄何出此言?”

    在大明,祖籍南直隶应天府溧阳县、出生于宁夏左屯卫的胡汝砺,累祖孙三代始成宁夏名儒学人,在士林中逐步享有盛誉,就算刨除刘瑾特使的身份,杨武作为后进,也要在胡汝砺跟前毕恭毕敬说话。

    胡汝砺横眉怒视,或许是察觉到周边有巡抚衙门属吏和书办在,不适合敞开说话,一摆手,道:“进内再言。”

    杨武跟白玉对视一眼,随即二人一起进入后堂,此时胡汝砺已坐下来,拿起杯刚泡制的香茗在喝,显然是得到消息一路风尘仆仆赶路回来。

    胡汝砺放下茶杯后,问道:“今日沈之厚可是领兵西去?”

    杨武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不需要隐瞒,点头道:“正是如此,陛下圣旨和兵部调兵公文于昨日抵达宣府……今日领兵出征……时间掐得刚刚好……良弼兄,这没问题吧?”

    胡汝砺气冲冲地说:“公公之前可有言在先,让你阻挠沈之厚出兵,为何他昨日刚得调令,今日就能将兵马整顿完毕?”

    这下杨武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虽然刘瑾来信让他催促沈溪上路,但按照常理没个三五日兵马根本无法整顿完备,沈溪绝无可能如此顺利便领军西去。

    如果把巡抚衙门和总兵府早就为沈溪整顿好兵马,却因沈溪坚持才迟迟不出兵之事说出来,更不知胡汝砺会藉此如何大做文章。

    杨武看着白玉,连连使眼色。

    白玉一脸为难,硬着头皮上前,吞吞吐吐道:“这不是……沈大人早就跟总兵府打过招呼,让我等做好准备,等圣旨和兵部军令一到就出发么?”

    “沈大人自己便有亲兵五百,加之先前他还调两千兵马进行训练,此番总兵府不过抽调三个千户所便可成行,并没有多麻烦,稍微整理一下便可出征……胡大人明鉴,我等可没有违背刘公公所下命令……”

    杨武尴尬地打圆场:“是啊,是啊,我们不过是遵照公公命令办事罢了……之前刘公公发来密函,说是宣府这边耽搁太久,要我到总督府催促沈尚书尽快出兵……或许是陛下那边已开始过问,公公见事情再也拖延不下去了,才特意来函催促。”

    胡汝砺一副生气的模样,但他没说什么,再次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恰在此时,门外走进来一人,这人杨武和白玉都认识,正是跟着张文冕一起到宣府的江栎唯。

    “大人。”

    江栎唯上前来,向胡汝砺行礼。

    胡汝砺点头道:“顾严,你且将你调查到的事情,详细说来。”

    江栎唯怒视杨武,似乎看到杀父仇人一般,道:“以卑职调查所知,杨大人跟白总兵一起,暗中积极配合沈之厚,调兵遣将,准备好钱粮和军械,似早有不轨之心。今日沈之厚出征前,二人更是送上厚礼,分明有结交沈之厚,当那墙头草之意。”

    “江镇抚,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休要胡言乱语!”杨武大惊失色,指着江栎唯大声反驳。

    江栎唯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胡汝砺伸手阻止。

    胡汝砺站起身来,道:“杨军门,你所在的宣府,乃九边第一重镇。你坐镇此地,不但要为朝廷效命,更要誓死报效公公……你非但不思公公对你的提拔之恩,居然暗中跟沈之厚勾连,分明是有意背叛……”

    “绝无此事。”

    杨武发现自己百口莫辩,想解释却不知如何出口。

    胡汝砺再瞪着白玉道:“白总兵,你当初给刘公公的信函中是如何说的?你说你人在宣府,就一定不会让沈之厚掌握军权,看看你现在做的这一切,这不是阳奉阴违吗?”

    白玉推搪道:“都是出自杨大人安排,卑职只是按照杨大人吩咐行事。”

    官场上,相互推搪的情况实在不胜枚举,以至于谁都不知哪个人说的是真的哪个人说的是假的。

    杨武怒道:“谁让你办事的?明明是你暗中相助沈之厚,本官几时让你协助他出兵……”

    杨武和白玉之前还亲如兄弟,现在当着胡汝砺和江栎唯的面,却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胡汝砺没好气地道:“行了,在本官面前惺惺作态作何?还是想想怎么跟公公解释吧……此番宁夏谋逆,公公最为忌惮之人并非是起兵作乱的安化王,而是深得陛下宠信的沈之厚,你们现在不但不站在刘公公立场上考虑事情,甚至跟沈之厚私相授受,以后刘公公如何提携你们?”

    杨武不明白自己听从刘瑾行事有何过错,但却知道胡汝砺在刘瑾跟前讲得上话,如果存心攀诬自己,自己怎么都逃脱不了罪责,赶紧用求饶的语气道:“良弼兄,你看这是说得哪里话,在下不是想为自己留一条退路罢了……”

    “哼,退路?你的意思是说,刘公公这棵大树你靠不得,想要靠别处不成?”胡汝砺冷笑不已。

    杨武不想去跟胡汝砺讲道理,对白玉一摆手。

    白玉心领神会,就要去关门,却被江栎唯阻拦下来。

    白玉喝道:“让开!”

    江栎唯没有避让,第一时间看向胡汝砺。

    胡汝砺怒目圆睁,喝道:“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怎么着,你们还想来硬的,不让我二人离开?”

    杨武苦笑不已:“在下岂敢哪?你我同朝为官,与人方便便是给自己方便,良弼兄,我们还是借一步说话好。”

    胡汝砺到底宦海沉浮多年,明白官场的规矩,就算他之前再愤怒,此时也只能平息怒气,道:“那就关上门听你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

    ……

    官场上事情非常好办,除了人情,就是使银子。

    虽然胡汝砺不是什么贪财好色之徒,但也不能免俗,一顿酒宴摆下来,酒桌上诉诉苦,再拿出一些好处摆平一下,什么事都过去了。

    胡汝砺多饮了几杯,扶额气恼地道:“宗文,刘公公待你不薄,你岂能因为一己私利而不顾念恩德?”

    杨武继续往胡汝砺酒杯中添酒,道:“良弼兄所言极是,在下只是一时没想明白罢了……这不,朝中文官对刘公公攻击太多,明枪暗箭无数,你我身为文臣中一员,总要为自己的名声着想。”

    一句话,正好说到胡汝砺的心坎儿上去了,他忍不住叹息一声,居然没作反驳。

    胡汝砺以孝子、孝臣和名儒著称,这样的人其实最在意面子,自打以同乡之名投靠刘瑾,虽一路青云步步高升,但朝中对他的非议极大,御史言官总拿他的过错说事。

    白玉见杨武说话有效,赶紧过去添酒,道:“刘公公乃是为朝廷做事,沈大人也是为朝廷做事,何分彼此?就算是刘公公,也希望早些平息宁夏叛乱吧?”

    胡汝砺看了沉默不语的江栎唯一眼,点头:“这倒也是。”

    四人中江栎唯的地位最低,但也为其余三人所忌惮,到底江栎唯锦衣卫出身,背负天子亲军之名,而且江栎唯是刘瑾派来的,算是刘瑾的耳目。

    白玉顺着胡汝砺的目光看过去,似乎明白什么,赶紧过去给江栎唯敬酒:“江镇抚,你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同为朝廷效命,我等不该有成见才是。”

    “哼!”

    江栎唯可不像胡汝砺那么好糊弄,心中对沈溪的仇恨根深蒂固……在他眼中,谁跟沈溪妥协就是与他为敌。

    江栎唯的不识相,让白玉很尴尬,只能转头求助杨武。

    杨武眼中凶芒一闪而过,显然动了杀机,他之前就对张文冕和江栎唯住进巡抚衙门后院吃拿卡要感到不满,到现在江栎唯依然不卖他的账,让他觉得非常必须要除去这个后患。

    胡汝砺劝慰:“顾严,有些事别太固执,虽然杨军门和白总兵做事的确有不对之处,但居安思危乃人之常情,不可太过苛责。”

    江栎唯站起身,质问道:“那胡大人意思是说,沈之厚可以不杀,刘公公的命令也可以不遵从?”

    一句话,就让胡汝砺、杨武和白玉陷入尴尬的境地,在场四人都是公认的阉党中人,现在居然在为阉党出力之事上出现争执。

    杨武到底老谋深算,站起来作义正言辞状:“刘公公正确的命令当然不能违背,但现在要刺杀朝廷命官,这种事岂能完全听从?”

    “很多事,需要从长计议,就算真要杀沈之厚,也要找寻时机,沈之厚到宣府后从来都是深居简出,根本没机会下手,此番往宁夏去更是带精兵数千,要下手哪里有那么容易?这件事就算是当面跟刘公公说,刘公公也能理解。”

    “对对。”

    胡汝砺帮腔道,“顾严,别犟了,坐下来一起喝酒,若你还要继续遵从刘公公的命令行事,我等也不反对,你只管让杨巡抚调派人随你同去宁夏镇,见机行事便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