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930章 大限将至
    来自三边前线的消息很少,无论是宣府,还是京城,都很难得到关于平叛的更为详尽的战报。

    京城内,朱厚照仍旧每天召见刘瑾,所问内容基本跟安化王叛乱有关,至于朝事则依然由刘瑾一手把控。

    如今谢迁更好像是给刘瑾打下手的,内阁权力基本被架空。

    六月二十六。

    距离叛乱发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就连沈溪出兵也已有十多天时间,刘瑾跟往常一样一早便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整理好,准备去跟朱厚照启奏。

    张文冕和孙聪站在刘瑾身后。

    刘瑾把衣服整理好,回头看着二人,道:“都在这儿候着,咱家从豹房出来,若没事,会派人知会你们一声,届时自行散去便可;不然的话,咱家会直接回府,商议事情。”

    刘瑾对面圣没多大自信,朱厚照非常喜欢给他出难题,当刘瑾左右为难时,便会求助于张文冕和孙聪。

    “公公只管去,我二人在这里恭候。”张文冕恭敬地道。

    刘瑾收拾心情,带着随从出了门。

    刘瑾刚进豹房,便见小拧子早已等在门后。

    关于小拧子屡屡在皇帝跟前打他小报告的情况,刘瑾已经查明,心中很是窝火,早已做好诛除小拧子的准备。

    不过现在安化王叛乱在前,皇帝盯得他很紧,才没机会痛下杀手。

    小拧子对刘瑾非常恭敬,见刘瑾前来,主动走上前行礼:“见过刘公公。”

    “哼!”

    刘瑾在小拧子跟前显得极为倨傲,也是因为彼此均成为了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没有必要再假装一团和气。

    小拧子心里一沉,但依然笑眯眯,心底却提高了对刘瑾的警惕,他很清楚,就算自己不在朱厚照跟前说小话,因一山难容二虎,刘瑾也断容不下他这个皇帝跟前的新贵。

    刘瑾问道:“陛下可已准备漱洗入睡?”

    小拧子回道:“陛下刚见过司马真人,问了一些修仙和养生的事情。陛下用过早膳,便会接见刘公公……刘公公,请至书房等候。”

    刘瑾跟在小拧子身后,往书房走去。

    豹房这边所谓的书房,不过是朱厚照平时在豹房内接见臣子的场所。朱厚照非常爱面子,想要在臣子前体现出自己身在豹房也并未忘国事,也就设下这个好似背景板一样的书房,以示自己平日勤奋好学。

    刘瑾瞪着小拧子的背影,心道:“你这家伙居然敢在陛下面前说咱家坏话,看回头咱家怎么收拾你!”

    “炎光说得不错,要对付这小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些手段不知不觉把他除掉,神不知鬼不觉……最好是下毒,让陛下觉得他是病死,或者吃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正思忖间,刘瑾和小拧子到了书房。

    小拧子恭敬地道:“公公,您在这里稍候,陛下过会儿便到。”

    “嗯。”

    刘瑾点头,目送小拧子离去,身影消失在了后堂门口,嘴角浮现一抹狞笑。

    此时已经是盛夏,书房内很是闷热,刘瑾把随身所带折扇拿出来扇风,反正这会儿皇帝不在……朱厚照做事大大咧咧,每次都从后堂现身不说,远远还能听到脚步声,能给他足够的时间把折扇收起来。

    就在刘瑾惬意地闭目养神时,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连忙睁开眼,转头看去,惊愕地发现不知何时朱厚照站到了正门口,而之前进了后堂的小拧子此时正跟在朱厚照身后。

    “陛……陛下!”

    刘瑾没想到朱厚照会从正门进来,赶紧把折扇收起。

    朱厚照没多言,跨步走到书桌后坐了下来,道:“说吧,昨日宁夏镇有何战报?还有便是沈尚书、杨巡抚的出兵消息,一并道来!”

    ……

    ……

    关于前线的消息,刘瑾基本都是从兵部获取。

    曹元这个兵部尚书没什么能力,地方上奏什么,他就告知刘瑾什么,刘瑾想从其他渠道得知消息,实在是难上加难。

    又是一天没事,刘瑾的奏禀,让朱厚照很不满。

    不过朱厚照已经习惯刘瑾报喜不报忧,没过多计较,等刘瑾奏禀结束后,一摆手道:“刘公公,你先退下吧,再有消息定要第一时间来禀告。”

    “是,陛下!”

    刘瑾对在面圣时轻松过关,显得很是欣慰,马上行礼告退。

    刘瑾走后,朱厚照脸上多有不满,以小拧子的聪慧自然能读看得出来,朱厚照对之前刘瑾等候面圣时拿出扇子来扇风显得很生气。

    朱厚照问道:“小拧子,这两天天气很热吗?”

    小拧子不知该如何回答,以他瘦弱的身子骨,不太能感觉到炎热,而朱厚照因为每天吃丹药,又纵情酒色,身体更是虚浮,大夏天都不出汗。

    刘瑾就不同了,当上大明“二把手”后,刘瑾吃喝用度都是最好的,每天人参、鹿茸、海参、燕窝补着,气血旺盛,这一两年明显发福。再加上之前刘瑾一身厚重衣衫赶路到豹房,当然觉得炎热难耐。

    小拧子可不管什么客观原因,能找到机会攻击刘瑾,自然是不遗余力地添上一把火,当下躬身道:

    “回陛下,这几天刚下过雨,很是凉快,奴婢并不感觉有多热。”

    “是啊。”朱厚照往额头上摸了一把,“头上汗都没有,刘瑾跑到朕面前来扇扇子,算几个意思?”

    小拧子神色尴尬,想了想道:“陛下,或许是刘公公……真的很热吧,刘公公平时走路多,就算是寒冬腊月也会带一把扇子在身上。”

    “是吗?”

    朱厚照眉头紧皱,他之前从未留意过这等事。

    小拧子眨了眨眼睛,道:“陛下,您忘了年初藉田时,您累了,刘公公拿出把扇子来给您扇风的事情?”

    朱厚照“哦”了一声,终于回想起来,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不过他现在愈发放肆了,就算是热一点,忍一忍不就过去了?每天来给朕所奏都是陈年旧闻,腻味透了……哦对了,这两天你可有打探到什么消息?”

    小拧子回道:“以奴婢所知,固原总兵官曹雄之前派人马去宁夏,已渡过黄河,而之前传言投敌的仇钺和杨英,已在跟曹总兵暗中联络,准备里应外合,直扑安化王府……情况好像是这样的。”

    “什么?”

    朱厚照惊讶地站了起来,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神色打量小拧子,喝问,“小拧子,你可知道在朕面前信口胡说是什么罪名?”

    小拧子跪下来磕头,道:“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欺瞒陛下。”

    朱厚照闻言坐下,皱着眉头道:“也是哈,你哪里有胆子欺骗朕?不过……刘瑾胆子可真不小……若前线情况真如你所言,那这些消息他应该早就知道了才对,为何到现在迟迟不启奏与朕知晓?”

    小拧子跪在地上不说话,他可不敢随便攻击作为内监之首的司礼监掌印,毕竟刘瑾在朱厚照心目中地位非同小可。

    “算了!”

    朱厚照一摆手,道,“你打探到的消息,有可能只是道听途说,还是等具体战报传来后再说吧。再就是跟朕盯着,看看沈尚书是否有奏疏传来……别人的话朕轻易不会采信,但沈尚书的话却可充分信任,朕也相信,只要沈尚书出马,宁夏这一战可轻易获胜!”

    ……

    ……

    朱厚照去睡觉了。

    朱厚照习惯了昼伏夜出的生活,对于他身边这些常侍来说,也要习惯这种作息习惯。

    小拧子从书房出来,满头大汗,心里还在嘀咕:“这刘公公掌握的权力实在太大,陛下就算知道他有诸多不法罪行,轻易也不会治罪……那我该怎么办才好?”

    本来小拧子要去休息,但此时他心里不安,便趁机找了个由头离开豹房,说是回宫取东西,但暗中却去见谢迁。

    日上三竿谢迁才到文渊阁坐班,这边屁股还没焐热,小拧子便来求见。

    谢迁赶紧收拾心情,把小拧子带到文华殿一处偏殿……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跟小拧子暗中有往来。

    “……谢大人,您之前跟小人所说那些事,看来不奏效啊,陛下对刘公公所犯罪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番也知道刘公公有军情隐瞒不报,还是没有追究……”

    幽闭的房间里,小拧子好像是倒苦水一样,跟谢迁说出自己的难处。

    到最后,他近乎用哀求的语气道:“谢大人,您可要帮帮小人,现在刘公公看小人的眼神都不对了,若是安化王谋逆之事不能让他倒台,那小人很可能会被他迫害致死!”

    谢迁面色谨慎:“拧公公乃是陛下跟前红人,量刘瑾也没胆量加害。”

    小拧子苦着脸道:“奴婢哪里是什么红人,只是个打杂的罢了,刘公公才是红人,陛下不想做的事情悉数交与他,听说朝中御史言官上疏弹劾刘公公,都被刘公公找借口下狱……那些资历深厚的文臣都如此,小人有什么本事跟他斗?”

    谢迁看小拧子浑身发抖,不由出言安慰:“你尽管放心,安化王谋逆之事一定会让刘瑾吃不了兜着走……哦对了,这几日陛下跟前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小拧子突然想到什么,道:“倒是有件事,今日陛下对刘公公在书房内扇扇子很不满……”

    “哦?你且说来听听!”谢迁一脸好奇。

    小拧子立即将刘瑾平时扇子不离身,今天又在朱厚照跟前扇扇子的事情说了。

    谢迁听到后,眉头紧锁:“这天气可不凉快,他扇个扇子也不至于有罪……所以,陛下并没有当面没指责他,而是私下发牢骚?”

    小拧子点点头,同意了谢迁的说法。

    谢迁再看着小拧子,道:“拧公公,你回去安心等候消息便可,安化王谋逆乃是打着清除阉党的旗号,若此事为陛下所知,刘瑾岂能逃脱干系?不过一切要等平叛结束,功臣凯旋回京后,才好揭发……记住,有些事切不可操之过急!”

    “您一直都说要忍耐忍耐……若沈尚书和杨巡抚不回京呢?”小拧子问道。

    “不会的!”谢迁道,“就算刘瑾阻挠,陛下也定会让这二位回朝,此乃刘瑾大限将至之时!”

    ……

    ……

    沈溪所率人马于六月十四从宣府出发。

    六月二十,兵马过大同,六月二十六抵偏头关。

    偏头关内简单整顿,大军于次日渡河,最终在七月初六抵达榆林卫,此时前面战场传来消息,安化王叛乱已被平息。

    从榆林卫到宁夏,本来费不了多少时日,差不多十天左右可到,但沈溪所率人马一路急行军而来,早已人困马乏,沈溪没有急着出兵往宁夏,而是先等地方上的奏报。

    倒是杨一清那边自行前往宁夏,不过以行进速度来说,杨一清所辖人马每日行军要比沈溪部慢很多,以至于沈溪后发先至。

    因为杨一清没到榆林卫来,所以沈溪暂时没法与其取得联系。

    沈溪抵达榆林卫当晚,地方上用非常隆重的礼数欢迎。

    虽然沈溪不是以三边总制之身前来,却有着帝师以及朝廷钦差的身份,再加上沈溪挂着兵部尚书、左都御史衔,可说比当初任三边总制时地位丝毫不弱,而且地方上很多是沈溪“旧部”,听说老上司来,总归是要表示一下。

    因大明正德二年朝廷刚罢三边总督之位,以至于现如今榆林卫的最高统帅是右佥都御史、延绥巡抚黄珂。

    却说黄珂虽然也是朝廷派驻三边负责治理屯田的官员,但此人并非阉党成员,刘瑾倒台后曾做到南京工部尚书,也可说是铮臣。

    听说沈溪前来,黄珂不敢怠慢。

    沈溪地位实在太过尊崇,乃是以从一品大员的身份督抚宣大,而黄珂则是以从三品抚延绥,彼此地位相差悬殊。

    当晚,黄珂在延绥巡抚衙门为沈溪设宴,除了沈溪外,连自己衙门的属官都没邀请,更别说是延绥镇的武将了。

    本来沈溪带了王陵之一道赴宴,这会儿也不得不让王陵之在外等候。

    “之厚远道而来,在下没什么好东西,便以薄酒相待,也是为庆祝宁夏镇顺利平叛……”

    黄珂是成化二十年进士,比沈溪更早做官,只是他的晋升之路没沈溪那么顺,他本来跟谢迁平辈论交,现在沈溪面前,却没敢以长辈自居,便好像老友见面,摆宴也是以家宴的形式。

    沈溪道:“在下也是到榆林后,才听说宁夏叛乱已平,贼首已束手就擒,但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兵马依然会起行往宁夏,宣召地方,安抚民心。”

    黄珂笑着点头:“之厚身负皇命,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意。”

    二人坐下来,黄珂亲自为沈溪斟酒,道:“却不知陛下如今身体是否康泰?”

    沈溪惊讶地道:“在下并非自京师而来,从何得知陛下身体状况?”

    黄珂多少有些意外,显然榆林卫这里地处偏僻,基本是半封闭状态,对于京师的消息所知不多,摇头道:“本还以为之厚是从京师而来……”

    这话说出口,沈溪有些别扭,心想,难道黄珂不知他是以宣大总督的身份出征宁夏镇?还是说黄珂觉得他应该在出征前回朝面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