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933章 张懋的支持
    捷报于七月初八传到京师。

    率先送回情报的并不是朝廷的驿差,而是沈溪在延绥得知宁夏镇的确切消息后,第一时间送出捷报,由云柳查收。

    此时距离沈溪发出消息,不过两天时间,之所以这么快,乃是采用了信鸽传送的方式。

    为保密需要,沈溪发出的是密文,需要到地方后进行转译,故云柳没办法以沈溪亲笔奏疏转呈谢迁,只能口头进行传达。

    当天谢迁在内阁刚问过宁夏镇的情况,所获消息,仅仅是沈溪率部过了偏头关,正向延绥镇进发,他以为一切平安无事,所以散班后便直接回家休息,没想到云柳会亲自上门拜访,告知宁夏镇叛乱已平息。

    “……这么快?沈之厚如今人在何处?”谢迁惊愕无比,虽然他对云柳绝对信任,但不相信朝廷情报滞后会到如此夸张的地步。

    云柳点头道:“大人是在两日前从延绥发出的消息,信中确实如此说的,至于具体情况,卑职不是那么清楚,只知固原总兵官曹雄将军所部,早就把防线推到了黄河东岸,接到朝廷军令后,第一时间便强渡黄河平乱,而之前传言投敌的杨英、仇钺证实乃是内应,暗中相助官军……”

    云柳带来的情报非常详细,虽然她说自己不知细节,但沈溪告之的消息其实已相当详尽。

    就算未来几天朝廷的情报传来,最多也只是说明大致情况,细节方面一概不提,尤其涉及军功。

    在讨逆大军没有拿出具体方案前,随便奏禀会担负巨大的风险。

    谢迁显得很谨慎:“他人刚到延绥镇?而且居然是固原兵马先进的宁夏镇城?杨一清呢?”

    云柳道:“大人未提。”

    “嘿!”

    谢迁皱眉道,“难道他不知,现在跟他争功劳的人不是曹雄,而是杨一清?就算是固原兵马先进城,但只要杨一清先到,这首功便逃不离……”

    谢迁作为文官之首,非常清楚朝廷赏功的套路,武将可没资格居首功。

    既然朱厚照派的是沈溪和杨一清各自领兵,那谁先到宁夏镇,甚至无需动用一兵一卒,只要人进去了,那功劳就到手。

    云柳道:“大人似乎对首功不在意……”

    谢迁斜着看了云柳一眼,道:“你对他倒是挺了解的,他这次分明是想让杨一清先一步进宁夏,之前他所为已证明这一点,故意在宣府拖延,让刘瑾阴谋得逞……若他真想出兵,谁敢计较他擅自调兵?”

    云柳沉默不语。

    “不行!”

    谢迁道,“老夫要连夜入宫面圣,将宁夏镇捷报奏与陛下知晓。”

    说完,谢迁便要回房,准备收拾朝服入朝,云柳连忙道:“谢大人,我家大人有一封私信给您,不过因是飞鸽传书,采用的是密码,卑职代为转译过,并非是我家大人亲笔……”

    “拿来!”

    谢迁一摆手,嘴噘得老高,似乎是怪责云柳没及时把信函拿出。等云柳把整理好的书信呈递上,谢迁接过去,很快便看得入神。

    “他这是要闹哪出?既然先一步将捷报传来,为何不许老夫面圣奏捷?”谢迁皱眉,自言自语道。

    这话云柳能清楚听到,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谢迁放下纸张,用蜡烛点燃,等烧成灰烬后才道:“你放心,这正是他一贯的行事风格,老夫不会怀疑信的真伪,旁人做事,绝对不会像他这般淡然……他是想提醒老夫,先顺着刘瑾,让他认为一切尽在掌控,再出其不意以雷霆万钧之势将之铲除!”

    云柳心想,既然您老什么都知道,刚才为何还要抨击沈大人,让我难堪?

    谢迁又叹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夫去面圣,除了在豹房外干等,似乎没别的好办法,反倒会让刘瑾警觉……老夫到了豹房,他能不知宁夏镇有事?若他知道捷报先一步到京师自己却蒙在鼓里,必然会提高警惕……”

    云柳道:“不知谢大人有何安排?”

    “哼哼!”

    谢迁有些着恼,“轮得到老夫安排吗?以老夫看来,沈之厚离得远远的,却想遥控指挥京师大小官员,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言语中,谢迁对沈溪指手画脚很不屑。

    不过随即便释然了,谢迁道:“下一步,老夫就按照他所言,联络那些跟刘瑾有仇怨之人,尤其是宫中执事,如今陛下跟前能跟刘瑾争宠的,也就只有拧公公了,除此之外就连张苑等人也已失势……这会儿也该把一些事提上议事日程了。”

    云柳道:“卑职一切听从谢大人调遣。”

    谢迁没好气地道:“以老夫看来,你不是听从老夫调遣,而是顺势而为……因为只有老夫跟沈之厚意见一致时,你才听从,否则你都以那小子的命令为先!”

    到最后,谢迁又发起了牢骚,毫不介意在沈溪的手下面前说一些无礼的话。

    ……

    ……

    谢迁先一步得知宁夏捷报,有充裕的时间做准备。

    而此时谢迁在朝中已没有敢相信之人,只能求助于勋贵。

    谢迁首先想到的便是之前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英国公张懋,当天晚上,谢迁连夜去张懋府上拜见。

    大半夜的,谢迁执意要进英国公的府宅,门房拿他这个当朝首辅没辙,只能进去通报。

    张懋到底明白事理,知道谢迁深夜来访,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张懋担心宁夏叛乱有变,等见到谢迁之后才知,原来前方已奏捷,谢迁此来的目的居然是为了斗刘瑾。

    “……我说于乔,你这是闹哪出?这深更半夜前来,若不知的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张懋气恼道。

    显然,在斗刘瑾这件事上张懋根本没打算出头,宁愿龟缩一侧,静观其变。

    倒不是说张懋胆小怕事,主要是他很清楚,一旦他这边有了政治倾向,跟刘瑾斗得不可开交,成功还好,一旦失败,意味着要把军权拱手相让。

    这是张懋不能承担的后果,所以只能一再对刘瑾采取纵容之策。

    谢迁遇到张懋这老狐狸,大多数时候都没辙,可如今要斗刘瑾,涉及朝堂稳固,必须要保证军队不乱,只能到张懋这里求助。

    “……张老公爷,话不能如此说,要让刘瑾束手就擒,没您老出面怕是难以奏效,如今连皇亲贵胄都拿刘瑾乱朝纲之事作为由头起兵作乱,若此獠不除,怕是大明不得安宁啊!”

    谢迁苦口婆心劝说。

    张懋到底是中立派,有非常正当的理由,谢迁能理解张懋的良苦用心,此番上门有求于人,把身段摆得很低。

    张懋道:“于乔要扳倒刘瑾,不知做了何准备?只是拿安化王谋逆之事说项?没旁的杀手锏了?”

    谢迁惊讶地问道:“这还不够吗?”

    张懋黑着脸道:“刘瑾做了诸多危害社稷之事,老朽并非不知,但奈何圣主对其信任有加,徒叹奈何!你说虚报战功这事大不大,可结果呢?陛下对之厚也算信任吧?之厚年岁不大,光靠军功便已经做到兵部尚书,也算皇恩浩荡,可一旦跟刘瑾相斗,结果怎么样?”

    说着,张懋坐下来,拿起茶杯,却又不耐烦地放下。

    谢迁看在眼里,知道张懋此时也心烦意乱,道:“要斗刘瑾,关键不在于其犯了何罪,而要看陛下对他信任如何。”

    “此话怎讲?”张懋打量谢迁。

    谢迁道:“刘瑾刚开始处处以陛下利益为先,就算贪赃枉法,所得钱财多数进了内库,供陛下花销。但如今随着权势增大,刘瑾贪墨银两愈发增多,但送到内库的银子却日益减少……他一介阉人,要这么多银子作何?”

    张懋摇头苦笑:“宫中执事都贪财,于乔不会不知吧?你说刘瑾要这些银子作何,他没有后代,贪财才算正常,总归不能好色吧?”

    谢迁跟着坐下,语重心长道:“张老公爷,有一件事或许你不知情,头些时日北直隶地方富商和官绅纳财与陛下,走的是刘瑾的门路,结果大半为刘瑾贪墨,陛下派人去调查,一直查到中间有重大贪墨行为,刘瑾才主动跟陛下承认罪行,将银两如数呈递……”

    “嗯?”

    张懋道,“于乔为何要以此为例?陛下不是跟刘瑾和解了?”

    “说是和解,哪里有那么容易?”

    谢迁握紧拳头,“刘瑾之后变本加厉,九边调运至京师的财货,半数以上为其贪墨,若陛下得知他将朝中公帑挪为己用,岂会轻易放过他?”

    张懋思索一下,吸了口气道:“这些事到底查无实证……如今朝野遍布刘瑾眼线,举报到陛下那里,陛下能信?”

    谢迁道:“事在人为嘛……可惜现在吾等连面圣都难,遑论其他?好在随着宁夏叛乱平定,沈之厚马上就要回京,何不由其将安化王谋逆所打旗号跟陛下进言?再以刘瑾贪赃枉法罪证检举,就算失败,一应后果也由之厚承担,总归与张老公爷无染。”

    张懋皱眉:“于乔啊于乔,你分明是把之厚当枪使啊!”

    谢迁没好气地道:“你以为这些主意是我想出来的?都是沈之厚琢磨出来的,他在地方上查出刘瑾不少罪证,据说还发现其有谋逆不轨之心……可惜沈之厚不在京城,很多事未来得及证实。”

    “不过,如果刘瑾犯上作乱,敢问张老公爷您管还是不管?”

    “嘶!”

    张懋龇牙咧嘴,“你于乔还真会给人出难题,刘瑾几时谋逆了?”

    “就看张老公爷信谁……这事乃是沈之厚传书告之,若张老公爷有怀疑,大可在他回京城后亲自质问,我绝对不会有意见。”谢迁道。

    张懋没马上回答,站起身,来回踱步,好像很纠结,既想斗倒刘瑾又怕出什么差池影响朝堂稳固。

    谢迁站起来等张懋的回话。

    许久后,张懋回过头打量谢迁,道:“以老朽看来,以旁的罪证斗倒刘瑾难度很大,唯独安化王谋逆所打旗号,还有刘瑾谋逆之事可做文章,陛下最担心的终归还是皇位稳固,若查出刘瑾有不轨之心,必会将其大卸八块。”

    谢迁道:“如此说来,张老公爷答应联手对付刘瑾咯?”

    张懋叹了口气:“若刘瑾真要谋逆,老朽当然不会坐视,但若只是检举揭发他平时劣行,于乔还是另请高明吧。总归老朽攥紧五军都督府,刘瑾无法染指军权,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于乔和之厚如何去做!”

    谢迁行礼:“有张老公爷这一句话,什么都够了,老朽这就去安排!”

    ……

    ……

    谢迁私会张懋,看起来隐秘,却没瞒过刘瑾的眼线。

    刘瑾本已睡下,孙聪急忙来见,刘瑾不敢疏忽大意,便在卧室外的小花厅会见,孙聪将查获消息如实相告。

    刘瑾道:“谢于乔去英国公府?消息属实吗?”

    孙聪道:“公公,这件事千真万确,之前在下私做主张,派人盯着城中勋贵和主要官员府宅,未来得及跟公公奏禀,还请恕罪。”

    “不必!”

    刘瑾一摆手,“你做得很好,咱家之前也曾安排人手,没什么成效就收手了,未曾想这谢于乔竟然会连夜去见英国公,看来是有阴谋……克明,你可查到背后藏有什么事?”

    孙聪摇头:“却说谢尚书到英国公府宅,之前没有任何征兆……昨日谢尚书在内阁所作所为我详细问过了,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或许是有人暗中与之联络。”

    “什么?有人暗中给谢于乔通风报信?是谁?沈之厚?难道此人领兵去宁夏镇后还阴魂不散?”

    刘瑾气急败坏,好像谁踩了他尾巴一样。

    孙聪神色镇定自若:“以在下猜测,谢尚书要见英国公,无非涉及前线军情,现如今朝廷尚未有军报传来,谢尚书应该不会提前得到消息,除非他想去跟英国公做出一些约定,比如说军功分配……”

    “不可能!”

    刘瑾显得很笃定,“谢于乔这人,咱家再熟悉不过,最在乎颜面,不会为了军功破坏朝廷法纪,而且英国公也不管这一块,他上门拜访意义又何在?”

    “是,卑职愿听公公教诲。”

    孙聪毕恭毕敬,以前他在刘瑾面前老是帮文官说话,但现在随着刘瑾权势日益增大,孙聪意识到自己只有紧跟刘瑾才有出路,逐渐收起对文官的怜悯。

    刘瑾琢磨半晌,道:“以咱家猜想,谢于乔必定是为了咱家的事情去见英国公……以咱家对英国公为人的了解,谢于乔此行必定碰壁,难道谢于乔想拿安化王谋逆所打旗号之事来攻击咱家?”

    孙聪道:“一切都只是猜测,做不得准。”

    “确实做不得准,但却可以早做防备!谢于乔是只老狐狸,咱家到现在都不能将其扳倒,可叹可恼!沈之厚离京,朝局稳定后,咱家几次跟陛下说让谢于乔致仕,但陛下就是不允,有此人在朝,始终是咱家心腹大患……”刘瑾气呼呼说道。

    孙聪请示:“不知公公有何决断?”

    刘瑾一时拿不出主意,谋略上他跟孙聪有不小差距,行事原则更是简单而粗暴,把所有对手当作生死仇人,灭掉便可。

    刘瑾叹道:“无论谢于乔是否想咱家死,咱家不能让他有日子好过……稍后找人去谢府闹事,再放把火警告一番!”

    “公公,这恐怕不妥吧?”孙聪赶忙劝阻。

    “有何不妥?”

    刘瑾显得很气恼,“谢于乔居然敢跟英国公见面,想方设法针对咱家,咱家就不能进行反击?”

    孙聪有些着急,他发现刘瑾的思维还停留在狭隘的报复上,而且报复也是那种地痞流氓似的打架,完全没有技术含量。

    孙聪道:“就算谢尚书要针对公公您,也没机会在陛下面前做文章,公公兴衰不是由他和英国公能决定。若谢府失火,就算不是公公您派人做的,旁人也会怀疑乃是公公幕后指派,朝野清议对公公您不利!”

    “那你说,咱家该怎么办?”刘瑾气急败坏。

    孙聪尽量平息自己的心情,道:“公公这会儿应该对陛下跟前的人严防死守才是,尤其是在宁夏镇叛乱平息后,公公需严防死守,不让沈之厚回京,连杨巡抚最好也留在三边暂时别回来,奏请功劳之事,交给兵部衙门,或者监军太监,如此才不会威胁公公您在朝中的地位!”

    “只是这样?”

    刘瑾显得很不甘心。

    孙聪摇头:“除此之外,公公还能作何?陛下对公公无比信任,只有让陛下的信任继续保持,公公的权势才能长盛不衰,但现在有人想拿陛下的信任做文章,公公需要防备的是失宠于陛下啊!”

    刘瑾显得很自信:“你放心,咱家跟陛下的关系可不一般,就算陛下知道咱家手伸得长一点,管的事多一点,捞银子凶一点,也只会口头说两句。谢于乔那边,你派人盯着,最好……让他知道咱家的厉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