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三六章 三不管
    朱厚照带着司马真人去吃喝玩乐。

    小拧子则心有余悸出了书房,为之前的事情暗自庆幸不已。

    “还好司马真人这会儿过来,他跟我又站在同一立场,否则今日不但无法在陛下面前构陷姓刘的,反而会被陛下查出我存心冤枉,以后还怎么信任我?”

    小拧子正准备出豹房,把朱厚照的意思传达给刘瑾,暮色中突然见到一个人佝偻着身子走过来。

    等人到近前,小拧子自然而然想行礼,等身子差不多弯了一半,才想起今非昔比,这会儿自己已不需要给这人请安。

    “这不是拧公公么?”

    来人已是一脸堆笑走了过来,不是旁人,正是以前在朱厚照跟前受宠,威风八面,后来因被刘瑾打压,以及钟夫人失踪事情而逐渐失去地位的张苑。

    小拧子笑了笑,道:“原来是张公公,马上要入夜,你怎到豹房来了?陛下可有传召?”

    张苑脸色很尴尬:“这不,御马监有公文,就送了过来,让陛下知晓……都是关于宁夏前线战报,御马监得到后实在也不知该送往何处。”

    小拧子稍微琢磨一下,便明白张苑在说什么。

    朝廷情报体系中,除了军方自成一体,还有东厂和锦衣卫这一厂卫体系,朱厚照继位后刘瑾又额外增设了西厂和内行厂,如此一来,厂卫机构重叠,人浮于事,不仅没增加效率,反而内部倾轧严重,争权夺利。

    张苑地位虽不高,但始终是皇帝指定的东厂掌舵人,倒也能在目前的局势中占得一席之地。

    东厂若得到宁夏镇战报,以张苑的心思肯定是来找朱厚照邀功,而不会想着把战报给刘瑾,那纯属自讨没趣。

    小拧子心道:“原来他也是来邀功的……虽说他以前欺辱过我,但至少跟刘瑾是死对头,现在刘瑾不把他当回事,我何不趁机跟他联合?”

    小拧子道:“张公公所得公文,不知可否拿来一观?”

    “这……”

    张苑显得很为难,本来他想自个儿面圣邀功,却被小拧子遇上,如此功劳平白被分出一半,他自然不甘心,以至于整个人迟疑不决,没有答话。

    小拧子板起脸来:“张公公,如今朝中局势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若没有咱家为你引荐,你能见到陛下?若是被刘公公知道你把公文送到这里,而不是司礼监,你觉得刘公公会如何降罪?”

    张苑心中一凛,他最担心之事,便是被刘瑾知道他私下搞小动作。

    他得势那会儿,把刘瑾欺负得不轻,后来刘瑾掌权后对他展开报复,很快便被皇帝疏远,到现在权势已大不如前。

    若被刘瑾记起还有他这么个对手,张苑就要倒大霉了。

    张苑陪笑:“拧公公这是说哪里话?小人带来的公文本就是拿给陛下御览的,拧公公乃陛下跟前红人,自然可以提前一观,才好奏禀给陛下知晓……小人这就将公文交与拧公公……”

    宫里多年,张苑早就学会了取舍。

    被小拧子发现他只能自认倒霉,把功劳分润出来,就算不能得到君王宽宥,巴结小拧子这个皇帝跟前的红人也不亏。

    小拧子道:“好似咱家很喜欢这些报捷公文一样,其实咱家……有很多事跟陛下启奏过,咱家不想让刘瑾继续欺瞒圣听……”

    张苑眼前一亮,从言辞间,他能感觉到小拧子向他示好,当即眨眨眼:“那拧公公准备……”

    小拧子笑了笑,道:“张公公是聪明人,对于宁夏镇叛乱,你应该清楚得紧,到现在刘公公都不敢把安化王谋逆所打旗号说出来,若是被陛下知晓安化王要以清君侧来拉拢人心,你觉得陛下会如何想?”

    “这……”

    张苑无比震惊,他本以为朱厚照早就知晓,却不加理会,到现在才知原来刘瑾一直欺瞒圣听。

    小拧子道:“咱家也不知真相如何,不敢贸然说出,毕竟刘公公权势太大,有些事必须要等合适的时候才能说。”

    张苑赶紧问道:“不知何时才合适?”

    “当然要等宁夏镇平叛将士凯旋回京后再说。”小拧子道,“这些话由咱们这种奴才说出来,总归不妥,还是交给朝中大人来说才会有效果,尤其是沈尚书这样深得陛下信任的大臣。”

    “对,对!”

    张苑想到自己有个侄子在朝做官,深得皇帝宠信,顿时看到了希望。

    小拧子走上前,压低声音道:“为了让刘公公彻底垮台,张公公最好与咱家精诚合作,若你把消息泄露出去,非但刘公公不会记你的好,咱家这边……也不会放过你!”

    张苑打了个寒颤,发现自己处在夹缝中,已别无选择。

    ……

    ……

    京城内形成一个倒刘瑾的联盟。

    主脑之人便是内阁首辅谢迁,朝中尚有张懋等勋贵暗中支持,而在朱厚照身边,又有小拧子、张苑、司马真人作为内应。

    朝野外,尚有沈溪、张永等人联络绸缪。

    因沈溪并未跟杨一清打招呼,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让杨一清也加入到这体系中,以历史上最终结果来看,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史载“倒刘事件”就是由杨一清和张永携手炮制出来的。

    沈溪于七月十六带领人马抵达宁夏镇外,并未第一时间进城。

    八百里的路,如果一路急行军的话或许可争取在六日左右抵达,但沈溪到底没必要催促麾下兵马过甚,就算现在用八天时间赶完所有路程已让士兵们苦不堪言。

    沈溪领兵在城外驻足不前,固原总兵曹雄先派出人来迎接,杨一清那边却没有任何消息。

    “沈大人,看来这宁夏城内暗流涌动啊……”

    张永陪同沈溪一起去见曹雄派来的使者,酸溜溜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股奚落,似乎在提醒沈溪,这宁夏镇内已斗成一团。

    沈溪装作听不懂,等见到来使,乃是固原总兵旗下一名姓宋的参议后,沈溪明白了曹雄的意思。

    “……我家将军希望大人您进城后能住在总兵府,如今宁夏地方军政体系混乱,只有大人您才能主持和稳定大局,还有谁来管宁夏军务,也要大人您定夺,怕是旁人没这资格……”

    因为宁夏总兵姜汉在之前的叛乱中被杀,叛乱平息后,固原兵马占据宁夏镇主要城镇和关隘,现在朝廷对宁夏地方官将的处置意见没有下来,毕竟大多数地方官员和将领都主动或被迫参与叛乱,就算杨一清下达一些安民措施,以其副帅的身份也没资格进行处置。

    沈溪刚到,人未进城,曹雄就派人过来接洽,试图先把事情定下。

    沈溪对来使道:“本官刚到宁夏,尚未进城查看具体情况,至于平叛细节都未详细调查清楚,此时便贸然决定宁夏总兵官人选,太过仓促……你回去跟曹总兵说,等本官详细查阅案宗,跟宁夏地方官员见过,再行决断!”

    姓宋的参议可不想就此离开,他的任务显然不是来跟沈溪通个风便可,当下急道:“大人,关于参与叛乱官将处置,尚可商议,但宁夏总兵人选却最好定下,如今三边出了乱子,若鞑靼人趁机寇边,恐怕各处防备会出问题,尤其是宁夏……”

    张永也帮腔:“沈大人,曹总兵这是替君分忧,你就先拿出个主意来,定下宁夏总兵的人选,让此人暂代总兵之职,保地方安稳,至于另行调派可等请示陛下后再说。”

    沈溪见张永热心的模样,便知道他收受曹雄的好处,这才急冲冲出来帮忙说话,本来这些事轮不到张永掺和。

    “一切等进城后再说吧!”

    沈溪的态度很明确,“明日上午便进城,到中午全数兵马都进驻城塞,届时本官会接见杨巡抚和曹总兵,跟他们商议此事。”

    ……

    ……

    沈溪本来可以连夜带兵进城,但考虑到宁夏城内矛盾没有解除,危机四伏,沈溪作为杨一清和曹雄外的第三方势力,谨慎为上,在城外多驻扎一晚,可以让曹雄和杨一清有个心理准备。

    送走的姓宋的参议后,张永嘴上仍旧在念叨,更好像是抱怨。

    很快王陵之、林恒、荆越和胡嵩跃四人进入中军大帐,他们在安排好营寨安保巡逻工作后,便来跟沈溪复命,接受下一步指示。

    林恒道:“大人,听说曹总兵派人来见,说要任命新总兵人选?”

    “嗯。”

    沈溪低头打量案桌上的公文,其实他不想跟林恒谈更多的事情,毕竟林恒代表的是三边地方平叛武将的利益,跟曹雄基本上算是一伙的,而他星夜兼程赶至延绥报讯的目的,就是帮曹雄说项。

    林恒紧张地道:“大人,其实曹总兵所提之事迫在眉睫,固原地方人马不能在宁夏驻扎久了,现在大人的兵马已至,加上杨大人的人马,地方安稳已能得到保障,是时候重建宁夏防御体系。”

    沈溪抬头打量在场几人,除了林恒说话外,荆越、胡嵩跃和王陵之都插不上话,显然委命总兵官这种事对他们而言显得太过遥远。

    他们只是中层将领,跟总兵官级别差了十万八千里,这是朝廷乃至皇帝的权力,沈溪或许可以代天子决定一个临时总兵官人选,但这一切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唯独林恒,因涉及切身利益,还有他对朝廷之事比较了解,才会主动提出。

    沈溪看着旁边的张永道:“张公公,你怎么看?”

    张永道:“咱家?咱家当然希望沈大人能听曹总兵一句,安排个临时总兵官……”

    “那安排谁?”沈溪问道。

    一句话便把张永给呛了回去,嘴上说站在曹雄一边容易,但涉及具体事项,张永就抓瞎了。

    沈溪语气平缓,道:“宁夏镇因这次叛乱,总兵以下所有官将都未能幸免,要追究责任的话,恐怕有不少人要人头落地,本来杨英和仇钺二人可以胜任,但不管是论功或论罪,都没到委命新总兵时,事情恐怕最终要等朝廷安排……”

    张永问道:“那大人就不打算安排宁夏总兵官咯?”

    沈溪道:“本官在宁夏,朝廷委命状下来前,暂且不会回京,这总兵官人选由陛下钦定,旁人无从掺和!”

    张永看了林恒一眼,心里惊讶,暗忖:“本以为沈大人准备进城跟杨大人商议后再做决定,现在看来分明已有决断……如此一来,岂不是未来一两月都要驻扎宁夏边城?斗刘瑾的事要延后到几时?”

    “沈大人准备进城后,落榻何处?”张永问道,“曹总兵和杨大人应该都准备好寓所请大人去住……”

    沈溪面色镇定如常:“本官率军进城,当然是跟随兵马一起住……宁夏城防布局本官已看过,进城后先把营地扎好,除非有战事,否则本官不会干涉城防事务,一应防务俱由曹总兵所部人马负责,剩下的事情,则等朝廷决断!”

    张永急道:“什么事都要朝廷决断,那大人进城图的是什么?”

    显然张永不甘心,本来就因为出兵慢了把首功拱手让出,现在跋山涉水到了宁夏,沈溪居然来个三不管。

    要知道沈溪现在随便安排一个临时职位,都能让张永赚得盆满钵满,没有军功也有大把银子进项,但现在沈溪却把权力归还朝廷,张永根本不能理解。

    沈溪道:“本官到宁夏,乃是奉皇命平叛,现在叛乱已平息,论功请赏之事自应由朝廷完成,本官的目的变成安定一方,若有叛乱或者外夷入侵,本官便起兵抵御,若非如此,本官不想干涉地方事务!”

    沈溪这番话掷地有声,张永知道多说无益,干脆拂袖而去。

    就算现在张永跟沈溪站在一道对抗刘瑾,两人也没法在所有事项上达成一致,张永贪财,而沈溪却严守规矩。

    连监军太监张永都没资格说话,林恒更不会说什么,他感觉沈溪所言其实也是对他有所警告,你跟我是姻亲不假,但涉及军政事务,你没资格指手画脚,尤其你有一定政治倾向,更不能以你的意见来左右我。

    王陵之、荆越等人来宁夏的目的是为了军功,自始至终都作壁上观。

    ……

    ……

    姓宋的参议回到宁夏镇城,在总兵官府见到曹雄,将沈溪的意思转达。

    曹雄皱眉道:“沈大人果真如此说的?”

    姓宋的参议道:“沈大人的意思是所有事情等他进城后再议,且大人请他到总兵府落榻,沈大人也无此意,若明日他见过杨大人,事情就不好办了!”

    曹雄轻叹:“本将领兵征伐逆贼,虽侥幸平息叛乱,但初时未得朝廷调令,便将防线推进至黄河东岸,总有不妥。如今迟迟不回固原,怕是有人会在背后做文章,看来要多给司礼监刘公公送一些礼才可!”

    姓宋的参议问道:“那将军到底是要跟沈大人连成一线,还是要跟司礼监刘公公结成一党?”

    曹雄冷声道:“刘公公始终在京城,能影响到陛下的决断,我为了保住官位,当然要巴结他。”

    “但现在宁夏军功奏请,由沈大人负责,本将也得巴结好,总归多花一点银子没错。这次从叛逆手中缴获不少,给沈大人送去一些聊表心意,只要他能在跟陛下的奏本中将我列为首功,封侯之事为期不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