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三八章 事成
    就在沈溪赴宴的同时,张永还在营区等候消息。

    他心里琢磨:“沈之厚怎么能确定杨一清不会前去赴宴,而魏彬就会到场?他说话总是神神秘秘的,也不知哪句是真哪句为假……之前他还说不会去赴宴,怎转眼就改变了态度?我倒好,还得留下来等着去见杨一清,若杨一清不肯配合除去刘瑾,反而通风报信,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就在张永忐忑不安时,突然有侍卫进来通禀:“张公公,沈大人为您准备的马车已经可以乘坐了!”

    “嗯!”

    张永立即想起,这是沈溪之前定下的暗号,一旦总兵府那边如愿以偿,他这边就要立即前往巡抚衙门。

    张永心想:“嘿,魏彬还真去赴宴了?”

    他没时间印证事情的真假,只能跟着侍卫出来,随即又把出京时带的随从叫上,生怕有人会对自己不利。

    上了马车后,刘瑾仍旧惴惴不安,脑中诸念俱杂,不多时马车便已停了下来。

    张永下得马车,环首四顾,发现根本不在宁夏巡抚衙门正门,而是在一处不起眼的小街巷里,正对着一扇紧闭的小门,心想:“我这是来做贼的?居然连大门都不走!”

    他正琢磨,小门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身着短褐、行腾的下人,张永惊讶地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这儿?”

    张永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既然自己是来跟杨一清接洽,试探口风,就应该是杨一清派人来迎接。

    但自己这边刚到,就有人出来迎接,好像这里是沈溪的衙门口,一切都按照沈溪安排的流程行事。

    那人回道:“小人乃杨府仆役,受我家老爷之托,来此等候,不想竟晚到一步……小人这就为公公引路!”

    张永满肚子疑惑,跟随那人进入后门,连续过了几个不大的院子,这才到一处明亮的屋舍外,但见月门前一人相迎,老远便行礼:“见过张公公!”

    此人张永倒是认识,正是新任宁夏巡抚杨一清。张永很是惊讶地问道:“杨大人居然出来迎接咱家?”

    杨一清笑道:“张公公在朝可说声名卓著,此番又跟沈尚书一起领兵平息叛乱,在下能在此相迎,实乃三生有幸!”

    张永顿感颜面有光,心头那些疑问索性不去想了。

    二人携手入内,张永才知道这儿是杨一清书房所在,房内除了窗户的位置,四壁都是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册,几张桌子上堆砌着厚厚的公文,张永随便拿起几份看了下,上面呈列的事情都跟此番平乱有关。

    杨一清带着歉意道:“张公公请见谅,在下入城后,殚精极虑安抚民心,另外便是清点厘定战功,分门别类列册,待来日上报朝廷论功行赏。每日除了必要休息,在下都在这间房内渡过,就算如此,还是没有把手头的工作做完!”

    张永感慨不已,道:“杨大人应该找些人来协助才是。”

    杨一清摇头:“军中大事,在下若有不明之处,可以问幕僚,但若涉及军政和民政,最好还是亲力亲为。这也是在下为官多年的经验,下面的人做事不用心,易出纰漏,导致不可预料之恶果,在下实在不敢怠慢!”

    张永叹道:“杨大人真是鞠躬尽瘁,想那沈大人……”

    张永很想说沈溪两句坏话,但马上意识到,自己跟沈溪才是一伙的,怎么心里却如此偏向杨一清呢?

    杨一清请刘瑾坐下,然后亲自为张永奉上茶水,令张永对杨一清的好感再度提升。

    张永一边喝茶一边琢磨:“跟沈之厚共事多次,从未见他对咱家如此恭敬客气,倒是这位杨大人,虽身在高位,奉皇命领兵却丝毫不端架子,倒是可以结交一下。”

    不过转而,他就提起几分警觉:“不对啊,或许他是有求于咱家,才会如此客气……却不知他平时待人接物如何,是否也跟今日一样?”

    二人坐定后,杨一清道:“突然得知公造访,事前未作准备,只能在此陋室接待,还望海涵。”

    连称呼都从“张公公”变成尊称的“公”,张永更觉开心,脸上的笑容不自觉展露出来,道:“咱家突然登门拜访,没有提前打招呼,有些唐突了,杨大人不要见怪才好。”

    杨一清再度为张永斟茶,二人谈了关于请功和犒赏之事,因二人代表的势力不同,加上沈溪跟杨一清间有军功上的异议,张永没说太多,杨一清也是点到即止。

    张永记得沈溪的话,想试探杨一清的口风,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就在他想怎么开口说事的时候,杨一清突然起身,抱拳向张永深施一礼,道:“如今宁夏叛乱已平息,地方安定,外夷不敢犯境,一应事务趋于平稳……却不知大明最大的隐患当如何解决?”

    张永稍微有些惊讶,跟着站了起来,不解地问道:“此话何解?”

    杨一清讳莫如深,拿起笔来,在手上写了个字,然后展示给张永看。张永眯眼打量,只见杨一清左手手心上所写之字正是“瑾”,随即杨一清便用干净的宣纸将手上的字迹擦去,只留一团墨迹。

    张永心想,怎么不用我说,他反倒主动开口了?

    张永俯身向前,压低声音道:“此人日夜在圣上身前,且耳目众多,就连大人跟前恐怕也有他的人。”

    “此人不在。”杨一清微笑着说道。

    张永这才明白沈溪的用意,只要把魏彬支开,杨一清便会积极配合,甚至主动提出倒刘瑾之事,暗自佩服沈之厚终归还是技高一筹,不管他为何那么笃定魏彬会赴宴,至少现在看来这位杨大人对于诛除刘瑾的事情很上心。

    杨一清见张永沉默不语,以为张永不想参与,又道:“陛下虽信任此人,但有平乱之事,陛下委命于公而不委命他人,足见陛下对公之信任。”

    “现功成奏凯,乘机揭发刘瑾奸恶,陈说海内仇怨,皇上必定听信,杀刘瑾,公也更受重用,收天下之心。”

    张永心动不已,拍着胸脯道:“不诛除此獠,各地类似安化王谋逆一般的叛乱将愈演愈烈,大明将永无宁日……老奴何惜余年不以报主哉!”

    短短几句,二人就在诛除刘瑾这一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

    张永道:“不知杨大人有何妙计?”

    杨一清神色凝重:“在下如今滞留三边,恐无法回朝揭发刘瑾之罪行,不过以公之声望,相信回朝后可当面检举,定不能让刘瑾有辩驳之机……却不知沈尚书对此有何意见?”

    张永非常谨慎,虽然杨一清主动提出要诛除刘瑾,他却依然要考虑这一席话可能是在试探他。

    不过随即他便把心一横,道:“沈大人自然也是义不容辞。”

    张永考虑到自己没有退路,若不相信杨一清,等于是个死局,刘瑾跟他只能活一个,取得杨一清的信任乃是当前最佳选择。

    杨一清道:“如此甚好,在下这里有一些关于刘瑾大逆不道的罪证,都是从安化王府搜出来的,不如由公带走,或亲自呈奏陛下,或可交由沈尚书呈奏,以在下之能力只能做到这一步。”

    张永神色稍微凝滞,他听出来了,杨一清不想主动承揽倒刘瑾的责任。

    这跟沈溪的想法有些类似。

    “好!”

    张永清楚,杨一清虽然立下功劳,但毕竟不是朱厚照亲近的大臣。

    能当面跟朱厚照交流的,无非他和沈溪,不过张永心里还是有些顾虑:“沈之厚之前的意思,是要把功劳让给杨一清,为的是让杨一清面圣时奏事,我这么替沈之厚答应下来,是否会影响他的计划?”

    杨一清从堆成山的卷宗中,拿出几份不起眼的稿件,递给张永,再次恭敬行礼:“一切全靠公主持。”

    张永拿着刘瑾的罪证,压力很大,心中不停念叨:“一定要回去跟沈之厚商议清楚,这么大的事情咱家可处置不了!”

    因为斗刘瑾的事情实在太大,张永显得没多少底气,此后就算杨一清再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了,过了一炷香时间,他主动提出告辞:“咱家先回去了,至于沈大人那边……”

    “就由公来传话。”

    杨一清慷慨激昂地道,“在下身份敏感,不跟沈尚书当面沟通,若是沈尚书回朝面圣,务必跟陛下陈明厉害,到时刘瑾罪行败露,陛下定会将其绳之以法!”

    ……

    ……

    张永惴惴不安,回到营地。

    在自己营帐独处许久,张永听到门口的侍卫通禀:“张公公,沈大人赴宴归来。”

    “行!”

    张永将杨一清提供的刘瑾罪状揣在怀里,怀着复杂的心情去中军大帐见沈溪,到了地方才发现魏彬也在。

    “魏公公?”

    张永稍微有些惊讶,没想到沈溪居然会把魏彬带过来。

    魏彬在张永跟前显得很拘谨,笑着打招呼:“张公公久违了,鄙人有一些公事要跟沈大人谈,酒桌上说始终不那么方便,这才到沈大人营帐说事。”

    张永心道:“沈之厚不会神通广大到把魏彬都收买了吧?”

    沈溪似乎有些醉意,道:“张公公来得正好,我等正要商议军功和安民之事,杨中丞未亲自前来,就由魏公公代劳。”

    张永这才知道两人说的并非倒刘瑾之事,不由松了口气,心想:“这魏彬是刘瑾的人,就算他说肯倒戈,也不可信,不收拢此人最好……再者,到陛下跟前奏事,也不需要魏彬做什么!”

    魏彬低眉顺眼道:“一切听凭沈大人做主,毕竟沈大人才是陛下委派前来宁夏平乱的正差。”

    沈溪笑着挥了挥手:“没什么正差副使,都是为朝廷效命,且杨中丞比本官更早进宁夏城,此乃人所共知之事,本官会如实跟陛下呈奏……再者,本官建议朝廷重新任命三边总制,以杨中丞之功,担任此职最合适!”

    历史上平息安化王之乱后,朱厚照顺势安排杨一清留在西北担任三边总制,维系了西北长时间的安定繁荣局面。

    而沈溪提议,其实是顺应潮流。

    魏彬陪笑:“沈大人的决定自然是好的……不过,沈大人如今还在宣大总制任上,由沈大人您总制三边是否更为恰当?毕竟您在此任上有着丰富经验,若您统御三边,恐怕安化逆王也不敢造次作乱!”

    沈溪道:“一切均按照军功大小厘定,这里有本官草拟的军功名册,魏公公不妨一并看过!”

    说完,沈溪把已准备好的军功奏请名单交给魏彬过目。

    魏彬粗略看了下,才知沈溪虽然刚进城,但早有准备,过了半晌有些为难:“这突然间也无法全都看完啊。”

    “那魏公公就拿回巡抚衙门慢慢看,这只是本官向朝廷奏请的内容,至于杨中丞那边怎么奏请,本官无从干涉。”沈溪笑道。

    魏彬道:“自然一切都要以沈大人奏请为准,谁不知道陛下对您信任有加?否则也不会指定沈大人做正使……既如此,那鄙人就先把这奏疏誊本带回去,顺带跟杨大人商议一番,最好做到两边的奏本协调一致!”

    “请!”

    沈溪虽然话语非常客气,表露出的却是下逐客令之意。

    魏彬在沈溪和张永的相送下出了中军大帐,沈溪没再往外送,等人走远,张永才道:“沈大人这是要做何?”

    沈溪斜着看了张永一眼:“明摆着的事情,跟魏公公把军功之事确定下来……不知张公公去见杨巡抚,结果如何?”

    “里面说话吧!”

    张永不敢在外多言,跟沈溪一起进到中军大帐后,才把杨一清交给他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到沈溪手上。

    张永道:“未料杨大人居然对诛除刘瑾之事非常上心,没等咱家主动提出,他便把这些东西拿了出来……若是把这部分证据交呈陛下,怕是刘瑾不死也得脱层皮!”

    沈溪一一查阅,不过是安化王和一些案犯的供述,还有便是安化王暗中给朝中官员写去“劝降”的书函,里面几乎把刘瑾说得十恶不赦,但沈溪认为这些证据尚不足以让刘瑾伏诛,摇头道:“只是罪人一家之言,若不涉及刘瑾谋逆,怕是陛下不会轻易将其诛杀。”

    “还要如何?”

    张永觉得沈溪是故意为难他,着恼地问道。

    沈溪笑道:“张公公不虚此行,这件事暂且放下,等陛下调令……看看谁能回朝跟陛下奏明此事!”

    张永将走之际,忍不住好奇问道:“沈大人,有件事咱家一直不解,为何你能确定魏彬会赴宴,而杨大人却不会去呢?”

    沈溪道:“猜的。”

    张永苦笑不已:“哪里有一猜一个准的道理?”

    沈溪笑了笑,道:“魏公公乃刘瑾眼线,曹总兵多次向刘瑾送礼,也算是名义上的阉党成员……若本官跟曹雄饮宴,魏彬能不去盯着?”

    “至于杨巡抚那边,他知道本官邀约同往总兵府,估摸已猜到本官用意,所以他不会赴宴,安心留在家里等候张公公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