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三九章 镇不住了
    西北局势总算是稳定下来。

    就连诛除刘瑾的计划也在暗中绸缪,杨一清、张永和沈溪基本达成了共识,安化王谋逆成为诛除刘瑾的最好契机。

    与此同时,京城内刘瑾并非没有意识到危机,甚至为此还跟张文冕、孙聪和张彩等人商议过多次,确保安化王谋反对他不会造成影响,以谋士们的分析,刘瑾受到影响的可能性并不大。

    七月中旬,西北前线更多的战报传到京师,情况已非常明了,根本就不存在战败的问题,刘瑾开始为争夺军功做准备。

    七月二十二这天,刘瑾将最近几日收集到的情报简单整理后,去见朱厚照。

    朱厚照这次没有在豹房赐见,而是在乾清宫正殿里,这也是时隔几个月后,朱厚照第一次回皇宫。

    朱厚照喜欢无拘无束,习惯把豹房当成家,无论是生活还是吃喝玩乐,都在豹房进行,就连朝事都在豹房解决,至于孝道、礼法乃至皇帝的颜面,早就被他忽略,朝臣根本没法见到他的人,刘瑾在朝完全是只手遮天。

    这次朱厚照回宫的主要原因,是小拧子传报说张太后病了。

    朱厚照平时虽胡闹,但在宫外久了,也有点思念老娘,也就顺势回来看看。

    问过太医后,知道张太后不过是小恙,不会有生命危险,朱厚照隐约明白了什么,看看天色已不早,准备留在乾清宫,晚上去宫市好好玩玩。

    在皇帝离宫的这些日子,没了主顾的宫市荒驰下来,很多事情需要重新准备,朱厚照见刘瑾,也有想让自己手下这个头号太监把宫市重新安排一下的意思。

    “……陛下,大致情况便是如此,杨巡抚领军杀进宁夏镇,安化王束手就擒,至于沈大人所部人马,晚了十几日才抵达宁夏镇城,这些事已经各方证实,就连沈大人自己的奏报也是如此……”

    刘瑾心中无比欣慰。

    各方证据都表明,沈溪在这次平叛战争中吃了瘪,首功旁落。其实首功归谁无关紧要,只要不是沈溪的,刘瑾便心满意足。

    朱厚照先看过沈溪的奏禀,满意点头:“好。”

    到底好什么,朱厚照没详细说,刘瑾这边没头没脑的,也不知该怎么回朱厚照的话。

    恰在此时,小拧子从后殿走了出来,行礼道:“陛下,太后娘娘让御膳房准备好酒菜,说是要跟陛下一起用膳……不知陛下是否就此移驾过去?”

    朱厚照皱眉:“你还说母后生病了,看看,她老人家身子骨不错嘛,居然有心思为朕张罗膳食……哼,别以为朕不知道母后那点心思,她分明是想让朕跟皇后多见面,甚至想让朕跟皇后圆房!”

    刘瑾和小拧子低下头,都觉得自己不该听这话。

    说出去都没人会信,皇帝跟皇后成婚一年多了,到现在居然还没完成合卺礼,也就是说,皇后一直独守空帷。

    如果说朱厚照年岁小,那没什么,关键是朱厚照本身临幸女人无数,但就是对这个皇后提不起兴致来。

    刘瑾觉得自己身为皇帝跟前最得信任的大臣,不能不规劝一二,于是建议:“陛下,太后娘娘到底是一片好心。”

    “好心?”

    朱厚照瞪了刘瑾一眼,道:“怎么,你想管朕的家事?”

    “不敢,不敢!”刘瑾赶紧行礼。

    朱厚照扁嘴道:“你先把西北的事情说明白了……现在沈尚书已奏明平叛战争中诸官将军功大小,按照沈尚书所言,是陕西地方人马先杀进宁夏镇,是吧?”

    刘瑾有些迟疑:“话虽如此,但到底先行平叛的都是一些武将,陛下要论功请赏的话,给这些人适当的功劳便可,若以其为首功,于教化无益!”

    “哼哼!”

    朱厚照瞪着眼,气恼地道,“朕要怎么赏赐功臣,不需你来指手画脚。刘公公,你去传朕旨意,朕准备把这次平叛中主要功臣都召回京师,沈尚书、杨巡抚,还有亲手把安化王逮着的仇钺……对了,神英已在回京的路上了,是吧?”

    刘瑾本想直接给朱厚照建议,让沈溪和杨一清留在西北,未曾想朱厚照的问题随之抛来,他只能先回答:“是的,陛下,神英将军已领军回京,至于沈尚书……”

    朱厚照伸手打断刘瑾的话,气势汹汹地道:“既然神英都回来了,那剩下的人也没必要留在三边,杨一清是朕派出去的,他取得功劳,回到京城来领受功劳便可。哦对了,还有朕派去的监军太监,有谁来着?”

    刘瑾道:“是张永和魏彬。”

    “对,就他二人,一并召回来。”朱厚照道,“等他们回到京城,朕准备好好犒赏一番,再委以重任!”

    刘瑾心想:“陛下没提姓沈的小子,我就装糊涂不问了!”

    刘瑾道:“那老奴告退!”

    “你先等等!”

    朱厚照显得很急切,“最重要的是让沈尚书回朝,他这次虽然比杨一清晚一步到宁夏镇,但有他兵马保证,宁夏才有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平息叛乱,他在西北的崇高威望起了很大的作用!”

    刘瑾一听,简直想打人,心说:“姓沈那小子根本一点军功都没有,这都能被陛下安排个威吓的功劳,那岂不是又要让姓沈的小子嚣张?”

    朱厚照抚着下巴,继续道:“沈尚书在西北有些时日了,朕准备让他回朝继续担任兵部尚书……在他离开京城这段时间,兵部的事情杂乱无章,朕的国策也没人继续执行,朕不想再这么下去!”

    刘瑾争辩道:“兵部曹尚书也算尽职尽责……”

    朱厚照怒视刘瑾,大喝道:“不提他还好,一提朕就一肚子的气。上次朕召曹元询问军务,结果他一问三不知,就跟个摆设似的。哼,你举荐的曹元屁本事没有,朕觉得还是让他退下去当好兵部侍郎,多跟沈尚书学学再说!”

    刘瑾心里满是怨责,在他看来,曹元还是很有本事的,毕竟在沈溪离开后,兵部的事情被曹元打理得井井有条。

    刘瑾并不认为朱厚照对兵部的事情有多了解,觉得小皇帝只是因为对曹元印象不佳而全盘否定。

    刘瑾进言:“陛下,让一名兵部尚书,回去当侍郎,实在少有,这种事若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让天下人觉得陛下朝令夕改?”

    “朕只是秉公论断,怎么能算是朝令夕改?曹元能力不及沈尚书,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连先皇在世时都称赞沈尚书,说他德才兼备……提拔沈尚书可不是朕登基之后才做的事情,你的意思是说,先皇是昏君吗?”朱厚照厉声喝问。

    刘瑾叫苦不迭,心说这位小爷的思维可真跳跃,我哪里说什么先皇的事情了?怎么就给我扣了这么一顶大帽子?

    朱厚照稍微思考了一下,又道:“既然你觉得让曹元去当兵部侍郎不合适,那就调他去南京当兵部尚书好了,反正那边缺个尚书,总归是平级轮调,这下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刘瑾跪下来磕头:“请陛下收回成命!”

    按照刘瑾的想法,你作为皇帝只管在豹房吃喝玩乐就行了,朝廷大事就该由我来做主……我好不容易把姓沈的赶出京城,就不能再把他迎回来。

    此时的刘瑾,已不跟当初才当政的时候那般谨小慎微,居然敢跟朱厚照当面叫板。

    “混账!”

    朱厚照一拍桌子,道,“朕现在不是跟你商议,而是让你按照朕吩咐的话去办事……怎么,你觉得朕说的话不好使,准备跟朕唱对台戏?”

    刘瑾心里非常憋屈,甚至有些恼恨,觉得眼前的小皇帝是个彻头彻尾的昏君,甚至他都有撂挑子不干的冲动,不过他到底不是那些有骨气的文臣,底气不足,在一阵羞恼后,还是老老实实磕头回话:

    “回陛下,老奴只是……觉得不该如此朝令夕改,而令天下人对您的威严有所质疑!”

    朱厚照冷笑不已:“如此说来,朕还要谢谢你为朕考虑咯!?哼!就按照朕所说的话去办吧!如果再跟朕说三道四,别怪朕现在就将你的职位给撸掉!”

    在朱厚照如此重话下,刘瑾知道多说无益,只能老老实实再次磕了个响头,然后起身准备告退。

    “老奴告退,回去为陛下办事!”刘瑾站起来,弓着腰道。

    朱厚照猛然记起要让刘瑾为自己操办宫市的事情,但才对刘瑾发了一通火,有些不好意思再提,摆摆手:“去罢!”

    刘瑾行礼后告退。

    等刘瑾离开,朱厚照还有些恼火,自言自语道:“好不容易回一趟皇宫,朕本想在宫里开开心心过一晚,难道要扫兴独自夜宿寝宫?”

    小拧子就在旁边,听到朱厚照的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

    “陛下,奴婢资质平庸,没有刘公公那样的能力为陛下您安排好家国大事,但奴婢也有一颗效忠的心,这次的事情,既然不能让刘公公来办,不如就由奴婢……”

    “你?”

    朱厚照打量小拧子,目光中带着一丝怀疑,“你可知朕要让你安排什么?”

    小拧子回道:“陛下回宫,应该是想回撷芳殿访旧,在宫里集市过一夜吧?”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你这鬼灵精,居然敢妄自揣测朕的想法……不过算你说对了,朕就是这么想的,但问题是朕没法亲自安排,你能行吗?”

    小拧子跪下来磕头:“奴婢万死不辞!”

    小拧子没有为朱厚照安排吃喝玩乐等事项的经验,但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小拧子平时在朱厚照跟前,耳濡目染,大概知道一应流程是怎样的。

    此时的小拧子,只能靠自己的人脉去完成朱厚照交托的任务,因为时间仓促,此番可说是“背水一战”,不过好在他有一个“得力帮手”,就是之前刚商定盟约的张苑,在安排帝王玩乐的事情上,张苑比小拧子更有经验。

    当小拧子找到张苑,把事情一说,张苑一双浑浊的眼睛顿时放光。

    张苑道:“陛下让拧公公您来安排今晚宫中嬉乐之事?”

    “什么嬉乐,张公公可要注意自己的言辞,陛下只是想体会一下民间疾苦罢了……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

    小拧子摆起上位者的姿态,怒视张苑喝道。

    张苑赶紧赔礼认错,在获得小拧子的宽宥后,才继续道:“这件事说难不难,以前宫市里的人,现在或许在豹房,或许就在宫闱内,管事太监在下都认识,要不给拧公公您介绍一二?”

    小拧子这才知道,就算以前事情是由刘瑾安排,却不是他亲自操办,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很多事不可能亲力亲为,至于刘瑾委托办事的那些人,却并非个个都是阉党成员,在宫里这些执事太监中,尤其是那些老太监,关系网盘根错节,很多时候只是被迫听从刘瑾的号令办事。

    张苑虽然失去朱厚照的信任,失去相应的地位,但他的人脉仍在,宫里大小衙门的负责人,他基本都认识,尤其是二十四监的掌印,这些恰恰是小拧子不擅长的,毕竟小拧子平时都跟在朱厚照身旁,年岁不大,根本就没机会跟宫中各职司衙门的人沟通。

    “如此就好。”

    小拧子感觉自己在某些方面确有不足,对张苑增添了些防备心理,不想在刘瑾倒台后被张苑窃取成果,所以他干脆把张苑当成下属看待,尽量采用威压的态度。

    张苑陪笑道:“那在下这就去为拧公公安排……这可是涉及陛下心情的大事,在下一定会做到尽善尽美。”

    小拧子没好气地道:“事情怎么可能做到尽善尽美?只要尽心尽力办事便可,若你做得好,咱家会不吝在陛下跟前夸赞,让陛下记得你的好,不过你要记住,这件事千万不能被刘公公知悉……现在刘公公权倾朝野,你若不想死的话,最好识相些!”

    张苑被一个在他看来乳臭未干的小太监喝斥,心里其实很不满。

    以宫里的官阶和地位来说,张苑本在小拧子之上,小拧子到现在也只是个首领太监罢了,而张苑现在依然是御马监掌印太监,但面对这么一个皇帝跟前的红人,他只能低声下气说话。

    “是,是!”

    张苑脸上堆笑,行礼后,赶紧去为小拧子安排见各职司太监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