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四七章 暗潮
    还有一日进入京城,当天领军赶路时沈溪就已非常谨慎。

    毕竟是京畿重地,沈溪作为统军主帅,需要避免闲言闲语,而朝廷前来接洽兵马换防事宜的人也到了,乃是兵部尚书曹元和兵部侍郎王敞。

    沈溪对曹元比较熟悉,王敞则相对陌生,不过都是朝中比较有名的大臣,沈溪多少有些了解。

    曹元来的目的,除了要将沈溪军权暂时剥夺,还有便是通知朝廷的一些事,尤其是帮刘瑾带话,这位是阉党骨干,虽然能力跟以往的兵部尚书有差距,但好歹是九边重镇出来的人物,能够独当一面。

    “沈尚书,久违了!”

    曹元是沈溪的老部下,这次他前来,并不是以上司的身份,他目前虽然还是兵部尚书,但很快就要调往南京,等于说被朱厚照贬谪。如今阉党骨干中,就他外放,曹元心中有些不甘。

    沈溪请曹元和王敞进入中军大帐,杨一清、张永和魏彬等人早就列队等候,曹元和王敞一一见礼,到仇钺时,曹元非常惊讶:“原来廷威也在,哈哈,此番平叛汝立下奇功,实在令本官宽慰不已。”

    曹元为甘肃巡抚时,仇钺是曹元治下将官,两人有一定交集。如今老部下得军功,眼见就要高升,曹元非常高兴。

    中军大帐内没有设座位,一干人都站着,曹元当即道:“从现在开始,沈尚书和杨巡抚就要正式卸掉军中职务,跟随本官入京见陛下……只得带少数随从,不能调动兵马,大军原地驻扎,等候朝廷进一步安排。”

    这话究竟是朱厚照的意思,还是刘瑾的意思,又或者是兵部按照规矩行事,没人知晓,总归现在沈溪被剥夺了军权。

    张永问道:“那咱家和魏公公呢?”

    曹元笑道:“当然是一起回朝!平叛奏疏兵部这边已呈送司礼监,刘公公亲自审阅过,然后到陛下面前奏报,就等陛下将军功赏赐落实……本人先在这里恭贺诸位!”

    他故意把刘瑾挂在嘴上,好似提醒在场的人,现在朝中是刘公公当家,你们最好识相一点,别没事找事,一个闹不好你们的军功就没了。

    除了沈溪外,其余几人曹元都不担心,重点是观察沈溪的反应,但见沈溪态度平和,波澜不惊,看不出多少端倪。

    沈溪道:“不知曹尚书今日可要回京复命?”

    曹元道:“时候太迟,本官先在营中歇宿一宿,明日一早陪沈尚书和杨巡抚回朝,至于车驾毋须沈尚书操心,兵部自有安排!”

    显然曹元对沈溪防备心很重,生怕自遭无妄之灾。在他看来,无论沈溪跟刘瑾斗成什么模样,跟行将离京的他关系都不大,这时候相安无事最好,俨然已把自己当成阉党边缘人物。

    张永笑呵呵道:“明早回京?也好,离开这么长日子,总算能回去看看,希望早些面圣,军功犒赏尽快到位,将士们都眼巴巴等着。”

    ……

    ……

    简单会面后,各自回帐休息。

    众人知道,到了京师也未必能即刻见到朱厚照,所有军功赏赐都由刘瑾呈奏,很可能最后军功也是由刘瑾一口决定。

    本来沈溪要给曹元和王敞安排住处,但兵部好像早有准备,早已在附近的驿站安排好了房间,两人没有留在营中。

    杨一清、魏彬和仇钺等人离开后,中军大帐内只剩下沈溪的人,张永松了口气,道:“沈大人,听说明日回朝后,您将再次担任兵部尚书,而这位曹尚书却要被发配到南京,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荆越笑呵呵地道:“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吗,沈大人在朝是什么地位,曹尚书能比吗?陛下知道谁才是能臣……如今沈大人回来了,其他人自然无法继续霸占兵部尚书的位子。”

    虽然荆越说这话有些造次,但他是沈溪的手下,张永距离京城越近态度越谦和,不但不再跟沈溪犯拧,甚至跟沈溪手下这些将领也和和气气,平时以他的身份难以见到这种态度。

    沈溪道:“如今本官仍是宣大总督,这次来京,不过是为了述职罢了,陛下随时都有可能送我回西北,就算陛下不送,有人也会暗中活动!”

    张永笑容有些僵硬:“沈大人不必悲观,不是说好了,此番一举奏功,此后就留在京师?若这次都不成,唉……恐怕以后难寻机会。”

    在公开场合,张永不能直接提倒刘瑾之事,不过他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沈溪安排道:“明日一早,本官就要跟张公公回京,兵马原地驻扎,不得再往京师靠近一步,在此期间,劳烦诸位将军驾驭好下面的弟兄,不得出偏差。”

    胡嵩跃和荆越都是老兵油子,这种事他们早已是司空见惯,不需特别交代。至于作为不安定因素的王陵之,沈溪将带回京,不会出什么问题,朱起和朱山等人,作为总督标下,自然要跟随主帅……

    荆越拍着胸脯道:“大人只管放心,不可能会出事,边军本来就是精锐中的精锐,此番又跟着大人经受了锻炼,若这样还出什么状况,荆某人提头来见!”

    “对!”

    胡嵩跃跟着表态。

    沈溪再去看张永,张永很识相,完全不管军中之事,这样就算出什么问题也跟他无关,他监军的职责到翌日清晨就要告一段落,回京后,他着眼的就是如何把军功落实,至于斗刘瑾,他更想当一个看客,让别人冲锋陷阵。

    沈溪颔首道:“军中粮草维持一个月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本官会让人送来过冬的物资,预计本官不会亲自前来,至于这一路人马最后归宿,多半会在军功落实后返回宣府……”

    ……

    ……

    沈溪作为宣大总督回京,马上要接任兵部尚书,但他这些手下,暂时还得在宣大总督府任职,要等沈溪职位稳固后,才会重新做出安排。

    以沈溪平时观察,其实他手下这些人并不介意在边军效命,尤其知道来年朱厚照便要以平定草原为目的,御驾亲征,现在能在边军中混个差事,可以说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沈溪不着急把手下这帮人调回京师。

    所有人都离开后,沈溪仍旧留在中军大帐,对旁人来说,或许是个普通的夜晚,但对沈溪而言,却是筹谋杀刘瑾的最后时刻,沈溪不知具体几时能见到朱厚照,但以他估算,来日有机会见到朱厚照本人。

    朱厚照不太可能会把庆功宴拖延下去,一旦面圣,就意味着跟刘瑾的决战到来。

    一直到半夜,沈溪帐中灯火还未熄灭,云柳和熙儿姐妹从京师匆忙过来,在沈溪一行自宁夏镇上路后,姐妹二人便先赶回京师,现如今京师的情况,沈溪随时都有了解。

    “……大人,情况不妙,有人盯着沈府,好似要对沈家不利,但没有大人吩咐,卑职不敢轻易把人拿下,暗中窥伺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人明目张胆……”

    云柳的话,让沈溪意识到,刘瑾开始有动作了。他想了想,道:“刘瑾想阻止我回朝,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还故意露出破绽,生怕我不知道他已开始针对沈家……他这是想让我知难而退!”

    云柳紧张地问道:“大人,您的意思是说,刘瑾用威胁大人家宅的方式,逼迫大人就范?”

    沈溪没有回答云柳。

    很多事明摆着,无需说明。没有沈溪吩咐,云柳不能擅自将盯梢沈府的人拿下,已经很憋屈。

    云柳素来有主见,不过一直被沈溪弹压。沈溪不希望云柳杀伐决断,号令群雄,更希望留在身边充当执行者的角色。

    沉默许久,沈溪终于道:“关于京师内刘瑾动向,我不想过问,权当他得逞了!”

    “大人……!”

    熙儿瞪大眼睛嚷起来。

    沈溪一抬手,打断熙儿的话,道:“现在我跟刘瑾间,已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这次我执意回京,跟他在朝**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不是没有下手的机会,只是现在要防备我在面圣时弹劾他……”

    云柳道:“大人,是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派人去刘府威胁?”

    “京城之地,我的势力能有刘瑾大?这里可说是刘瑾的地头,只要这两天相安无事,回头他再想做什么,就由着他,就看他是否有这本事了!”沈溪说完,打量着云柳道,“此番你回京,可有见过你干娘?”

    云柳想了下,随即摇头。

    沈溪冷声道:“不见也好,以我所知,你干娘现在正帮刘瑾做事,若你将消息泄露出去,等于说刘瑾也会知晓,不过……对此多少可利用一番!”

    ……

    ……

    正德二年,九月二十六。

    一清早,沈溪便在现任兵部尚书曹元、兵部侍郎王敞等人的陪同下,与杨一清、张永、魏彬、仇钺、王陵之等人一起回京。

    此番沈溪可算凯旋归来。

    当天京城周边并无任何庆祝活动,主要是刘瑾考虑到大肆宣扬让百姓出来迎接沈溪,无形中会增加沈溪声望,不如低调回城,如此也方便刘瑾暗地里施行一些计划。

    当天中午,沈溪从正阳门进入京城。

    刚进城,户部尚书刘玑便来迎接,刘玑甚至没穿官服,更没有排场,只是低调迎接沈溪的马车,等跟沈溪见面稍微沟通后,一行直接往兵部去,商议兵马回朝后的军需用度问题。

    沈溪没问面圣之事,也没人跟他说相关事宜,等沈溪进入兵部后才发现,他离开京师不过半年多,如今已然物是人非,很多老部下都被调走,尤其是之前由沈溪一手提拔起来的胡琏,如今被刘瑾外放到山东当按察使,虽然听起来寒碜,不过胡琏入朝时间不长,一年前只是个观政进士,如今已做到正三品地方大员,也该心满意足了。

    兵部衙门很多生面孔,这些人都总觉地过来跟沈溪打招呼,沈溪表现出应有的客套,逐一见礼。

    进入公事房,众人尚未落座,沈溪已开口:“有事情的话,现在就说清楚,在下刚回京,若有机会的话要去面圣,将平叛之战前因后果详细奏明……”

    刘玑笑道:“今日应该没面圣的机会,陛下未提要赐见……不如先回府休息,之厚出征在外多日,估计已疲累不堪,岂非正是休养佳时?”

    沈溪摇头:“职责所在,岂能荒驰?若今日无面圣机会,也要将奏疏呈递上,请陛下早日安排时间赐见,否则的话,等于在下差事没有完成,心中始终有所牵挂。”

    在场人中,阉党居多,这些人对沈溪可说戒备心严重。

    沈溪执意要面圣,大抵也在这些人预料中,跟刘瑾之前的担忧完全相符。

    魏彬上前来,笑呵呵道:“沈大人面圣,何必急于一时?先让鄙人进宫见过刘公公,让刘公公跟陛下奏请,效果不也一样?”

    “对,对!”

    旁边很多人帮腔,曹元笑道,“正是如此,刘公公如今乃是朝中股肱,陛下有何事都会跟刘公公商议,这件事刘公公代为禀奏,效果一样。”

    在场之人脸上笑容无比虚伪,谁都知道在说谎,但场面活非做完不可。

    沈溪似笑非笑,打量周边一圈,道:“说起来,在下对这里很熟悉,谁想还不到一年,感觉便跟以前大不相同。”

    刘玑看了曹元一眼,道:“陛下已调之厚回朝任兵部尚书,而曹尚书要到南直隶,以后这里还是由之厚做主!”

    言语间,刘玑一副关爱的模样,似乎跟沈溪的关系很好。

    这也是跟朝廷论资排辈有关。

    虽然沈溪这个兵部尚书资历很老,但若说谁做尚书早,还是刘玑早得多,而曹元则是沈溪继任者,所以刘玑倚老卖老,说话便带着一股老气横秋。

    沈溪道:“在下久不在京师,对于朝中情况,不是很了解,兵部还是要由知根知底的人执领最为妥当,在下只想面圣把军功厘清,便准备请示回宣府,继续守御疆土……现在的京官可不好当。”

    主动请求外调,除了沈溪也没谁了。

    谁都觉得在天子脚下做官好,不但能仰天子颜,还可在朝堂呼风唤雨,但沈溪的话多少引起认同,现在刘瑾当道,很多规矩跟弘治朝不同,当京官都能感到肩头沉重的压力,就算阉党成员亦如此。

    刘玑道:“那之厚不跟在下一起去见刘公公?”

    沈溪摇头:“本官乃奉陛下之命出征宁夏平叛,如今叛乱平息,自然要跟陛下呈奏,至于见刘公公,还是诸位来好些。在下就等面圣的消息传来!”

    说完,沈溪表现出一副拒不合作的态度,坐下来闭目养神。

    因为沈溪地位实在太高,年龄已不再是问题,所有人跟沈溪相处都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这些自诩为老臣的人,也都想赶紧把沈溪这个瘟神给打发了,张永出面道:“那就各自先去办事,城外人马需要粮草补给,劳烦刘尚书给安排一下。”

    刘玑瞥了张永一眼,神情不屑,好似在说,你张永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跟刘瑾久了,阉党骨干都有一种傲慢而目中无人的霸气,浑然不觉张永在内侍中有很高的地位,但这会儿张永却不能把心中的怒气表现出来,依然是客客气气。

    从打出了营地,为了避嫌,沈溪就没再跟杨一清单独说过话。

    到此时,刘玑感觉自己已跟沈溪没有任何共同语言,道:“那之厚先回府休息,在下这就去见刘公公,所有事情均要由刘公公安排。”

    沈溪笑道:“朝中到底谁当家?”

    一句话,就让公事房内鸦雀无声,尤其是那些没多少资历的兵部属官,能清楚地感觉到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

    谁都知道刘瑾无法无天,谁得罪他都会被革职问罪,很多文官因此而被下狱,到现在还没出来,至于他们在狱中遭受怎样的待遇,根本没人知晓。

    “言笑,之厚言笑了!”刘玑脸色非常尴尬,差点儿就要伸手去擦额头的冷汗,随即道,“各自都回了,今日迎接之事到此告一段落,在下去见刘公公,各位也都先回府等候消息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