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四八章 赐宴文华殿
    在场一班人中,兵部官员要继续办公,自然不会离开。

    魏彬打算跟刘玑、曹元等人一起去见刘瑾,张永则要找地方暂避,他在京师有私宅,之前一直称病不出,此番可没打算一回京就跟刘瑾硬碰硬。

    至于杨一清,准备先去都察院复命。

    沈溪不动声色,谁都不知他要去哪儿。

    沈溪赖在兵部衙门不走,刘玑也就不急着去见刘瑾,没话找话:“之厚回京,为何不急着回去见家里人?”

    沈溪道:“此番回京乃是跟陛下复命,以在下打算,差事落定前,最好过家门而不入,免得跟家人会面后又要分别,徒增伤感。”

    “哦。”

    刘玑接受了沈溪的说法,感慨地道,“之厚也算是性情中人,但若你不回府的话,准备往何处去?”

    沈溪神色轻松:“在下准备前去拜访谢阁老。”

    “啊?”

    不但刘玑大惊失色,旁边的魏彬、曹元等人也都愣了一下。沈溪这回答实在太过直白,作为朝中对抗刘瑾的旗帜,谢迁一直都是阉党成员最忌惮的两个人之一,另外一位自然就是眼前的沈溪。

    现在两大危险人物会面,实在不让人放心。

    刘玑摇头苦笑:“谢阁老如今在内阁当差,公务繁忙,每次回府都累得精疲力尽,之厚你还是另外找个时间去见为好,不要打搅谢阁老休息。”

    沈溪笑道:“在下回朝前,已派人跟谢阁老打过招呼,作为晚辈,前去拜见长者就算唐突些,或者吃闭门羹,也没什么,在下不怕丢脸!”

    刘玑非常着急,很想阻止沈溪去见谢迁,却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沈溪那不急不躁的说话语气,能把人气死。

    “总归……谢阁老那边,这个时候之厚前去拜访不那么适合!”刘玑道。

    沈溪微微一笑,道:“在下要做什么,轮不到刘尚书提点……对了,刘尚书不是说要去见刘公公么?时候不早,刘公公应该等急了吧?”

    刘玑一怔:“刘公公日理万机,岂有时间在意区区小事?”

    言语间,说得好像刘瑾有多重要,而沈溪回朝这件事是多么微不足道一样。

    沈溪道:“如果刘公公不在意,那自然最好不过,在下这就离开兵部衙门,先到京师各处走走看看,领略一下刘公公治下的京师繁华胜景,等谢阁老自内阁散班后,便去登门拜访……”

    说完,沈溪不再跟刘玑废话,径直往外走去。

    “你……”

    刘玑想阻碍沈溪,或许是平时嚣张跋扈使然,直接上去便要强行拉人。

    但他人还没靠近沈溪,已被膀大腰圆的王陵之给拦下。

    王陵之可不管刘玑是谁,往那儿一站,也不说话,就好像个瘟神一样,让刘玑寸步进不得。

    沈溪回过头,对刘玑、曹元等几名阉党成员一笑,笑容中满是轻蔑,随即便带着王陵之等人离开兵部衙门。

    “杵着作何?”

    刘玑有些着恼,“公公那边等着回禀,赶紧去刘府,把这里的情况说明……重点是防备沈之厚跟谢尚书见面!”

    ……

    ……

    皇宫里,朱厚照还在睡梦中。

    小拧子显得很心急,想迫不及待把沈溪回朝的“好消息”禀告,但奈何朱厚照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别人打搅他好梦,只能眼巴巴等着小皇帝起床。

    一直到日落时分,朱厚照才打着哈欠从寝殿出来,小拧子赶紧上前跪下磕头,道:“陛下,沈尚书回京了。”

    “嗯。”

    朱厚照应了一声,擦了擦眼角,问道,“几时了?”

    小拧子并没留心具体时间,抬头看了看窗户外面的天色,小心翼翼回道:“大概……快天黑了。”

    朱厚照伸了个懒腰:“这觉睡得踏实,不知晚上的消遣你可安排好?”

    这让小拧子不知该如何应答了,只得又提醒一句:“陛下,沈大人已回京。”

    “回来就回来吧,不需要你多废话!”

    朱厚照着恼,“昨日不是说就要到京师了?今天回来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不会想让朕现在就接见沈尚书吧?”

    小拧子赶紧低下头来:“奴婢不敢。”

    “哼!”

    朱厚照气呼呼地道,“朕交待的事情你可安排好?”

    小拧子心下懊恼,表面上却恭恭敬敬地回答:“陛下,您交代的宫市事务,俱已安排妥当,您随时都可以过去。”

    朱厚照脸色这才转缓,点头道:“这还差不多,宫市利人利己,不但朕可以时常过去逛逛,还能让那些太监和宫女以物易物,互通有无,这可是惠及万千宫人的好事,算是朕的恩德……”

    朱厚照说到这儿,走到放铜盆的木架前,旁边太监把毛巾递过去,朱厚照擦了把脸,随即又有宫女过去准备给朱厚照梳头。

    小拧子道:“不知陛下准备几时见沈大人,奴婢也好提前安排。”

    “这是你该管的事情吗?”

    朱厚照声音冷漠,似乎是在训人,不过他跟小拧子的关系不错,平时虽然呼呼喝喝,但大致把小拧子当成家人看待,道,“总归要先过个一两天再说……先让刘公公代为安排吧,之前他不是说要替朕把庆功事宜安排妥当吗?”

    小拧子很纳闷,之前朱厚照还在他跟前一个劲儿地咒骂刘瑾,怎么转眼间好像又对刘瑾恢复了信任?

    小拧子为难地道:“陛下,就怕刘公公从中作梗啊。”

    “他敢!”

    朱厚照坐在那里,对着铜镜厉喝一声。

    一名二八年华的美丽宫女正在为他梳头,朱厚照却一把将宫女揽入怀中,宫女面颊飞红,呼吸急促,朱厚照带着促狭的笑容,似乎感觉这一幕非常有趣,语气不自觉舒缓下来,“放心,朕会让刘瑾安排好,见面时间就定在明天吧,朕也想见一下有功之臣,再者朕有许久未见过沈尚书,朕想跟他商议一下明年出兵草原之事……”

    言语间,朱厚照对沈溪依然很信任。

    小拧子稍微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略带有些担心,因为他知道刘瑾一定不会让沈溪顺利见到朱厚照,更不会让沈溪面圣时提及西北叛乱细节。

    不过以他的身份,没法说更多,现在朱厚照还在跟宫女厮混,他知道还是避开为妙。

    “奴婢告退!”

    小拧子站起身,恭敬告退,朱厚照甚至没拿正眼看他。

    ……

    ……

    小拧子从乾清宫寝殿出来,人未到撷芳殿,张苑、李兴已带着人迎了过来。

    最近因为朱厚照时常留宿宫中,几人随时能面圣,地位迅速提升,而他们也很关心沈溪回朝之事,现在但凡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沈溪回朝可能会直接跟刘瑾正面对决,这些人都希望沈溪能跟刘瑾撞出火花来,最好能把刘瑾的势力彻底解决。

    “拧公公,不知陛下如何安排?”

    张苑先过来,用关切的目光望着小拧子问道。

    小拧子皱眉:“陛下的安排……张公公此话何意,咱家怎么听不太懂……”

    李兴苦笑道:“拧公公,您不必在我等面前卖关子,宫里已经传开了,沈少傅回到京师,准备跟陛下面陈西北叛乱详情,这可是……满朝上下都关心的事情。”

    小拧子摇摇头道:“就算朝野都关心又如何?陛下没做出安排,我等做奴才的,难道还能帮陛下做决定不成?”

    “嗯!?”

    李兴和张苑对视一眼,显然二人不太相信朱厚照没有任何应对。

    张苑问道:“莫不是陛下不知此事?”

    “知道,而且早就知晓了,之前咱家也特意在陛下面前提醒过……”小拧子道,“你们想的是什么,难道咱家不知?你们觉得沈尚书回朝来,会跟刘公公有一番恶斗,然后你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哼哼,这渔夫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李兴道:“拧公公误会我等的意思了,我们之所以关心,乃是不愿看到陛下别蒙蔽圣听……”

    或许是察觉到小拧子有难言之隐,李兴和张苑不再多说关于斗刘瑾之事。

    到底是在皇宫中,旁边太监和宫女很多,说多了肯定会被刘瑾所知,但李兴和张苑都知道小拧子跟刘瑾的矛盾,他们自己也跟刘瑾存在利益纠葛,虽然现在宫里一切都要听从刘瑾命令行事,但希望出头的人都在找机会把刘瑾除掉,取而代之。

    小拧子道:“陛下问过宫市安排,想来今日会留宿宫中……你们还不赶紧去把事情安排好?”

    “是,是!”

    张苑和李兴领命而去。

    作为正德皇帝身边人,小拧子不需要跑腿,只需动动嘴便可,说完这件事后,他没有去宫市监督准备情况,而是留在乾清宫等着,听候朱厚照吩咐。

    没等小拧子将思绪整理好,就见远处刘瑾带着人往这边走过来。

    这次刘瑾直接把魏彬给带到乾清宫来了,小拧子一颗心不由往下沉,心想:“哎呀,不好,刘公公突然来见陛下,不会是想借魏公公之口把军功给落实了,顺带连陛下赐见功臣的既定流程都给取消吧?”

    “刘公公。”

    小拧子见到刘瑾,强颜欢笑,恭谨行礼。

    “陛下呢?”

    刘瑾没有跟小拧子还礼,急匆匆问道。

    小拧子道:“陛下刚起床,正在梳洗,稍后要进晚膳。”

    “让开!”

    刘瑾喝斥一声,直接往乾清宫正殿而去,魏彬紧随其后。

    小拧子提醒道:“刘公公,是否要小人进去通传?”

    刘瑾懒得搭理小拧子,横冲直撞进入乾清宫。

    ……

    ……

    乾清宫正殿,朱厚照坐在龙案后,小拧子低着头站在他身旁,刘瑾和魏彬则站在前方玉阶下面。

    魏彬正在呈奏宁夏平叛的具体情况,涉及战争细节,以及战功问题,只是在很多事情上,他会根据刘瑾的要求适当做出改变,或者说干脆隐瞒不报。

    比如说安化王谋逆所打旗号,他就提都没提一下。

    涉及具体军功,魏彬干脆说首功是杨一清的,好似杨一清才是领兵进入到宁夏镇平叛第一人,陕西地方军将和官员的功劳,全都被魏彬刻意压低。

    魏彬呈奏的每一件事,都是刘瑾与幕僚商议后选定的内容。

    朱厚照认真听完,满意点头:“安化王谋逆,能在短时间内平息,朕心甚慰。安化逆王人呢?”

    魏彬不回话,刘瑾笑着插话道:“回陛下,人已押解回京,如今正关在天牢中,等候陛下发落!”

    “赐死吧!”朱厚照板着脸道,“自他叛乱那天开始,就该知道是这个结果,念他是皇亲国戚,赐个全尸。”

    刘瑾道:“陛下,那安化王府的人?”

    朱厚照稍微迟疑了一下,道:“其他人就除爵为民,从此后不入朝堂!”

    刘瑾显得很担心:“陛下,只怕如此做,会令叛逆死灰复燃,不能达到震慑宗室的目的,陛下当斩草除根。”

    “这样不妥吧?”

    朱厚照有些迟疑,“之前朕可是承诺过,除了贼首,一概都不追究,现在一下子杀那么多人,只怕会失去民心,朕还是与人为善吧!”

    刘瑾道:“陛下不宜心慈手软,老奴以为,这些人非杀不可,否则不足以震慑民心。”

    朱厚照一拍龙案:“是你说了算,还是朕说了算?”

    刘瑾身体一凛,赶紧俯首道:“一切听从陛下吩咐。”

    虽然刘瑾服软,但朱厚照的脸色仍旧不好看,瞪着魏彬道:“魏公公,你所奏之事,没有与事实不符的地方吧?”

    魏彬大惊失色,没有回话,而是先看了刘瑾一眼,觉得朱厚照这问题明显另有所指,好像知道其中有内情一样。

    “没……没有。”魏彬支支吾吾道。

    “最好是没有!”

    朱厚照黑着脸,“你所奏之事,跟朕先前所查,基本一致,不过很多细节,等朕见过沈尚书之后,再详细核对!”

    “陛下!”

    刘瑾赶紧道,“现如今宁夏平叛军功该到落实的时候,不妨就以奏疏内容,先行核算军功?”

    朱厚照皱眉:“刘公公,你这是什么意思?朕尚未见过有功之臣,为何就让朕急着把军功落实下来?”

    刘瑾道:“陛下,这不沈尚书的奏报也都来了,跟魏公公所言无甚出入,先把犒赏落实,将士也能安心,否则京城外扎住一路边军人马,始终对稳定京师局势不利!倒不如早些落实下去,好早点儿打发边军将士回宣府……”

    “不必那么着急!”

    朱厚照显得很坚持,“或者说不差这一两天,朕准备明日在文华殿赐宴,让有功的官员还有将领一并赴宴……你且去安排吧!”